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共同面对
    ——游若南出柜啦!

     ——游若南演戏啦!

     ——游若南和程时一起拍同志片啦!

     第二天的娱乐头条,大致能用这三句概括出来。

     网上的粉丝炸了。

     粉丝们分成了四种,一种是为“游若南出柜”震惊的,一种是为“游若南演戏”惊喜的,一种是为“游若南和程时一起拍同志片”而心情复杂的……还有一种就是为这三条一起震惊的,那真是浑身每个细胞都虎躯一震的感觉。

     当然,很多人对于“游若南出柜”这条新闻是抱以怀疑的。

     而仿佛从天而降的《栖居》也炸开了锅,不论是唯美的剧照还是海报上的两个男人,都让粉丝们直呼不敢置信。论坛贴吧微博等地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同样话题的帖子,都是在问栖居什么时候上映,却没有人知道答案。

     话题越来越热,也有越来越多的说法冒出来。

     据“知情人”所言,《栖居》很可能不会在国内上映。

     不论是真是假,都叫粉丝们直呼“不可以!!”。

     而在仿佛全世界都在讨论游若南的时候,游若南在做什么?

     他正盯着手机发呆。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程时都没有联系他。

     手机里有许多未接电话和信息,然而没有一通电话或一封短信来自程时。

     游若南眉头紧紧皱着,盯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半晌,他叹了口气,拨了程时的号码。

     总归得有一个人主动不是吗。

     恋人之间,是谁都无所谓。

     却没想到,程时那边竟然是关机状态。

     游若南立即给郑易打过去,很快接通。

     “你知道程时在哪里吗?”

     郑易愣了下,“我……不知道。早上工作完他就自己回家了。你们——”

     “没事,我去找他。”

     不等那头再说什么,游若南已经挂断电话。拿起车钥匙便急匆匆出了门,出门后直奔程时家。

     可是程时家依旧没有人。

     他在门外按了很久的门铃,直到惊动楼下的保安上来,跟他说程时已经一天没有回来了。

     游若南紧紧抿着唇。

     他应该第一时间联系程时的,这是他的疏忽。

     他急于将这件事情压下去,却忽视了最重要的那个人。等到他终于想起对方,对方却跟他开了个玩笑,不见了。

     说不见了可能夸张了些,程时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轻易出事。

     可游若南没来由地感到些许不安。

     他和程时之间是存在问题的,而他隐隐感觉到,如果这次事件处理得不恰当,很可能将那个问题加大加深……甚至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游若南在程时家门口站了很久,心里猜着程时可能去的地方。一个个按照可能性排着序,他决定就这么一处处找过去,哦对了,还要拜托林正德帮忙,万一错过了呢。

     做好决定后,游若南下楼。

     回到自己车上没一分钟,他接到了程时的电话。

     熟悉的名字显示在手机屏幕上,他第一反应不是接听,而是直接愣在那里……

     直到闪烁的名字快要到不耐烦地边缘了,游若南终于回过神,接起。

     “你在哪里?”他脱口问道。

     那头给他的却是短暂的沉默。

     “程时?”

     “程时你在听吗?是你吗程时?”

     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游若南问了几声没得到回应后便安静下来。接着他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他很肯定,是程时。

     像是比赛谁沉默时间更长一样,他们都没说话。

     直到游若南的呼吸带上一分急促。

     “……是我。”程时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终于开口。

     “你在哪里?”

     “……在家。”

     “你在家?”游若南诧异皱眉,同时从车上下来,打算往回走。

     “嗯,在你家。”

     “……”又默默坐了回去。

     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你等我,我马上回去。”

     程时沉默良久,传来一声“好”。

     又是一个红灯,游若南狠狠皱起眉。恨不得自己长出翅膀飞回去,这种急切的感觉他很少有,这一刻却是实打实地体会到了。

     等回到楼下,省去往停车场去的时间,游若南直接下车冲进电梯。

     就连电梯的速度也遭到了他的嫌弃。

     太慢了。

     电梯门打开的那刻,他第一时间冲出去。

     程时开门开得很快。

     游若南的心也紧跟着开门的声音震动了一下。

     程时看起来很好,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他穿着简单的家居装,游若南认出来那是自己的。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来了有多久了?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

     一连串的问题浮上游若南的心头。

     可实际上,他一个都没有问出口,他只是略显傻地张了张嘴,“程时……”

     等进了自家的门,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后,游若南仍旧有些后知后觉,简单来说就是忽然变得迟钝了不少。

     “刚才洗了个澡,没带衣服,就穿了你的了。”

     “啊……没关系呀。”

     没关系你个大头鬼哟!

     游若南深觉自己傻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已经。

     果然,程时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也是怪无奈的。

     游若南:……

     轻咳一声,他打算说正题。

     “这两天你去哪里了?新闻的事你看到了吗——”

     “如果你指你的采访的话,我看到了。”

     额——

     游若南语塞了半秒。他当然不单指采访,可是程时既然提出来了,想必……是有些想法?

     程时神情看起来淡淡的,他调整了下坐姿,这样一来他看起来比游若南高出不少。

     ——或许他也应该坐直些?那样气氛会不会太严肃了些?

     如此想法刚从游若南脑袋里划过,未及反应,身侧的程时忽然凑过来,照着他的唇亲了一口。

     游若南:……

     看过去,程时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怎么可能!

     他正待开口说些什么,却再次被程时抢了先。

     “游若南你知道的。”

     愣了下,“知道什么?”

     “知道我爱你。”

     “……”

     “我爱你”三个字如此猝不及防的出现,游若南不知该如何形容乍一听到时的感受。狂喜?似乎不是。震惊,似乎也不是。但喜悦是有的,这是游若南长这么大第一个对他说“我爱你”的人。惊讶也是有的,他暂时想不出程时突如其来的原因。

     所以,游若南的第一反应就是,沉默。

     程时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说、说什么?”

     “……”程时看起来很想翻白眼,但是并没有。卡了一会儿,他重新开口:“我以为,面对一个深情告白的人,你就算不感动得涕泗横流,不说句‘我也爱你’之类的话,总也得有点反应吧。”

     游若南认真地想了下自己“涕泗横流”的样子,打了个冷颤。。

     程时无奈地笑了。

     他发现自己其实很久没有看到程时笑了。

     不由地……竟然有些看呆了。

     “真是个二货啊……”程时低声感叹了一句。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游若南的手机响了下,他看了眼,是条广告信息。便没再管它,顺带还做了关机的动作。

     这一幕落入程时眼中。

     重新抬起头时,两人的目光再次遇上。

     “我一直没有联系你,其实是有些害怕——”游若南想了下,终于开口,“你知道,我们——”

     “我知道。”程时轻轻地打断了他,神情柔和。他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半晌说道:“我也有些害怕,所以一个人躲起来想了很多。刚看到你的采访时,其实我有些生气。我知道你的顾虑,你认为出柜对于我来说就是前程尽毁,你觉得自己更适合做那个‘牺牲’的人。可是游若南,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会让自己爱的人为了我而去牺牲?”

     游若南呆呆地看着程时,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确实没有想那么多,他觉得自己的方法是目前最适合的。

     程时是演员,需要顾虑的东西多。

     他是导演,某些方面自然有所不同,就算出柜了,影响至少没那么大不是吗?

     游若南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他忽然发现自己确实不太会谈恋爱。

     “我想和你共同面对的,不论是何种结果。事实上,新闻爆出来的时候,我还有些窃喜。你懂吗,喜欢一个人那么多年,终于得到后那种恨不得跟全世界分享的喜悦?”

     “我、我好像……不太懂。”

     程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上扬的唇角显示出他的好心情。

     “你不懂没关系——”一边说,一边挨近游若南,“我们慢慢地一起学习?时间那么长,只要你不放手,我不放手,彼此总会真正了解的。嗯?”

     他凑得越来越近。

     游若南心里还在琢磨着对方的话,还有些旁的问题想问。

     结果就被已经贴住面的程时搂住,紧接着双唇压了下来。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