<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荒野求生,睡的自然是帐篷,只不过这帐篷比她平时住的大了一倍不止,还是带隔间的,搭起来就要困难得多。

         “我来帮你把。”申雪主动接过苏岩手中的支架,帮苏瑾固定支架。

         “姐姐我去找蕊蕊玩可不可以?”

         苏瑾点了点头,苏岩立即蹦蹦跳跳去隔壁找林慧蕊了。

         申雪这是第一次搭帐篷,但和苏瑾的默契却很好,帐篷搭得很稳固。若是某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可以不那么“火辣”的话,她会更高兴。

         “这两个房间,你选哪一个?”

         申雪指了指左边这一个。

         “嗯。”苏瑾直接把她和苏岩的东西搬进了另一个帐篷房间。

         被忽视了,申雪琥珀色的眼眸里浮现出惊讶,她人气应该不低吧,为什么在苏瑾这个小女生面前她几乎找不到存在感,真是令人惊奇的体验。申雪微微一笑,把她的大背包挪到另一个帐篷房间里面。

         这期真人秀节目肯定是要围绕桃夭跟申雪来展开,策划的活动肯定也是为了她们。身为她们室友的苏瑾姐弟跟林泓笙叔侄女四人的任务也多。现在八个大人就被分为红蓝两组去抢夺食物。红组队长是申雪,副队长苏瑾;蓝组队长是桃夭,副队长林泓笙。

         “你和岩岩站在船上给我递食材,我来划桨,可以?”

         申雪点了点头:“可以,我一定会把肉都递给你。”

         围观群众:“……”为什么听了女神这句话她们很想笑呢,雪女王不是应该很高冷吗?为什么能说出这么接地气的话。红队是这样安排的,蓝队正好也是这样安排的。江面上,苏瑾拿着竹竿平静地看着林泓笙,“两个选择,一是你主动让我先过去,二是我把你打落水了再过去,你选择哪一个?”

         林泓笙:“……你先过去吧。”

         导演&围观群众:!!!少年,你的骨气呢?怎能就此屈服。

         林泓笙-_-见过了苏瑾的霸气侧漏,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屈服了。

         苏瑾用竹竿把林泓笙的竹筏推得远一点之后,她的竹筏便以绝对的速度向着目的地驶去。

         “食材。”

         “给你。”申雪立即给了苏瑾一个竹篮,里面都是新鲜的肉类,大块的猪肉,大只鱼,还有虾子和一只处理好的鸡。

         这看得桃夭两眼喷火,第一个赶到的人是最重要的,因为大部分的肉都被拿了,嘤嘤嘤,早知道她先把这个妹纸勾到手就好了。又输给申雪这个死女人了,真是可恶!

         苏瑾回到出发点立即被竹竿递给下一位,至于接下来的两名成员就算都输了也没事,反正大头已经被她拿了。如她所想的那样,剩下的两名队员果真输了。导演对几个人的体力都有了解,不可能让某一方的实力太强,要不然节目肯定没法拍了。申雪选了苏瑾,那么剩下的两个队员肯定要相对弱一些。

         “你们吃辣还是不吃辣?”

         “我吃清淡一点,不要太刺激。”

         “女神吃清淡的,我们也吃清淡的。”

         “嗯。”苏瑾了解了几人的口味之后就开始分配任务。申雪切肉,另外两个队员一个去洗菜,一个负责生火。至于三个小朋友,则负责捡树枝。

         苏瑾先用石头堆砌了一个简单的灶台之后,就准备炒菜。她们有肉有虾子还有鱼,苏瑾打算做一份红烧鱼,一份竹笋炒肉,一叠小龙虾再加上一份青菜肉丸子汤。

         申雪刀工不错,切出来的菜和肉卖相都很好。她的任务完成之后就坐在旁边看着苏瑾炒菜。苏瑾的身手很好,性子也很淡漠,但和她区别很大。她的眼神很是深沉,感觉经历了许多的沧桑。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生经历过这么多沧桑?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帝苏瑾绝对不是从小就在山里长大。因为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孩子眼睛很纯真,苏瑾跟她终究不是一类人。

         “你经常做饭吗?感觉你动作很熟练。”

         “嗯。”

         “申雪,你好懒啊,居然坐着看你的队员做饭。”桃夭啃着一个水蜜桃十分悠闲的向着两人走过来。

         一看见桃夭,申雪顿时多了人间烟火的气息,跟她抬扛,“说得好像你不是看着你的组员做饭一样。”

         “呢~看见我的桃子没,这是我洗的,我们队的菜都是我洗的。”

         油桃很新鲜,上面还有某个人的牙印,申雪微微扬起嘴角,指了指桌上的食材,“看见上面切好的肉了没?都是姐切的。”

         “你!”桃夭见看笑话不成气恼地跺了跺脚,“哼!切得丑死了!”

         “嗯,既然觉得丑,你可以不看。”申雪心想,嫌弃她切的菜丑,你自己洗的菜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呢。万一残留着农药,这就好看了。

         “谁想看了。”桃夭美眸瞪了申雪一眼,气冲冲的走了。桃夭一走,申雪也起身走到五米外的餐桌前,拿着水果刀开始弄水果拼盘。

         其余两个队员立即叽叽喳喳起来:

         “我知道雪女王跟桃夭关系不好,但是没想到针锋相对到这个地步。”

         “对呀,两个都是星光娱乐公司的人气女星。雪女王19岁进娱乐圈,拍摄的《xx仙侠传》火遍大江南北;20岁拍了《神雕侠侣》,也是一个经典;21岁参演了第一部电影获得国内三大电影奖最佳新人奖;23岁走上奥斯卡颁奖礼,虽然没有夺取最佳女主角,可也是国内唯二作品能入围奥斯卡奖的女演员,很厉害的。雪女王当星光一姐实至名归。”

         “我也觉得,虽然桃夭势头很猛,可那毕竟是在小银幕,和大银幕的逼,格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好不。不懂她为什么跟雪女王作对。不过虽然跟雪女王作对,却讨厌不起来呢,桃夭从来没有黑过雪女王,雪女王被黑的时候总是桃夭第一时间出来力挺。这样的竞争对手也是很值得尊敬呢。”

         ……

         听了两个队友的对话,苏瑾终于对申雪和桃夭在娱乐圈的地位有了一个认识,也对娱乐圈的等级划分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娱乐圈,水真深。

         ——————

         一周的节目录制很快就过去了,苏瑾拒绝了申雪添加微信的请求之后带着弟弟直接上了回家的大巴车,她不愿意进娱乐圈。申雪虽然性子好,可一路上总是有摄像头拍着,她很讨厌这种生活。不过申雪和桃夭的关系真的像外界说的那么差吗?不见得,虽然两个人一直在针锋相对,可她却没有看出两人眼里对对方真正的厌恶。

         “姐姐,你为什么不让小龙女姐姐加你微信啊?”

         “避免麻烦。”苏瑾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弟弟走进小区,看见某位站在树下的白衣男子之后着实怔了一下,随后便全身警戒起来,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是过来找她麻烦的。

         “阿瑾,岩岩,你们终于回来了。”孟源逸看着苏瑾防备的目光,眼神里泛起了波澜,原来阿瑾妹妹的来历是这样啊,还有那吻,想着,孟源逸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涌动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不要怕,阿瑾妹妹,我回来了。我是你源逸哥哥。”

         “你说什么?”孟源逸的话让苏瑾再也淡定不起来,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淡漠的眼眸被惊慌取代,“你说得是真的?”

         “真的。”孟源逸的心十分的疼,他的阿瑾妹妹啊,居然被那变态虐待,幸好他把他送回了遥远的古代,要不然他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和阿瑾了。想到九王爷,孟源逸眼中寒光陡闪,随后便化作温润的笑,“我先送你们上去吧,我知道阿瑾你有很多话要问我。”

         “好。”苏瑾点了点头,她确实有很多问题要问孟源逸。

         “走吧。”孟源逸拉着行李箱走到苏瑾旁边。

         ——————

         “岩岩,你看电视,姐姐和源逸哥哥有事情要商量。”

         “嗯。”苏岩眼睛就没有从电视机前离开过,嗷嗷嗷,他有十四集动画没有看。

         苏瑾直接把孟源逸带到她自己的房间。

         阿瑾妹妹的房间很整洁呢。孟源逸的目光从木头人身上挪到书桌上的医药箱,再到那一叠厚厚的医书,眼里的笑意愈发的浓厚。

         “请坐。”苏瑾把书桌的椅子拉倒孟源逸面前,她则是坐在梳妆镜前的椅子上。她不会怀疑孟源逸在骗她,九王爷很傲,从来不屑于隐藏自己的性子。

         “阿瑾不用担心,他不会回来了。”孟源逸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和苏瑾说了一遍。

         君山确实是把z省最有名的玄学大师请了过来,可是玄学大师还是比不上古代惊才艳艳的天机子。只能判断出他是被鬼魂干扰,并不能看出他的命格被人篡改。

         但玄学大师的驱鬼符还是很有用的,有了这驱鬼符,可以大大减轻鬼谷子加在他八字上的散魂符。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和九王爷抗争,争取身体的控制权。九王爷能获得他的记忆,他自然也能获得九王爷的记忆。他确实是和九王爷长得一模一样,但两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因为两人的八字不一样,有两个不同的灵魂。天机子是强行施展换魂术,他并不愿意,所以九王爷根本不能完全控制他的身体。他的意念还在,所以九王爷对他的亲人下不了手。

         魂魄不能离体太久,在夺取身体无望的情况下,天机子不得不把九王爷的魂魄召回,换魂术只能施展一次。因为换魂术无论是对换魂人还是实施人的损耗都非常大,所需的辅助材料也非常罕见。九王爷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体了。

         “原来如此,我呢?我是不是也是还魂来的?”若是刚刚穿来,苏瑾肯定舍得离去,可是现在,她有了爷爷奶奶,她还有苏岩,她放不下。她在这个世界有了留恋。

         “阿瑾别怕。”孟源逸看向苏瑾的眼中含着丝丝柔情的眷恋,“九王爷有一点没有骗你,这具身体本就是你的转世。不过你们在两个时空是独立的个体,通常情况下都不能互相取代,只是原来的阿瑾妹妹自杀了,生无可恋,魂魄没了,而你恰好又死了,所以你才能重生在这具身体上。你是重生,这具身体就是你的,和换魂不一样,不用担心。”

         “谢谢你。”苏瑾笑了,笑得那样开心,周身的冷漠完全消失,她的笑,是浅浅的却又温柔的笑。

         孟源逸看着喜欢的女孩,忍不住抿唇一笑,伸出小拇指柔声道,““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阿瑾不要说出去哦。”

         “好。”苏瑾也伸出小拇指,勾住孟源逸的手,“谢谢你,源逸哥哥。”现在的她,对于孟源逸突然多了三分亲近,或许是因为两人有共同的秘密,又或许是因为孟源逸知道她暗黑的一切却依旧不嫌弃她。

         这种态度的转变实在是太明显了,孟源逸很快的就察觉出来,这一刻,他只听见了花开的声音。阿瑾妹妹的心终于不再对他设立厚厚的冰墙,真好呢。

         两人温馨的气氛在苏瑾提出要去买小龙虾的这一刻截然而止。

         “姐姐你为什么要给源逸哥哥做他喜欢吃的菜!不要不要,姐姐你是我一个人的。”苏岩死死地抱住苏瑾,两眼仇视地看着孟源逸。

         糟了,小舅子讨厌他了。孟源逸大脑快速的思考着如何在小子面前刷好感度的方法。

         “因为源逸哥哥帮了姐姐很大的忙,做人要知恩图报懂不懂?”

         “我不懂我不懂。”太久不犯熊的苏岩一犯熊,那威力堪比原子弹。

         “你走开,不要勾引我姐姐,你这个狐狸精!”

         苏岩这话一出,孟源逸跟苏瑾都被雷得够呛。孟源逸是委屈,他倒是想当狐狸精把阿瑾勾引得除了跟他在一起什么都不愿意做,可是他现在不是狐狸精啊。

         苏瑾则是奇怪为什么她弟弟会有这种想法,“岩岩。”苏瑾蹲在苏岩面前,一脸认真地纠正他,“狐狸精是贬义词,你不能用这个词去形容源逸哥哥,知道吗?”

         “不知道,他就是狐狸精!”苏岩觉得姐姐要被人抢走了,顿时眼眶一紧,有种要流泪的冲动。

         为什么小舅子都快哭了,他却觉得这么搞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