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与将军15
        直到房间昏暗下来,不开灯已经看不清东西,颜竺安推了推钟楚轩,就听他应了一声,模模糊糊看见他的头低垂下来,眼睛闪闪发亮的在黑暗中尤其明显,像是储满了星光.

         殊不知在钟楚轩眼中也有同样的感觉,两个人就这样在黑暗中静静地对望了一会,同时笑了出来,颜竺安说道:“你刚刚的样子好像一个鬼”

         钟楚轩笑着就去挠颜竺安的痒痒,说道:“奥是吗,你竟然说我像个鬼。”

         颜竺安被挠得缩成一团,说道:“不要闹了,不要闹了。”钟楚轩看闹得差不多了,这才说道:“还说我像鬼吗,错了吗”

         颜竺安已经笑出了眼泪,肚子都笑得有点疼,过了一会才回到:“好吗。我错了。”过了一会才嘟囔道:“本来就是嘛。”

         钟楚轩一看又要动手,就听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原来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好不容易一家人都在,老帅叫着两人去吃个团圆饭。这才收拾收拾,往那边走去。暂且揭过不提。

         由于老帅高兴钟楚轩竟然从几个老油条手中抢到了最重要的地方,一时高兴的没有办法,于是就想要庆祝庆祝,于是三天后开宴,请了戏班子在家中庆祝,当天来了许许多多形形□□的人,

         放眼望去几乎是南平一大半的上层名流都来了,一群一□□好的官家小姐,正在面街的那个大阳台上说着话,似是极为好奇街上走过的人群,有的正撅着屁股,往下张望着,圆鼓鼓的仿佛要胀破提花稠胯,越发的显得穿着旗袍的腰身纤细了。

         大多都是刚及肩的头发,有的洋气的烫了大卷,但大多还是微微往里扣着卷了卷,翘到嘴角,趁着年轻的面孔似乎也是极美,少数梳着大粗辫子,顺着胸部曲线就那么垂下来。

         虽然家中无人反对颜竺安跟在钟楚轩的身边,但是老帅她们终究是觉得颜竺安的家室也太差了些,若是做姨太太自然是好的,可若是做正妻未免有些不匹配,带出去总有些丢面子,

         所以说是庆祝一下,但其实还是想要给钟楚轩相看一个门当户对的正妻,有了正妻想要怎么玩都不为过。

         虽然没有人说过这个问题,但是颜竺安一开始就很是明白,明白自己和钟楚轩身份的差距,也从没想过能够作为妻子站在他旁边,不过也是无所谓,因为她只要在有生之年陪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身份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并没有那么在乎。所以在看到老帅她们说起这场宴会的眼神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场宴会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上面的姑娘大多也都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打扮的尽是花枝招展,像是孔雀开品一样吸引人眼球,看见颜竺安都没有什么好感,大多来之前就已经听说过颜竺安之名了。

         对于这些幻想着能够成为他的夫人的姑娘来说,颜竺安的存在也确实是碍眼了些,看她们都有意无意的排挤着自己,颜竺安也没有什么兴趣凑上去说话,整个大厅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和香水的香气,

         颜竺安被这个味道刺的有些头疼,便下了楼去,院子里果树上的一大蓬一大蓬苍白的花影影绰绰。台子上的好戏正是唱到好处。只是却没有多少人再看着,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颜竺安

         找了个好位置,便开始看了起来。

         这里不比散发着霉味的戏院,家里是在天井中搭棚,粗心的芦苇铺顶,底下一片夏荫。刚搭的舞台沐浴在蓝白色的汽油灯光底下,旦角得意洋洋的摔着白色的水袖,咿咿呀呀的唱着,贴面的黑片子的珠花闪着蓝光。两块狭长的胭脂从眼皮一直抹到下巴,烘托出雪白的琼瑶鼻。

         颜竺安并没有怎么看过戏,戏这种东西一直是有钱人家奢侈的产物,小时候倒是看过庙会时村里搭台唱的戏,不过那种是业余的人唱的并不怎么专业的戏,和这个不怎么能比。

         看着看着竟也是看得痴了,连旁边有人坐下都不知道。钟楚轩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反应,倒是引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失笑的看着她连看这个都能看的那么入迷。

         于是一只手放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又蒙住了她啊的眼,因为被遮挡了视线,颜竺安这才回过神来。将他的手从眼前扒开来,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干嘛啊”

         钟楚轩好笑得说道:“有那么好看吗,这戏年年都点这一出,我都快能够背下来了,你怎么还看得失了神了那。”

         颜竺安眼睛离不开台上,眼睛紧更着台上的人物的一举一动,有些漫不经心的敷衍说道:“我就觉得有趣,你觉得没趣你干嘛还来这里啊,回你的宴会去嘛。”

         钟楚轩一听,忍不住拧了拧颜竺安的脸蛋,说道:“,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是见没你人了,害怕你会出什么事这才丢下上面的一群人,专程来找你的,你现在还这样说。”

         颜竺安一边闪躲着他拧自己的手,一边沉浸在舞台的剧情中,根本就无暇顾及钟楚轩说了什么,只是嗯嗯嗯的胡乱应付着。钟楚轩双手捧着她的脑袋将她挪过来,面对着自己,

         她确是脸被拧过来了,眼睛还期而不舍得死盯着舞台上。

         钟楚轩简直气笑了,向来只有一群一群的女子等着自己垂怜,却没想还有一天自己和一群戏子争宠,等着别人垂怜,那个别人还死活不愿意垂怜自己。

         当即就拉着颜竺安走出这里,更气的是颜竺安一边被自己拉着走,竟然还一边看着戏台上,眼睛都不移开问道:“你干嘛呀,你干嘛呀,人家还在看戏那。”

         直到看不见一点戏台了,这才扭头甩开自己的手。一脸气鼓鼓的站在一旁。颜竺安背对着钟楚轩生着气,心里是这样想的:好气奥,人家还没看完,那个女的tou情的怎么样人家还没看到,

         ,好刺激奥,人家也想啊。

         钟楚轩见她扭过头去,自己站过去,又扭向另外一个方向,干脆就直接从背后抱过去,见她挣扎,就更加收紧了胳膊说道:“我也生气了,以后再也不请来唱戏的了,他们有那么好看吗,

         怎么可能有我好看,你都不看我。”

         颜竺安一听这话也哭笑不得了:“你怎么这样比,我不过是看个新奇。”钟楚轩一听“新奇难道你看我看烦了。”颜竺安一听更无奈了“你不要闹了。”钟楚轩又哼了一声,说道:“好吧,来给你看个东西。”

         直到房间昏暗下来,不开灯已经看不清东西,颜竺安推了推钟楚轩,就听他应了一声,模模糊糊看见他的头低垂下来,眼睛闪闪发亮的在黑暗中尤其明显,像是储满了星光,殊不知在钟楚轩眼中

         也有同样的感觉,两个人就这样在黑暗中静静地对望了一会,同时笑了出来,颜竺安说道:“你刚刚的样子好像一个鬼”

         钟楚轩笑着就去挠颜竺安的痒痒,说道:“奥是吗,你竟然说我像个鬼。”颜竺安被挠得缩成一团,说道:“不要闹了,不要闹了。”钟楚轩看闹得差不多了,这才说道:“好说我像鬼吗,

         错了吗”颜竺安已经笑出了眼泪,肚子都笑得有点疼,过了一会才回到:“好吗。我错了。”过了一会才嘟囔道:“本来就是嘛。”

         钟楚轩一看又要动手,就听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原来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好不容易一家人都在,老帅叫着两人去吃个团圆饭。这才收拾收拾,往那边走去。暂且揭过不提。

         由于老帅高兴钟楚轩竟然从几个老油条手中抢到了最重要的地方,一时高兴的没有办法,于是就想要庆祝庆祝,于是三天后开宴,请了戏班子在家中庆祝,当天来了许许多多形形□□的人,

         放眼望去几乎是南平一大半的上层名流都来了,一群一□□好的官家小姐,正在面街的那个大阳台上说着话,似是极为好奇街上走过的人群,有的正撅着屁股,往下张望着,圆鼓鼓的仿佛要

         胀破提花稠胯,越发的显得穿着旗袍的腰身纤细了。大多都是刚及肩的头发,有的洋气的烫了大卷,但大多还是微微往里扣着卷了卷,翘到嘴角,趁着年轻的面孔似乎也是极美,少数梳着大粗辫子,

         顺着□□就那么垂下来。

         虽然家中无人反对颜竺安跟在钟楚轩的身边,但是老帅她们终究是觉得颜竺安的家室也太差了些,若是做姨太太自然是好的,可若是做正妻未免有些不匹配,带出去总有些丢面子,

         所以说是庆祝一下,但其实还是想要给钟楚轩相看一个门当户对的正妻,有了正妻想要怎么玩都不为过。

         虽然没有人说过这个问题,但是颜竺安一开始就很是明白,明白自己和钟楚轩身份的差距,也从没想过能够作为妻子站在他旁边,不过也是无所谓,因为她只要在有生之年陪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身份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并没有那么在乎。所以在看到老帅她们说起这场宴会的眼神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场宴会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上面的姑娘大多也都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打扮的尽是花枝招展,像是孔雀开品一样吸引人眼球,看见颜竺安都没有什么好感,大多来之前就已经听说过颜竺安之名了,对于这些幻想着能够成为

         上夫人的姑娘来说,颜竺安的存在也确实是碍眼了些,看她们都有意无意的排挤着自己,颜竺安也没有什么兴趣凑上去说话,整个大厅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和香水的香气,

         颜竺安被这个味道刺的有些头疼,便下了楼去,院子里果树上的一大蓬一大蓬苍白的花影影绰绰。台子上的好戏正是唱到好处。只是却没有多少人再看着,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颜竺安

         找了个好位置,便开始看了起来。

         这里不比散发着霉味的戏院,家里是在天井中搭棚,粗心的芦苇铺顶,底下一片夏荫。刚搭的舞台沐浴在蓝白色的汽油灯光底下,旦角得意洋洋的摔着白色的水袖,咿咿呀呀的唱着,贴面的黑片子的珠花闪着蓝光。

         两块狭长的胭脂从眼皮一直抹到下巴,烘托出雪白的琼瑶鼻。

         颜竺安并没有怎么看过戏,戏这种东西一直是有钱人家奢侈的产物,小时候倒是看过庙会时村里搭台唱的戏,不过那种是业余的人唱的并不怎么专业的戏,和这个不怎么能比。看着看着竟也是

         看得痴了,连旁边有人做下都不知道。钟楚轩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反应,倒是引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失笑的看着她连看这个都能看的那么入迷。

         于是一只手放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又蒙住了她啊的眼,因为被遮挡了视线,颜竺安这才回过神来。将他的手从眼前扒开来,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干嘛啊”

         钟楚轩好笑得说道:“有那么好看吗,这戏年年都点这一出,我都快能够背下来了,你怎么还看得失了神了那。”

         颜竺安眼睛离不开台上,眼睛紧更着台上的人物的一举一动,有些漫不经心的敷衍说道:“我就觉得有趣,你觉得没趣你干嘛还来这里啊,回你的宴会去嘛。”

         钟楚轩一听,忍不住拧了拧颜竺安的脸蛋,说道:“,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是见没你人了,害怕你会出什么事这才丢下上面的一群人,专程来找你的,你现在还这样说。”

         颜竺安一边闪躲着他拧自己的手,一边沉浸在舞台的剧情中,根本就无暇顾及钟楚轩说了什么,只是嗯嗯嗯的胡乱应付着。钟楚轩双手捧着她的脑袋将她挪过来,面对着自己,

         她确是脸被拧过来了,眼睛还期而不舍得死盯着舞台上。

         钟楚轩简直气笑了,向来只有一群一群的女子等着自己垂怜,却没想还有一天自己和一群戏子争宠,等着别人垂怜,那个别人还死活不愿意垂怜自己。

         当即就拉着颜竺安走出这里,更气的是颜竺安一边被自己拉着走,竟然还一边看着戏台上,眼睛都不移开问道:“你干嘛呀,你干嘛呀,人家还在看戏那。”

         直到看不见一点戏台了,这才扭头甩开自己的手。一脸气鼓鼓的站在一旁。颜竺安背对着钟楚轩生着气,心里是这样想的:好气奥,人家还没看完,那个女的偷情的怎么样人家还没看到,

         和干儿子偷情,好刺激奥,人家也想啊。

         钟楚轩见她扭过头去,自己站过去,又扭向另外一个方向,干脆就直接从背后抱过去,见她挣扎,就更加收紧了胳膊说道:“我也生气了,以后再也不请来唱戏的了,他们有那么好看吗,

         怎么可能有我好看,你都不看我。”

         颜竺安一听这话也哭笑不得了:“你怎么这样比,我不过是看个新奇。”钟楚轩一听“新奇难道你看我看烦了。”颜竺安一听更无奈了“你不要闹了。”钟楚轩又哼了一声,说道:“好吧,

         来给你看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