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4月10日上午,n市客机于11:00许在距t市区数百公里外的深山老林里坠毁。

     4月10日深夜,已证实此次客机坠毁造成了94人遇难,1人失踪,所有遇难者遗体在坠机地点被找到。

     n市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消息一经发出,遇难者家属赶赴机场,现场气氛悲痛。

     4月11日清晨,遇难者遗体运回,证实了失踪的那一人正是唐家长子——唐寒。

     机场vip室里,唐家一家子还没回去,短短时间内他们的心情几变,失踪代表了没有消息,既然没有消息,也许恰恰说明不是坏消息。

     “搜寻工作还在进行,我这里也会安排人,大哥如果平安无事,一定会尽快回来,我们也别在这儿耗着了。”说话的人是唐家二子唐誉,他脾气秉性儒雅的不像唐家人,行事倒极稳重。

     唐母哭了整整一天,不吃不喝的,现在听了这安慰,心里自然好受许多。

     “妈妈,你就别难过了,大哥福气好,肯定会没事的,我们先回家等着。”唐果在事发的第一时间便跟季墨从a市赶了过来,小姑娘在过来的一路上被季墨做足了思想工作,倒也不哭哭啼啼的。

     唐母最疼爱女儿,心疼她身体总是不好,更不敢大肆在她面前难受,由此一来,这些话总算听进去了。

     “好,我们回去等着,等着你大哥回来。”

     只是,原本大家都想着唐寒如果平安无事,要找到他应该不难,但怎么三天了,硬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4月10日,n市客机坠毁的两小时后。

     苏星星年满十八了,正正式式得了族长的批准出门找老公,她从小就听说出了村子之后到处都是人,怎么现在都走五天了,别说人,就是连个鬼影儿都没见到。

     “我该不会是被村子里的那些老人给骗了吧?怎么找个老公这么难!”擦了擦汗,苏星星甜包子一般的小脸上浮着浓浓困惑。

     离开村子时,苏星星带足了大饼干粮,无奈这几天下来太累了,她吃喝不少,现在眼瞧着日渐干瘪的包袱,十分怀疑如果再找不到人以身相许,就要饿死这深山老林中了。

     “好难走的路!”又艰难地挪动了几步,看着眼前荆棘,苏星星无望的停下来,努力抑制着打道回府的念头。

     这几天里,苏星星有好几次都想转过头回村子里算了,事实上有好几次她也这么做了,而最终没有回去的原因是……她不记得来时的路了。

     不过,绝望到了尽头总会看见希望,这句话果然是真理!远远地,苏星星看到了弥漫在天空上的烟。

     有炊烟的地方就有人家!

     苏星星浑身仿佛被注入了无穷力气,跑起来脚下恍若有风,她脸颊上一路带笑,可真到了跟前,望着眼前这尸横遍野,她控制不住扯开了嗓子尖叫——

     “啊啊啊啊啊………”这一声太过凄厉,远处林子中的鸟群都被她惊走。

     她是找老公,不是找死人,苏星星吓瘫了,蹲在地上不敢动,明明恐惧之极眼睛又忍不住睁开一条缝隙来看。

     这是什么神物?看着很坚硬,还有些像小鸟的翅膀!不过不对劲,怎么好像……有死人在动?!

     “有活的!”苏星星又惊又喜的叫了一声,屁股好不容易抬了抬,片刻后又挪回原地,几番挣扎,她憋足了勇气,这才上前把她未来老公从死人堆里拉出来。

     唐寒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朦胧之中他只觉得背上一片火辣辣的疼,好不容易掀开了眼皮,身边火苗蹿动,晃的人眼睛疼。

     “你醒啦?”一道好甜好兴奋的声音传入耳中,唐寒意识尚未完全清醒,依稀想着自己许是做梦。

     “你睡好久啊!我还以为你没剩几口气可能活不成了,那样我可就得守寡了!”苏星星丢下手中的大饼,快速挪了几步凑到跟前,包子脸贴的极近。

     唐寒隐隐作痛的背部使他的意识越发清醒,而望着近在眼前的小姑娘,他更肯定了自己这不是做梦。

     “你是谁?”偏头错开了两人的距离,唐寒冷声问道。

     一向不喜与人过近接触,唐寒的脸色很难看,但苏星星哪里瞧得出来,甜蜜蜜的答:“苏星星!”

     “苏就是那个苏,星星就是天上的星星。”仿佛怕他不理解,苏星星抬手指了指夜空。

     唐寒这时候已经慢慢坐起来,顺着她的动作朝上看了看,略略一怔,久在都市生活,这样的繁星满天,他从未见过。

     “你呢?你叫什么?”苏星星迫不及待,刚说完便眼巴巴地又凑上去。

     唐寒并没有答,他看了看四周,浓眉紧蹙,并没有忘记自己所乘的班机出事了,既是出事,那么残骸呢?其他人呢?

     “你……不是飞机上的人?”唐寒觉得奇怪,他大难不死已是奇迹,眼前这个小姑娘若也是飞机上的乘客,怎么可能毫发无损,活蹦乱跳。

     苏星星轻而易举的被他带偏了话题,歪着头问他:“飞机是什么?我不是飞机上的人,我是村里的人。”

     女孩子问答都很利落,但在利落的同时,她的话听在唐寒耳里总觉得怪异,可具体是那里怪异,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你是附近村里的人?”身处大林子,方向感尽失,而她如果住在附近,那么既然来的了,就一定能出的去。

     苏星星对于“附近”这种词还是听得懂的,摇摇头:“我不在附近,我们村子离这里可远了,我已经走了好多天,白天的时候看到你躺在死人堆里,又把你一路拖到这儿来,累死了!”

     什、什么?拖——他大概知道背上为什么如同火灼一般了,只是她一个姑娘家有这么大的力气?唐寒在心里默念了一番,继而不可思议的摇头。

     唐寒沉默的久了,苏星星不懂看人脸色,只瞧着他摇头就以为他不相信自己,顿时急了。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是我找到的你,你是我的!”

     对于苏星星的话,唐寒听了虽然皱眉,但在他看来,眼前这小姑娘连成年都尚未,顺手捡了他便以为跟捡了个玩具似的没在意,只解释:“摇头是对你力量的质疑。”

     “你说什么?”苏星星明白过来之后猛跺脚。

     质疑她?力气大可是她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

     “你别不相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苏星星是行动派,话方落音便朝唐寒不断靠近,可怜唐寒再能打再有本事眼下也是病号一个,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眼前这看似尚未成年的小丫头一咬牙给抱了起来。

     “相信了吗?你相信了吗?”苏星星甜包子一样的脸凑的无比近。

     唐寒黑着脸,浑身都僵硬了,这种丢脸的事生平仅见,他再不高兴此时也只得附和她的话,只是一向冷静自持的唐寒,现下看来倒甚是咬牙切齿。

     “我相信了,放我下来!”

     许是唐寒的神态与语调太过吓人,抱着他的苏星星双手一哆嗦,没控制住就把人摔到了地上,山林里的地面被石头荆棘布满,唐寒背上的伤刮在上面,眼前一阵泛黑。

     他发誓,这一晚,这短短一会儿的时间里,是他这一生最丢人的时候。

     咬牙生生忍过那一阵锥心的痛,唐寒喘着粗气流着冷汗缓缓站起来,而一旁的苏星星也算有自知之明,也明白知道闯了祸,正一脸抱歉的看着他。

     “你,哪儿来回哪儿去。”褪了腕上的一只表递给她,唐寒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这张包子脸了。

     苏星星呆呆的接过来,捧在手心里,虽然看不懂老公给的是什么神物,但是老公的话她却听懂了,泫然欲泣的说:“你让我回去,你不要我了吗?”

     “我要你?”唐寒拧眉,他发觉自己越来越听不懂她的话了。

     苏星星见他还肯跟她说话便连连点头,小脸上挂着泪痕:“我肯定是回不去了,我不记得来时的路了,而且你是我老公啊!我们才在一起一天,你就要休了我?”

     天旋地转,唐寒听完她的话头晕得不行,他仔细的审视她,然后慢慢明白,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心中便有的怪异感是从何而来了。

     这个一张包子脸的小丫头,敢情是个傻子……

     想明白这一层,唐寒叹了口气,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他正想好言好语把人哄住了,苏星星却又是一语惊人。

     “你虽然黑了点,难看了点,但是我都没有嫌弃你,你怎么可以不要我!”苏星星控诉,那眼泪汪汪的模样儿,真像是被他伤透了心。

     只是,黑了点?难看了点?她确定?唐寒对她的话有很大的质疑,但是算了,跟一个小傻子计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