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连破两大窍穴
    躺在石台上的人影手指动了动,指节撞击石台发出沉闷的响声。

     “咚咚咚”,声音没有节奏,杂乱无比,在宽广的山洞中回荡,久久不绝。

     独孤绝从昏迷中醒过来,目光却被一层浓郁的血雾遮挡。他惊奇的发现一缕缕血色的能量正通过皮肤上的毛孔渗透到周身的血肉中。

     这股能量很精纯,又不失温和,就像温水入腹一般的舒爽。

     整个人沐浴在血色能量中,就像全身上下每一处血肉都有人在拿捏按摩,妙不可言。

     肌肉在跳动,血液在周身经脉中流淌,他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力量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增长。

     “这便是气血之力的作用吗?”

     这种能量,独孤绝自然认得,或者说每一个踏入修炼一途的人都认得。

     血肉的根本便是气血,气血如虹,则身躯强大,气血衰败,则身躯弱小。

     如果他的身躯就是一个池子的话,那么气血便是池中之水。

     武者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向这个池子中注水,而在如此庞大的气血倒灌下,池子中的水正在以超乎平常的速度上涨。

     独孤绝侧身从石台上起来,血剑插在身前,青铜剑掉落在一旁。

     他突然间感觉到经脉一阵胀痛,紧接着肚脐下气海穴微热,还有天枢穴,檀中穴,神阙穴三处鼓胀,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其中冲撞。

     《伏虎劲》的第二层的功法运转,磅礴的乳白色真气从气海穴中涌出,灌入经脉,紧接着真气小周天流转,涌入天枢穴,让他意外的是,真气并没有停留在天枢,反而是又从天枢流入檀中穴,最后在神阙止步。

     练气境三重天

     练气境四重天

     一觉醒来就突破了两个小境界,《伏虎劲》第四层的功法在他的体内运转,乳白色的真气在四大窍穴中流转,低沉的呼啸声从体内传出来,就像山林中的猛虎在咆哮一般。

     气海、天枢、檀中、神阙四大窍穴都被真气填满,真气数量足足是普通练气境的十倍有余。

     现在真气无法离体,实力的高下还不明显,一但到了练气境七重,真气能够离体之后,他十倍于常人的真气数量将会让他的实力暴涨,碾压同级武者,甚至于越级杀敌也和喝水一样简单。

     然而这一次传承他得到的好处还不止修为的突破,肉身在融合了大量精纯气血之下,也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力量暴涨,筋骨更加的强健。

     “轰”,他双手抖动,空气便发出爆鸣,强大的力量搅动空气。

     强大,前所未有的强大,单手能搏兽,双手能生撕虎豹,一拳一脚都有莫大的力量,倘若眼前出现一只六阶妖兽,独孤绝甚至有信心不用剑就能将它斩杀。

     血剑中的气血依旧源源不断的涌出,宽广的洞窟彻底被血雾笼罩,一具具盘坐着的干尸显得如此的诡异。

     他转身朝着这些尸体恭敬的抱拳,深做一辑,心中不敢有半分的不敬。

     它们生前都是修为高绝的强者,却能在人族最危难的时候献出自己的生命,单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他敬佩。

     更何况,他现在所得到的,都是这些人残留下来的遗泽。

     心中有仇恨,可心中亦有一丝敬畏之心。

     “诸位前辈一路走好。”

     做完这些,他捡起青铜剑,继续盘坐在石台上,双手在胸口捏出伏虎印。

     噼里啪啦,浑身上下的筋骨一齐扭动,赤裸的上半身肌肉鼓起。

     他的肌肉是流线型的,并不是那种一大块一大块的,充满了爆发力和美感,宛若矫健的猎豹一般,胸膛上无数干枯的疤痕诉说着过往的一切。

     于血腥中成长

     于杀戮中游走

     在伏虎印的调动之下,独孤绝周身的气血流转,周身上下的毛孔打开,洞窟内汹涌的血雾受到吸引,蜂蛹着流入他的身躯之中。

     气血奔腾,犹如大江之水,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有庞大的气血支撑,完全能够做到不吃不喝,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洞之内,时间已经失去了概念。

     他就像一块海绵一样,疯狂的吸收着血雾,然后融入肉身之内。

     这种修炼方式和开挂没有区别,气血之力堪比地阶丹药,而且还没有后遗症,更不会在体内留下丹毒,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遇到这种机缘。

     峰回路转,绝境逢生。

     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伏虎劲》和伏虎印双管齐下,血雾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血剑也不在吞吐气血,洞窟中的最后一缕能量融入独孤绝的肉身。

     他舒服的打了个嗝,散去手中的伏虎印,身躯中流动的气血趋于平静,真气归入四大窍穴之内。

     借着青铜剑的剑锋,他看到了一样其他的东西。

     不知何时,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剑印,一寸大小,剑尖向上,剑柄向下。

     剑印很模糊,和平常的刺身无异,根本看不出其中的玄机。

     这道剑痕是传承的载体,里面封印着男人传承给他的杀戮剑意。

     剑印本身就是用大法力铸造的小空间,他只需要心神一动,就能自由的进出。

     这道杀戮剑意是独孤绝最后的底牌,中年男人虽然战死,但他活着的时候可是一个无敌的人物,修为之高难以想象,引爆杀戮剑意,少有能够活下来的敌人。

     不过倘若真的这么做,那也就相当于他自动舍弃了传承,不到万不得已,独孤绝不会选择引爆剑意。

     这道剑印还有一个最大的涌出,便是打开诛神之地封印的钥匙。

     这座山洞在所有人都陨落时便被设下封印,不过男人为了寻找传承之人,便留下一个缺口。

     这个缺口成了独孤绝的机缘。

     中年男人最后一缕元神消散的时候,把这个缺口封住,整个洞窟被巨大的封印笼罩,唯有传承之人才能进出诛神之地。

     其一是为了亡者不受打扰。修炼之人为了所谓的机缘,挖人坟墓,毁人洞府的事情可不会犹豫,如果让诛神之地暴露出去,肯定会引来大量的武者,到时候这些死去的强者定然不会安息。

     其二也是中年男人的私心,独孤绝得了传承,便算是他的弟子,这诛神之地的遗泽自然要留给弟子,而不是让给外人。

     独孤绝已经有了师傅,虽然那个老酒鬼没怎么教导过自己,相比之下,中年男人给的东西更多,可他还是只认老酒鬼这个师傅,这并不妨碍他对男人的尊敬。

     “前辈,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待我出去把仇敌诛杀,再回来见您。”

     白茫茫的洞窟内陡然间一阵红光闪烁,他额头上的剑印爆发出刺眼的光芒,一股强大的剑气激射而出,空间被撕裂,独孤绝的身前出现了一个空间通道。

     提着青铜剑,他头也不回的踏入通道中,眨眼间,空间愈合,山洞中再无任何生机,寂静一片。

     一柄鲜红的血剑插在石台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