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蛇胆
    雨还在继续下着,落在他的头上,他的手臂上,他的剑上,发出轻轻的响声,就像一只悦耳的曲子一般。宛若高山流水,清泉婉转。

     秋风把落叶从山林中带起,一路上升,最后沾染上了水汽,又掉落在峡谷,融入流水中。

     一年四季,春秋轮回,枯萎不代表死亡,只是在酝酿着新生。

     一只四阶的黑牛正在河边安静的休息,它的身躯陷入深深的草丛中,头上的角漆黑,巨大的牛头不时的扭动,从牛鼻子里面喷出两团白气。

     它很安详,四周没有其他妖兽的窥视,它在享受着秋雨下的安静。

     “刷”,一抹寒光从黑牛身后传来,紧接着是低沉的铁器摩擦的声音。

     黑牛的反应很快,一下子便站起来,巨大的牛头转过去,两个锋利的牛角摆动,妄图把来自于身后的危险劝退。

     它快,然而还有比它更快的,这是一柄剑,一柄普普通通的精钢铁剑。

     独孤绝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在战斗的时候从不去想其他的东西,他的手掌握着剑柄,却看不到剑锋,只能听到空气炸裂的“噗嗤”声。

     这就是他的剑,没有剑招,只是普通的刺剑,但就是这么一剑却有莫大的威力,这瞬间他把爆发出来的所有力量都凝聚到了剑刃上。

     “砰”,黑牛的脖颈洞穿,血流如注,它的双眼瞬间变得通红,蹄子把地下刨出大坑,三丈大的身子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朝着独孤绝冲撞过来。

     地面在颤抖,黑牛的牛角就是最锋利的武器,穿金洞石,轻而易举。

     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黑牛,鲜血顺着剑身滴落,“铮铮”,铁剑发出铿锵之声,剑身因为承受了强大的力量在不住的颤抖。

     瞬息之间,两只牛角距离他的身体不过三尺远,黑牛的鼻息吞吐,口中发出一声哞叫。

     独孤绝再一次出剑,剑身消失在空气中,当速度快到一种极限的时候,眼睛就会没有作用。

     空气被斩爆,黑牛的头颅突然掉落下来,切口光滑如镜。他出现在一旁,手臂一抖,铁剑上的血液立时被震开。

     收剑入鞘,一切都显得行云流水,四阶的黑牛在他的手下毫无反抗之力,这才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被斩于剑下。

     他不会剑招,老头子也没有教过他任何的剑式,独孤绝的剑只有一个特点,快。无与伦比的快。

     每一剑都是全力以赴,每一剑都是杀招。

     他直接从尸体上跨过去,几个起落消失在了草丛中,会有其他的妖兽来替他清扫战场的。

     草食性的妖兽普遍比较弱,只有那些肉食性的妖兽才是最凶悍的存在,他的猎物已经变了,他要去猎杀四阶的肉食性妖兽。

     花豹,四阶妖兽,黄豹的远亲,速度奇快,力量不弱,最危险的武器是爪子。

     胜利的一方是独孤绝,他的剑比花豹还要快,所以他胜了,胜的很轻松。

     暴猿,四阶妖兽,可生撕虎豹,以力量著称。

     他和它缠斗了半个时辰,最后一剑洞穿它的心脏。

     ……

     ……

     毒蟒,四阶妖兽中最强大的一种,体型足有十丈长,三尺粗,周身有鳞片覆盖,动作灵敏,力量很强,只是一尾巴就把一块三丈大小的石头抽碎。

     它是独孤绝至今遇到的最强大的妖兽,独孤绝的力量被它碾压,万斤巨力和毒蟒比起来,就是小儿科。

     这一战,他败了,然后被毒蟒一路追杀,最后还是逃到了悬崖上才活下来。

     等到养好了伤,他又开始去和妖兽厮杀。

     雨夜绵延,秋风刺骨,浓郁的血腥味笼罩了整个万兽谷。

     独孤绝每日便下悬崖猎杀妖兽,晚上再带着猎物回到山洞,瀑布四方的四阶妖兽不知有多少死在他的剑下,渐渐的,许多弱小的四阶妖兽都选择离开这个地方,留下来的,全是一些凶悍强大的存在。

     突破到练气境第一重后,他的饭量暴涨,一顿就能吃掉一只黑牛,这也是他不得不去猎杀妖兽的一个理由。

     在源源不断的妖兽血肉蕴养之下,他的肉身每一天都在变强,力量也在增长,身体的强大带动了修为的进步,短短时日,气海穴中的真气就由头发丝大小变成了小拇指一般大,修炼速度骇人听闻。

     这还是得益于《伏虎劲》对于血肉的高效利用,能够从气血中提炼真气,这就导致了他的修炼速度是别人的数倍,照这样下去,气海穴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真气填满。

     独孤绝身上的麻衣早就被兽血染红,他的周身充斥着一层淡淡的煞气,无形无色。

     今天是他最后三次去找那只毒蟒报仇,前面两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还是老地方,瀑布边缘的丛林中,巨大的毒蟒正盘踞在一颗百丈高的参天大树上,扁平的蛇头扬起,绿油油的兽瞳警惕的盯着不远处的这个人类。

     它的灵智虽然不高,但记忆力却不差,就是这个可恶的生物三番五次的挑衅于它,而且每一次都成功从它的嘴下逃跑。

     不过这一次,毒蟒感受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那是危险的味道。

     独孤绝的目光扫过庞大的蛇身,他出剑了,剑身和剑鞘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寒芒乍起,剑锋嘶吼,一剑起风雷,剑气不留痕。

     “嗤嗤嗤”,火花四起,毒蟒身上的鳞片被撕裂,铁剑再难寸进。

     它愤怒的咆哮,巨大的声浪回荡在山谷间,粗大的毒牙朝着独孤绝扑过来。

     若是被咬中了,凭借毒蟒的力量,几乎能在瞬间把他撕成碎片。

     他没有去试一试这种可能,腰部用力,他就像一只灵猴,凭空借力,恰恰躲过毒牙,右脚在毒蟒头上借力,腾空三丈。

     毒蟒也是蛇,尽管它体型庞大,可七寸依旧是它的弱点。

     铁剑悄无声息的刺出,没有一点动静,剑锋从天而降,直直的插入毒蟒的七寸之处,就像一根钉子一样,把它钉在树干上。

     “吼”,狂蟒翻过,巨大的蛇躯四处抽打,它的尾巴就像一根钢鞭,把地面砸出一个个坑洞。

     他死死的按住铁剑,毒蟒七寸被制住,一身巨力十去七八,独孤绝左手捏出一个伏虎印,轰在蛇头,砸得鳞片纷飞。

     “轰轰轰”,就像在敲鼓一般,每一印都有万斤巨力,只是一炷香的功夫,毒蟒再也挣扎不动了,它巨大的蛇头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

     他提着铁剑,把蛇皮划开,从里面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圆球,这就是毒蟒的蛇胆,也是它一身最有价值的东西。

     四阶毒蟒的蛇胆在江湖中可是千金难求的宝物,吞服下去,可以提升修为,增长真气。

     取完蛇胆,毒蟒其他的东西他都没要,然后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岩壁上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