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38.35.6.27|
    林楠看着马桶上快要背过气去的安珀和哭笑不得,只好把安珀和抱起来,耐心安慰:“你这么想要孩子?”

     安珀和哭着点头,抓紧了他的前襟,“林楠,我害怕。”

     上辈子,孩子始终是她跟林楠之间跨不过去的一道坎。她很想要个孩子,证明自己跟林楠在一起也可以得到幸福,她也能给林楠一个完整的家。

     林楠吻去了她脸上的泪珠,“看来我要更努力一点了。”

     其实知道安珀和没有怀孕,微微的失落背后,林楠反而觉得安心,他不想薄荷在这种动荡的局势下怀孕,更不想他们的孩子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不过既然薄荷那么想要,那就要吧,万一哪一天自己出了什么意外,总还能有个孩子陪着她。

     林楠把她抱到上放下,用房间里的通讯器他的副官,“明天上午的会议挪到中午吧。”

     通讯器里的副官一脸诧异,“不是您说……”余光瞟到旁边眼睛还红通通的安珀和,急忙话锋一转,“好嘞!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晚安,长官!”

     通讯一挂断,林楠就开始慢条斯理的解扣子。安珀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自己是压榨劳动力的地主的感觉。她急忙挥手,“不不不,不要了,我不急,正事要紧。”

     林楠微微一瞥她,“你哭了,也是正事。”

     安珀和老脸一红,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但是很快,她就没空去感伤自己为什么没有孩子,什么时候能有孩子了。

     孩子嘛,多试几次搞不好就有了?

     第二天布莱恩来拜访的时候,安珀和还没起来。林楠在客厅接待他。

     布莱恩看了眼卧室的方向,又看了看林楠随意的穿着,“昨晚没休息好吧?”

     林楠面色不变地喝了口茶,“你不也一样?”

     布莱恩冤枉地举起双手,“上帝作证,现在乔丝怀孕了,我可规矩的很。”

     林楠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善了,怪不得昨天薄荷哭天抹泪的,原来是这两个人在她面前秀恩爱了吧。

     他看了一眼满脸幸福的布莱恩,岔开话题,“既然来了,有没有想过留下来?”

     布莱恩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得了吧,林楠,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商人。最计较投资回报,我没你那么高尚的情操。我只想守护我的家人。乔丝现在怀孕了,我更加不可能留下来。”

     林楠确实对他了解的一清二楚,只是眼下他焦头烂额,急需一个信的住的得力帮手,人各有志,他也不愿强求。

     布莱恩拍了拍他的肩,“过两天我就要走了,要不要带上安一起出去玩玩。”

     “不了。”林楠起身,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我最近太忙了。薄荷最近情绪不太稳定,你注意点,别刺激她了。”

     “唉。”布莱恩叹了口气,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刚被标记的ega总是多愁善感的。”

     安珀和起的时候,林楠又不见了,只给她留了段投影,让她注意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安珀和想想也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她和林楠总是有办法的。

     打开通讯器,就收到了好几封邮件。有乔丝的,约她一块出去散心,她是实在不想再做电灯泡了,就回绝了。往下一拉,还有一封地面机甲开发研究所的邮件,说是让她去面试。

     安珀和十分开心,找到事情做,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于是从衣柜里找了条浅黄色的裙子穿上,整个人显得青春洋溢。面试嘛,就要让人觉得精神点。

     然而她到研究所的时候,觉得自己又失策了。这里的人着装只有两个颜色——黑和白。负责接待的人看到她的时候,微微皱眉,显得有些不满,“我们这里的人都很出色,但不是靠衣服的颜色。”

     安珀和又翻了一下邮件,才发现底下有行小字,“面试请着正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我没注意,以后会注意的。”

     接待员不满地在前面带路,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还不知道有没有以后呢。”

     到了面试厅,安珀和觉得自己这事差不多黄了。原因无他,面试官有五位,左手第二位就是修斯。

     来都来了,安珀和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主面试官翻了翻她的履历,“你的简历……没什么出彩的嘛。”

     “我是兰克杯冠军队的机甲师。”安珀和还想争取一下。

     “哦……听说因为比赛途中差点被人强行标记,先退出了啊。”主面试官脸上带着不掩饰的嘲笑,“也是,ega机甲师总会有这样的困扰。”

     安珀和捏住了裙子,这人显然是故意刁难。这种人做面试官,不来也罢。

     她正准备起身离开,突然听见修斯开口,“华尔逊,以前我跟安珀和比赛,还曾输给过她呢。”

     华尔逊开始感兴趣了,又伸手翻了一下她的简历,“一个圣玛丽的ega……”

     修斯甜甜的笑着,“她还是奎思恩的弟子哦。”

     华尔逊的手微微颤抖了,奎思恩是他的男神,他阴暗的前半生里不敢触及的光,竟然是他的弟子么?他抬头正视安珀和,也许会让他惊讶也不一定。

     “不如就让安珀和加入我的小组吧,我们很熟,也方便。”修斯进一步建议。

     安珀和不知道修斯是怎么想的,但直觉告诉她准没好事,然而她还来不及开口,华尔逊已经点头答应,“好的。安士官,希望你的表现能让我满意,不要丢奎思恩大人的脸哦。”

     把老师端出来……好像怎么都没办法拒绝了。

     安珀和开始了每日每夜的工作,修斯简直是公报私仇,完全不让她接触技术不说,反而让她负责搬运材料。实验室没办法用交通工具,一切只靠人力,安珀和觉得自己睡觉,身体都痛的抽搐。

     送乔丝走的时候,乔丝和布莱恩还调笑她被林楠折腾的整个人都不对了。安珀和是有苦难言,她外表柔弱,骨子里却还带着点倔强,做不到让自己满意,宁愿憋着也不肯诉苦。

     林楠即便在家的时间再短,也注意到了安珀和的不对劲。

     每天哈欠连天,黑眼圈也很重,好像很累的样子。身上还到处都是淤青,微微弯腰抬手都会疼的呲牙咧嘴。

     林楠有心问她,但是安珀和总是生硬的转移话题。他只好拜托他的副官,看看安珀和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已是深夜,安珀和早已沉睡。林楠独自坐在书房里看着手上的材料。

     修斯……回来之后太忙,倒还真把他给忘了呢,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凑上来。

     他起身换了身作战服,打开窗户,像幽灵般隐入黑暗之中。

     修斯住在五楼,窗户被拉上窗帘,透出昏黄的光线。林楠借助墙上的凸起,爬了上去,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他家的窗户。

     一进到室内,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客厅里是凌乱的衣服,隐隐从卧室传来奇怪的声音。

     林楠循着声音,用挑开了房门。

     房间里是两具交缠的身体,这声音气味林楠也不陌生。

     正在兴头上的两人完全没注意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

     压在上头的beta兴奋地粗喘着,“之前你不是保荐安珀和么?为什么现在每天让她做alpha都觉得辛苦的搬运工作?”

     下面的alpha发出娇/喘声,“呵,她以前就是搬运小组的。不过是……只麻雀。啊……华尔逊!还……还以为自己当的了凤凰吗?啊…….”

     华尔逊嘿嘿的笑着,看着身下软作一滩的alpha。就算只是一个出身微寒的beta又怎么样,他靠着自己的才华,还不是坐上了今天这个位置,还不是可以反过来,让alpha躺在他身下。

     恍惚之间,身下的人变成了奎思恩的模样,他流连地抚摸着,更加激动起来,“啊……奎思恩大人,我爱您~”

     冰冷的膛抵上了他的脖子,他的一身热血猛然间就凉了。

     “谁准你们提薄荷和奎思恩的名字?”

     修斯一听见林楠的声音就清醒过来了,急忙扯住旁边的被子,企图盖住自己的身体。他扭头惊慌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林楠,“林……你来找我了?”

     “是你做的吧?”林楠的声音带着深夜的凉意,“因为你,奎思恩才会被抓的吧?”

     修斯愣了一秒,疯狂地笑起来,“哈哈哈,你就是为这个?!我才不管奎思恩的死活!我要的是你和安珀和一起去死!我得不到的,安珀和也……”

     他话还没说完,寂静的夜里一声响。林楠微微诧异地看着华尔逊,他握着,激动的身体颤抖,“竟然是你这个贱人……”

     修斯瞪大了眼睛看着华尔逊,临死前,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沉迷于自己身体的人,下一秒就能毫不犹疑地向自己开。

     林楠收起了,转身就走,他有洁癖,并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待一秒。

     安珀和第二天睡醒,就听说了一个惊天大八卦。原来研究院的首席华尔逊和修斯有染,昨晚在修斯的公寓因为起了争执,华尔逊将修斯杀,今天一大早被抓走了。

     安珀和在林楠的书房上蹿下跳,一脸唏嘘,这短短一天晚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然而她有一件更高兴的事情想跟林楠分享。

     研究院的新任首席裘严今早给她发来邮件,希望她接替修斯的位置,负责六代机甲的驱动系统研究。

     林楠敲了敲桌子,“好像你还没跟我说过,你去了研究院呢。”

     “哎呀。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安珀和心虚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我要去工作啦,在家要乖哦!”

     林楠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目送安珀和一蹦一跳地出了门。他回到书房,拿起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裴首席,谢谢你愿意听我的建议。”

     对面的人发出爽朗的笑声,“就算你不建议,我也打算这么做。我觉得安士官的微型机器人和治疗机甲都相当有想法。我很期待,六代机甲有她的加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