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神奇的“膏药”
    晚上七点左右,县城的客运总站迎来了最后一波晚高峰。几百号人提着?32??包小包涌出车站,这场景也是别样的壮观。

     这个时候,右手提个小皮包的陈开怀,就在人群里随波逐流着。

     穿西装打领带,一头干净的小短发,再加上干干净净的下巴,这样的造型,总能给人以偏年轻的感觉。但事实上,陈开怀已经奔四了。

     遥想十几二十年前,他也是别人口中的小鲜肉,到如今,却进化成了韵味十足的大叔。不得不说,岁月这把杀猪刀还是很有威力的。

     不过,这时候最让陈开怀惆怅的不是年龄增长,而是一事无成。

     十余年前,他伙同几个好友自立门户,成立了一家国产手机公司。

     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陈开怀的眼光非常毒辣。那个时候,手机行业正处于蒸蒸日上、一天一革新的敏感时期。从黑白屏到绿屏到蓝屏到彩屏,好似一夜之间就完成了进化。无数手机品牌,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可谓昌盛至极。

     而那个时期,大众对于品牌并没有过多的认知,也正是这一点,让陈开怀动了自己创立品牌的念头。

     可惜事与愿违,动手虽早,但各方面的硬件不够出众,并不能让他的招牌产生多大的影响力。不久后摸托进军国内市场,占据手机市场半边天。接着是糯基亚后来者居上,把摩托赶下神坛,用户遍及神州大江南北。再后来,就是香蕉手机横空出世,把所有人都惊艳了。

     可以说,陈开怀是看着手机一步步发展过来的。从大哥大到如今的多功能全触屏手机,从摸托到香蕉手机,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江山代有大牌出,各领风骚三五年。

     只可惜,陈开怀的品牌并没有成为任何一个大牌。时至今日,他的公司已经沦落到了比小作坊还凄惨的地步,因为在别人眼里,他的手机就是个杂牌机。在这个只看品牌的年代,杂牌机是很少能被人接受的,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杂牌机的说法。

     其实陈开怀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主要是创新能力不够。别人出翻盖自己做翻盖,别人出触屏自己做触屏,一直跟在人家后面吃灰尘,注定不会有多大作为。但没有办法,脑子真的没别人好使,这一点并不是努力就可以改变的。

     需求量小,订单就少,没有营业额,自然也不存在收入。财务赤字警告,工人叫苦不迭,他茫然不知所措,这样的坚持,真的错了么?只可惜如今他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早年合伙的兄弟看到不景气早就各奔东西,只剩他一个人苦苦支撑。

     其实不止一次有人跟他提出做高仿机山寨机的想法,但都被他拒绝了。如果要做那些东西,他大可不必这么累。

     “做出有自己特色的品牌!”这句话是他坚持这么多年的唯一动力。

     但最近,他真觉得快撑不住了。

     每天上班来不是看订单审批文件,而是给来辞工的职员签字,这样做老板,换了谁都扛不住。

     最近又没接到什么订单,他无奈之下索性放了几天假。让员工休息休息,同时也给自己喘口气。

     夜风轻拂,他整了整衣裳,随着人群出了车站。

     华灯初上的大街上,车辆川流不息,看起来相当繁华。

     人行道上,时不时有穿着时尚的妹子走过。她们穿着连衣短裙,一个个都露着大白腿,三五成群地招摇过市。她们手里,清一色地抱着一部大屏手机,那是今年香蕉公司刚推出的新款。

     他把目光收了回来,有些烦躁地吸了一口气,随后走到街边准备拦车。

     他老家在县城里的一个镇上,这个时间点并没有城乡客运,想回去只能打车。其实他有车,不过心烦意乱,没开。

     这个时段打车比较困难,因为和他一起下车的很多乘客,这会儿都在这边候着。大约过了个把小时后,他才终于坐上了一辆出租,到镇上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九点了。

     相比县城,镇上明显安静了许多,好多地方都黑布隆冬的。街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唯有几家夜排档还热火朝天地炒着菜。

     也不知道他们做的什么菜,总之闻起来很诱人。

     香味扑鼻,他肚子不争气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他苦笑了起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好像还没吃过晚饭。

     所幸回来前没跟父母打过招呼,倒也不急于这一时回家,先去随便对付两口吧。这么想着,他便走进了一家夜排档。

     店里生意相当火爆,一共六张桌子,居然五张桌上都有人了。点了几个爱吃的家常菜后,他在最后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

     老板的炒菜效率很高,不消多时,他的第一份菜就被端了上来。

     菜很香,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正想把菜放进嘴里时,却听一个声音说:“老板,香菇炒肉有没有?”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在跟老板打招呼。

     这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穿一身清凉短袖,头发干干净净,皮肤有点白,长相还算清秀。总体而言,是个比较有朝气的孩子。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左手小臂处好像贴着一块东西。银白色,上面画了个黑色骷髅头,有点像膏药,但更像非主流的饰品。

     陈开怀皱了皱眉,他对这少年的第一印象可以说非常不好。虽然他不是个封建保守的人,但不管怎么说年纪摆在那,对于这种反主流的装饰,他打心眼里不喜欢。

     唯一让他比较满意的是,那少年手里没拿香蕉手机。

     陈开怀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了,为什么看人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看别人手机,这职业病真要不得……他感慨着,收回目光,自顾自吃了起来。

     老板的声音从不远处出来:“香菇炒肉有的,不过就是没位置了,要不……你跟那位兄弟拼个座吧。”余光中,陈开怀看到老板往自己这边指了一下,随后他就见那少年也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哦好,另外你再给弄个皮蛋豆腐吧。”

     “好嘞!”老板开心地回答道。

     接着是一阵脚步声,片刻后,少年人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在外吃饭,拼个桌很正常。不过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坐一起吃饭,要说一点尴尬都没有,也不尽然。

     陈开怀吃了两口饭,抬头,只见那少年正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左手那块东西。出于好奇,他随口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啊,看起来挺别致的。”说完,他往嘴里塞了一块肉。

     大概是没料到会有人搭讪,那少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说:“哦,这个啊,是一部手机。”

     言罢,少年伸出右手轻拍了一下那块东西。却听的啪的一声轻响过后,那东西竟神奇地绷直并脱落了下来,被少年稳稳抓在手中。就如同被打进了气的气球一样,转眼之间就变了一个模样,看起来真的神奇极了!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东西真跟手机如出一辙。有屏幕,且机身特别薄,从侧面看就跟纸一样。

     “怎么样,这手机挺不错吧?”那少年像是炫耀般摆弄了一下后,又啪的一下拍回小臂,让那手机重新变成了一块“膏药”。

     大街上夜风呼啸,饭馆里却忽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痴痴地望着少年手臂上那块“膏药”,眼神迷离极了!

     “吧嗒”一声,陈开怀嘴里的肉掉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