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是男人就不接受打针
    程时自从接完这个电话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奇怪。

     游若南因为错过了重要信息,也十分沮丧郁闷。

     一个下午就在两人无言的相处中匆匆过去了。

     直到游若南被饥饿感唤回思绪,才发现自己一人在床上待了很久。而窗外已然天黑。

     他想下床,可疼痛的感觉记忆犹新。

     游若南犹豫了。

     ——程时真是一个不称职的饲主!

     游若南愤愤地想着,然后对着门口大叫起来。

     好一会儿,没有人回应。

     在他精力即将告罄的时刻,程时的声音终于出现。

     “叫什么呢?”

     游若南:“汪汪汪汪汪——”——尼玛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程时一身黑色运动衣,头上戴了个鸭舌帽,耳朵下还挂着未拿走的口罩。

     诶?怎么一副偷鸡摸狗的打扮?难道他出门了?

     无需游若南继续猜测,程时已走过来抱起了他。

     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下巴,游若南呜咽了一声。

     “怎么了?”程时停住,托高小狗观察,可这个肉家伙的毛实在太多了,根本什么也看不出来。他伸手去摸小家伙的脑袋,在摸到下巴的位置时,小家伙抖了抖,低叫一声。

     “受伤了?”他皱眉,想拨开panda的毛仔细检查,但又怕弄痛他。“怎么会受伤呢?”

     ——还不是因为你!

     游若南气不打一处来,很想伸爪子挠对方。可对着程时关切的目光,不知怎的忽然就下不去手了。

     “可能是撞到了,待会儿我们去诊所看看,顺便打针。”

     游若南:“......”——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程时可听不见他的心理活动,他抱着游若南下了楼,把他放到餐桌上。然后他摘掉了自己的帽子,将口罩扔到垃圾桶,又脱去黑色外套,只着里面的白色短t,随意地拨弄了两下被帽子压扁的头发,最后提着印有超市logo的袋子走进了厨房。

     游若南自始至终注视着程时的动作,直到亲眼看到对方走进厨房,才安心地收回视线。

     过了会儿,程时端着两个盘子走了出来,放到桌上。

     其中比较显眼的那个盘子,就好像婴儿用的那种,两边有沿,深度不深,其中还分成了两格。

     最重要的是,上面印着一个硕大的熊猫脑袋......

     游若南:“......”

     程时再次去了厨房。

     游若南盯着那个熊猫盘发呆。

     视线里忽然出现一片绿色的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小狗的眼睛也跟着物体的移动而转动。

     程时将手里的东西从panda眼前拿远,接着放到了熊猫盘子里。

     淡定道:“开饭啦。”

     游若南盯着那翠绿新鲜还挂着水的竹叶,整个人都陷入诡异的沉默。

     有时候你以为一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了,殊不知他还能够更加丧心病狂。

     老子吃竹子......吃个鬼啊!

     游若南爆发了,眼前就是程时面部可憎的脸,他大叫一声,往程时身上扑去。

     程时用手阻止了游若南有可能从餐桌上掉落的危险,食指传来痛感,是恼怒的小狗在咬他。

     实在是忍不住了,程时大笑起来。

     正愤愤啃着程时手指的游若南被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一跳,微微松口,抬头,就见到程时笑眯了眼的样子,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

     瞬间愣住。

     这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程时,或者说其他人也极少见到的,笑得好似普通少年的程时。

     游若南的心一下子别扭了,那种#本大爷咬你咬得牙都要酸了你却哈哈大笑#的复杂心情挥之不去。

     顿了顿,他松开了嘴。

     而程时的手指上,两排小巧的齿印赫然跃入眼帘。甚至,有几处还溢出血来。

     这下游若南的心情更复杂了。

     他没想到自己咬得这么严重,而且......你干嘛不躲!

     小狗磨着牙齿瞪着主人。

     而主人终于停止了下,弯下腰,点了点游若南黑色的小鼻头,说:“很有精神气啊,panda。”

     此刻,游若南完全没力气去吐槽这个名字了。

     他看着程时始终挂着抹笑,然后进了厨房,接着听到水龙头哗哗的声音。

     ——程时是在冲洗伤口?是不是需要涂药呢?他不会有狂犬病吧?

     游若南囧囧地想着。

     没注意到程时已经走了出来。

     他这次又拿了许多东西,然后放在餐桌上。

     游若南一看,霎时僵硬。

     那些竟然是狗粮,小狗奶粉,还有正常人类的食物。

     所以说......不是吃竹子?

     程时的动作就像在回答他的问题。

     他拿走游若南面前的那些竹叶,放到一边。然后撕开狗粮的包装,倒了许多进盘子里的其中一格,又将奶粉往另一格里倒了些,并不多。最后加温水,搅拌奶粉。

     游若南目瞪口呆地看他做完这一串动作,最后拿起那盒正常的人类食物。

     游若南抑制不住好奇心地探头去看,里面有米饭,宫保鸡丁,煎鱼、酸菜肉丝以及一个大鸡腿!

     再看看他的盘子,一堆乱七八糟和稀泥似的狗粮......

     游若南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很想冲程时大叫,但实际上却叫不出来。

     他刚把程时咬伤了诶,虽然是他骗自己在先,可还流血了诶。

     哦对,流血?

     他往程时的手指看去,血迹是看不到了,可齿痕很深。

     游若南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去针狂犬疫苗,可现实是,也只能想想而已。

     作为一只狗,他表示,生活可真难。

     程时买的显然是进口狗粮和进口狗奶粉,可游若南骨子里到底是个人类。他认命地低头,尝试去碰那些食物。只吃了两口就不想动了。

     实话说,狗粮不难吃...

     可该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吃饭不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而纯粹只为了活下去。

     即便游若南并不是吃货,也觉得很痛苦。

     他沮丧地趴在桌子上,看也不再看狗粮。

     程时注意到了,诧异地开口:“怎么不吃?”

     游若南矜持地瞥他一眼,继续一动不动。

     程时挑眉:“难道其实你是想吃竹子?”

     游若南:“......”

     啪——

     狗粮盘打翻了。

     游若南发誓,他不是恼羞成怒,纯粹只是意外。

     程时面对满桌狼藉,丝毫不见生气的预兆。只是抽纸巾把桌上的牛奶和食物擦干,然后两手交握,一副谈判姿态看着游若南,问:“说吧,你究竟想做什么?”

     “......”

     你见过哪家狗能跟主人谈判的?别一副你听得懂狗话的样子好吗?

     #论主人太丧心病狂该如何相处#

     游若南觉得这不是个办法。做了这么多导演,最大的收获很难说是什么,但肯定有一项是他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虽然他仍旧是圈子里那个出了名的臭脾气,可他也能令自己在极其气不顺的情况下淡定下来。

     比如说现在。

     跟程时谈判?他又说不了人话。

     不过还有其他办法。

     他站起身,昂着脖子傲慢地来到程时面前。

     低头,伸爪,啪叽——按在了程时饭盒里...的鸡腿上。

     这下再笨的人都能明白了。

     程时惊讶:“你想吃鸡腿?”

     “汪......”——不,我都想吃。

     “狗可以吃鸡肉吗...”程时皱了皱眉,然而游若南的姿态实在太自然了。

     无论如何,程时都不可能猜到,这只小狗的身体里装着一个人类的灵魂。

     所以他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妥协了。

     最终他分了三分之一自己的晚餐给游若南。

     游若南吃得满面油光,狗毛都blingbling了。

     晚饭过后,程时抱着游若南出了门,依然是全副武装。

     游若南起初以为是要去饭后散步,一直到坐上程时的车,他还一副酒足饭饱后的昏昏欲睡中。

     未免掉下座位,程时把他装在一个篮子里,篮子放在副驾驶位上。用安全带护着。

     车走了很久,终于停下来。

     下车后,程时绕到副驾驶位这边,开门,徒手抱起正打瞌睡的游若南,走进了某家门牌低调却装饰精致的店铺。

     店里根本没客人,只有前台正在打游戏的漂亮女人。

     迷糊的游若南半睁开眼,扫了一圈,又闭上。

     程时在进店铺后就摘掉了脸上的口罩,而女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依旧是爱理不理的表情,指了指后面。

     程时穿过一扇门,走到后面。

     游若南敏锐地闻到一种陌生却又熟悉的气味,他睁开眼。

     接着他便看清了整个房间——四周都是笼子,大部分都是空的,只有两个笼子里装着两只小狗。

     可是不难想象,那些空笼子肯定也关过各种各样的动物。

     “......”

     敢情,这是来到宠物诊所?

     怎么跟他想象中不一样?

     而且...来宠物诊所做什么?

     游若南身子一僵,意识到某种可能性。

     奇怪的宠物医院里的宠物医生也十分奇怪,他虽然穿着白大褂,可没有半毛白衣天使的气质。他染了一头黄毛,刘海都快扎进眼睛里。脖子上带着条骷髅项链,右耳上还戴了一排耳钉和耳圈。

     但这人长得却极为不错。

     他见到程时,丝毫不惊讶,笑着说:“我听郑易说,你收养了一只小狗?”

     “嗯,”程时淡淡地点了下头,将游若南托起来,握着他一只前爪,敷衍地摇了摇,说:“hi,我叫panda。”

     黄毛男,游若南:“......”——好冷的笑话。

     黄毛男走过来,扫描仪似的看了一圈游若南,兴趣十足地勾起嘴角,说:“果然是你程时的风格,长得跟个变异熊猫似的。”

     游若南:“......”程时的朋友果然没有一个正常的。

     “我今晚本来可是有应酬的,猜到你会带你家小p来打针,特意推迟了哦,怎么补偿我?”黄毛男眨了眨眼,忽然凑近程时,一只胳膊勾住程时的脖子,贴近对方的脸。

     两人的鼻子几乎就要碰上了,游大狗导演“呜”地一声,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噗嗤——

     在被程时推开的同时,黄毛男瞥到了游若南的动作,喷了。

     “你家小p真有意思。”黄毛男飞了个眉眼给程时。可惜程时不解风情,毫无反应。

     “来来宝贝,来哥哥这里。”黄毛男笑眯了眼,从程时手里抱走了游若南。

     游若南本能地要抗拒,他自穿越到小狗身上还没有接触过程时以外的人。他已经习惯了程时的气息,而现在陡然有一个陌生人触碰自己,他打心底产生中不安全感。

     黄毛男惊愕地看着自己被拒绝的手,充满兴味地瞥了眼程时,说:“看不出你这个冷面男还挺受依赖的。我做医生这么多年还没被什么动物嫌弃过,你家panda还是第一个哦。”

     游若南心想,因为大爷我不是动物,我跟人类一样知道你不是好人。

     程时却点点头:“谢谢。”

     “......”

     程时抱着他走到床上。游若南的身体在接触到床单的那一瞬,浑身狗毛炸起。

     妈蛋差点忘了!要打针!

     老子不要打针啊啊啊啊!

     他挣脱程时的手,挣扎着就要往床下蹦,可床那么高,又哪里是他承受得起的。程时及时地制止了他,不小心又碰到了他的下巴。

     游若南惊叫出声。

     左扭右扭的胖身体被程时牢牢控制在两手中。

     不痛,却恰好无法挣脱。

     “他今天磕到了下巴,你帮他看下。”程时抬头说。

     黄毛男闻言开始检查,一边看一边说:“别人捡到流浪狗都会担心这狗有没有寄生虫,你倒好,直接就给打回家了。就因为他这身熊猫皮?啧啧。不过也算你幸运了,小p看起来很干净,也没什么寄生虫,可能是刚被主人家遗弃吧......一般人捡到的小狗很难对人类产生信任,都得养一段时间培养感情...不过我看你不必了,就刚才那死捉着你不放的劲看来,你家小狗还挺喜欢你的。”

     游若南:谁死抓着他不放了?明明现在是自己被硬按着动弹不得好吗?

     程时非但没有嫌弃黄毛男的啰嗦,反而在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时,脸上出现抹笑意,低低“嗯”了声。

     “没什么大碍,”黄毛男检查完了,说:“大概就是撞到了下巴,最近看着他点,给可能掉下去的地方都铺层厚点的地毯,反正程大影帝不缺钱。还有啊,回去给你家小p洗个澡,水温控制在三十七八度,洗碗注意保暖,他还小,又被遗弃,抵抗力很差的。接下来先打针吧。”

     游若南一听又开始挣扎。

     黄毛男好笑地瞥了眼他,说:“这小家伙就好像能听懂我们说什么似的,我还没拔针呢。”

     程时:“嗯,panda比较聪明。”

     “啧啧,真是好久没见你这么温和的样子了。”

     黄毛男一边准备工具,一边继续说话:“最近工作怎么样?顺利吗?”

     程时淡淡地回答着:“挺好的。”

     黄毛男嗤笑道:“我可听说你昨天被大导演骂了。还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游大导演。”

     游若南挣扎的身子一下子停止,竖起耳朵开始听。

     程时只简单地点了下头。

     “还记得你刚出道的时候,被一个mv小导演骂了两句,就甩脸走人。怎么,现在没脾气了?还是说...因为骂你的是游若南?”

     游若南觉得这问题简直就是句屁话。竟然拿他跟mv小导演来比,程时如果敢跟他甩脸走人,他就能二话不说踢他出组。谁没被导演骂过,他剧组可请不起需要供着伺候的大牌。

     相信程时也是这样想的吧,他抬头。

     果然,程时顿了顿便说:“你也说了,那只是个三流小导演。”

     “我知道。”黄毛男拿着东西走过来,“你这是答非所问哦。明明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个。算了这个先掠过,我可是听说了件大事啊,跟你的游大导演有关的。”

     程时抿了抿唇,皱眉道:“是真的。”

     “所以游若南现在真的在医院躺着?”

     “嗯,他——”程时说着,忽然顿住,低头摸着panda的身体,“这是怎么了?”

     刚才还卧在床上动来动去的小狗此刻已经侧卧倒下,四肢蜷起,两眼紧闭。

     程时瞳孔遽缩。

     而游若南心里则在想:我去你们赶快给我继续说下去我在医院躺着所以呢?是活着还是死了,是疯了还是傻了倒是快说啊——停在这里好憋屈啊我——还有肚子真托马疼啊——

     黄毛男立时收起随意,翻过小狗检查,然后说:“他拉肚子了,你晚上给他吃了什么?”

     程时愣了愣,如实答道:“鸡腿,鸡肉,猪肉,鱼,米饭...还喝了两口可乐......”

     那可乐是程时自己喝的,一没注意就被panda偷吸了好几口。

     黄毛男:“......呵呵。”

     接下来也不用多说了,拉肚子自然少不了拉的步骤。

     游若南总算是从黄毛男这里感受到了宠物医生的专业性,被照顾着拉完肚子,他虚弱地眨眨眼,总算是熬过痛苦了。

     他看到程时始终陪在旁边,而此刻对方就站在床边,脸上闪过愧疚。

     游若南很想说:你愧疚个什么劲啊,又不是你逼着我吃的求别摆出这么一副可怜的表情好吗!本导演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啊......

     还有,请继续你们刚才的话题谢谢。

     黄毛男拍了拍程时的肩,也没再调戏他了,只说:“小狗生病了,今天是打不了针了,等好了再来打吧。我今晚把养狗的注意事项整理一份发给你,你回去看看。”

     “......嗯,谢谢。”

     程时抱着游若南走出了宠物诊所,夜风吹来,并不凉,可他还是搂紧了几分怀中的小狗。

     游若南满满的都是听故事听到*处被打断般的郁闷感。

     但是今晚他也算收获些信息了,“自己”在医院,大概也能猜到是哪家。接下来就是要调查清楚为什么会去医院,只要不是被狗狗附身,其他任何原因游若南表示都能接受。

     ......

     拉完肚子后好似大病初愈,满身疲惫,困意袭来。

     游若南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而就在眼睛即将闭上的那刻,他听见程时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啊,小panda。

     游若南:......

     好像有那么一丢丢感动,怎么办?

     还有,可以别再叫我熊猫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