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38.35.6.27|
    卡达尔人和维萨人的军队终于到了帝国边界,和帝国的驻边部队开起火来。林楠作为少校,主动请缨要求带领先锋队伍前去支援。

     临走前一天,军部给每位先锋队员放了半天假,跟家人告别。

     安珀和是在当天下午才知道林楠的决定的。

     她没有生气,没有恐慌,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在林楠告诉她的那一刻,起身开始收拾行李。林楠立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她,“你干嘛?”

     安珀和似乎有些奇怪他的反应,理所当然地说:“跟你一起走啊。”

     “薄荷。”林楠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前来拉住她的手,“我不准备带你去。”

     安珀和直起腰,沉着地看着林楠,“林少校,恐怕你忘了,我有编号,我是第三中队的机甲师。我现在立刻请求上前线。”

     林楠的眼神晦暗不明,“从我回来起,第三中队就解散了,他们被编入第二中队。而你……不在其中,我已经将你的档案调至地面研究所,你隶属于研究院,是后勤人员。按照规定,不可以上前线。”

     安珀和假装了许久的冷静,终于在这一瞬间分崩离析,她挥开林楠牵着的手,高声反问,掷地有声,“为什么?为什么调我的档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不同意!林楠,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同意!”

     林楠将激动的有几分癫狂的安珀和搂进怀里,温暖的气息笼罩着她,安抚她,“如果你在,我会担心。”

     安珀和听了这话,觉得既甜蜜又心酸。她当然知道,按照上辈子的发展,林楠不会有事。但她就是担心,她想到林楠一个人上前线,而她对他的状况一无所知,就前所未有的担心。同时,这代表着林楠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没办法帮到他,甚至会拖他的后腿。

     为什么自己不够强呢,如果像林楠一样强。不,像老师一样强,林楠就不会反对了吧。

     冷静下来,思考过后,安珀和缓缓抱住了林楠,埋在他怀里无声的哭泣,“林楠,一定要活着回来。”

     “嗯。”

     “一定记得每天都想我。”

     “嗯。”

     这天晚上,安珀和格外热情。她竭尽所能地纠缠取悦,仿佛想用这样的方式留下林楠,或者他的一部分。林楠知道她的不安,只能尽力回应。

     安珀和终于在巨大的刺激中昏了过去,林楠注视着她潮红的脸颊,轻轻吻了吻她的耳鬓,温柔地占有着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空了。安珀和闻了闻房间里留存的林楠的气息,闭上了眼睛。

     安珀和将自己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研究中,驱动系统不是她所擅长的。为了能跟上进度,她不得不开始大量的查阅文献。

     裴严每天下班前都会去安珀和的研究室看一眼,那个从来不出面应酬的林少校,竟然在出征前,特意登门拜访,请求他帮忙照顾这个ega。

     他不由的有些好奇,是怎样一个ega,能同时取得林楠和奎思恩的喜爱。他看过安珀和的简历和研究,算是一个聪慧有想法的ega,但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几天的观察下来,他觉得大概这个ega是有一股独特的韧劲吧。就像她并不擅长这个领域,但是从来没来向任何人诉苦,也没有要求更换岗位,而是开始努力的提升自己。他看了她每天提交的日报,她的进步非常的大。

     这天下班的时候,裴严像往常一样顺便路过安珀和的研究室,她一反常态的没有埋头看书,而是在看墙上了投影仪。

     他好奇地推门进去,投影仪播放的是当天的军事新闻。

     安珀和正在吃晚饭,听见声音转过头的时候,嘴里还叼了片蔬菜,没有咽下去。

     裴严礼貌地笑着打了个招呼,“还不回家?”

     安珀和嘴里都是菜,只好挥挥手,“不……不肥家,没棱。”

     裴严没说话,走上前,静静地站在安珀和身后看了会新闻。

     安珀和有些搞不清他想干嘛,听说这位首席平时挺凶的,他站在自己身后,吃饭都战战兢兢的不敢发出声音。

     “你放心,我前线的好友跟我说,现在那里的情况暂时还不算太糟。”裴严突然出声。

     安珀和听了,反而不是滋味起来,默默地戳着碗里的饭。首席的好友都可以通讯,为什么林楠不自己?

     裴严突然看见了安珀和放在桌上的材料,拿起来看了一会儿,指着图纸说:“这里要是换成t3型材料会不会更好?更耐高温也更轻便。”

     安珀和端着碗,略一思索,t3型材料,听说是最新研究出来的新型材料。她两眼放光地把碗往旁边一放,蹿起来拿过图纸看了一会儿,高兴地拍着裴严的肩膀,“你太厉害了!我一直觉得这个系统有一些问题!原来是这片区域材料的问题!”

     她先前使用的材料是传统机甲的材料,但是却忽略了六代机甲在运动时,会放出更高的热量,之前的材料便不再是最佳选择。哪怕他们尝试过许多方式,依旧觉得有些美中不足,如果将材料换了,再修改设计,那么必然会有新的突破。

     兴奋过后,安珀和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首席啊!她有些尴尬地把手缩了回来。

     裴严温煦一笑,“各部门之间也要经常沟通啊,t3型材料是最新研制的材料,如果你需要,可以向材料研究组申请。”

     安珀和恭恭敬敬地点头。裴严似乎还想说什么,僵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礼貌地告别,“我先走了,安组长也早点回去吧。要是你出什么事情,我该负人所托了。”

     安珀和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脸都红了。

     之后六代机甲的研究一直很顺利,在研究的过程中,研究所还研发出了一系列的新型能源和材料。由于研究院的杰出贡献,帝国根据每个人的研究进展,对研究院的人做出了不同的嘉奖。

     安珀和也被授予二等功,军衔晋升为中士。

     自己的第二块奖章呢,可惜林楠不在。裴严特许给安珀和放了一天的假,让她回家好好休息。安珀和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经常晚上看书的故,极度缺少睡眠的情况下,几乎一停下来就能睡着,整个人恹恹的,哈欠连天,十分影响工作效率。

     安珀和回到家,澡都没洗就钻进了被窝。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是被通讯器的声音吵醒的,闭着眼,双手摸索着接通了通讯器,语气还带着睡意,“喂……”

     “薄荷。”

     对面很吵,但安珀和还是从嘈杂的背景音里分辨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林楠的3d投影。

     林楠在她身边躺下,虚空地摸了摸她的脸,“最近还好么?”

     安珀和没回话,伸出手想去触摸他的脸,却抓空了,她想起来这是投影,自嘲地笑笑,“你又不好好刮胡子了。”

     林楠握住了她的手,虽然没有实体的触觉,但是只是视觉上的十指交缠,两人已经觉得十分满足。

     安珀和急急忙忙从枕头下拿出奖章,“你看!我又有一个奖章了,而且我现在是只中士了哦。”

     “是么?”林楠恶趣味地笑着,凑到她耳边,“亲爱的安中士,可惜,你还是要喊我长官。”

     安珀和舔了舔唇,甜甜糯糯地喊了一声,“长官~”

     林楠瞬间就僵硬了,这是跟谁学的啊,越来越长能耐了。即便只是投影,林楠仿佛已经闻到了她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他恨不能立刻回到她身边。然而实际上他们之间有几十万光年的距离。

     他低下头吻了吻安珀和的手背,“我过几天会回来一趟。”

     “真的吗?”安珀和有些激动,“出什么事情了吗?”

     “确实有些事情……”

     对面的通讯效果不太好,林楠的身形闪了几下,差点消失,“这边的情况不太乐观,军部命令我先回火蓝待命。而且裴严通知我,六代机甲的研究已经进入尾声,需要我回来配合实验。”

     不管怎样,能回来就太好了!

     林楠没跟她聊太久,对面的情况确实不太好,好几次信号都差点消失。一阵巨响之后,林楠戴好帽子,急匆匆地切断了通讯。

     知道了这个消息的安珀和觉得整个人都像活过来了一样,先前的那些疲倦被一扫而空,干劲十足地起收拾家里。上网查菜谱,想要亲自给林楠做一大桌子的菜,迎接他回家。

     林楠回来当天,安珀和向裴严请了一天假,裴严没多为难,直接批准了。

     安珀和一大早去菜场买好菜,就开始在厨房奋斗。好在上辈子也算是个主妇,忙碌了几个小时,也算是像模像样。

     她将菜一一摆在桌上,在一旁坐下,满心期待着林楠回来。

     面前摆的是林楠喜欢的水煮鱼,自己做了好久呢!安珀和拿起汤勺,想要先尝尝味道,然而汤勺凑近的时候,鱼腥味猛然钻入她的鼻腔。

     以前不觉得特别的味道,此刻突然变得无法忍受起来。安珀和皱着眉,把汤勺放回去,急急忙忙跑到浴室,哇地一声吐了起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