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剑阁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昼夜交替,星辰起落,一连七天,独孤绝都是在修炼中度过。

     这种日子枯燥而又乏味,每日里就是千遍一律的生活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一种折磨,但他却能真正的享受修炼,那种每时每刻都在进步的感觉让他着迷。

     一根根碗口粗细的青竹在风雪中摇曳,带起剧烈的呼啸之声,密密麻麻的六角形雪花从天而降,布满天穹。

     一夜之间,风雪连城。

     茅屋前的空地上早已经铺满了白雪,足足三尺深。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人都还在熟睡中,偌大的天苑安静的可怕,只有稀稀疏疏的落雪之声。

     一道人影从房中窜出,青色的剑锋划过空气,风声炸裂。人影落入竹林中,这是一个更加偏僻的角落,是他平常的练功之地,四面八方都被竹林遮住。

     单手一抬,青铜剑横斩,空气中哪里能看到一丁点的剑锋。

     剑锋直刺,空气炸裂,大片大片的雪花被吹散。

     他的脚步变幻,再以一种独特的节奏跳动,身随剑动,控剑随心。

     这是独孤绝在无数次战斗中摸索出来的特殊步伐,能够最大程度的配合他的剑法,发挥出必杀的力量。

     寒芒闪烁,剑光熠熠,长剑卷起狂风,带起雪花,宛若一只狰狞的巨龙在翻滚。

     快剑之法,便在一个快字,当速度达到一种极限之后,只需要一瞬间,就能让对手连剑都拔不出来。

     “呼呼”,剧烈的呼啸之声回荡在这里,竹林在摇晃,雪龙在嘶吼。

     他就像一个高深的舞者一般,踩着让人赏心悦目的步伐。

     “轰”,久久之后,巨大的雪龙炸裂,一道道雪花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碗口粗的竹子被从中间斩开,切口光滑。

     “铮铮”,独孤绝收剑而立,任凭纷乱的雪花落在身上,一丝丝刺骨的凉意透过皮肤深入血肉,两团热气从他的鼻孔中喷出,将身前的积雪融化。

     和三个月前相比,他的剑法又产生了变化。

     以往他的剑只有快和准。

     而现在,他的每一剑都带着汹涌的杀机,这是一种无形的气势,虽然还很微弱,但确实存在。意志薄弱之人,甚至提不起一点反抗之心,就要被斩于剑下。

     屈指一弹,剑鞘上的白霜瞬间化作粉末,独孤绝一跃而起,几个呼吸就消失在竹林,他的方向正是山谷的最高处。

     在那里,耸立着一座九丈高的巨大楼阁,就像荒芜山脉上的一粒巨大珍珠,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

     这座楼阁有一个独特而又简单的名字“剑阁”,顾名思义,里面收藏着许许多多的剑法。

     他的速度很快,双臂甩动,如同灵猴般轻盈,踏雪无痕,没有留下一点印记。

     天苑中的每个人都有一次机会,可以凭借令牌在剑阁选择一门功法。

     这里面收藏的东西几乎都是江湖大路货,不会有太高级的剑法,对于那些出身大家世族的人来说,这个机会他们根本看不上,更加高深的剑法他们都有,又怎么会对大路货有兴趣。但独孤绝不一样,从小到大,老酒鬼就没有教过他一招一式,他的剑虽然快,但很粗糙,就像一块璞玉,还需要细细的雕琢。

     剑阁中的剑法都不会太高级,刚好适合他现在的情况。

     倘若给他一本地阶剑诀,他拿着也学不会,还不如先学一点简单的,能够快速融会贯通,提高自己的实力。

     他已经感受到了瓶颈,不是修为上的,而是剑术上的,他的速度似乎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再也不能寸进丝毫。

     思来想去,还是去剑阁一次最好,若是能够找到一本剑法最好,找不到也无伤大雅。

     山道早已结冰,厚厚的冰霜让人望而止步,两旁茂密的丛林中还有许多的野兽在觅食,一直衰老的猿猴在不停的哀嚎,它太老了,寒冷让它绝望,饥饿在剥夺它的生命,或许下一秒,它就要死去,这个时间也有可能是明天,或者后天。

     独孤绝修为在身,区区风雪自然挡不住他,一炷香之后,他就出现在了山顶。

     剑阁孤零零的立在寒风中,四面八方都是凛冽的寒风。

     黄色的琉璃瓦遮住楼顶,檐角倒挂,每一层都有六个面,差不多一丈高,六根巨大的柱子撑起所有的重量。两个石狮子安静的把守着大门,铜铃大的眼睛漆黑,如同两颗宝石一样。

     他目光一凝,隐隐感受到两股强大的气息从里面传出来。

     “应该是练气九重的弟子”

     气息虽强,但和老头比起来,差的太多,应该只是看守剑阁的弟子。

     “你是来选功法的天苑弟子?”

     果不其然,他刚踏入大门就有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两个背剑的白衣男子从门后出来,打量了独孤绝一眼淡淡的说道。

     他们的胸口绣着一柄黑色的短剑,和其他弟子略有不同。

     独孤绝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弟子问他要了令牌,查看无误,就让他进去了。

     “记住,你只能在第一层选择一本功法或者剑法,千万不要贪心,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另外一个人提醒道。

     “多谢师兄提点。”他抱拳道谢,随即转身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两个弟子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的职责只是看守这里,如果有人非要违反规定,他们不介意展示一下道馆的规矩。

     ……

     剑阁上小下大,一楼是最宽广的地方,几十个书架井然有序的摆放在一起,烛火摇曳,昏黄的火光照亮了每一个角落。

     巨大的青石板镶嵌在一起,上面镌刻着一条条细密的纹路。

     他一踏入里面,便感觉到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看来这座剑阁存在的时间一定很长。”,没有几百年的岁月,是蕴养不出这种气息的。

     这就是底蕴,只能是由时间积累,道馆存在的岁月悠远,甚至能追溯但数千年前,底蕴深厚难以想象。

     他走到一个书架前,上面放着五本秘籍,一本内功心法,四本武功招式。

     追风诀

     断门刀

     流云剑

     盘龙刀

     蛇拳

     每一本秘籍的封面上都有厚厚的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清理过了。

     他翻开随意暼过,都是一些大路货,练来也没用,还没他的刺剑厉害。

     独孤绝也不失望,而是继续一本一本的翻阅,他想要的是一本契合快剑的剑法。可是大半个地方都翻遍了,还是没有找到真正称心如意的。

     现在,只有最后一个角落还没有翻阅,如果再找不到,他只能空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