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天苑
    青玄道馆很大,大到什么程度?青玄山数百个山头都是高耸的楼阁,一眼望去,白云浮顶,寒风绕山腰,秋叶纷飞,亭台满目,好不壮观雄伟。

     老头带着众人穿过山门,踏上一座偏僻的山谷,千百丈宽广,竹树成林,在这寒冬之中,依旧是绿叶长青,泼泼洒洒。

     “好一处清闲之地。”独孤绝心头暗叹,这里虽然偏僻,但也是一个好地方,他们都只是刚刚通过第一关的弟子,地位在道馆中属于最下层,自然不会有太好的待遇。

     “这就是接下来三个月你们要待的地方。”大约走了有半个时辰,老头突然放缓了步伐,用手指着一处巨大的别苑说道。

     别苑处在竹林中央,大约有数百间草庐,星罗棋布。

     这里的许多人都是出自世家大族或者皇室之人,天赋卓绝,自小就是锦衣玉食,哪里住过如此简陋的草庐,人群中一阵骚动,几个穿着华服的少年对着老头不满的嚷道:“前辈,我们是来青玄道馆学武的,可不是来吃苦的,您看能不能给我们换个好点的住处啊。”

     “就是,就是,这么破的怎么能住人?”

     “要冷死人啊。”

     有人带头,许多人胆子也大了起来,叫嚣着要换住处,毕竟法不责众。

     独孤绝双眼望天,嘴角冷笑,一群世家公子哥完全看不清形势,居然还敢和老头讨价还价,简直是不知死活。

     且不说老头乃是道馆的长老,地位尊贵,又是一个先天强者,放到江湖中去,那也是称霸一方的大城城主,哪里能够容忍一群小屁孩的无理取闹。

     果不其然,老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更是铁青。

     “铮铮”,铁剑出鞘,一道刺眼的寒光闪耀,带起狂暴的呼啸之声,就像巨大的浪涛拍打在岩石上一样,所有人的耳朵在这一刻都暂时的失去知觉。

     “剑气。”独孤绝惊呼,原来是老头拔剑而出,铁剑被一层浓郁的白色剑气包裹,斩在那几个少年的身前,强大的力量带起一股猛烈的飓风,地面被斩出一道三尺深,五丈长的巨大的沟壑。

     刚才还在叫嚣着要换住处的少年被剑气带起的余波震倒在地,眼中全是骇然之色,俱是一脸恐惧的望着老头。

     他们的心头终于开始害怕,害怕被老头一剑杀死,这一刻,他们才记起眼前这个须发皆白的人还是一个先天强者。

     而他们刚才却做了一件无比愚蠢的事情,去挑衅一个强者的尊严。

     天赋只是代表了可能,实力才是根本,他们还没有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位置。

     刚才就算老头把他们杀了,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也不敢怎么样,青玄道馆就是一个巨无霸般的存在,足以碾压南蛮之地大部分的势力。

     “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老头收回铁剑,转身离去。

     剩下的人哪里还敢放肆,纷纷踏入苑中寻找各自的住处。

     这里没有守卫,只有他们这一群刚刚踏入山门的新人。

     老头的意思很明确,这三个月自行修炼,就相当于考察期,而三个月之后的试炼则是考察。

     这一百多个人中有许多都是互相认识的,关系好的自然成双结对,抱成一团。

     独孤绝冷眼旁观,没人过来找他他也不屑于去和其他人一起,这世界最大的依靠终究只能是自己。

     他选了竹林中一个偏僻的草庐,四周都是竹林,和其他人离的较远。

     这里没有嘈杂的吵闹之声,安静的可怕,一间破烂的茅屋孤零零的处在翠叶中,毫不起眼。

     没人在意他,亦没人在意这间茅庐,夜晚凛冽的寒风从山谷中吹过来,仿若鬼哭狼嚎,寒风卷着一层白雾,冰冷刺骨。

     竹叶摇晃,发出稀稀疏疏的轻响,水汽附着在上面,形成一层薄薄的白霜。

     破烂的茅屋又如何能够抵抗这种寒冷,墙壁如同冰块一样。

     这些少年郎何时吃多这种苦,各自拿出带的锦帛披上,又在庭院中央点上一堆篝火,三五成群,结伴而坐,喧闹的声音倒是为这个冷寂的山谷添上一丝人气。

     火光在风中摇曳,不时的爆出耀眼的火星,潮湿的木柴被烧的噼里啪啦的响。

     在人群中,有两个最为庞大的团体,尤为显眼。

     手持折扇的温润公子和身穿华服的绝美女子身旁各自围绕了二三十个少年,他们都是出自名门世家,或是武林大派,平日里都无比的高傲,却愿意选择围在他人的身旁,足以看出这公子和女子的身份之尊贵。

     独孤绝的眸子扫过一遍,便收回了目光,解下背上的青铜剑放在膝盖上,开始闭目打坐。

     双手手掌搭在剑身,细细的感受着上面的纹路,一丝清凉顺着手掌涌入心头,收拢心神,他的心境古井无波,整个人彻底的融入到剑身中去。

     这便是悟剑,用心去悟,用人去悟,而不是单纯的去使用剑。

     对于一名剑客,剑不仅仅只是一样兵器,更是伙伴,只有真正的去懂剑,才能做到心随剑动。

     他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去懂剑,他还很懵懂,只能一步一步的去探索。

     《伏虎劲》的心法自动运转,真气从气海穴涌出,流经天枢,檀中,神阙四大窍穴,形成一个小周天循环,最后隐隐归于神门。

     这意味着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四重天的顶峰,只差一步就能破入第五重。

     庞大的气血在他的身躯中流转,发出沉闷的轰响,血肉中,一缕缕血色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转化成真气涌入窍穴中。

     独孤绝的身躯隐隐泛着一股微弱的红光,流线型的肌肉在不停的鼓动,青筋暴涨。

     他身下的白霜在缓缓的融化成水珠,紧接着又变成白气,从他的肌肉中散发出阵阵的热浪,回荡在茅屋内。

     寒意顿失,温度骤然提升,由于草庐的位置太过于偏僻,所以根本没有人看到这异像。

     一轮弯月高悬,茭白的月华笼罩大地,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地面上。

     他就像一座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安静的沐浴在月光之下,倘若不是那轻微的呼吸声,谁也不会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活人。

     一夜无事,待到黑夜褪去,晨曦降临,冷寂的天苑又多了些生机。

     一天三顿都有道馆的仆人送来,独孤绝吃了早饭,便开始在竹林中修炼剑法。

     他的剑,没有多余的招式,只有最简单的刺,撩,削,斩。

     剑招不复杂,甚至很简陋,然而却一剑快过一剑,青铜剑早已看不到剑身,只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锋芒。

     这是难得的安静时光,每日里,就只是白天练剑,晚上练气,他从妖兽山积累下来的底蕴正在被消化,随之而来的是实力的稳步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