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与将军4
        颜竺安反身插上门,想起刚刚差点就回不来了,一阵后怕。而反射弧长可以绕地球一圈的她,现在才感觉到腿软没有力气,靠着门好一会才勉强缓了过来。

         拖着有些疲软的身体,走进卧室。将自己狠狠地摔在了床上,思绪开始放空。

         她既然没有去面试,那就应该躲过那一劫了,不用再遭受毁了她一辈子的那种经历了,可是若是不是在那种地方遇见他,她们身份差距那么大,又要怎么相遇哪。

         他叫钟楚轩,问这个名字现在可能大家都不知道。

         但是在两年后在南平城就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他是真正的含着金芍出生的那一类,远些的年代不消说,就只看近几代就已经是让人惊叹不已,从他爷爷那一代起,就已经是有名的大官。

         父亲几乎算得上是现在执政党的开国元勋,而到了他这一代17岁的年龄就坐到了少将的位置,不说是在这年轻一辈是屈指可数的了,就算是往上再数几代,在这个年纪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也绝对是一只手能够数的过来。

         所以说他能走到这一步绝对不仅仅是靠着家里的势力,更是自己能力能够让所有人认同,不管是谁提起他,都会竖起一个大拇指,说他是天生吃这碗饭的。

         他头脑聪明,反应灵敏,果断决绝,又有先见之明,一场临时顶替上去的战役,让他的名声传开了,更是让所有人清楚地见证了他的实力,也被后人称之为千古绝战。

         那时中央党已经渐成了气候,和钟楚轩他们所在的三民党已经渐渐有了可以分庭抗礼的趋势,而当时正是国难当头,三民党的兵力已经全部分派去了抗击外来侵略者。

         无法再打压这个借着好时机趁势起来的想要和自己分食的政党,无可奈何之下合作在了一起,共同抗敌,当时有个中央党守卫着的重要革命根据地,由于敌方武器好过自己这方太多。

         虽然这个地方的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可竟也是渐渐显露出了不敌之态。

         最糟糕的是正是战争进行的最激烈的时候,敌人一个炮弹竟打到了指挥部,指挥的军官一个都不留的死在了里面,这下整个基地都慌了神,没有了可以指挥之人,这个战争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敌方就趁着他们群龙无首,慌成一团的的时候加大了攻势,顿时就死伤大半。还是一个班长想出了主意说去请离这里最近的部队的指挥官。

         于是就将钟楚轩以最快的速度请了过来,本来一群人看着钟楚轩那么年轻,觉得一定又是不知深浅的公子哥,绝望的已经做好撤离的准备。

         却没想到钟楚轩来了先是以雷霆手段稳定住了军队中因为连连溃败已经溃散的军心,然后迅速将遗留的士兵召集起来,看到已经少的不到三千人的队伍,所有人都失了战斗的心思。

         钟楚轩却只是沉思了一会,就提出利用起来这座老城中遗留的地道,借助人民的帮助来一个

         城内战,这种作战方法闻所未闻,却耐不住已经是没有了其他的办法,于是就照做了。

         这场战争仅仅是持续了五天五夜,他们借着老百姓打的掩护仅以不到三千人的兵力就将敌方5万人打的溃不成军,这是他们之前三万人都没有做到的,却在钟楚轩的带领下以三千之人的微薄之力,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于是全都收了轻视之心,上上下下一个个顿时都佩服的服服服帖帖的。而钟楚轩的名声也在这场战役中传了出去,再后来更是成了敌方闻之色变的玉面阎王。

         颜竺安又叹了一口气,不知要怎么的和钟楚轩相遇,想的脑核疼,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索性放弃了,到时候再找机会。

         因为今天受的刺激有些大,精力有些跟不上,颜竺安就这么想着想着竟也是睡着了。

         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经黑了,颜竺安睡得神清气爽,伸个个懒腰,就听见了自己肚子咕噜噜的一声巨响,这才想到自己已经是一天没有好好吃饭了,怪不得那么饿,看看时间已经七点钟了,于是

         揉着饿的在抗议的胃,向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打算简单的下个面条吃了再说,正拿着火引着柴火,呛得的没法子的时候就听见了传来的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小梅正在门口梆梆梆的敲着门,看见颜竺安开了门,说道:“你吃过饭了没有,我家今天做了好饭,我爸我妈让我叫你一起去吃。”

         颜竺安摇摇头,小梅立马就拉着颜竺安扭头走了,颜竺安被拉着在后面疑惑的问道:“怎么突然想要吃一顿好的庆祝一下了,你家是出什么喜事了吗。”

         小梅一听喜笑颜开的说道:“对啊,我托人打听的,说是我工作被录取了。”

         一听这个颜竺安就愣住了,脸上踌躇了起来,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跟着小梅回到了她的家里面。

         一直想要开口说出来,却一直被打断,几乎插不进话去,吃完饭郁郁的回了家里面。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见到小梅一家人,这件事堵在胸口也是难受极了,一天中午,他又去小梅的家里面看了一次,她家的还是锁着好好地,一家人都没有回来,于是有些低落的做着摘抄文书的

         工作以用来换取些生活费。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颜竺安听得真切,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就看见外面一群金发碧眼的洋人大兵整一个屋一个屋的搜查,有的人身上还扛着

         哭得撕心裂肺的年轻女子。

         颜竺安下了一跳,立刻关上门,细细想了一想也就明白了,这是人数不够,或者说是政府给了他们自由到贫民窟来挑选看得过去女子,听见外面沉重的军靴踏过土地的声音越来越近,

         颜竺安看看室内,赶紧的从厨房的小窗往外爬过去,却没想到,还没有过去,就听见一声踹门的巨响,颜竺安急忙往外爬过去,大兵听见这里的动静走过来,刚刚好看到颜竺安整个身子蹲在窗户上还没跳下去、

         不知对外面喊了一声什么,于是快步走过来,想要抓住颜竺安,颜竺安慌忙跳下去。

         因为厨房的小窗有些高,跳下来的时候崴了脚,颜竺安一抬头,看见洋人大兵狠狠地看着自己的脸,屋里哇啦的说了一头不知道是什么,也顾不上崴了脚急急忙忙的就往前跑。

         厨房小窗通往的是是一条堆满垃圾的街道,穿过这条街道,再往前走不远就是车水马龙的繁华购物街道,颜竺安一瘸一拐的跑着。

         就看见几个美国大兵出现在屋后,看见颜竺安,又是一声吼叫,追了上来,颜竺安慌不择路的跑着,拐弯的时候拐角处一个黑色福特也恰好拐弯,那辆车一个急刹车,却还是蹭到了颜竺安。

         颜竺安腿被挂的流了血,一下倒在了地上,眼看着美国大兵越追越近,颜竺安心里焦急想要接着跑,却无奈根本爬不起来。颜竺安几乎绝望的要哭了,心想难道自己真的逃不过吗,这难道是命吗?

         就在这时她含着泪珠的视线中出现了一节军路色的裤腿和一双利索的油光发亮的黑色马丁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