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白雪公主的后母3
        颜竺安扭过头看去,看见来人在电闪雷鸣的照耀下越发显得如花似玉的脸,松了一口气。她以为是谁,原来竟是白雪公主,不过为何白雪公主会半夜爬上她的床来,难不成是因为梦游

         颜竺安心中暗暗猜测着,半转过身子推了推已经睡着了的白雪公主。

         许久,白雪公主才睁着惺忪的睡眼,悠悠的转醒。眉眼间还带着浓浓的睡意,看见望向她的颜竺安,表情留露出些许的委屈,呓语了一声母后,这时窗外伴随着雷声,闪起了一道将整个夜晚照亮如白夜的亮光,白雪公主似乎被吓了一跳。

         将头埋进了颜竺安的颈首间,甚至身子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混合着激动,高兴,不可思议,有些复杂。当然,这是在前面的颜竺安所看不到的。她双臂抱的更紧了些,将颜竺安箍的都有些不适应。

         待到她平静了些,颜竺安才拍拍自己腰间的手臂,说道:“公主,公主,你的手臂箍的太紧了些,母后快要喘不过起来了。”白雪公主听见这话,头才抬了起来,手臂也适当的放松了些,看向颜竺安,眼中就像是有泪光闪现,说道:“母后,我好怕。”

         颜竺安被白雪公主的胳膊隔得腰疼,心中吐槽道:“这体型不似寻常女子也就算了,为什么这身上还都是肌肉,硬邦邦的,除了这张脸,哪里像一个女子了,要不是因为对于听了那么多年的童话故事的信任,她真的就要怀疑这白雪公主是不是个男人了。而且为什么着白雪公主对于王后的态度那么亲密啊,这让她都有些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接下来的剧情了”

         不过听见白雪公主这么说,还是拍拍她的胳膊安慰道:“不用怕,这只是雷而已。”白雪公主将身子贴得更近了些,颜竺安都不得不随着她的动作蜷起了身子,说道:“母后,我还是好怕,母后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颜竺安略微有些迟疑,这不好吧,看见颜竺安的迟疑,白雪公主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两眼中瞬间就出现了蠢蠢欲落的泪水,一脸希冀模样的看着颜竺安,搞得颜竺安觉得就好像她这样迟疑是件残忍的事情。

         于是说道:“公主可以找一个女仆,在床边守着,可是这个样子是有些不怎么符合情理的啊。”

         一听颜竺安是真的开口赶人了,白雪公主的手臂箍的更紧了些,说道:“母后难道不喜欢白雪了吗,明明白雪都那么害怕了,母后竟然还要敢人家走。”

         颜竺安一听这话,尴尬症都要犯了,急忙解释道:“当然不是。”“那母后的意思是白雪可以在这里和母后作伴,不用走了吗。”

         颜竺安被这个问题说的有些怔楞,犹豫的点了点头,脖子由于长时间的扭过来的姿势,有些僵硬酸痛,与是颜竺安就想要转过身来,和她面对面的说话,省的这样半转着身子,那么难受,于是就撑起了胳膊,转过身来。

         可是白雪公主的眼神就像是被什么所吸引了,一样,怔怔的盯着那一处,不再说话,颜竺安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原来是由于刚才的动作,丝绸睡衣滑落,袒露出了半个胸部。

         颜竺安有些尴尬的将衣领整顿好,白雪公主早就已经将视线收了回去,说道:“母后的身材真好,可是……”

         一切尽在无言之中。

         颜竺安安慰道:“公主殿下不必妄自菲薄,公主殿下长大了,也会这个样子的。”

         白雪公主听言,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说道:“母亲总是哄骗人家,人家都已经那么大了,怎么可能还会再继续长,长成那个样子哪、”

         颜竺安被她这样的辩白,弄得有些尴尬的说不出话来,笑了笑不再说话。

         白雪公主抱得更紧了些,撒娇道:“母后,不要赶人家走了,人家好害怕的那,小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母亲做伴的,母后也说过会像亲生母亲一样待人家的,难道母后是骗人家的。”

         颜竺安奇怪道:“公主怕是记错了吧,公主的母后似乎是在生产公主的时候就死亡了吧?”

         正撒娇的白雪公主的身子显而易见的一僵,由于她将头埋在了颜竺安的颈旁,颜竺安并不能看见她的表情,只知道过了好一会那边才发出声来,声音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还有些闷闷的,她说道:“那肯定是我太害怕了,所以一时记错了。”

         既然白雪公主都这么说了,颜竺安也是不能够再赶她走了,想着也不过就是和同性睡在一起一个晚上而已,何况现在刷够了好感度,以后知道是做什么任务的时候,做起来也会容易些。当即也就不再赶她走,应允了她的请求。

         两人相拥而眠,颈首相交,就像是两只天鹅一样,颜竺安觉得异常不舒服,她不知道之前白雪公主和王后是怎样相处的,但是看白雪公主的态度,应当是不错的。可是她对于白雪公主并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什么记忆,虽然是不能够一个劲的拒绝白雪公主的要求,但是眼下两人用如此亲密的姿态,同塌而眠还是让她觉得异常的别扭。

         于是她无声的挪动着身子,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白雪公主有些过于雄壮和结实的身子,还是给了她不小的压力的,只是她往后挪动一寸,白雪公主便追过来一寸,颜竺安忍不住想要开口,提醒她往后挪一下。

         可是她一抬起头,就看见白雪公主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忽略她略宽的肩膀,颜值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颜竺安生生的咽下了口中想要说的话,这个姿势睡了过去。

         心满意足的两人都没有看到玄关处闪着幽光的魔镜中,那张满是怒火的面庞。

         如果不是白雪公主的出身和故事中一样的话,颜竺安会怀疑这是另外一个故事,白雪公主的反常行为让颜竺安越来越怀疑这个世界的主线是不是已经崩坏了。

         自从那一天颜竺安收留她过夜后,她就像是得了肌肤饥渴症,时时刻刻都想要和颜竺安腻在一起,不管是亲亲还是抱抱,就算是只能够碰一下她的衣服,也是一副开心的样子。

         颜竺安甚至怀疑这其实是一个蕾丝向的世界,直到那一天白雪公主又在半夜偷偷爬上了自己的床,颜竺安实在是被最近心头越来越多的疑惑,压得神经都沉重起来了,所以那一夜睡得格外的沉,并没有发现有人闯入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就醒来了,正是被抱了一个满怀,熟悉的气味让颜竺安皱了眉头,忍不住挪动了一下身子,可是顶在身后的东西,却因此越发的不容忽视了,她心生怪异,一只手摸索着向后探去,想搞弄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心中其实是有了猜测,可是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不可能,这是流传了几千年人人都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啊。

         可是当她将那个顶在身后的东西抓在手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扭过头去不可置信的看向身后的白雪公主,正好是撞入了他波澜不兴的眼神中。

         白雪公主在颜竺安看过来的那一瞬间,说道:“母后似乎是很惊讶的样子、”

         颜竺安身子想要远离他,可是他的胳膊结实的搂在颜竺安的腰上,任由颜竺安挣扎也还是纹丝不动,颜竺安说道:“你个逆子,放开我。你竟然隐瞒自己的性别,蒙骗了那么多国民,你再不放开我就叫人进来,揭穿你隐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

         白雪公主,不,应该说是王子了,在身份被发现了之后,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反而一派轻松的看向颜竺安,而她的嗓音也变得低沉沙哑,不复之前的甜美的样子了,低低的笑了起来,一脸宠溺的看向颜竺安说道:“母后,你怎么那么可爱哪,整个王国中,大概就只有你不知道我本就是男儿身吧,母后想要告诉别人,是想要告诉谁哪”

         颜竺安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说道:“不可能,你一定是骗人的。如果是其他人都知道的话,那为什么你之前还装作女子的嗓音哪。”

         王子伸出手去,想要抚摸颜竺安的脑袋,却被她侧头闪开,愤怒的斥责道:“放肆,不管怎样我还是你母后,你这是成何体统。”

         王子将手抽回,脸上的笑意没有丝毫改变,说道:“不然怎么说母后可爱呐,母后难道就没有听别人说起过吗,在母后来到之前,我一直是以男声来说话的啊。”说完,自己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对啊,看我,母后能够听谁说起哪,整个皇宫哪一个敢在没有我的允许之下,说起这件事哪,也就怪不得母后一直不知道了。”

         颜竺安除了生气之外,心中还有着恐慌,这个世界和资料上的一点都不一样啊,自己这下才是真的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