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突破:新成就!
    往常这个时候,老妈应该在厨房做饭,老爸则是在客厅看电视。切菜声和电视声遥相呼应,形成晚饭前特有的节奏。

     然而今天,孙鹏却看到两人居然都默不作声地坐在客厅里,一个频频叹气,另一个则是闷头抽着烟。隔大老远,孙鹏都嗅到了一股子压抑的气息。

     心中不由一紧,出什么事了?

     他想过去问问,又怕被敷衍——在父母眼里,孩子无论多大都是小孩,有些事情根本就不会跟你说的。

     于是孙鹏打算无耻一次,偷听。

     轻手轻脚关掉房门后,他就竖起耳朵贴在了墙上。

     好半晌,才听母亲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怎么都赶一块儿了啊。”

     “是啊,也不给人喘口气。”这是孙鹏父亲的声音,顿了顿之后他又说:“实在不行就去借点吧,或者先把你卡里的拿出来用吧,反正鹏鹏上学还有一个月……”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孙母严词打断。

     “不行!那钱是给鹏鹏上大学的,说多少次了不能动不能动,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可能空手去吧?”

     “不行就去跟姐那先借点吧,总之鹏鹏的钱是不能动的,耽搁他读书可怎么办?”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孙鹏听了半天,终于是把原委给弄明白了。

     事情很简单,就是孙鹏的一个表姐要出嫁,两人要随份子钱。这很正常,这年头去参加谁的婚礼都得给个红包,更何况是自己外甥女呢?

     但现在的主要问题是:礼金不够。

     其实本来是够的,两人平时省吃俭用,倒也有些结余。问题在于前阵子办喜酒的太多了,两人去了一趟又一趟,家底早就吃的差不多了。目前卡里只剩万把块了,那是留着给孙鹏交学费用的,听他们的意思并不想动用这笔钱。

     这个时候,孙鹏其实特别想冲出去,然后跟他们说自己已经长大了,读书的钱自己会想办法,那些钱钱拿去花了吧。但转念一想,这话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因为自己根本没经济来源,二老是肯定不会听的。

     再者要是语气上面没表达好,被爹妈误以为是自己不想上大学,那他们该有多伤心?

     这么一琢磨,孙鹏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回房假装睡觉。

     约莫个把小时后,孙鹏听到了母亲在叫自己,就装着刚睡醒的样子推开门走了出去。

     饭桌上,父母神态自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看的孙鹏有点小郁闷,果然爹妈还是把自己当小孩看的。

     孙鹏不死心,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结果父母守口如瓶。只说了下个月有喜酒喝,却绝口不提礼金问题,于是孙鹏也就不再多言。

     这一晚,孙鹏很晚才睡着。

     他在考虑一个问题,作为玉佩空间的现任管理员,他是不是可以从里面拿点东西出来卖,补贴家用?

     理论上说,这样好像是行不通的。管理员毕竟不是拥有者,可以管理辖区内的东西,但并不能决定它们的归属。就好像工厂里的东西归保安看管,但并不代表保安可以随便拿出去销售,这属于监守自盗的行为。

     老头倒是空间的拥有者,但问题是这货去哪了?孙鹏要能找着他,这会儿没准早就修好了里面的研究所,带着超前科技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了,哪里还用像现在这么凄惨。

     要不就拿一件吧?孙鹏琢磨着,要是老头回来了,就跟他解释自己急用?

     孙鹏觉着这样应该可行,老头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但出手不凡啊,第一次见面就送了辆跑车。这么大手笔的人,应该不会跟自己计较吧?应该不会的!孙鹏点着头,似在说服自己。

     其实想拿的东西他早就想好了,就是超跑,因为也就这玩意儿看起来特别值钱,也容易被人接受。至于其他的东西除了武器装备还是武器装备,根本不能在市面上流通,搞不好还被定个贩卖军火罪,反倒弄巧成拙了。

     所以最后敲定,卖超跑!

     在睡着之前,孙鹏是这样想的,不过在醒来后,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原因只有一个:这车不能卖!

     玉佩空间里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超越当前科技水平的产物,要是不慎流出,恐怕会引起社会的动荡。这样一来,以后就不用安稳过日子了。

     这是其一。

     第二个原因是,他有私心。

     是人都有私心,孙鹏也不例外。

     如果有一天,他拥有了某种神奇超能力,那么,在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前,他是绝对不会跟任何人分享的。

     现在的玉佩空间,就是他独有的超能力,在没有完全开发出其价值之前,孙鹏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它的存在。

     至于“把高科技产物拿出来捐献给国家,以此提高国家科技水平”这些问题,很尴尬……他想都没想过。

     基于以上几点原因,售卖超跑的想法最终搁浅。

     于是,这一天孙鹏过的特别痛苦。

     如何能在不售卖空间内东西的前提下赚到钱?这绝对是个无解的命题。不拿里面的东西,肯定不会得到钱的,除非就是能将空间完全修复好,并将里面的技术掌控住,以此换钱。

     这无疑是个好办法,但是,怎么才能修好空间?

     问题似乎又绕回来了……

     孙鹏痛苦不堪。

     此时此刻,他正站在玉佩空间的大街上,看着那一排排的破烂建筑,一筹莫展。

     要说修理个小霸王游戏机他可能还在行,可要让他维修好被损坏的建筑……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建筑师。

     退一步说,就算他是个建筑师也没用。花大力气把这里恢复原样又怎么样,别忘了,里面可都是高精度的仪器呢。让一个连火线零线都分不清楚的人去搞这些,跟天方夜谭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些,孙鹏忽然觉得心肝脾肺肾都在隐隐作痛:“前途渺茫……”

     其实一开始,他就没有什么把握将这里弄好。就好像叫个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去研究原子弹,兴许当天就能把整个研究基地炸了;又或者叫个厨师去开飞机,没准还没起飞就撞了。

     所谓的隔行如隔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专业不对口,再精英都没用。

     更何况,孙鹏还不是精英。

     但不管怎么说,这始终是一次机会,成功了,飞黄腾达,不成功,就是损失点时间。

     这样的赌局,换了谁都愿意参加。

     那么问题又来,怎么参加?

     其实孙鹏一直有个疑问:老头去哪了?

     作为这个空间的创始人,老头绝对清楚这里的科技比外面高出很多个档次。但是他把空间交给孙鹏这么一个普通人之后就消失了,连一点提示都没有。他就这么自信这个普通的地球人能把这里修理好?

     答案呼之欲出:肯定还存在另外一种修理方式!

     孙鹏眼前一亮。

     这一刻,他内心的激动简直无法形容!

     就好比追求多年未果的妹子忽然同意嫁给你一样,捣鼓一个月终于理出了头绪,这畅快的感觉,简直比夏天和冰镇饮料还酸爽!

     虽然他完全不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但这已经是他最后的突破口了。

     成败在此一举!

     另外的修理方式在哪里?

     哪里不正常就在哪!

     这一个月里,孙鹏把整个空间都走了一遍,唯独一个地方进不去——贴地门。

     里面绝对有猫腻!

     想至此,孙鹏连忙召来灭火机器,朝原先发现贴地门的地方赶去。

     灭火机器健步如飞,很快把孙鹏带到了位置。

     贴地的小门还在原先位置,孙鹏找都不用找,下了灭火机器就看到它了。

     走上前轻触一下,却听一个机械提示音响起:“权限不足。”

     孙鹏吸了一口气,随后对灭火机器下达了第一条攻击指令:“给我砸了!”

     话音刚落,灭火机器的双手已经完成了一次变化,紧接着便狠狠一拳砸在门上。

     “轰”的一声,地表直接炸开!

     尘土飞扬中,孙鹏听到耳畔响起了一个机械提示音。

     “恭喜您获得第二点成就:破获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