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入围戛纳
    5月上旬,第71届戛纳电影节拉开帷幕。当日,戛纳电影节公布了主竞赛单元入围名单。蓝文导演的《栖居》赫然在内。

     这部影片虽从未在国内上映,却自爆出后便一直占据着热门话题。原因无他,无非是游若南和程时。

     一名导演和一位影帝。

     奇妙的组合。

     更不用说,此前两人还爆出过同性绯闻。虽然到如今,轰轰烈烈的绯闻早已落下帷幕。但网上的游程cp却是与日俱增,各种两人再同一镜头下的画面被剪辑成段,配以抒情文字和背景音乐,直教原本没想那么多的人都不禁想歪。

     游若南正躺在沙发上,抱着平板玩游戏,翘着二郎腿,看起来再不能更惬意舒服了。他最近迷上一款角色扮演类游戏,扮演的角色是一名演员,玩家要自己策划角色的发展路线,从衣食住行到行为习惯都进行包装,为它选择通告节目,最终的目标是让角色走上演艺界的巅峰。

     实话实说,这款游戏其实挺无聊的。但游若南就是看中了他无聊啊,时间轴自然不是跟现实时间一比一,但又比其他类型的游戏玩得轻松悠闲。于是乎,他不可避免地入迷了。

     此刻,游若南操作着角色,正为他挑选参加下一场歌手大赛的服装。

     程时从卧室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件衣服,看起来像是他的又像是游若南的。他们最近买了不少一样的衣服,经常混淆,故而索性随便穿,揪着哪件是哪件。

     程时将衣服卷成柱状,放进今天刚买的超大行李箱里。接着打算继续进去收拾东西,瞥见沙发上的游若南后,改了主意。他走过去,在沙发边上坐下来。游若南眼睛不离屏幕,往里挪了挪,给他空出些位置。

     程时揉了揉游若南的肚子,开口道:“你再这么下去,肚子上的肉就越来越软了。”

     “哎……咳。”

     “不过这样也挺好。”程时又揉了两下。

     游若南挥开他的手,“好什么啊,等从法国回来了我就开始健身,小肚子不能忍!”

     程时顺手抽走了他手里的平板,说:“肚子软点手感好。别玩了,再玩小心伤眼。起来跟我一起收拾东西。”

     “哦……”游若南撇撇嘴,伸手让程时把他拉起来。接着又在沙发上呆坐一分钟,才起身走进卧室。

     两人明天一早的飞机去法国,蓝文已经先他们一步过去了。相比较蓝文,游若南和程时对于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的新文还是比较淡定的,当然,喜悦也是大大的有。

     游若南还记得刚听闻这则消息时,做的第一件事便事给程时打了电话。《栖居》能够入围,也证明了程时的演技得到了认可。而电话通后,程时第一句话竟然也是告诉他同一件事。小小的默契让游若南不禁低笑。

     在程时的带领下,游若南这位本不称职的助手顺利地将许多衣服整齐打包,最终两人收拾出来一个超大行李箱。

     “……我拿吗?”游若南轻咳一声,转头问程时。

     程时:“我拿。”

     嘿嘿,他满意地笑了。

     十几个小时的航班令两人疲惫不堪。

     下飞机后,两人便直奔酒店,调整时差。等到睡得头昏脑涨醒来后,游若南的手机里已经有了十几封来自蓝文的未接电话。身侧的程时仍在睡眠中,半张脸陷在枕头里,半张脸勾画着完美的线条。

     他轻手将腰间的胳膊挪开,下床走出卧室。

     蓝文的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你们在哪儿呢?!你再不联系我我就要报警了!”

     “这不是联系了吗……在酒店补时差呢。”游若南抓了抓头发,有些困顿地打了个哈欠。

     蓝文在那头无语片刻,“敢情你们一下飞机就蒙头大睡,可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别忘了正经事啊!”

     “放心,不会忘的。我待会儿和程时一起过去。”

     结束通话,游若南返回卧室。

     程时依旧在沉睡,他在床边站着看了好一阵。眼看着时间已经不早,游若南决定叫醒程时。

     他干脆倒在程时身上,整个人跟树袋熊一样贴紧对方。

     “起床了——月亮照到屁股了——”

     没人说话,忽然两只手臂从薄被中伸出,勾住游若南的腰际。转瞬间,两人便翻了个个,变成程时趴在游若南身上。

     “喂,该醒了。”游若南捶了捶他。

     身上的人眼睛都没睁开,一张俊脸往下凑近,嘴唇在游若南脸上摸索,等找到地方后,嘟囔了一句“先亲一会儿”。

     游若南:“……”

     等两人到了影院,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在这里没人认识他们,晚上的影院也没有那么多记者,倒是很安全。

     特意从蓝文那里要了偏僻位置的票,两人跟着人群进了影院。

     观影人数比猜想中要多不少,毕竟这是中国的影片,而国际上总是对中国有少许偏见的。但真正用心做的佳片,很难会不能打动人的。所以不论是蓝文还是游若南跟程时,都不大担心。

     而且《栖居》是文艺片,法国向来是一个偏爱文艺浪漫的国家。这部电影的拍摄从最初就不是为了票房,蓝文时隔多年再次执导电影,是为了继续自己的导演梦想,也是为了实现这么多年来心中所愿。而游若南和程时,也许他们接下影片的初衷有所不同,可在参与的过程中,早已将自己融入进去。他们或多或少都从白城和沈洛两个角色中找到了共鸣之处。艺术永远都是基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

     游若南很庆幸自己选择了电影的这条路,并且坚持道了现在。

     影片结束,陆陆续续地观众们离场。

     他们在最角落的位置,自然落在了最后。

     等人都离开得差不多了,游若南正跟程时说话,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拍他。

     转头,是一个年轻的法国男人,对方用法语说了句什么。

     接着,在游若南面露不解之后,立即换做英语重新开口:“请问你们是这部电影的主角吗?”

     “啊……是的。”

     “你们演得太棒了!”男人稍显激动道,接着偏头看了看坐在里面的程时,又看回游若南,道:“祝你们幸福!”

     说罢,愉快地离开了。

     游若南:“……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对……其实也不能算误会。”

     程时握了握游若南膝上的手,嗯了一声,低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