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回到十六岁
    不知道林楠在战场上时,是不是这样的神色。他全身散发着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的信息素,像是宣誓主权的雄狮。环着怀里的人,占有欲十足。

     几乎在一瞬间,安珀和差点就被这浓郁的信息素刺激的进入了发情期。

     林楠居高临下地看着妻子神色涣散,难耐地磨蹭着他的胸膛,终于缓缓地落下一吻。这个吻很深,两人交换着唾液,其中夹杂的信息素让安珀和稍稍清醒过来。

     与他霸道的信息素不同,林楠一直都很温柔,即便是这样掠夺性的吻,依旧没有□□的色彩,只让安珀和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温暖感。安珀和知道她的丈夫外表冰冷,但其实对每个人都很绅士,很尊重。即便自己不是他心里的omega,也从来都会努力给她一种被爱着的感觉。

     只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会误以为你是爱我的啊。

     一吻终了,林楠抬起头,眼神中闪着暗哑的光芒,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安珀和已经快要窒息了,她急喘了几口气,主动凑上来索吻。林楠侧脸躲开,有些隐忍地喘了几口气,“我很满意你终于对生孩子这事产生了热情,但是刚刚收到消息,我必须现在就出发前往布达拉。抱歉,等我回来……再继续吧。”

     他最后一句话声音很低,吐出的气息夹杂着信息素喷在安珀和敏感的耳后,一阵电流从她的耳朵直达脖子后头的omega腺体。安珀和拽着他的肩膀抖了抖,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脸埋入了他的胸膛,声音细的像爱人的低语,“请帮忙把柜子里的抑制剂拿给我吧。”

     林楠轻声笑了,眼神一沉,温柔地俯下身,轻轻在她脖子后头的腺体上咬了一口,安珀和瞬间全身绷的笔直,忍不住小声叫唤了起来。

     不过这样短暂的标记,总算是安抚了她几乎不受控制的信息素,抑制住她进入发情期。安珀和放开手,浑身脱力地倒入弱软的被褥中。

     林楠理了理她汗湿的头发,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低沉磁性的声音穿过云层,像温暖的电流慢慢流入安珀和的耳朵,“等我回来。”

     说罢起身整理了下有些皱的衣服,瞬间又是一个仪表堂堂的帝国将军。

     安珀和一头扎进枕头里,偷偷斜睨着林楠穿衣整理,自己的丈夫,真的是超级完美吧!直到林楠走出房门,她才双手捂住自己发红的脸颊,丢脸死了!

     忍不住躺在床上来回打滚,她想好了,人要懂得珍惜,已经有个这么完美的丈夫,再来个完美的宝宝,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话说起来,她老公的外套有些破了呢。

     虽说现在的网购很发达,但是安珀和还是喜欢自己亲自挑选。于是她下午收拾了一番,叫了一架飞艇准备去商厦采购。

     上了飞艇之后,安珀和觉得整个人有点不太好了。飞艇驾驶员双眼半阖,连抬头看她的力气都没有。一路上稍有停顿就趴着打瞌睡,典型的疲劳驾驶!安珀和心惊胆战的,人已经上来了,也不好下去。好在商厦不远,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正这么想着,对面一架飞艇仿佛失去控制般横冲直撞,直直朝自己乘坐的飞艇撞了过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安珀和心剧烈地跳动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终于睁开眼的驾驶员,想要去按操纵的键盘。然而还是太晚了,强烈的撞击感瞬间传来。

     眼前的玻璃破裂成无数碎片,一切都像是慢镜头,那些玻璃渣争先恐后地扎人她的身体。甚至来不及感受到疼痛,她整个人因为惯性朝前飞了出去。

     此刻,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宝宝还没给帝国将军生孩子呢!

     一阵凉风吹过,安珀和猛地抬起头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了。脑袋一片空白,双耳耳鸣的厉害,轰隆隆地像破旧的电视机慢慢开始接收周围的声音和画面。

     映入眼帘的是一群在打篮球的少年,他们有些穿着帝国学校的制服,有些光着膀子,然而安珀和还是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一个穿着背心的男孩。

     仿佛是宿命一般,无论什么样的情况下,总是能一眼看出他。因为在安珀和眼里,他就是一颗闪烁着光芒的星星,照亮了她整个少女时期。

     男孩一头褐色的头发,穿着同色的工字背心,将少年高大笔挺的好身材展露无疑。

     阳光穿着层层叠叠的树叶,投射在少年好看的眉眼上。运动的汗水从额头涔出,缓缓流入脖颈。少年笑着甩了甩头发,甩出一阵汗珠,围观的omega们发出一阵尖叫。然而少年却唯独看向安珀和的方向,朝她得意地眨了眨眼。

     即使再看一次,还是那么耀眼呢,十六岁的……赵景。

     赵景转过头,银色的耳钉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他潇洒地投进一个三分球,换来更加狂热的尖叫声。安珀和终于从这种仿佛午后没睡醒的状态中缓过神来,尖叫声真真切切地传入她的耳朵,她甚至听见了对面树上的蝉鸣声。

     旁边的萧乾看她傻愣愣的,担心地伸手推了她一把,“薄荷糖,你怎么啦?是不是低血糖又犯啦?”

     萧乾的这句话仿佛是咒语,一下将安珀和拉扯到了现实。低血糖?那不是自己年轻时候的毛病嘛?毕业以后就没犯过了。

     她机械地扭头去看萧乾,萧乾你干嘛穿校服啊?你都是一个老阿姨了好吗?!

     等等这些好像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重点……我去!为什么赵景这家伙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特么还一点都没老,我怎么样才能表现的这些年过的好的不得了,在线等,急!!!

     好吧,安珀和懵了几分钟,然后发现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去购物,然后出车祸了?“啊?!!我怎么在这里?!家里烧着汤还没关火呢!”安珀和叫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抓着一件制服,再往下,为什么自己也穿着校服?我明明不是喜欢玩制服诱惑的人啊!

     安珀和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那些喧嚣的尖叫声被她惊恐地隔绝在外,她恐惧地打量了下四周。什么鬼?周围都是穿着制服的帝*校和圣玛丽学校(安珀和的母校,专门的omega学校)的学生?

     原本还很担忧的萧乾此刻已经快要笑得摔到地上去了。她伸出手一把按住安珀和的脑袋,胡乱地揉了揉,“薄荷糖,你是不是累傻了。你会做饭,那我的名字要倒着写了。”

     安珀和没有回应,她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校服,那是一件帝*校的上衣制服,宽大的尺寸昭示着她的主人是一个发育良好的alpha。她伸手上去,衣领下歪歪扭扭地缝着一个“景”字。

     她仿佛被烫了一下似的,猛地缩回手。那是自己十六岁给赵景缝的,因为他总是抱怨自己的衣服被人拿错。安珀和突然就湿了眼眶,自己真的回到十六岁了吗?

     那个她第一次知道爱人,也第一次尝到失恋滋味的十六岁。

     这一定是梦吧?对!这一定是梦,说不定自己真在医院躺着呢,可是脑子里却在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林楠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在担心自己?

     不行!一定要赶紧醒过来。

     安珀和把制服往一脸懵逼的萧乾怀里一塞,转身就狂奔起来。

     一边跑,一边绝望。这里的一切实在太熟悉了!这是建在帝*校旁边的篮球场,自己无数次陪赵景来这里,看着他打球。

     十七年的时光,安珀和早已经忘了它的样子,但是在看到这里的第一眼,一切记忆都鲜活起来,没错,没错,该死的,这个梦的逻辑完全没错!这不科学!

     安珀和抱着头,不顾一切地往前冲。然后她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那个胸膛带着她熟悉的清香,狠狠地将她撞到在地上。

     安珀和坐在地上愣了几秒钟,一个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抱歉,刚刚没有注意,你没事吧?”

     一只干净的大手进入她的视线,简直太熟悉了,熟悉到看到手已经知道是谁……安珀和确认般地抬头看着手的主人。

     果然没错……是她丈夫林楠。

     此时的林楠没有久居上位的严肃和连年征伐的煞气,还有些稚嫩的脸庞甚至带着一点局促的神色,他有些忐忑地看着安珀和,有些别扭地向她伸出了手。

     安珀和却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天啦!林楠要是知道在自己的梦里竟然把他幻想成这个样子,一定会打死自己的吧!

     对了,只要痛的话,梦就会醒了。

     一定要醒过来!

     安珀和恶向胆边生,猛地跳起来,狠狠地一把掐住林楠的脸,“快醒来吧!安珀和!”

     少年的脸色瞬间变了,阴沉的仿佛要下暴雨的阴天,他双眸低垂,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眼安珀和。安珀和十分清楚这是林楠生气的前兆。

     她十分清晰地看见少年娇嫩的肌肤已经被她掐出了红印,然而,梦并没有醒。

     w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