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帝王夫君19
        只是颜竺安对他的到来并不怎么的欢迎,看见他进入,红着的眼睛就看向一边,带着些泪痕的脸庞也转向了一边去。

         夏韦铮苦笑:“你怎么了,你生了我的气了,怪我没有提前告知你一声嘛可我也是一时情急,本还想要慢慢来的,但是夏侯诚去请求赐婚了,已经没有办法在等了啊”

         颜竺安还是不看他,可是眼眶又红了起来,却紧抿着唇忍住泪意,不让自己哭出来。夏韦铮的看着她这一副故做坚强的样子,心都要化成了一滩水。

         上前将人抱住埋首在自己的怀中,手掌不断的安抚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们以后经常回去,经常回去。”

         颜竺安哭了出来,手掌无力的捶打着他的胸膛,说道:“你坏蛋,你坏蛋,你个大坏蛋。”

         夏韦铮和道:“对对对,我就是个大坏蛋,别伤心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颜竺安这么伤心,一面有着对家中人的不舍,毕竟这和亲远嫁,和一般的远嫁并不同,大概是回去的机会并不多了,可是自己还没有享受足够这一家人之间的温馨气氛,还没有对他们做出什么报答,就已经要远去了。

         过了一会,颜竺安已经是缓了过来,没有那么伤心了,推开抱住她的夏韦铮,看着自己早就已经被冷落到一旁的盖头,随着夏韦铮说道:“你干嘛要进来,你看你把我的盖头都扯下来了,哪有这个样子的。”

         夏韦铮说道:“没关系,就当今天是洞房花烛夜了,一路上也不可能总穿戴着这个啊,不然就该累到了。"

         颜竺安一听他所说的洞房花烛夜,顿时羞红了脸,啐了一口,默默地别过头去,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不愿意再答话。

         夏韦铮已经默默的挪到了颜竺安的旁边虽然马车是经过特意改造,舒适又宽敞,地下厚厚的羊毛毯和车厢的墙上的储物格,使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型的起居室。

         但是一个座位上坐了两个人依旧是显得有些拥挤了。

         颜竺安不由得随着他的靠近,默默地向着另外一个位置上挪了一下,只是刚刚挪过去,身体就是一个腾空,原来是竟然被夏韦铮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了。

         一臂穿过腋下抱到胸前,一臂穿过膝关节。颜竺安急忙推拒,说道:“你放我下来,你怎么能如此轻浮哪。”

         夏韦铮有调整了一下自己抱着她的姿势,说道:“别动,谁能够看的见,我抱着我的夫人不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吗,难不成还能够被说出朵花来。”颜竺安反驳道:“还没有过门,那里是你夫人了,乱说。”

         夏韦铮一下吻在了颜竺安的唇上,说道:“从我第一次见你,就已经把你当做我夫人了,我们也不过是只差一个洞房花烛夜而已啊。回去给你补上,一定让你满意。"

         颜竺安将柔弱无骨的手臂环过了他劲瘦的腰,将头埋进去,就不再说话了。

         夏韦铮被她无意识蹭了蹭的头,萌的一塌糊涂,想着昨晚应是没有睡好的,毕竟眼白处都已经有了红红的血丝,于是一只手掌,拍了拍她,说道:“睡吧,有什么事睡醒再说。”

         颜竺安确实也已经是困顿到不行了,听他这么说,也就没有挣扎,在他的怀中沉沉的睡去。

         由于路途遥远漫长,颜竺安就在夏韦铮的要求下脱下了嫁衣,换上了清减从便的便服。夏韦铮想要带着她看一看这周边的大好景色,遭到了队伍中那些老臣的极力劝阻,颜竺安也说自己不要了,可是夏韦铮却像是听不见这些反对的声音似得,将不愿出行的颜竺安一个横抱,带上了自己的马匹,就策马奔腾而去。

         实在被他们的陈言滥调,每天都要重复上八百回的劝阻烦的不行,不想要两人婚后甜蜜的出行被影响,干脆从幻影阁中遣调出两个身形相似,善于伪装的手下,来代替两人跟随车队前行,自己和颜竺安则是朝着与他们路线不同,但风景优美的地方跑掉了。

         夏韦铮身为一个皇子,确是所有下人的活计都能做,倒是让颜竺安吃了一惊,有时两人来不及赶上旅店,便在外面风餐露宿,夏韦铮包揽了打猎,烧烤两人晚饭的全部伙计。晚上点着篝火,相拥而眠。

         除了没有洞房,所有夫妻间能做的都做了,两人之间的相处,就像是经过多时的磨合的老夫老妻一样,无比的契合。

         这一日,两人穿过一个昏暗的山谷,这出的景色显得极为奇异,两边的山峰见所未见,竟然是越往上就越狭小,倒像是山顶和山脚长错了位置,头顶只能透过两山之间狭小的缝隙,看见一线天。

         穿过了这一线天的峡谷之后,眼前豁然开朗,面前的景色却让两人惊呆了,饶是见多识广的夏韦铮,也从没想过会见到这样的景色。

         这是一个平缓的丘陵,长满了嫩绿的长度所差无几的,看起来毛茸茸的嫩草,各色的花朵点缀其间,各种各样的蝴蝶在山间自由自在的飞舞,甚至还有一只落在了颜竺安的秀发上,久久不肯离去。

         肥硕洁白的兔子,从两人面前跳过去,还不怕人的站在两人面前仰着头疑惑的张望着。然后久久看不出来眼前的两人是什么物种,一晃一晃着短短的毛茸茸的短尾巴走掉了。

         还时不时地扭过头来,用着红通通的眼睛在张望着两人。远处并不高的陡峭山峰上,有着湍急的瀑布,将那个山峰染成白色,

         急速的水流撞击着石头所产生的雾装的水雾,折射着天空中散发着并不耀眼的光的太阳,产生了一个一个的小彩虹。

         已经到了午膳的时间,两人静静的欣赏了一会,就去了不远处的不时传来鸟叫声的树林,去打猎觅食。

         夏韦铮一反平日里将颜竺安留下自己前去打猎的作风,将颜竺安也带进了树林里。

         颜竺安有些不解其意,自己不仅没有武功在身,跟随着过去,不仅是会打扰他打猎,还会使他分心。只是夏韦铮执意,也只的顺着他的意思,一同前往了。

         颜竺安一开始看着面前窜过的兔子或者野鸡,还当是夏韦铮是故意放过她们的,可是随着夏韦铮不断地往前走去,越来越往着林子的深处走去,却没有一点想要逮捕猎物的迹象,颜竺安就更加疑惑了。

         叫着前方径直走着不回头的夏韦铮,说道:“我们要去哪里啊?不是要来打猎吃午膳的吗,怎么那么多的你都不捉一个啊。"

         夏韦铮扭过头来,面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像是混合着轻松激动,所愿终于达成的释然,说道:“不用担心,跟着我走就好了。”

         一直好奇的跟随了两人许久的兔子,像是不满于两人的忽视,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两人的前方,鄙视了两人的渣速度,然后像是变戏法似得撞到一棵树上,将自己撞晕了。

         颜竺安看的好笑,也就没有关注两人现在前行的方向,只在后面捂住嘴笑着。

         夏韦铮停下来的时候,颜竺安才抬起头来张望着,前方的是一条横穿过树林的河流,河流并不宽广,水流也很是清缓,还有这形状不一的大石头,林立其间。

         颜竺安不解为什么夏韦铮要来到这种地方,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夏韦铮说道:“你刚刚来的时候蹭脏了,现在脸上身上都灰扑扑的,不如先过来洗个澡。”

         碍于女孩子爱美与爱干净的天性,颜竺安看了看自己确实是有些沾染灰尘的衣服,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是很明白,洗澡和吃中午饭有什么冲突。

         看着夏韦铮识趣的转过身去,身影被一块大石头挡的严严实实的,放下了心,脱了衣衫浸入了水中。

         可是洗完才发现自己记得明明是拿过来的干净衣物,不见了踪影,想来是自己记错了,于是就走到了夏韦铮藏身的那块大石头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的干净衣物在你那里吗,你不用转头,就直接递给我就行了,我就在石头的后面。”

         夏韦铮的身影从石头后显现出来,举着手中的衣服说道:“是这件吗。”颜竺安没想他竟然是站起了身来,急忙就向水下缩过去,双臂交叉挡在了胸前,焦急的说道:“哎呀,你转过头去,转过头去,就是这件,你放在石头上我自己拿就行了。”

         可是夏韦铮就像是没有听见颜竺安的这番话似得,竟反手将衣服放在了石头上,自己绕了过来,脱着外衫,缓缓地下了河,颜竺安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冲到说道:“你干嘛啊,你快回到岸上去,我不要衣服了,你别过来了。”

         可是夏韦铮听言竟然将她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一个用力,扔到了岸上,还是不断的走近着。颜竺安转身就跑,背后却贴上了一个火热坚实的胸膛,腰间也被一双与水温天差地别的双手握住了,并在不断地上移抚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