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仙骨之路(再中)
    有了这道敕令,雷伊自然进不得仙骨之路,也就只能在出云殿等着,若是那位学生能过的,他便能见到,若是过不得,怕是这辈子也无缘再见。

     而我们的正主,陈秋实正老老实实的在仙骨之路上走着,之前石头替他留下的福泽,正化为一股股温暖的真气,顺着经脉一点点滋养着他的骨骼。

     是的,陈秋实正是要借着这场机缘,迈入筑基三重中的最后一步,强骨境。

     体力方面,强骨自然比实腹要强上不少,可身体强了却耐不住眼前路途“遥远”,在这个摸不到头绪的幻境里,陈秋实只能一步步踏踏实实的往前走,而之前的那道敕令自然也是在告诉他:“没得捷径,你只能给我老老实实往前走!”

     可,走着走着,陈秋实却还是不住的往捷径的方向想,因为他知道,若真的就如自己所想的一般,一直往前走下去,那自己必定进不得这几道宫的大门!

     “那现如今,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何谓仙骨之路!”

     子平临走时说过,这条路,名为仙骨之路,想来几道宫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不会为这条考验之路乱起一个没有寓意的名字。

     仙骨,之路?

     陈秋实走在仙骨之路上的步子渐渐变得慢了起来,走着走着,甚至停下来,蹲坐在台阶上洗洗的思索起来。

     陈秋实想着,既然是考验,那便考的是修行,一个仙字,便表了每一个修行人的野望,成仙做圣,搬山挪海,受万民供奉,这便是野望。而这一切都得有力量,超凡脱俗的力量!

     仙骨之路,为何不叫做强骨之路?

     这就是区别所在!

     通俗了说,就是普通的强骨,人家几道宫看不上,必须得是不一样的强骨,几道宫才会收徒入学!

     那,如今的问题就是怎样的强骨,才能被算作是仙骨?

     陈秋实想着脑子里千回百转的问题,身体中的气流却不停的在体内运行着一个又一个大周天。

     实腹境的时候,陈秋实的五脏六腑便已经被锻炼的超越普通人百倍有余,所带来的好处便是身体的恢复能力大为增强,普通刀伤寻常人也许月余才能好转有所起色,而实腹境的修行者,只怕三日便能恢复如初。这便是气血充盈之效。

     而且,实腹所带来的好处并不止这一点,皮肤、筋肉、耳力、目力、嗅觉等等俱都有所提升。而强骨境修行者则又是另一种状态。

     身瑜钢铁,力大无穷,这八个字怕是能将强骨境修行者的能力展现的淋漓精致!

     陈秋实捏起路边的一块碎石,手中略一用劲,碎石便成粉末。

     “我能感觉到,我还未入强骨,可这一身的力气和坚固的肉身却跟普通强骨境,未有太大差别,这是缘何?”

     陈秋实只是思索着境界之间的差别,可却未曾想到,自己从实腹进阶入强骨的力量却与普通人有太大差别!

     寻常修行者先天湛光之前体内是不存灵气的,帮助身体变得强大的,是身体中由气血转化而成的后天真气!

     灵气与真气这两种力量本就是天差地别,怎可混为一谈?

     看着西方的太阳渐渐与自己齐平,陈秋实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子平没说这次的考核有没有时间限制,可他没看到这条路上还有别人,自然就知道这条路还是有时间限制的。

     “太阳落山,也许便是期限所在。”

     陈秋实遥遥看着西方将落得通红太阳,心中忽然一动,猛地一拍脑袋道:

     “我怎的把这件事给忘了!”

     自从得了《九元拓基图》后,陈秋实就有了修行的方向,自然会把大把的精力放在这上面,自然也就忽略了石头上符文的参悟。

     而他早些年在符文中参悟出的道理,却苦于没有力量来实施,只能搁浅。如今,自己的力量已经被他证实,可以启动那些神秘的符文,那么,他早些年参悟的道理自然也是可以用这些力量来使用出来了!

     而陈秋实险些忘记的东西,自然就是太阳之火!

     在那浩瀚如烟的符文中,陈秋实在山村的时候接触到的并不多,而能够理解的,自然也少。可是却只有太阳之火理解的通透,只因为他天天晒着太阳,天天在阳光下生活,仔细去悟,总是能借由太阳的特性而悟出什么的。

     陈秋实如今只担心自己的强骨境不够强,得不到几道宫的认可,如今若是能够借由太阳之火锻炼自己这一身骨头,定是最强的骨头!

     想到便做,于是老莫和石老便看到了这样一幅景象:仙骨之路上,年轻的入宫者迎着阳光打坐一般盘膝坐在地上,修炼。

     “石老,我没看错吧,这小子在这里修炼?他莫不是不想入宫了?”老莫惊愕的看着陈秋实。

     “我想,他是想到方法入宫了,只是这时间似乎不够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在时限内入宫!”

     石老微笑着看着陈秋实,却是察觉出了什么,可他不知道陈秋实的打算是什么,更加不知道陈秋实打算用太阳之火祭练道骨!

     若是知道了,一定会被气得撸直了胡子骂:“这他娘的不是自焚么!”

     是的,但凡有点修行经验的修行者,都不会如陈秋实这么干,太阳之火多厉害?对于未湛光的修行者来说,根本就是禁物,沾之既死的东西。

     而对于此时的陈秋实来说,真正难得地方才刚刚开始。

     用那些温暖的气流构建出符文,再用符文的力量锻骨,只有真正去做的时候,陈秋实才发现这其中的难度。

     首先,这符文虽小,可也复杂的紧,气流虽然听话,可也太粗糙了些,做不到刻画出脑海中那么微小精致的符文。

     可陈秋实并不管这些,在他看来,若是不能勾画那么精细的,那就做得大一些,于是不一会,一道充斥他整个身体的符文由那些暖洋洋的“气流”构筑起来,而当这道符文构筑起来之后,天空中那些来自太阳的光线便仿佛受到了莫大吸引一般纷涌朝陈秋实涌来,顷刻间,坐在青石板路上的陈秋实便被这炽烈的光线包裹起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茧。

     “这是?怎么回事?”

     便是石老博闻广识却也不知道忽然变成一个光茧的陈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看,快看,生火了!”

     此时只见包裹着陈秋实的光茧忽然收缩,一缕明黄色的小火苗出现在他的胸口,那炙热的气浪便是隐匿在一旁的石老和老莫也都受不了一般的向远处走开才略好了一些。

     “他这能受得了?莫不是眼看无望要引火自焚?”

     且不说石老和老莫的疑惑,这时候的陈秋实并没有旁人看来那般痛苦,他能看到那道符文在吸纳了足够太阳光线后,忽然化作一股小小的火苗,就那么漂浮在自己的身体里。

     自己的身体里忽然着火了,虽然陈秋实早有预见,可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可当他引燃火苗后却没有感觉到烈火焚身的痛苦,只有仿佛冬日里阳光落在身上的温暖和舒适。

     既然对身体无害,那就开始锻骨吧。

     ……

     仙骨之路上的陈秋实终于开始了自己的“仙骨”之路,而神都皇城中,却走出了一位大臣,这位大臣手持一道金光闪闪的敕令,来到一条幽深古朴的老巷子里,忽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