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伏变(2)
    许太医在旁开好了方子,道:“启禀怡贵人,因贵人有孕在身,微臣不敢开太烈的药,以免损伤胎儿。所以安神汤药也好,外敷治嘴角溃烂的药也好,药性都极为温和,以保贵人和胎儿安好为上,见效会比较慢一些,但请贵人切勿焦急。”

     怡贵人的笑意温婉得若三春枝头一朵粉灿灿的樱花:“太医能以我和腹中胎儿为重,我又怎会怪责太医呢。”

     如此,如懿和海兰便陪着怡贵人闲聊直至午膳时分。怡贵人甚是热情,索性便拉了如懿和海兰一同用膳。二人推却不得,便也一同坐下了。

     因着怡贵人有孕,所有的菜品都是御膳房送了新鲜食料来,然后在延禧宫小厨房由怡贵人自己的厨娘烹制,不可谓不小心。这一日送来的午膳有瓜烧里脊、琵琶大虾、绣球干贝、炒珍珠鸭、奶汁鱼片、桂花鱼条、八宝鸡丁、香油膳糊、红烧鱼骨、鲜蘑菜心、玉笋蕨菜、砂锅煨鹿筋、罗汉酿虾丁、金腿烧鱼圆山鸡汤。

     如懿看着琳琅满目一桌菜色,不觉笑道:“难怪妹妹你口角的溃疡好得这样慢,每顿吃那么多鱼虾,饱了口腹之欲,便伤了自己的嘴了。”

     怡贵人不好意思道:“娴妃娘娘有所不知,嫔妾原也不喜欢鱼虾腥气,但皇后娘娘有孕的时候一直大量进食,顿顿不离,所以二阿哥如此聪明伶俐。而纯嫔娘娘怀孕的时候总嫌味腥吃得少些,以致三阿哥……”

     怡贵人没再说下去,但论起来,这也实在是纯嫔的一桩心病。三阿哥娇生惯养,学走路比旁的孩子慢,学话也是,虽然长得圆头圆脑,十分可爱,但的确是不如大阿哥和二阿哥聪明了。为着这个缘故,皇帝连纯嫔也冷落了不少,一直少去她的钟粹宫,连累了婉答应也更不受宠。而据说本与怡贵人同住景阳宫的秀答应,因为移居到了钟粹宫,也几乎见不到皇帝了。

     若是生下这样的孩子,不仅不能母凭子贵,只怕也是一生的拖累吧。

     这样想着,彼此也沉闷了不少。倒是怡贵人胃口甚好,一连吃了许多,倒也开怀。

     一连安静了几日,皇帝因为挂心永琏的病情,也常逗留在长春宫中,对延禧宫难免有所忽略。如懿既已知皇帝的心事,只管安心照顾好怡贵人,也不再做他想。

     这一晚永璜下了学,便留在如懿房中一同用了晚膳。如懿本就雅好笔墨,见永璜的字大有进益,心下也甚欣慰,便亲自看着他习字诵读。

     永璜将今日所学都背与如懿听了,忽然生了几分颓丧之意:“母亲,儿子每天都在尚书房用心习读,只盼皇阿玛来查问的时候能讨皇阿玛欢喜。可是,可是,皇阿玛已经多日不来问儿子的功课了。”

     如懿笑着抚了抚他的额头道:“那么你就不好好学了么?”

     永璜摇头道:“那也不是。不管皇阿玛问不问,儿子都会好好读书的。”

     如懿慈爱笑道:“那就是了。不管别人问与不问,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便是了。因为你是为自己活着,为自己争气的,不只是为了旁人。”

     永璜似乎有些明白,用力地点点头:“儿子知道了。”

     如懿微微一笑,牵过他的手道:“不过,自己用心之余,还能讨别人喜欢,自然是更好的。母亲记得前些日子皇阿玛问你在读《史记》了没有?你说已经读了是么?”

     永璜道:“是啊,都已学了大半了。”

     “那便好。母亲教你一首你皇阿玛的御诗。你好好记下熟读成诵,等到哪一日见到了你皇阿玛背给他听,他一定很欢喜。”

     永璜立刻笑道:“那母亲快些教儿子吧。”

     如懿握住他的手取过笔,把着他的手一起写下:“鹿走荒郊壮士追,蛙声紫色总男儿。拔山扛鼎兴何暴,齿剑辞骓志不移。天下不闻歌楚些,帐中唯见叹虞兮。故乡三户终何在?千载乌江不洗悲。”

     永璜好奇道:“母亲,这是写谁的诗?”

     如懿不觉带了一抹甜蜜笑色:“是你皇阿玛读《项羽纪》后写下的诗,你皇阿玛感叹项羽英雄末路,自刎乌江,所以写下这首诗。你读了《史记》再能熟读你皇阿玛的御诗,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永璜郑重地点点头,自己又临了一遍,末了,道:“母亲,儿子跟随你多日,如今才知道原来母亲会写字。儿子的额娘,便是字也不识的。”

     如懿轻轻嘘了一声,取过一块湖蓝暗色如意云纹的宁绸料子缝制起来:“有什么本事,别一下子都拿出来。旁人不知道的,或许到了哪一天就是你的傍身之技了。若什么都拿出来让人知道了去,岂不也就让人看穿了。”

     永璜的眼珠子机灵一转:“儿子明白了。”他看着如懿手中的料子,问道:“天都黑了,母亲还缝衣裳做什么,仔细看伤了眼睛。”

     如懿笑道:“好孩子,你且去背你的诗吧。天气暖起来了,母亲想替你缝制一件薄些的衣裳,那些奴才们手脚太粗,针脚都留在衣裳的背面,怕磨得你不舒服。母亲自己来做,会格外留意,把针脚都塞到夹层里去,让你穿着舒服。”

     永璜满脸感激,眼中含了薄薄的泪光:“母亲待儿子这样好……”

     如懿的笑容温和而慈爱:“母亲就是该待儿子好的,不是么?乖,快去读你的书吧。”

     永璜坐在一旁默默诵读,如懿取过针线慢慢缝制起来,烛光摇曳,纱窗上映着桃花窈窕的枝叶,隐隐闻得见那灼灼其华、其叶蓁蓁的芬芳。

     母子二人正温馨相对,忽然间外头喧哗声大作,怡贵人身边的环心面无血色地冲进来,哭着道:“娴妃娘娘,不好了,不好了!我们贵人见大红了!”

     如懿陡然一凛,一颗心直直地坠落下去,像是坠进了无底的黑渊里。她听得自己的声音都变了:“怎么会这样?”

     环心浑身都在发抖,像筛糠似的,得靠着墙根才能站稳:“奴婢也不知道。用了晚膳之后小主便开始腹痛,因为小主怀孕才四个月,每常也有腹痛之像,还以为不要紧。谁知今晚腹痛来得太急,才发作起来就立刻见了大红。”

     “那么太医呢?去请了么?”

     环心带着哭音道:“已经去请了,娘娘快去看看吧。”

     如懿本能地撂下手中的东西,向外奔了几步,回头才想起永璜还在,忙道:“永璜,不管出了什么事,听见什么动静,你都不许往怡贵人那儿去,明白了么?”

     她奔进怡贵人房中时,房内已尽是血腥气。怡贵人整个人蜷缩在床内,已然晕了过去。如懿才要抱过她的身体唤她,一出手褥子上温热一片,她心底瞬即凉透了,仿佛被硬生生塞进了一大块寒冰,冷得她也忍不住发起抖来。她犹疑了片刻,才敢将自己的手从褥子上抬起。

     她的整个手掌,都沾满了热而腥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