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联姻与力量
    那株被砍掉的木头终究还是没能称为烧火的柴,因为小厮送饭还算及时,第二是因为这集草园里,没米没菜的,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呀。

     那株木头,被陈秋实做成了一块墓碑,剩下的角料,都被他收了起来,放在屋子的边边角角,用来防虫除味。

     是的,阿婆又有了新的栖身之地,而这栖身之地,是在神都王府,一片寸土寸金之地!

     集草园里除了那些美到令人心醉的景致外,园子里还收藏有许多书籍,这些线装的精致书籍因为长久的无人翻看,而显得有些发霉,所以,陈秋实就给自己找了事做:整理这些躲在园子里发霉的书籍。当然,整理只是借口,观看阅读才是乐趣所在。

     秋叶纷纷,不知觉间,西苑里的草木已然枯黄了两次,十九岁的陈秋实看着那满眼的秋色,捏着手中不知读过几遍的《百鸟集》感叹着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寂。

     整个平妖王府似乎选择性的将那个当年跟随在平妖王身后的少年忘记,当然,除了每日给他送饭的小厮与后厨还记得要多做一份吃食外,没人知道在那幽静的集草园还住着一位朴实的读书少年。

     平妖王府的伙食很棒,各类常人不得见的珍馐美味变着花儿为府里那些贵人们呈现,自然,陈秋实的胃口也被养的叼了许多。

     而平妖王府深处的那间小屋里,日理万机的平妖王也很少过问那个朴实少年的日常生活。

     就这样,陈秋实唯一在这世间比较熟悉的人,也不再关心他了。整个世界似乎都把他给遗忘,丢弃,掩埋……

     在这段遗忘的日子里,神都上上下下都在准备着一件大事!

     人类,要和妖族联姻了!

     人类要和那些头上长着角,留着尾巴的异族联姻了!

     人类要和那些会吃人的妖族联姻了!

     整个大地都在为这个惊人的消息而震厄,所有人的脑子都在一遍遍的疯狂自问:

     这怎么可能!

     然而,无论多少人震惊,无论多少人为之想不通,西周的皇帝陛下,依然以他那绝对的权威,将之推行了下去!

     无数身着重铠的禁军将整个神都严防死守,巡逻队整齐的脚步声每时每刻都能听得到,宵禁称为神都八百年来第一次宵禁。

     两国联姻,不容破坏!

     ……

     陈秋实一手拿着肥硕美味的鸡腿,一手拿着一本《神都旧事》,躺在草地上,让温暖的阳光遍布全身,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若仔细看他的眼睛,便会发现那本就很小又眯起的眼睛,根本没有睁开,拿书,只是装样子,吃鸡腿才是唯一表面真实的动作。

     很久以前陈秋实就隐约察觉到有人在监视自己,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王府的人会监视自己,或者说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监视,总之,他不喜欢,虽然无法阻止,可是能有点自己的隐私还是好的。所以,脑海中的那块石头,就是他最后的保留地,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有人说,人类之所以从猿猴进化到现今的样子,最起初便是那么一块遮羞布,因为有了遮羞布,所以猿猴懂得了羞耻,从而变成了人。

     帝国与妖族联姻,这本身就是一块遮羞布!

     神都那煌煌不可直视的宏伟宫殿中,烟气缭绕之间,有龙椅浮于烟雾之上,幕连后,那个只见其影的伟大存在俯瞰着整个神都城。

     坊间有传言说,西周朝因为和魔族交战惨败,为寻求盟友,才委曲求全与妖族联姻,为的就是让妖族出兵,共抗魔族!

     于是,整个神都城里的百姓们不再迷惑与愤怒,先天上的优越感,让他们对那些来往于街上的妖族客商眼神愈发的轻蔑起来。

     “哼,他们以为娶到了我神囯公主就很了不起了么?居然敢行走于我神都的街道上,一群被哄去替我们卖命的畜生而已……”

     “一个公主,换一支军队,我觉得这个买卖划算!还是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厉害啊!”

     “可恶的魔族,若不是魔族,我们人族怎么会委曲求全寻求那些畜生的帮助!还搭上一个公主!”

     ……

     无论百姓们如何议论,神都城里渐起的民愤似乎就这样简单的被一则谣言所压下。

     平妖王府深处的小屋里,周怀瑾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太阳穴,长吁一口气,对阴影中的福伯道:

     “这些日子辛苦福伯了,底下那些趟子手,该赏的,不能吝惜。”

     福伯躬身应是。

     而集草园的陈秋实,又发现了新的好玩的事。

     脑海中那块满是符文的石头上,他终于又发现了一个特别的符文。之所以说它特别,是因为它所占据的面积基本上是其它一些小符文几百个那么大,而且,这个特殊符文周围还有一些颜色各异的稍小一些的符文,看起来,就好像这一片符文,都是从这里延展出去的一般,端是神奇。

     自发现了这片新天地,陈秋实就更加沉迷了,有时候小厮送来的饭菜都能忘记吃。

     逐渐进入冬日的神都城,终于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大雪纷扬,将这地面上所有的一切都笼罩上了一片洁白,厚厚的积雪堆积在枝头上,随着重量的增加,忽然垮塌,跌落在地面上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

     集草园里炉火旺盛,昏黄的火光将整间屋子烘的暖洋洋,陈秋实聚精会神的在地上摆弄着什么,细看下,发觉是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块,石块边上似乎还有一些凌乱的枝条杂乱的链接石块。

     “怎么会没有反应呢?应该就是这样的呀……”

     陈秋实皱着眉头,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的瞪着地上那些杂物。

     而过了一会,见其依然没有反应的陈秋实,闭上眼睛再次查看那片符文,过了一会,睁眼,将几块石头小心的挪动位置……

     就这样,重复的睁眼,闭眼……直到炉火将灭,天光将亮。

     “呼……好累啊……”

     试验了一夜的陈秋实伸着懒腰用一口破袋子将地上那些杂物统统装起来,然后来到院子外的一个土包前,轻轻的抚摸那块金楠木雕成的墓碑,自语着:

     “阿婆,我发现了改变我人生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可是,若继续这样改变下去,我起码会拥有力量,我不想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自己没有任何力量去改变它。”

     梦中,陈秋实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石头,不同的是,那石头上只有一个巨大的符文,就是这些日子里他一直钻研的符文,符文在梦境中变化着,幻化出无数奇妙的事物,有火,有光,有雷电,有雾气,有金属,甚至他还能看到在那符文中孕育出仿佛空间裂痕一般的东西……而催动这些变化的,则是一道淡青色的气流。

     气流!是了!没有动力,无论阵型如何正确,它都是一个死物,无法活起来,可这气流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从梦中惊醒的陈秋实思索着方才的梦,恍若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