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0章 酎金失侯
    曹襄去世后,平阳侯的爵位由独子曹宗继承,因是公主所出的嫡长子,袭爵过程非常顺利,只是卫长公主与曹襄自幼青梅竹马,婚后夫妻恩爱,青年丧夫难免伤感不已,终于郁郁寡欢。

     皇后心疼女儿,时常接卫长公主进宫小住,她一面宽慰女儿,一面擦亮眼睛盯着朝中的年轻子弟,刘妍到底年轻,便是和曹襄感情再好,过上几年工夫,也是要重新找个人过日子的。

     刘据和长姐的感情一向很好,只要卫长公主进宫,他就会带着刘进过去陪她。小家伙半岁多了,长得肉嘟嘟的,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但是见人就笑,是一枚很好用的开心果。

     在刘据看来,前世曹襄和卫长公主的早逝完全是出于不同的原因,曹襄是无法救治的顽症,秋无意出手也无能为力,而卫长公主的郁郁而终,他们的父皇是要担首要责任的。

     原本,曹襄英年早逝对卫长公主就是不小的打击,可要说因虑成疾,却是尚不至于,毕竟刘妍的身体底子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她还有个年幼的儿子需要照顾,不会无止境地放任自己悲伤下去。

     对卫长公主来说,栾大的出现才是真正的致命一击。皇帝信方术重方士,此话固然不假,凡是得他重用之人,金银财宝、功名利禄绝不会或缺,不然栾大也不会因为封了侯而有了尚主的资格。

     可皇帝对方士的耐心一向不是很足,这也是明晃晃摆在人们眼前的事实,无论曾经多得重用,只要皇帝意识到他的术法不再灵验,那些方士们的下场,几乎都是相同的爬得有多高跌得有多惨。

     卫长公主改嫁栾大时,正是他在皇帝面前最得脸的时候,皇帝给了改嫁的长女丰厚的嫁妆和富庶的汤沐邑,而且栾大本人,长相和谈吐也是不俗的,这桩婚事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糟糕。

     谁知婚后不到一年,栾大就被皇帝下令给腰斩了,虽说此事不会牵连到公主,可心理上的打击不言而喻。栾大死后,卫长公主也没了再改嫁的兴致,没两年就郁郁而终了。

     如今,栾大那个神棍已经自己把自己玩脱了,皇帝经此打击,不能说对神仙方士没有追求了,却比以往变得更慎重了,所以刘据有理由相信,他的父皇应该不会再在婚事上坑女儿一把了。

     卫长公主刚刚丧夫,暂时不会有谈婚论嫁的念头,她更关心的,反而是刘据的婚事:“据儿,你是打算就这么把太子妃的位置空下去,还是想让史良娣母凭子贵……”

     刘据犹豫了下,缓缓道:“暂且空着吧,以后再说。”汉室对皇后对太子妃的出身要求不高,有无子嗣才是重点,无子被废的皇后也是有先例的,史良娣出身不差,又有儿子,上位并不奇怪。

     见刘据并无将史良娣立为太子妃的想法,卫长公主想了想,轻声道:“据儿,你对无虑,真的是毫无想法?”刘据不肯娶卫无虑,卫青其实没什么想法,就算不当女婿,外甥也还是外甥。

     反而是平阳长公主,对此表示出某种程度的担忧,在她看来,卫家和皇家的关系是越近越好,皇后和太子妃都是卫家的人,那是天大的好事,可太子不愿意,背后的意思就有点复杂了。

     卫长公主既是平阳长公主的侄女,还是她的儿媳妇,有什么想法自然不会瞒她。

     而且平阳长公主也知道,卫长公主和太子一向姐弟情深,她很想搞清楚,太子拒婚的原因是什么,明明是两全其美的好事来着,是单纯不喜欢无虑,还是有心和卫家疏远。

     若是前者,倒是无碍,皇帝和陈氏废后也是表姐弟,后来还不是过得天怒人怨,最终以陈氏被废,罢退居长门宫收场,可见青梅竹马的表兄表妹,做了夫妻未必就能过得很好。

     平阳长公主担心的,不外乎是后者,尽管从表面上看,太子没有任何这样倾向的表现。

     “姐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姑母让你问的?”刘据一猜就中,因为他知道,舅舅是肯定不会问这样的事情的,随即笑道:“我一向将无虑视作亲妹,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她的事情。”

     “就是这个原因?”卫长公主将信将疑,总觉得刘据的理由有些太薄弱了。

     刘据点点头,认真道:“当然就是这个,姐姐不要想得太复杂了,不管怎么样,舅舅都是舅舅,这又不会变的,而且无虑不进宫,日子不定过得多自在呢。”

     卫长公主细想也是,遂不再多言,低头去逗弄扬起小脸对她笑的刘进。

     转眼到了元鼎五年,有名的酎金失侯案发生了。

     酎金是诸侯献给朝廷供祭祀用的贡金,诸侯献酎金时﹐皇帝亲临受金。诸侯所献黄金如份量或成色不足,即为“坐酎金”治罪,王削县,侯免国。

     事实上,这样的低级错误是不会有人犯的,哪位诸侯献上的酎金不是特意命人准备的,怎么可能份量成色不足,不过在皇帝想要削弱诸侯的时候,这是个很好用的借口罢了。

     年初,皇帝派遣韩千秋和樛太后的弟弟樛乐率兵两千人前往南越国。而当韩千秋和樛乐进入南越之后,国相吕嘉等人发动了叛乱。吕嘉首先制造舆论,称南越王赵兴太年轻,樛太后是中原人,又与汉朝使者有奸丨情,一心想归属汉朝,没有顾及南越国的社稷,只顾及汉朝皇帝的恩宠。随后吕嘉乘机和他弟弟领兵攻入王宫,杀害了赵兴、樛太后和汉朝的使者。

     吕嘉杀死赵兴之后,另立新的南越王,并派人告知了苍梧秦王赵光及南越国属下各郡县官员。这时,韩千秋的军队进入南越境内,攻下几个边境城镇。随后,南越人佯装不抵抗,并供给饮食,让韩千秋的军队顺利前进,在走到离番禺四十里的地方,南越突发奇兵进攻韩千秋的军队,把他们全部消灭。

     吕嘉让人把汉朝使者的符节用木匣装好,并附上一封假装向汉朝谢罪的信,置于汉越边境上,同时派兵在南越边境的各个要塞严加防守。

     皇帝闻讯非常震怒,他一方面抚恤死难者的亲属,一方面下达了出兵南越的诏书。

     由于列侯无人响应号召从军赴南越,皇帝借酎金不如法夺去一百零六名列侯的爵位,占当时列侯的半数,其中包括刘据的表弟卫伉、卫不疑、卫登和韩说、赵破奴等人。

     和刘据的记忆相比,酎金失侯的名单发生了点小小的变化,少了南奅侯公孙贺,多了宜春侯卫伉。这是因为漠北决战之时,公孙贺失道失期,已经被贬为庶人,身无爵位了。

     反倒是卫伉,许是因为刘据和卫无忧把他盯得紧,并未在元鼎元年由于矫制不害失侯。

     一门五侯的卫氏一口气丢掉了三个侯位,朝野上下不可能没有议论之声,反而是刘据,表现得非常淡定,连句求情的话都没有说,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父皇前脚削了表弟们的爵位,后脚就把那些食邑给了舅舅,还用他说什么。

     刘据看得明白,皇帝削去的这些列侯,原因各有不同。有些是他真心想要把人打压下去,也有些不过是陪跑的,以堵诸侯之口,震慑群臣,日后还有复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