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伏虎劲》
    孤月高悬,茭白月华似银霜雪露,泼泼洒洒,一层层的笼罩大地,漆黑与凄冷纠缠,白茫茫的一片,却有一种独特的迷蒙之美。

     此起彼伏的野兽嘶吼回荡在山间,久久不绝,狂风呼啸,带起落叶,一团火光在夜幕下摇曳,就像一朵莲花在绽放。

     独孤绝盘膝而坐,牛角弓和精钢铁剑放在身后的石头上。

     他略显稚嫩的面孔在橘黄色火焰的映衬下透露出一丝丝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双目紧闭,心神沉寂在脑海中,独孤绝开始进入忘我的修炼之中。

     “呼呼”,口鼻开合,他的呼吸声极其的有规律,一股白色的气体从口鼻吐出,心脏在不停的跳动,就像一面牛皮战鼓被敲响,声音低沉而剧烈,和呼吸声交相辉映。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随着他气息吞吐之间,他周身的肌肉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抖动,最先是胸口的肌肉在颤抖,然后是手臂,接着是小腹,最后是大腿。肌肉一鼓一消,青筋暴起,就像虬龙一般,狰狞而可怕。

     周身肌肉一次又一次的颤抖,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独孤绝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的脸庞开始抽动,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嘴唇,直到嘴角布满血丝,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滴落下来,他身上的麻衣被打湿。

     篝火摇曳,寒气升起,但独孤绝周身却散发出一阵阵的热气,他的皮肤是赤红色的,就像猴子屁股一样。

     “吼”,黑色中,不知过去多久,他的身躯中陡然响起一阵低沉的咆啸之声,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脆响,浑身肌肉收缩,皮肤恢复正常的颜色。

     气血如虹,筋骨齐名,这是炼体大成的征兆。

     “噗嗤,终于把周身的肌肉锤炼完了。”独孤绝睁开眼,一抹精光在他的眸子中闪烁。

     他是一个天才,一个不为人知道的天才,十岁开始炼体,如今不过四载岁月,他已经炼体大成,这份天赋放到整个南国,也是最上等。

     可惜他现在还不能把天赋展现出来,他只能隐忍,究其根本,还是他太弱了。

     炼体境大成放到他这个年纪绝对是惊世骇俗的,但放到南国之内,只能算是最底层的存在,比炼体境强大的人有太多太多。

     “哼,总有一日,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下。”独孤绝的心中又想起了一些人,种种阴险的手段让他不寒而栗,他发誓,有一天他要正大光明的踏入那个地方。

     “炼体境还不够,再有三个月我就要离开妖兽山,如果不趁着这次机会突破练气境,到时候就只能在等三年。”独孤绝暗自思量,在等三年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接下来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他都要抓紧。

     炼体境只是修炼的第一境,顾名思义,炼体境便是修炼身躯,只有把周身的皮肤血肉筋骨全部锤炼一遍,才能寻找气感,修炼真气,一但修炼出了真气,便踏入了修炼第二境,练气境。

     若是身体不够强大,是根本找不到气感的,所以才有了炼体境的存在,这也就意味着身躯越强大越容易修炼出真气。

     这些都是独孤绝的酒鬼师傅告诉他的,至于后面的境界,老酒鬼闭口不言,任凭他怎么问也不开口。

     他把身子朝着火堆靠了靠,身上的麻衣湿透了,搭在皮肤上,就像藤蔓一样硌人。

     妖兽山的寒气格外的冷,寒气汹涌,才一会时间身体就被冻僵了。

     借着火光,他从胸口摸出一张白色的兽皮。兽皮做工精致,经过硝制处理,可以防水防火,甚至可以几十年上百年不腐烂。

     许多武功秘籍都是用兽皮书写的,可以很好的保存很长的时间。

     “伏虎劲”。他分开兽皮,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三个漆黑大字,似猛虎嘶吼,隐隐的虎啸之声传出,银钩铁画,笔锋之间,煞气士卒,独孤绝有刹那间的失神,脑海之中,宛若一只三丈大小的黑虎在扑咬。

     他心中大喜,连忙把目光移向兽皮的下半部分,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下去。全篇伏虎劲不过三百余字,可他却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看完。

     这兽皮上的每一个字都充斥着煞气,这是一种无形的气势,就像猛虎捕食之时,那些猎物被吓得瑟瑟发抖一般,往往只是一声虎啸,便能让山中野兽心惊胆战。

     这就是气势的作用,虽然无形,却能震慑心灵。

     《伏虎劲》共分九层,分别对应着练气九重,一层一重天,每突破一层,真气都会暴涨数倍,肉身越强,真气越庞大。

     “修炼伏虎劲,理论上只要不断修炼肉身,然后我的真气便能不断地增加。”

     “练气境就是积累真气,若是我修炼到第九层,那我的真气数量定然难以想象。”

     独孤绝心头狂喜,这个老酒鬼给的东西果然不是大路货色。

     一般的练气功法修炼的只有九大窍穴,而《伏虎劲》修炼的还有全身血肉,血肉中蕴含的力量远远比窍穴中多的多。

     真气数量是决定了战斗力的高低的重要原因,若是他的真气是别人的数倍,那他完全可以做到碾压对手。

     月光笼罩,白纱漫漫,竹树摇曳,秋风飒飒,落叶纷纷。

     合上兽皮,独孤绝立刻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双手在胸口捏出奇怪的手势,大拇指相对,三指交叉,拇指向下,一指天,一指地。

     他小心翼翼的按照《伏虎劲》第一层心法引导,慢慢的搬运周身的气血,“咕噜咕噜”,这是血液流动的声音,他努力的想要寻找“气感”,可惜任凭他如何,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也不气馁,如果第一次就找到了“气感”,那已经不足以用天才来形容,那是彻彻底底的怪物。

     南国中用最短时间找到气感的是南国皇室大皇子独孤武,只用了一个月,就已经被人称作天才,南国天骄,独孤武足以排进前三。

     这一夜,他都在不停的尝试寻找气感,不知不觉间,东方露出一丝霞光,紧接着是一片鱼肚白,最后是霞光万道。

     夜幕褪去,晨曦降临,他起身震碎衣服上的白霜,强壮的身躯之内隐藏着恐怖的力量,一拳轰出,将身后的岩壁砸出一尺深。

     一夜之间,他的力量就增长了一倍有余,独孤绝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跨上牛角弓,背上精铁剑从山巅跃下,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在了绵延的山脉之中。

     最外围的妖兽一阶和二阶居多,他的目标是三阶以上的妖兽,只能继续朝着妖兽山深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