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最后协商的结果就是孟源逸带苏岩去买菜买零食买玩具,苏瑾一个人在家。

         一进超市,孟源逸就主动地推着购物车跟在未来小舅子身后,那态度,真可谓一个和蔼可亲,如沐春风:“岩岩想吃什么东西啊?”

         “肉!”苏岩伸出小肉手,一个一个数着自己想要吃的东西:“我要吃猪肉,鱼肉,牛肉,龙虾肉。”

         “嗯。”孟源逸微微一笑:“除了肉岩岩还想吃其他的东西吗?”

         “当然有,我还要吃很多很多的零食,源逸哥哥你给不给我买?”

         “当然给买。”孟源逸毫不犹豫地点头回答,你想吃什么源逸哥哥都给你买。娘家人千万不能得罪,特别是阿瑾是从古代那黑暗中的厮杀中穿过来的,从小家破人亡,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弟弟,这个弟弟对阿瑾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他千万不能得罪。

         “你是不是想追我姐姐?”苏岩双手叉腰,仰着头,一脸警惕地盯着孟源逸。

         孟源逸苦笑,看啦小舅子占有欲很强啊,“如果我说是呢。”

         苏岩一听,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吼道:“姐姐是我的,你不能抢走我姐姐!”

         果然生气了呢。孟源逸蹲下身子,与苏岩平视,俊脸上带着安抚的笑容:“你姐姐永远都是你姐姐,谁也抢不走。阿瑾和岩岩你身体内留着的血一模一样,谁也抢不走,岩岩你在害怕什么?”

         “谁害怕了!”苏岩脸更红了,死鸭子嘴硬道:“我姐姐最疼我了,我才不怕姐姐被人抢走呢。”

         “对呀,阿瑾最疼你了。”孟源逸笑得十分狡黠,“你看,你姐姐最疼你,所以大冬天的,你姐姐心甘情愿帮你洗衣服,洗完,洗菜做饭。可是有了一个男盆友,这些辛苦活就都是男朋友做。你姐姐就可以和你一样只要看电视等人伺候就行了。”

         听了孟源逸的话,苏岩忍不住想起冬天他稍微碰到一点冷水就龇牙咧嘴的样子,再想想他亲爱的姐姐在爷爷奶奶回老家的时候每天任劳任怨的给他洗菜做饭,洗碗晒衣服。姐姐的手该多冷啊,想到这,苏岩的心就快疼死了,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孟源逸:“你会洗菜吗?”

         “会!”

         “会做饭吗?”

         “会!”

         “你会给我姐姐买姨妈纸吗?”

         “当然会。”

         “那就行。”苏岩满意地点了点头:“微博上说,男朋友若是放不下脸面帮女朋友买姨妈纸,那这个男朋友不要也罢。”

         孟源逸竖起大拇指,笑容十分真诚,“……岩岩懂得真多!真棒!”为毛现在的小孩子懂得这么多,连姨妈纸是什么都知道。

         “那当然!你别想忽悠我,你要是敢欺负哦姐姐,我挠死你!”苏岩说着,还把手指摆成利爪样在孟源逸面前晃悠一圈,只是手指比较圆润,指甲又被苏瑾定时剪短,委实没有什么威胁力度。

         ——————

         “姐姐,我回来了,么么哒。”苏岩一开门就蹦蹦跳跳跑到苏瑾面前在她脸颊上香了一个吻。

         让拎着两个大塑料刀食物的孟源逸看了脸顿时黑了,为什么亲阿瑾的人不是他,真讨厌。

         “姐姐看看衣服湿了没?”苏瑾伸手摸了摸苏岩的衣服,发现没有被汗水浸湿,便不再让苏岩换衣服。跟在孟源逸身后一起进了厨房,“源逸哥哥我来做饭菜吧,你去客厅看电视就好。”

         “不用,我来做,你指导指导我就好,我打算将自己培养成大厨。”

         “君子远庖厨。”原谅苏瑾,她的观念有的时候还停留在封建社会。

         孟源逸失笑,“阿瑾,现代社会新一代好男人的标准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男人要是不会做饭,会娶不到媳妇的。”

         “别人或许会这样,但是你不会。以源逸哥哥你的相貌,很多女生会想着嫁给你。”纵使见过无数俊男美女的苏瑾也不得不承认,孟源逸的皮囊实在是太过优秀了。

         “这包括阿瑾你吗?”孟源逸择菜的手忍不住加大了力气,眼里带着隐隐的期待。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不包括,我并不打算谈论感情。”

         没事,他可以等。温水煮青蛙,他知道。孟源逸拿出猪肉,在水龙头底下洗干净,“阿瑾,猪肉是要切成片还是剁碎?”

         “一半一半。”

         “好。”孟源逸把菜刀跟砧板洗干净,开始他的切菜计划。

         不放心的苏岩时不时来厨房视察一二,发现孟源逸一直在帮他姐姐做事,满意地点点头,总算没有骗他。

         晚饭很是丰盛,苏岩吃得肚子都鼓成一个球,瘫倒在沙发上监督着苏岩帮她姐姐收拾桌子兼洗碗。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至的天色,即使是黑暗,也格外柔和。晚风习习之后,竟是一种别样的惬意。林边池塘里,晚风习习卷起层层碧波,美得如同仙境。再加上心悦的妹纸就站在他身边,孟源逸忍不住陶醉,希望小区的大门越远越好。但两人都是腿长之人,没走几分钟就走到小区大门了,孟源逸不得不提出分别。

         “阿瑾你就送到这吧,快回去。岩岩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面上是温润的笑容,心里却恨不得拿一根绳子把未来的小舅子绑起来。厨房里他和阿瑾两个人配合得那么好,偏偏某个小灯泡总来打扰,一点脸色毒不会看。

         “好,你路上小心。”苏瑾也不放心弟弟一个人在家,很果断地点头,一丝犹豫都没有,这让孟源逸心里很是受伤,却还不得不强颜欢笑:“阿瑾妹妹可以继续和轻语一起学习。她们都是舅舅分给我的人手,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可以信任。”

         “好。”苏瑾还想学习如何破除摄像头呢,原本还想着孟源逸回来之后她最好和那群人断绝来往,没想到还能继续相处,这样当然是最好的。

         “那快点回去吧。“孟源逸笑着挥了挥手,他以为苏瑾至少还要跟他多说几句话,结果苏瑾真的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唉,追女朋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啊。“孟源逸等苏瑾的影子从他面前彻底消失之后这才转身进了小区找到自己车子停靠的地方开车离开。

         ——————

         孟源逸开车开到一半就被君山叫到君宅。

         “舅舅,你找我?”

         “嗯,坐。”君山看着一表人才的外甥,眼里带着淡淡的自豪:“那时候你突然跟舅舅说你要帮舅舅管理东南亚的生意,舅舅虽然很高兴,但心里很惊讶。因为你向来不喜欢这些在灰色地带的生意。舅舅那时候以为你只是为了帮助苏瑾,没想到你却是被鬼上身。”

         “不是的舅舅。”孟源逸嘴角上扬,露出浅浅的笑容,“我确实是被脏东西影响了,可是只是被影响,意识还是我的。我喜欢苏瑾,所以我确实是想接管东南亚的生意。”换魂术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孟源逸不想让除了他和阿瑾之外的第三人知道。就让舅舅以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心思好了。

         “苏瑾是个很有能力的女孩子。”君山笑,这就是青春啊,当年他和老婆也是这样的。想亡妻,君山眼里带着深深的怀念。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但是舅舅不希望你再接触东南亚的生意了,太危险。虽然是做药材生意,可还是免不了要跟黑暗势力接触。这里面的水太深,迈进去就很难出来。舅舅的钱挣的已经够多了。我会逐步把东南亚的药材生意切断。你不是喜欢编程吗?舅舅把君氏旗下的科技网络公司交给你。”

         “舅舅,不用……”

         君山伸手打断了孟源逸的话,“甜甜也拥有君家的继承权,她不愿意继承君家的东西,那就让你来继承。源逸,你是我亲外甥这件事圈里的人都知道了。他们会用更高的目光去审视你,你父亲白手起家建立孟氏,很厉害,但是撑死只能是个中型企业,并不能让你手中拥有太多筹码。君家这么大,你弟弟还小,玩心重。舅舅把君家的财产分一半给你一是补偿你母亲,二也是希望你多帮衬帮衬熙儿。这么多的钱,别说分成两份,分成十分,每一份都能让你们这辈子过上富足的生活。舅舅是真心把财产分给你,你不要多想。”

         那深邃的眼眸里能看穿所有人的想法,孟源逸有些不好意思,“舅舅,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我也觉得钱财够用就好,我父亲留给我的财富已经足够多了,我也能自己去挣。”说句真心话,他是对舅舅把君家这么大的财产分给他这件事感到难以置信,但他也是真的对君家的财产不动心。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去把孟家的事业发展得更好。

         “舅舅当然知道你的想法,源逸啊,你还是不明白舅舅的意思。在别人眼中,你是我君山的外甥,他们对你的要求会很高。就像首富之子,大家对他也是高要求。而且若是有一天他手里的筹码不够多,大家就会落井下石,你明白吗?”

         “舅舅,你直说你仇家比较多就好了嘛。”拐弯抹角说了一大堆,他听得都累。

         “……臭小子,有你这么直白说话的吗?”沉稳如君山也没外甥如此一针见血的话给噎个半死,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遭人嫉是庸才,生意做得这么大,对手自然很多。是舅舅连累了你,你就给个面子收下舅舅给你保底的东西吧。”上赶着送财产,他也是没谁了。不过啊,源逸和熙儿兄弟和睦管理君氏总比豪门财产斗争最后弄得两败俱伤要好得多。

         “舅舅,我会好好照顾表弟的,就算没有钱我也会好好照顾他。不过舅舅既然这么求我,那我就勉强接受吧。“或许是受到九王爷记忆的影响,现在的孟源逸比以前无耻多了,换一句话说就是脸皮厚了。

         “……回你的房间去睡觉。”君山觉得再和外甥说话他会被噎死。

         “舅舅,我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就算要出去也要把阿瑾的事情给解决了。

         “什么事说。”

         “庄宁文,我要她不能再出来打扰到阿瑾。”

         “呵呵呵。”君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快出去吧。”

         “舅舅晚安。”目的达到,孟源逸见好就收,乖巧地道晚安离开。

         孟源逸离开之后,君熙从侧门走了出来,眼神有些复杂,“爸爸。”

         “怎么,你不舍得这些财产?”

         “不是,你的钱够我挥霍了,只是我怕浅浅会不开心,你什么都不给她留。”

         这傻儿子。君山无奈地笑,“我早就给浅浅准备了嫁妆。而且,留给你不是留给她,都是夫妻,你们还分这个。”

         闻言,君熙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支吾着问道:“爸爸你都知道了?”

         “你心思这么明显我能不知道。不过你们现在还太年轻,成年之前不准越轨知道吗?”

         “嗯嗯,爸爸我会的。”君熙笑得十分开心。

         ——————

         两人的关系刚刚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孟源逸自然想着趁热打铁,可是他已经休学了半个学期,不得不回去补学分,他还要提前修完学分毕业,然后考研。阿瑾妹纸还要一年就高考了,大学里群狼环绕,阿瑾又长得这般好看,他必须要回来看着。

         而苏瑾,也开始步入忙碌的高三生活。高三大家都开始进入题海战术,大家对于题型的掌握越来熟练,第一第二名的距离越拉越近。苏瑾突然觉得,她需要好好看一下语文了。这可把张老大高兴坏了,最难搞的学生居然主动向他请教作文怎么写,真让他老泪纵横。

         在高三上学期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她录制的真人秀节目播出来了。以前的夏令营卫视台也会播放,但是只是地方台,看的人不是很多,大家的关注度也少。但是这次因为申雪和桃夭这两大人气天后的加入,这档真人秀节目直接在省级电视频道播出,宣传力度异常的大。

         第一期节目就直接让苏瑾姐弟二人火了。因为苏瑾实在太厉害了。想想看一个外表柔柔弱弱的软妹纸体力竟然碾压一众汉子,不仅体力好,厨艺还好,简直就是反差萌啊有木有。再加上她性子虽然高冷,但是却十分的宠溺弟弟。这让很多想生二胎的家长找到了正面例子,劝说自己的孩子同意他们要二胎。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苏瑾一来学校便被同学们团团围住。

         “阿瑾,哇塞,你弟弟好可爱啊!”张露淡一脸星星眼地看着苏瑾,“看了你和你弟弟的相处,我决定对我妹妹好一点,少凶一点她。”

         “阿瑾阿瑾,你能不能帮我要到申雪女神或者桃夭女神的签名?”

         苏瑾摇了摇头,“抱歉,节目已经结束了,我跟她们已经没有交集了。”

         “没事没事,有女神的照片也可以。”

         苏瑾:“……”

         大家:“……”

         还是张露淡最了解苏瑾,问题一针见血:“阿瑾,你不会根本没有和女神合照吧?”

         “差不多是这样。”

         众人:“……”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会把握,太浪费了,嘤嘤嘤!

         除了被班里的同学围观之外,苏瑾还被全校的学生围观,第二期节目播出的时候,连媒体都惊动了,学校保安都拦不住不得不出动体育老师一起出去维护学校治安。可见苏瑾现在的新闻热度。更别说网上的讨论度了,因为她和申雪一个帐篷,有申雪的镜头几乎就有她的镜头,这热搜就没有下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