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吃完饭了
    一句“对不起”几乎要脱口而出,被游若南硬生生忍住了。

     但程时说他的心情很糟糕啊,游若南细细地观察着对方,企图从对方的眼底找到清晰的情绪。

     然而程时望过来的目光漆黑深邃,令他不由便怔在了原地。

     “吃饭吧。”程时淡淡地说。

     “你的宠物......”

     “他会回来的。”程时低声道,语气却是肯定的。

     游若南沉默,他确实会回来,但最终还是会离开。

     可是却没有办法告诉面前这个人。

     游若南觉得自己有些太在意程时了,好比现在,小心谨慎地观察对方,如果程时哪怕只皱了皱眉,他可能都会变得食不知味。

     他这是怎么了?

     游若南蹙着眉苦思冥想。

     “饭不好吃吗?”程时突然问。

     “啊,当然不是,饭菜很好吃。我只是......只是.....”他说不下去了。

     程时看了他一眼,换个了话题,“我听说《室友你好》节目也邀请了游导?”

     “《室友你好》?那是什么?”游若南压根没听说过。

     程时默了一瞬,说:“没什么。”

     “......哦。”

     他偷偷摸摸地观察着坐在对面的人,从刚才见面起,他就发现程时情绪很奇怪,开始只当是panda走丢所致,可现在想来,又觉得不仅仅如此。

     游若南纠结地摸了摸鼻子,心想不会还有自己的原因在里面吧?

     虽说程时没有问他出现在自己家楼下的原因,还把他带回了家,亲自做了饭,可从始至终他甚至连个笑脸都没有啊!游若南皱皱鼻子,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这是他做panda期间养成的习惯,总爱用狗爪子挠自己的耳朵。

     程时抬眼,正好捕捉到了这个动作,目光微微动了动。

     一顿饭很快吃完,虽然气氛略微有些奇怪。

     游若南提出洗碗,被程时拒绝了。

     “有钟点工收拾。”

     “骗谁呢?”游若南张嘴就说。

     “......”

     游若南:“......”

     说漏嘴了,可谁让“panda”知道程时家的钟点工只有周末来呢。

     “那、那啥,我先去看会儿电视......”游若南蹩脚地跑了。

     等他重新回到客厅,方长长舒了口气。

     屁股往下一坐,忽然感觉坐到了什么东西。

     他将那硌人从屁股下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那日程时带给他的熊猫玩偶。

     回到自己的身体再看这些玩具,就显得玩具”小巧玲珑”许多,甚至觉得似乎是有那么些可爱,无怪乎程时喜欢——某狗导演不自知地少女心了。

     程时端着切好的水果来到客厅,电视里正在放着他主演的电影,某导演却拿着一只玩偶在发呆——正是panda的新爱宠。

     这幅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程时安静地偏着头看了会儿之后,轻咳一声。

     游若南惊得差点把玩偶扔出去。

     尴尬地看过去:“你、你坐吧......”

     “......”果然,今天的游导很奇怪,程时万分肯定了。

     程时在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扫了眼电视,开口:“没想到游导会看选择这部来看。”

     说到电影,游若南终于能放松一些了。

     他“嗯”了一声,“很早之前就看过了,你演的很不错。”

     程时似乎有些惊讶,面上也终于添上了些笑意,“谢谢。”

     游若南看着,面色更加柔和了几分,如果让林正德看到,一定能惊得跳起来。

     “我演许绍的时候,才刚出道不久。”程时说着,像是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

     许绍便是这部电影的主人公,一个年少不羁的少年。说来其实跟现实生活中的程时十分不像,至少游若南想象不到程时能像许绍那样肆意大笑。

     “这部电影的导演是蓝文对吧,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他觉得你是很有天赋的演员,面试时一眼就相中了你。事实证明,你没有辜负他的期待,甚至给了他更多的惊喜。”

     “你也这么认为?”程时问。

     游若南愣了下,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

     “你也像蓝导那样认为我吗?”

     “当然。”游若南毫不犹豫点头道。

     “撒谎。”程时眯了眯眼。

     “......”

     “我一直很想知道,”程时顿了顿,“你为什么会讨厌我?”

     “......”

     游若南心头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过。

     我擦擦擦擦擦啊——这是怎样的神发展啊——他还没做好自我忏悔的准备啊——

     “我......我没——”

     “如果游导说没有讨厌我,那就太瞧不起我了。”程时淡淡道。

     “......”是啊,人家又不是傻子,这么拙劣的话谁会相信。

     游若南认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我以前......对你有些误会......但是我现在已经不那么想了!”

     程时声音很低低说了句“是吗”,然后用正常音量开口:“是因为我听见了游导念情书,所以游导才从开始就对我有偏见吗?”

     “额......”游若南感觉自己要滴冷汗了。

     可程时反常地不依不挠,“是吗?”

     “......不、不止吧......”

     “哦,那还有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都是我误会了,以后不会了。”

     程时沉默地看他良久,末了点了下头,“我知道了。”

     游若南:“......你知道了什么?”

     对方却不再看他,闭了闭眼,说:“没什么。只是最近想了很多事情,觉得从前的自己太过偏执,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又怎么能强求。”

     “什、什么意思?”游若南心底陡然升起种不安。

     程时的声音透着股让人浑身冰凉的冷静,“有些事情,我想自己该放下了。”

     游若南一瞬间仿佛置身冰川之下。

     他都不太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程时家的了,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跟对方说再见。等他回过神来时,已经回到了久违的自己的家。

     可心底某处的酸痛仍旧没有消失。

     这是怎么了?他不明白。

     不就是程时说了要放下对自己的感情吗?

     你以前还讨厌人家呢,现在应该开心才对啊。

     可为什么难过的情绪会这么明显呢?

     也许......也许......

     游若南将自己深深陷入柔软的床垫中,脸捂在枕头上,闷闷的感觉很快传来。

     可他的大脑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知道,自己完了。

     因为他喜欢上了程时。

     *

     游若南睡醒的时候,窗外天早就黑了。

     看了眼时间,晚上九点。

     肚子很快开始叫饿,难受地从来床上爬起来,去厨房给自己煮了包泡面。

     看,游大导演的生活一直都这么艰辛。

     还比不上一只小狗呢。

     粗暴地填饱了自己的肚子,游若南来到书房,打开电脑。

     数月未登录的邮箱积攒了几十封邮件,大多都是工作请求。

     正打算一键删除,忽然扫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

     《室友你好》?

     他点开那封邮件,又用了十来分钟仔细阅读完整个节目策划之类的内容。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下午时程时提到了这个节目?

     似乎知道自己被邀请了?

     为什么呢?

     游若南想了下,眼睛突然亮起。

     难道说是程时接了这个节目?很有可能!

     他看了看开拍时间,还有几个月呢!虽然知道自己马上要回到panda身体里,但他也知道自己不会一直如此。阮玉珩是唯一的不定因素,可游若南咬咬牙,决定赌了。

     他给节目组打了电话,表示自己很开心参加,对方听了也很激动。然后游若南叫他们马上拟一份合同发邮件过来,对方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可嘉宾如此积极,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收到合同后,游若南只看了某些重要的条款,便大笔一挥,签了!

     就像是做成了什么大事,他松了口气。

     然后是给林正德打电话。告诉对方,自己过两天可能出国一趟,为了寻找新电影的灵感,归期不定。

     而且叫他不要联系自己,他决定过段一个人在外漂泊的生活,会换号码。

     林正德在手机那头骂了句“神经病”,却也没有多加怀疑。也答应了会跟其他人解释,末了,说:“你醒了却没有联系匡静,她很生气,说如果你不主动联系她,她不会原谅你。”

     “啊......”游若南心虚了下,也有些愧疚,“你帮我解释一下吧,明天我就走了,等我回来再正式给她赔罪啊!而且兄弟我也是给你制造机会啊,争取我回来后能马上喝到你们的喜酒!”

     话落,果断挂机。

     最后,他拨通了余忆寒的电话。

     “嗯?”余忆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困倦。

     “我要办的事情已经都办完了,现在就能回去了吗?”

     “听起来你好像很急切回去——”

     “反正迟早要回去不是吗?”游若南嘴硬。

     “呵。”

     ......这人可真不可爱。

     “行吧,你来我家,阮玉珩正好也在。”

     “嗯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