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早饭之后唐寒照样去唐氏集团,苏星星跟着赵美艳在家里浇花喝茶,不到中午的时候老宅里来了一位客人,赵美艳没想到她会来,看了苏星星两眼,竟有些犯愁了。

     小丫头年轻不懂事,等会儿可别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好。

     林如音是城东林家的女儿,林家跟唐家多年里私交甚笃,当年林家生意上有了过不去的坎儿,唐家看在交情上曾出手帮了一把,两个还小的孩子也在大人的玩笑话里订下了口头上的亲事。

     原本也只是嘴上说一说,后来不想林家把这话放出去,当时媒体哗然,渐渐地也就成了真实的事。

     林家纵然当时有难,但毕竟根基不错,两家关系也好,只是一桩商业联姻罢了,想了想也并没有什么不妥,小孩子都是见过的,彼此满意,那还有什么好说?

     只是,当时看来顺其自然的一切,现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昔日长大成人的小孩子竟互不属意,这两年更是听说如音那女孩子有了喜欢的人,不过到底是林家□□出来的女儿,雷厉风行起来不输给一个男人,为了她们林家的利益与名声,居然死不松口,一直生生拖着,想从唐家这边钻空子。

     唐家以往自然没有空子可钻,可是现在……赵美艳想着看向一旁的苏星星,算是有了吧。

     “妈妈,是谁要过来我们家里?”银叉挑着剔了核儿的冰糖山楂,苏星星一口一个吃着,问的含糊不清。

     赵美艳顿了顿没有立即回,她抬头姿态优雅的拢了拢发,笑的淡却很温柔:“妈妈朋友的一个女儿,跟寒寒都是从小认识的,等会儿你答应妈妈,不能乱说话,比如不能喊寒寒老公。”

     苏星星懂得,之前的话她还记在耳边,很郑重地点头:“我知道嘛,在外人面前那么说,会让人家听了笑话。”

     小姑娘虽然懵懂可是到底懂事啊!赵美艳笑了笑总算放心了,还来不及再嘱咐她什么,那边林如音已经走了进来。

     小姑娘虽然懵懂可是到底懂事啊!赵美艳笑了笑总算放心了,还来不及再嘱咐她什么,那边林如音已经走了进来。

     林家无男子,有的全是女儿,各个的精明头脑,现如今林氏当家做主的人便是林如音。

     商场上阴谋诡计许多年,她总是跟一般的富家小姐不一样,高高盘起一丝不苟的发,一身剪裁合身的白色套装,脚下是约九公分的高跟鞋,无论从哪个角度瞧都是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

     “如音,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陪阿姨说说话了?”赵美艳边说着就让李嫂去重新泡了茶,林如音来时手上还提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眼下听赵美艳这么说,她大方的露齿一笑,端的是明艳动人。

     “阿姨说的哪里话,都怪我平时太忙,林家没有男子,妹妹也还小,生意上可不是全靠我了。”林如音说着便把东西拿给了赵美艳,体贴地说:“前几天刚去了一趟外面,就顺道给阿姨带了一盒高丽参,阿姨用着再好不过了。”

     “你这孩子就是孝顺,比我的儿子们可是强多了。”赵美艳的话当然是寒暄,她看人大半辈子,怎么会摸不清林如音这一次来的目的,随即唤了一声苏星星。

     “星星,快来看看你这位姐姐,还没有见过呢。”

     赵美艳不等林如音先问便自己提了起来,事实上苏星星的确在一直盯着林如音看呢,从前她所住的村子人不多,现在到了n市,她不常出门,更没有机会见到这么好看的人。

     是不是……外面的人都长这么好看?

     破天荒头一次的,苏星星有了一种念头,她的老公唐寒那么出色那么英俊迫人,被她摊上是不是有点吃亏了?

     他那么意气风发,身边站的人像林如音这样,那才叫相得益彰吧?

     苏星星胡思乱想入了神,赵美艳叫了一遍见没有反应便对林如音笑了笑,嘴上不轻不重的责怪:“这孩子年纪小,说话总是不在听。”

     林如音多会察言观色,当即就大方的表示,“没关系,我也是听说阿姨认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当女儿,今天碰巧见了,还真是跟外面说的那样可爱。”

     好话谁不喜欢听,赵美艳也不例外,当下笑的与有荣焉:“是呢,她是可爱,几个哥哥也很疼她,果果不常回来,现在有星星陪着我心里舒服很多。”

     林如音这一次过来目的不纯,光跟赵美艳说话自然是什么也打探不出来,几句话下来当然要跟苏星星套近乎。

     “苏小姐真是幸运,阿姨疼你跟疼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呢。”

     林如音在说这句话时,苏星星其实已经回神了,她颇有同感的应对着,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听说苏小姐是c市人,一下子到了n市生活还习惯吗?”

     话说到这里,赵美艳在一旁有些担忧,但是昨下午她就把这件事跟她商量了,苏星星倒也争气,居然不坦白说自己是从某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算是乖巧了。

     苏星星原本没有户籍,赵美艳本来是说让星星的户籍入唐家,只是改姓的事她不愿意,赵美艳一想李嫂的丈夫就姓苏,又刚好是c市人,办到她们的下面,那真真是万无一失了。

     至于苏星星,只要不改她的姓氏,搁在谁家,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差。

     林如音坐了没多会就借口有事先走了,而她前脚刚出了唐宅,后脚赵美艳就把电话打到了唐寒那里去,说明了情况,苏星星到底是唐寒带出来的,他不得不关照,居然也主动问了几句。

     赵美艳算是跟唐寒通过风了,所以当天晚上的一场宴会上,唐寒碰见盛装出席的林如音,对她的旁敲侧击就有了充足的准备。

     “唐总家里的那位小妹妹真是好可爱,粉雕玉琢的模样,比我家里的妹子还招人疼,唐总很疼她吧?”

     林如音话里有话,唐寒一身西装革履站在她身前,头顶的镁光灯软化了他冷峻的眉眼,那轻声低语的样子落在周围人眼中,怎么看都是一种未婚夫妻的和谐。

     “她比唐果的年龄还要小上几岁,大家多疼她是应该的。”

     “哦?”林如音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词,故意问道:“那也包括唐总吗?苏小姐天真无邪,年轻又娇嫩,唐总可别最后疼进了骨子里,忘了我这个未婚妻……”

     林如音的话意有几分试探,她的用意就有几分明显,订下娃娃亲,当年的两家集团又签订了合约,一旦未来婚约解除,最先提出的那一方势必要复出双重代价,这种代价无论是林家或唐家都不可能想要背负。

     “唐总,你说呢?”胆大包天的……林如音又朝他逼近了几分。

     唐寒身姿挺拔,长身玉立,林如音娉娉婷婷的身子靠的近了就仿佛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般,在场多少媒体等着捕捉这一幕,可是谁又能想到,表面上都分外平静的两个人,实际上快要剑拔弩张了呢。

     对于林如音的挑衅,唐寒开始未置一词,只是端着香槟环视了周围一圈,之后才状似不解地问:“怎么好像现场少了人,比如……杜恒?”

     唐寒的声音轻之又轻,可自从那不咸不淡的一句问候出口,林如音的脸色就变了,她眉眼之间紧绷着,眼看连笑容都快要挂不住。

     “唐总,公司还有些事,我们……再会。”

     唐寒没有说话,只是朝她举了举杯,冷然的脸上始终维持着波澜不惊的那一片平静,好像无懈可击,好像——任何事都不可能成为他的障碍。

     是的,他是唐家的嫡子,唐氏的总裁,念书时就已经是传奇人物,是众人心里的无所不能。

     宴会结束后已经将近凌晨十二点,唐寒刚坐上车松了松领结,唐宅的电话便打过来,司机接起来,片刻后扭头问他:“大少爷,夫人说苏小姐闹着不肯睡觉,问问忙完了的话是不是要回去?”

     唐寒这一天里应付各种人已经精疲力尽,他惯用的司机看在眼里,询问声格外小心翼翼,唐寒那时候仰靠在真皮座椅上按着眉心,默了一会儿才答:“回去。”

     “是。”司机往电话那边交代了一声,随即启动了车子。

     n市的夜晚,道路两旁霓虹灯光怪陆离,唐寒闭着眼想着林如音的试探,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件麻烦事,她那么煞费心机……

     不知怎的,正微微恼着,脑海中那林如音看好戏的笑脸就变成了苏星星的,她不谙世事,没有城府,简单至极,简单到他不必费心去想她的用意,因为太过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