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黑甲蛮牛
    站在妖兽山外面,只能看到一片绵延不绝的巨大山脉,而当踏入妖兽山那一刻,却只能看到郁郁苍苍的原始丛林。

     一颗颗高达百丈的树木,撑开庞大的树荫,挡住了阳光。地面很潮湿,铺满了厚厚的落叶,数十年甚至数百年都未曾彻底腐烂,弥漫着一种让人做呕的臭味,里面全是各种甲虫在四处活动,发出轻轻的响声。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妖兽山,可是当少年一脚踩在深深的淤泥中时,他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股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少年的名字唤作独孤断,恰恰南国皇室亦是独孤世家,或是巧合,或是有所联系,但这并不重要,至少在少年的眼中,他手中的精钢剑便比独孤这个姓氏更加有分量。至于旁人的看法,他亦不会放在心上。

     林间的路很难走,可以用寸步难行来形容,粗大的古藤纠缠在一起,从地上一直缠到了树冠上,阻挡着少年的前进的道路。

     独孤绝就像一只灵活的猿猴,身影在密林间挪转,箭囊里面的精钢铁箭碰撞在一起,产生清脆的响声,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韵律。

     “刷”

     他跃起的身子陡然间一百八十度的扭转,随后脚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身子就凭空上升了三尺高,这时一抹绿芒恰恰从他的脚下划过。几乎是在上升的同一时间,他背上的铁剑出鞘,一道寒芒闪过,绿芒一分为二,掉在地上,原来是条尺长的翠色毒蛇,身躯还在不停地扭动。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松懈,濒临死亡的野兽才是最恐怖的,因为它们往往会发出同归于尽的一击,亦是最致命的一击。

     少年早已知晓这些东西,于是乎,他眼都不眨的又照着毒蛇的脑袋刺了一剑,拇指大小的蛇头立时被劈成两半。

     再确认它彻底死亡之后,独孤绝把铁剑插回鞘中,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这就是妖兽山,处处危机,很有可能在一个很平常的地方,一片树叶,一根古藤都隐藏着最致命的存在,稍不留神,就是死无全尸,被野兽分而食之。

     在这里,杀人的不只是那些强大的妖兽,相反更多的人是死在这些体型极小的毒物手中。

     夜色慢慢降临,宽广无边的山脉被一层黑色的幕布笼罩,夜色愈来愈浓,直到最后一缕霞光消失,天地间顿时陷入黑暗之中。飒飒寒风从山谷吹过来,让独孤绝打了个颤乎,他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袍,继续在林间穿梭,庆幸的是,没多久就有一轮弯月从厚厚的云层中升起,茭白的月华笼罩大地,在林木间形成密密麻麻的银斑。

     趁着月色,他加快了步伐,夜间的妖兽山可比白天的妖兽山要危险的多。

     尽管他现在身处的这片区域只是外围,可到了夜晚,也会有强大的妖兽光临。

     “好冷”

     独孤绝在心头咒骂着这侵入骨髓的寒冷,这才入夜一个时辰不到,可他的身上已经结出了细小的冰晶,粗糙的麻布搭在皮肤上,非常的不舒服。背上的铁剑就像一块坚冰,散发出刺骨的寒气。

     “吱吱吱”

     一丝极其细微的响动顺着地面传过来,独孤绝心神警惕,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他的身子佝着,小心翼翼的从前面的空出穿过去,脚步很轻,尽量绕开地上的枯枝。

     夜间,大量的妖兽都会出来觅食,然后发生血腥的厮杀和争斗,这响动很有可能就是有妖兽在附近活动。

     “刷刷刷”

     他的步伐就像猎豹般轻盈,悄无声息的的在林间窜出去一百多丈,然后扒开一团浓密的灌木,果然和他猜的一样,距离他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只巨大的妖兽正在觅食。

     “好家伙,这是二阶的黑甲蛮牛啊。”独孤绝摸了摸背上的弓箭,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我的牛角弓能不能穿透它的皮。”

     黑甲蛮牛,妖兽山外围数量最庞大的的种族之一,属于二阶妖兽,草食性,喜欢单独活动。攻击力不强,可是防御力却很变态,就算是强弓也很难穿透它厚厚的牛皮,因此它的牛皮是制作盔甲的上等材料,其本身也是人们最喜欢猎杀的妖兽。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快就遇到这个东西,他还依稀记得第一次进入妖兽山的时候,可是被黑甲蛮牛给害惨了。

     “那就先拿你这个畜生开刀。”独孤绝舔了舔嘴唇,从背上把牛角弓取下来,双眼紧紧的盯着正在啃食树叶的黑甲蛮牛。

     他的右手从腰间箭囊里面抽出一枝三尺长的铁箭,通体由精钢打造,箭头足足一指长,三面开刃,血槽一直开到了箭杆上,这是军队特质的破甲箭,配上强弓,可以破开重甲,杀伤力惊人。

     弯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五石牛角弓在独孤绝的手中被拉成一个满月,弓弦发出轻微的响声。

     原本正朝着他这个方向走过来的黑甲蛮牛,突然间受到惊吓,转身就跑。

     独孤绝暗自叹息,左手松开弓弦,三尺长的破甲箭化作一缕黑影,箭头撕开空气,卷着强大的力量插进黑甲蛮牛的身体中,带起一抹血花,黑甲蛮牛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摔倒在地。

     收起牛角弓,独孤绝拔出背上的精钢铁剑,身子一跃而起,地面被他踩出一个三尺大小的坑动,借助强大的力量,他就像离弦之箭,几个起落就是十丈远,出现在黑甲蛮牛的身旁。

     “嗤嗤嗤”,一剑刺出,空气炸裂,带起呼呼的风声,黑甲蛮牛的头颅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它在吃痛之下,反倒是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庞大的身躯朝着独孤绝撞过来,四只碗口大小的蹄子踏在地上,力量不容小觑。

     “铛”,这是金铁之声,独孤绝侧身瞬间躲过,铁剑斩在牛角上,带起一连串的火花,他的目光沉稳,电光火石剑,剑刃下滑,落到黑甲蛮牛脖子处,手腕抖动,强大的力量灌注到铁剑上,冷锋轻易就破开牛皮,连着一剑便把巨大的牛头斩下,黑甲蛮牛冲锋的身躯陡然停下来,无力的瘫倒在地,滚烫的鲜血如泉水一样涌出,几个呼吸就把地面染红,血腥味随着山风扩散出去,要不了多久,就会引来大量的野兽。

     独孤绝把尸体上插着的破甲箭收回箭囊,又用铁剑把黑甲蛮牛身上最好的一块肉割下来,放在背上的袋子里,其他的东西,他根本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携带,就留在这里,让那些野兽或者雇佣兵来收拾好了。

     最后,他在不远处的山头找到了个山洞,点起一堆篝火,把那块从黑甲蛮牛身上取下来的牛肉烤熟,囫囵吃了,倒是把肚子给填饱了。

     就着月色,在篝火旁盘膝而坐,开始吞吐内息,修炼身躯。

     这样的杀戮只是第一次,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是来历练的,注定便是要身染鲜血从妖兽山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