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帝王夫君18
        里面传来二喜公公尖细的声音:“进\”

         夏韦铮推门进入,大殿的正中央跪着的夏侯诚,显得极其的突兀。

         元帝表情严峻,即使是在看见夏韦铮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变化,两人似乎是经过了一番争吵,夏侯诚面前摔得粉碎的杯子,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元帝待到夏韦铮走进了,用缓和了的口气说道:“三皇子前来,所为何事?”

         再听见元帝叫出来人身份的那一瞬间,夏侯诚板直的跪在那里的身子微微一动,但终究也没有转过身来。

         夏韦铮起身说道:“今早去找寻太子殿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忘记告知陛下了,刚好太子殿下往这边来了,想了一想就也过来了。”

         然后装作吃惊的样子迟疑道:“只是不知为何太子殿下跪在此地。”

         元帝从鼻子里面发出了一声冷哼声:“这个不孝子,让他跪着!不知所谓。”

         夏韦铮疑惑道:“太子殿下可是惹了陛下生气,不知是为何哪,这几日太子殿下是一直与小王待在一起的啊,难不成是因为小王。”

         元帝怒道:“这个逆子,竟然来向我求娶,让我下圣旨给他娶亲。”

         夏韦铮心里咯噔一下,掩饰住内心的慌张,说道:“奥?这不应该是好事吗,怎的陛下不高兴,反而大动肝火啊?”

         元帝叹息一声说道:“三皇子可还记得昨日进院时,撞见的的那一男一女吗。”

         夏韦铮思考了好久,问道:“陛下说的可是那正在拉扯的一男一女吗。"

         元帝说道:“是啊,他要求娶的就是那名女子。”

         夏韦铮说道:“那元帝陛下为何不同意,难不成是以为那女子行为不端正?可是那日不是已经问了个明白,是那男子去拉扯,那女子无力抵抗吗?”

         元帝说道:“问题就出在这,昨日出了那等的事,刘爱卿,也就是那男子的父亲已经向朕提起过要娶那女子过门了。可是这逆子却不管朕如何说,非要朕下旨赐婚,这成了什么,不就成了抢臣子的未过门的妻子吗。"气的吹起了嘴上的胡须。

         这时,夏侯诚突然发声道:“他们还未定亲,说明上官氏之女颜竺安仍是独身,望父皇成全,孩儿是真心求娶。"

         元帝一听这话,火气立马就上来了,扭过身子就想要再抓住茶壶扔过来,二喜公公急忙上前劝阻,好不容易才将那茶壶从元帝的手中夺了来。

         元帝说道:“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若是朕不将那女子赐你,你是不是就要寻死觅活了啊?!"

         夏侯诚避而不答,说道:“望父皇成全。”

         元帝一下就将手边的东西都扫到地下,气愤道:“成全!成全!这种祸国殃民的女子就应该丢到绞刑架上去,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勾走一个的魂还不够,还要勾走另外一个的。"

         夏韦铮心中暗暗着急,直骂夏侯诚蠢,哪里能够这样求娶,这是会害了颜竺安的啊,脑筋急速转动,想着解决的办法。

         对元帝一拜,说道:“陛下不要着急,小王或许有办法帮助陛下排忧解难。"

         元帝一听来了兴致,说道:“奥?三皇子快快说来,”

         夏韦铮说道:“今早,小王就想要找到陛下说这件事,这是父皇来时曾秘密交代的,只说随我眼缘,他希望我能够迎娶贵国的一位宗室贵女,以促成联姻,这样我们两国就有了更加亲密持久的关系了。”

         元帝迟疑道:“三皇子所说的事,确实是一件好事,可是朕不明白这两件事如何会有牵扯的。不如三皇子给朕细细的解释一下。"

         夏韦铮解释道:“这么说其实有小王的一些小心思在里面的,因我已过弱冠之年,今年已是二十有二,实在是被父皇和宫里的娘娘催促着赶快成家,催促的已是不耐,我还想着趁年纪轻轻多游乐几年,若是这次能够带回一个女子成家,不仅能够解了我的烦思,也能接了陛下和父皇的,可谓是一箭三雕。”

         元帝沉思,猛然反应过来,说道:“你是说将上官氏女子带走,交差?”

         夏韦铮点头,恭维道:“元帝陛下果然是智慧超于常人,小王的意思就是这样,若是将她带走,以她的身份,并不会敢说些什么,这样小王既能成家,又不会被限制住自由。"

         元帝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就被夏侯诚激动地打断了:“不行,这万万不行,儿臣早已提出迎娶她入门,若是刘家知道了,定然不会再求娶,但是一定不能让他们将人带回夏国。”说完又是一个叩首:“往父皇成全儿臣的一番苦心,允许她嫁给儿臣。”

         元帝一听,刚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说道:“你你你,你个逆子,你闭嘴,你别想,二喜,二喜,将他赶出去,快赶出去。这是非得要气死朕啊。"

         二喜公公在那里左右为难,太子陛下没等出个结果,定然是不会走的啊,想想元帝也未尝不明白这点,也就是说个气话,也就站那里并不作为了。果然,皇帝看他没有动弹,也没有在说什么。

         而夏侯诚知道,如果自己再说下去,真的让元帝愤怒到极致了,或许这件事情就真的没有转机了,保持着跪趴的姿势,也不再敢说话了。

         元帝缓了一口气,力竭似得对着夏韦铮说道:“三皇子说的虽然是好,可是夏国君主也说过是我朝的贵女,这上官氏女的地位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是贵女啊,不行不行,这是对你国的不尊重,这个可不行。”连连摆手。

         夏韦铮虽然心中有些焦急,但是还是一副淡定得样子解释道:“哎~元帝陛下在怕些什么哪,现在不是,可是只要是陛下想她随时可以是,不是吗?陛下又何必在这种事情上忧心哪。”

         元帝一想果然是这样,于是及也顾不得还趴在一旁的太子,对着二喜说道:“快,拟朕的旨意,将这上官氏女子升为郡主,赐予夏国和亲。”

         地面上趴着的夏侯诚抬起头来,一脸悲切的说道:“父皇,万万不可啊,儿臣恳求父皇,不要做此决定,这定然是哪夏国三皇子的阴谋啊。"

         元帝说道:“你不必再说了,朕意已决,你不必再多说了。”说完一挥衣袖,带着二喜公公走了。

         夏韦铮看都没有看夏侯诚一眼,就这么挥挥袖子走了。

         同天,没有一点预兆的,上官家接了两道谕旨,第一道将颜竺安升为郡主,一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将她升为郡主,第二道圣旨就很好的为他们解答了。作为郡主,赐予夏国三皇子,进行两国联姻。

         一家人没有一点欣喜之情,谁会想要自己家好好地女儿远嫁到他国,给一个根本就未见过面的皇子那。

         只是再是悲切,皇帝的命令依然是没有办法违抗的,沉默着为颜竺安准备着远嫁的嫁妆。

         而皇宫中同样也是一片兵荒马乱,在元帝下了命令,匆匆走了之后,夏侯诚就吐血昏迷在地了,元帝在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当他是为了改变自己的主意,而耍的苦肉计,就派了御医去看,只是这御医却回来报,说是无计可施,身上未见任何的异常,甚至能够正常喂食,就只是昏迷不醒。

         元帝不信,又派了最为德高望重也是自己最信任的御医前去查看,可是得到的反馈却还是一样的,这下他才慌了,广发告示,请便遍了天下的名医好手,却都是无计可施。

         皇后规劝道说是生死有命,这都是他的命数,谁都改不了,与其现在折腾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说给他准备一个盛大的葬礼。

         既然皇后,他的母亲都这么说了,其他人巴不得他就这么走了,给其他人腾一个地方,于是就在他还没有咽气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准备着葬礼了。

         仓促的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过去了,一个月中夏韦铮守着颜竺安她们国家的礼节,即使是在渴望,都没有偷偷跑去见颜竺安一面。时间一到,早就迫不及待的前去接人了。即使时看到的是看到颜竺安和家人哭哭啼啼抱成一团告别的的样子有点心疼,但还是一点都不愿耽误。

         好在上官家即使是再不舍得也知道规矩,收敛了情绪站在一旁,目送着颜竺安随着车队远去。只有上官夫人实在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不舍和难过,在上官于的怀中伤心的哭着。

         而颜竺安听着身后越来越远的母亲的哭声,在车内也是止不住眼泪往下流。时不时地一声抽泣声,使夏韦铮也是焦急的不行,一出了城门就不顾劝阻马上钻进了车厢内,查看颜竺安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