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喜忧(上)
    玫贵人的失宠,似乎已成定局。因为生下的是如此不祥的“死胎”,产前的荣宠在她生育之后几乎是消弭殆尽。没有任何安慰,没有一次探视,一向花团锦簇的永和宫就此沉寂,再无一人踏足,连最为贤惠的皇后也退避三舍,不再前往。

     为着怕见面伤情,皇后还是不许玫贵人离开永和宫半步,出月之后,连在偏殿祈福的法师也退回了宝华殿,唯有寂寞的风雪回声,相伴同样寂寞而悲伤的玫贵人。

     连着好几日是难得的晴好天气,又逢旬日,宫嫔们便也随着帝后一同前往慈宁宫请安。太后见莺莺燕燕坐了满殿,也稍许有了些笑容,支颐含笑道:“前些日子一直雨雪不断,便免了你们往来请安。今日皇帝和皇后有心,带你们一起过来了。”

     众人道:“能向太后请安,是臣妾们的荣幸。”

     太后含笑道:“昨日福珈陪哀家去御花园走了走,说是欣赏晴日红梅。其实红梅盛开,哪里比得上你们百花齐放,不止哀家,皇帝看了也赏心悦目。皇帝,你说是么?”

     皇帝赔笑道:“皇额娘说得是。”

     太后理了理衣襟上的垂珠流苏,缓缓道:“百花齐放,乍眼看去似乎缺了哪一朵都不明显。可是熟知百花的人便知道,缺了哪一朵都不算是胜春胜景。皇帝,就当哀家人老多言,玫贵人已经出月,怎么还不见她出门向哀家请安?”

     皇帝眉目间微有黯然之色,皇后忙含了恭谨的笑意道:“玫贵人伤心失意,是儿臣的意思,要她多多休养的。”

     “过于伤心,那便是玫贵人的不是了。”太后叹了口气,随即敛容正色道,“对于嫔妃而言,孩子固然重要,但侍奉君上更为重要。这也是祖宗规矩为何要将你们生下的孩子交给阿哥所或是位高的嫔妃抚养的道理。就是怕你们只一心在孩子身上,疏忽了皇帝。”她瞥了皇帝一眼,好生关切道:“玫贵人无福为皇帝你诞育皇嗣,皇帝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你还年轻,你的后妃们也还年轻,即便是玫贵人,也有再生养的机会,千万不要一时伤心过度,伤了龙体。”

     皇帝连忙起身:“儿子多谢皇额娘关怀。”

     太后叹口气道:“皇额娘关怀也是嘴上说说的,还是要你自己开解心怀。哀家看你这些日子都清瘦了不少,眼窝底下都是黑的。你这般郁郁寡欢,哀家看着也是焦心。”太后的口吻微有不满:“皇后,听闻这些日子多是你陪伴皇帝,怎么未有好好开解、宽慰圣心?你是六宫之主,宫中琐事固然要紧,但皇帝的一切更是要紧。你可千万不要轻重不分啊!”

     这句话说得颇重,皇后微有惶然之色:“皇额娘恕罪,儿臣无能,不能使皇上开怀,所以这些日子也安排各宫嫔妃随侍。娴妃与慧贵妃也多有伴驾,皇额娘若不信,大可命内务府送上记档来查。”

     如懿与晞月忙起身道:“恭请皇太后万安,臣妾们的确有奉皇后之命,侍奉皇上左右。”

     太后抚着手边一把紫玉如意叹道:“皇帝登基之后虽然立了几个新人,但最得圣心的只有玫贵人。其实生了个死胎又如何,养好了身体很快又会有孩子,皇帝也可安心了。”

     皇帝与皇后对视一眼,又看了如懿一眼,便也低下头去。皇后仰面,施施然笑道:“其实儿臣一直安排几位嫔妃随侍皇上,也是这样打算的。”她福下身含笑向太后与皇帝:“恭喜太后,恭喜皇上,继玫贵人之后,怡贵人也已经有孕一个多月了。”

     皇帝一惊,旋即大喜,握住皇后的手扶起她道:“皇后所言可是当真?”

     皇后的笑意温煦如春风:“孩子千真万确就在怡贵人腹中,臣妾岂敢妄言。而且臣妾查过敬事房的记档,的确是一个多月前承宠受孕的。上天如此安排,必是知道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所以特让怡贵人怀上龙胎。”

     怡贵人满面红晕,亦起身道:“臣妾深受皇上与皇后福泽,皇后娘娘为怕出错,特意请了三四位太医诊脉,臣妾的确是已经身怀龙裔了。”

     如懿只觉得腔子里至喉舌底下,都酸楚极了。可是那种酸楚却全然不顾她的感受,自顾自强行而肆意地蔓延开来,爬入她的五脏六腑。如懿下意识地按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是那样平坦,她还是那样没有福气,没有自己的孩子。或者说,是从未有过。而更难受的,或许是幽闭永和宫中的玫贵人吧,自己的丧女之痛切肤至深,却要眼睁睁看着怡贵人享受有孕之喜,将她曾经的盼望与喜悦一一经历。

     皇帝喜不自禁,看向太后道:“皇额娘,皇额娘……”

     太后的笑意仍是淡淡的,如月朦胧鸟朦胧顶上一片薄而软的烟云,总有模糊的阴翳,让人探不清那笑容背后真正的意味:“这当然是好事。而且怡贵人从前是侍奉皇后的人,知根知底,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太后扶着福姑姑的手站起身:“说了一早上的话,哀家也累了,先进去歇息。你们坐一坐,便各自散了吧。”

     众人目送太后进了寝殿。

     皇后看着怡贵人的肚子,喜悦万分:“后宫顶了天的要紧事,就是为皇家开枝散叶,福泽万年。咱们的千秋万代,不在别的地方,都在你们的肚子上。若都能像怡贵人一样,本宫便是做梦也能笑醒了。”她笑吟吟地转头吩咐:“素心,莲心,今晚收拾下东西,本宫要去宝华殿进香祝祷,答谢神恩。”

     皇帝欣慰地拍拍皇后的手,温和道:“有劳皇后了。”

     “皇上怎么这样说?”皇后笑嗔,“嫔妃们诞育子嗣,她们固然是孩子的生母,臣妾是孩子们的嫡母,也一样是做母亲的。这份高兴,既是为了她们,也是为了臣妾自己。”

     皇帝颇为感慨,眼底闪过一丝润泽:“皇后贤惠。”

     皇后环视座下:“臣妾有一事一直想回禀皇上。其实嫔妃之中,慧贵妃与娴妃的位次最高,侍奉皇上也久……”

     如懿听见提到自己,不自觉地一凛,看向皇后。她抬头时正撞上慧贵妃的目光,两下里相触一闪,旋即转头,各自露出无比得体的笑容。

     皇后含笑望着她们俩,眼中尽是温煦的关切之情:“其实不仅贵妃和娴妃,海贵人和嘉贵人也未生养过。臣妾想,不如请太医院开些催孕坐胎的方子,让各宫嫔妃都喝下,也好早有身孕,宫中也热闹些。”

     皇帝欣慰道:“如此,便是皇后有心了。”

     如是闲话几句,各人也便散了。皇帝对怡贵人的身孕格外重视,便让皇后亲自送了她回景阳宫,自己回了养心殿。

     如懿与晞月踱出慈宁宫外,晞月自嘲地笑笑,难得地没有敌意,寥落道:“怡贵人恩宠一向不多,皇上一个月也不过只去她那里一次,居然也有了身孕。而本宫和娴妃你,居然沦落到要请皇后配制坐胎药才能求子的地步。”

     如懿也颇伤怀,小指上的银鎏金嵌米珠护甲硌在掌心是冰冷且不留余地的坚硬。她勉强笑道:“一股子运气不来,皇上来得再多也是我们没有福气。”

     晞月黯然一笑:“从前在潜邸的时候,你家世比本宫好,恩宠比本宫多。如今到了宫里,这情景掉了个个儿。本宫哪怕有多不喜欢你,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在子嗣上,本宫和你一样艰难,膝下孤凉。”她话锋一转,忽然道:“本宫和你膝下无子也就罢了,可是玫贵人怀着身孕的时候人人都说她身体康健,即便有点小病小痛,也不过是嘴上溃疡之类的小事罢了。太医也说怀着的是个男胎,怎么生下来成了公主不说,还成了个死胎。死胎便死胎吧,偏偏皇上还存了芥蒂,整整一个月都没去看过她一次!”

     如懿淡淡笑着道:“皇上圣意,岂是姐姐与我能揣测的。”

     晞月含了一丝隐秘的笑容,挥手示意身后跟着的宫人退下,低低在如懿耳边道:“听说玫贵人的孩子,不只是死胎那么简单。当夜你也在永和宫,难道没发觉什么异样?”

     如懿心口微寒,唇角却含了一缕恰如其分的笑意:“能有什么异样,不过是皇上亲眼见过那个孩子,所以伤心罢了。”

     “再伤心,时间过去也能冲淡一切,再加上旧情,皇上不至于对玫贵人芥蒂至此。中间一定还有什么别的缘故,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