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春情(上)
    如懿禁足的日子,便是从这一个阳光灿烂的晴明午后开始的。朱红色的阔大宫门“吱呀”一声从身后紧紧合上,便是锁链重重锁住的声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再打开会是什么时候。延禧宫的宫人们慌得眼泪都下来了,忙不迭地跪了一地,却不知该对着谁去跪。海兰在后殿亦被惊动了,惊慌失措地奔过来道:“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把延禧宫的大门锁起来?”

     如懿站在庭院中,缓步拾上台阶,阳光透过落尽了翠叶的光洁树枝斑驳地筛了满地。那样清冷的日光从天空倾泻而下,抬头望时,能看到九重宫阙的琉璃碧瓦在日色下闪耀起冰雪洁白一样的光芒。

     那样的光芒,离她真是遥远。

     如懿轻声说:“不要怕,我只是被禁足而已。延禧宫的角门还能出入,是为你留的。”

     海兰眼底含了稀薄的泪花,不安道:“姐姐,才安静了这些时候,咱们的日子就这么难过么?”

     如懿望着远处宫阙重重,琉璃瓦上浮光万丈,神色平静得如阳光照耀下的冰雪:“有时候日子安静并不等于难过。你安心就是。”

     禁足的时光幽寂而难耐,隔绝了出入,每日所能见的,不过是一方四四方方的小小蓝天。如懿用来打发时光的,不过是让惢心和阿箬把库房里的各色丝线都选出来一一整理。

     这是十分费工夫的一件事,每种丝线分门别类,浸在拧了各色鲜花汁子的滚水里煮过。玫瑰汁子配玫瑰红,杜鹃花汁配杜鹃红,芙蓉花汁配芙蓉粉,飞燕花汁煮久了是淡淡的明蓝,栀子花汁配了淡淡杏黄的白色,香蜂花兑了薄荷配蓝紫色,一一都是费尽了心思的。连黄色的要绣作花蕊的丝线,也一一用柠草汁子和番红花汁一起煮过,带了清新之气。而绿色呢,更是麻烦,配着藿香、杜衡、薜荔、菌桂、迷迭香、百里香、山桃草等香草,煮成芬芳的秾翠明艳。

     海兰来看她时不免长吁短叹:“姐姐还有心思做这些事,妹妹这些天出去,整日里见王钦在追查那些散布流言的奴才,一个一个都吐了口儿,说是从延禧宫这里听来的。再这样下去,恐怕皇上不只是禁足,而是要对延禧宫上下一一用刑审问了。”

     如懿笑吟吟递了一把松石绿的丝线给她:“你细闻闻这个,我放了芳芷、木根、兰茝这三种香草,是不是别有一种草木清香,好像春天已经来了?”

     海兰无奈接过,却并不如如懿所言去轻嗅其味,愁容满面道:“姐姐是盼着春天来,妹妹却看着好像这冬天过也过不完似的。”她忧心忡忡:“一旦坐实了流言为姐姐所传播,损害皇室声誉,该如何是好?”

     如懿这才抬首道:“王钦找了多少人了?”

     “总有十来个了吧。”

     如懿轻轻一笑若淡淡的云影:“十来个人,要置我于死地也够了。可是你猜猜,若要置王钦于死地,几个人才够?”

     海兰眼底浮起深深的疑惑:“姐姐的意思是……”

     如懿看了看窗外浓墨般的天色:“我能有什么意思?对了,这些日子都是谁陪着皇上?”海兰道:“宫中流言纷扰,皇上也很少召见皇后,多半是嘉贵人和慧贵妃伴驾吧。如今怡贵人有孕,宫中妃嫔倒也常去探望怡贵人,听说慧贵妃也去得很勤快呢。”

     如懿道:“宫中的嬷嬷们每常说,坐胎药喝下去,也得多沾沾有孕之身的孕气才好呢。慧贵妃盼子心切,一定会去的。”

     海兰看着眼前缠绕一团的丝线,烦忧道:“这也罢了,慧贵妃每每特意从景阳宫经过咱们延禧宫,都要伫立良久,感慨姐姐境遇凄寒。于我看来,她不过是幸灾乐祸罢了。”

     如懿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她若喜欢,便由着她去吧。左不过她在外面感慨,而我在里头也听不见,就算听见了,只当风吹过就是了。”

     海兰见她如此,也只能默然。二人寂静里相对,听着窗外风声簌簌,远远有笑语声传来,海兰叹道:“延禧宫被禁足,永和宫人去楼空,只有景阳宫恩宠不断。风送宫嫔笑语和,大约只有咱们这里这样静,才能听得清楚吧。”

     如懿淡淡一笑,手中千丝万缕穿梭不断,只慢条斯理交代惢心道:“这些丝线都是煮过了染上了香气的,你明儿拿到太阳底下去晒过,务必要翻晒多次,等太阳落山后再拿进来煮,得煮好多次,我才能绣出带着香气的《百花春意图》呢。”

     惢心答应着,又上来添了几支蜡烛,正静静相对,忽然外头喧哗声大起,夹杂着女人尖叫的声音、宫人的呵斥声和太监含混的话语。

     海兰立时警觉起来:“姐姐,你听什么声音?”

     惢心侧耳细听片刻,忽而一笑:“仿佛是慧贵妃的声音。”

     海兰怔了怔,立时站起身来,却又不知该不该去看看。

     如懿淡淡笑道:“我被禁足了,你却没有。海兰,你去外头看看,若是慧贵妃在咱们宫门前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海兰连忙出去,吩咐守门的侍卫开了大门。如懿披上惢心送来的素色缠枝花灰鼠大氅,紧随在后。守在门前的侍卫看她出来,忙挡住了道:“娴妃娘娘,皇上有旨,您不能出延禧宫的大门。”

     如懿淡淡道:“放心!本宫不会教你们为难。本宫只在这儿看着,绝不跨出这扇宫门半步。”

     那些侍卫显然是松了口气,躬身站到一旁。外头纷乱异常,有宫人侍卫的脚步声匆匆过来,显然是被方才的声响惊动了。数十盏宫灯将夜来的延禧宫门前照得煌煌如白日,慧贵妃被宫女们簇拥着围在中间,一张莲瓣似的娇美面孔惊怒交加,失了往日的姣好颜色,显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太监侍卫们七手八脚地押着一个服制鲜艳的太监,将他整个脸按在了尘土之中。

     慧贵妃鬓发凌乱,云髻松散,几支白玉南红如意珠钗斜斜地坠在耳边,一副将堕未堕的样子。她的厉声呵斥底下有着难掩的震怒与惊恐,喝道:“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立刻拖到皇上跟前去,给本宫交代个清楚!”

     如懿悄声问守门的侍卫道:“这样乱糟糟的,究竟出了什么事?”

     侍卫道:“回娴妃娘娘的话,那人是皇上跟前副总管太监王钦公公,也不知是喝醉了酒还是怎么,方才慧贵妃带着宫人经过,他便发了狂似的冲上来,言行莽撞,惊扰了贵妃娘娘。”

     海兰奇道:“王钦又不是不认识慧贵妃,怎会冒犯贵妃呢?”

     侍卫道:“奴才们奉命看守延禧宫,不能走开一步,所以只能干看着。不过王公公的的确确跟疯魔了似的,看见贵妃娘娘就没头没脑地扑了上去。”

     如懿见慧贵妃稍稍缓过神,便朗声道:“延禧宫娴妃参见贵妃娘娘,愿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海兰见如懿行礼,忙也跟着行礼如仪。

     慧贵妃一手护住胸口,一壁恨恨道:“是你?你怎么出来了?”

     如懿含笑道:“妹妹没有出来,只是听得外头喧哗,不意是贵妃娘娘在此,所以特意过来一看,娘娘没事吧?”

     慧贵妃恼恨道:“本宫有事无事,不必你来关心。”

     如懿含着谦恭的笑意,柔声道:“妹妹也不想过多关心,只是此事出在妹妹宫门前,妹妹想不多看一眼也不行了。”

     慧贵妃气得发怔,露出森森笑意:“好!好!居然来看本宫这个热闹!本宫也很想知道,王钦突然在延禧宫外冒犯本宫,是不是有人存心指使!”

     二人正僵持着,却见不远处明黄一色御辇迤逦而来,双喜忙请了安上前道:“回禀贵妃,皇上正在景阳宫中,奴才已经请了皇上过来了。”

     御辇尚未停稳,慧贵妃已满面是泪扑了上去,伏倒在地道:“皇上,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臣妾自侍奉皇上左右,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皇上!”

     皇帝的御辇堪堪停稳,见她这个样子,又是怜惜又是着急,便道:“李玉,还不快扶慧贵妃起来。”

     慧贵妃犹自啼哭不已,如梨花一枝春带雨,皇帝微微蹙眉道:“好了。那么多人在,你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有话好好说便是。”

     如懿领着海兰向皇帝请了个双安,便道:“皇上,贵妃娘娘伤怀,王钦现在还满嘴嘟嘟囔囔地说着胡话。依臣妾看,不管何事都不宜外扬,不如先拿水泼醒了王钦,再好好问话吧。”

     皇帝有几日未见如懿了,此时见她披了一件素色大氅,盈盈站在风中,仿佛不盈一握的样子,口中倒是纹丝不错,句句入理,这几日的芥蒂也稍稍释怀,便道:“长街的风大,你别站在风口上。”

     如懿盈盈道:“臣妾多谢皇上关怀。只是此事突然,又出在延禧宫门外。未免张扬,皇上和贵妃若想问什么,不如先移驾延禧宫中。臣妾屏退众人,皇上与贵妃慢慢处置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