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白雪公主的后母6
        颜竺安在那人暴怒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直觉告诉她应该快些跑掉,只是还没来得及跑掉,就已经被施法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是在系统的呼唤声中醒来的,只是她只能够听得到声音,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颜竺安心里更加不安了,想要挣扎着起身,摸摸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情况。可是发现确是轻飘飘的,对身体没有一点可掌控能力。

         系统说道:“你别动了,你现在身体被人施了魔法,躯体已经陷入了沉睡,只不过是因为灵魂与身体的匹配度并不高,所以才能够还有些意识。”

         颜竺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被施魔法,你给我传来的资料中是不是出了什么茬子,为什么资料和现实根本就不相符。”

         接二连三的出现纰漏,这种所有事情都不受掌控,所有事情和自己认知都不相符的感觉,让颜竺安的心情极其焦躁,说话的口气也有些冲。

         系统沉默了一会,声音里竟然有一丝愧疚,说道:“这次的责任完全归咎于系统,所以宿主不用着急,即使是任务失败也对宿主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颜竺安听着不自觉地就皱起了眉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这次的任务无可挽回了?”

         系统急忙解释道:“这个世界有着不可抗力,系统也不能完全搞明白,不过局总部那里传来的消息,这个世界线本就不能完全控制,前段时间又发生了扭曲,所以才会出现那么大的漏洞,连配发给你的资料都出了错误。”

         颜竺安问道:“你一直在说的不可抗力到底是什么,是因为有魔法的存在吗?”

         系统解释道:“不,并不全是,不可抗力是指这个世界是存在着远古大能残留的神魄,是我们后世所有的能力都无法轻易改变的。”

         颜竺安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鬼的远古大能,这不是应该是东方神话中的人物吗,这不是西方世界吗?于是将信将疑的又问了一遍:“远古大能,不应该是耶稣或者是上帝吗?”

         “额……”系统沉吟着似乎是在想着要怎样回答,“按照总部发来的资料,本应该是那样的,因为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信仰之神,就像是东方的佛祖和西方的上帝,但是在发现世界线扭曲后,总部再次获取到的资料却不是那样了,具体是怎样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现在把正确的这个世界的资料传给你,你先自己看看吧。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就问我。”

         系统竟然在这里呆了那么久,颜竺安问道:“你不是不能够在这个世界待太久吗,为什么现在在这里呆了那么久,还不担心被发现的样子。”

         系统叹了一口气,说道:“是我忘了告诉你了,我之所以不敢在这个世界长期出现,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大能残魂若是发现了其他的能量的存在,就会立即抹杀。系统本就少,若是损失了一个就会对我们整个程序部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颜竺安打岔道:“这和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关系吗?”

         系统说道:“我还没说完,你别打岔。”

         颜竺安抱歉的应声:“对不起,对不起。”

         系统继续说道:“可是自从你被施了法之后,我就发现感应不到大能的能量的波动了,而且不只是你这里,这整片森林都被一起封印了,所以这整片森林都可以是我的活动范围。”

         颜竺安奥了一声表示明白了,见她没有其他的疑问了,系统便将资料传给了她。

         颜竺安将资料看完才捋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关于白雪公主的性别,那个对自己施咒叫自己姐姐的人的来历。但是资料中却只是讲了已经发生了的事情的原委,却并没有讲以后会发生的事,以及原主需要改变的遗憾。

         颜竺安奇怪的说道:“为什么只有这些,以后的资料和原主想要改变的遗憾怎么都没有。”

         系统说道:“这是我们无法获取的,所以你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而且这个世界是我们无法随意抽离的,只能等到这具身体到了时间,也就是你们俗称的死掉,才能够去继续下一个世界。”

         “如果我一直是这样的状态,那我难道要一直这种状态直到死去了?”

         系统没有好意思告诉她,整个森林都因为魔法被冻住了时间,她也是一样,敷衍的说道:“没错”

         颜竺安倒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的天,会疯掉的吧。”

         系统这次不再应声了。

         颜竺安这边缄默不做声了,可是白雪公主,额不,应该说是帕里斯那边确是一片混乱。

         帕里斯虽然因为那个牧师的话不得不从小被当做女孩子养,但是男人该有的城府和能力手段确是一样都不少。颜竺安一直都感到极为奇怪,为什么国王从没有出现过。其实在一年前,国王就在外出巡查时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可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是皇子必须在成年后才能够继位,可是帕里斯的年龄放在那里,他还差了两年才到成年的时间。于是只能够一直对外隐瞒着,装作是国王外出巡查,但是其实这一年来,都是帕丽斯在处理国家政务。

         可以说他早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了,所以才敢那么放肆的对待颜竺安。

         在派出的人纷纷都来报,并没有发现颜竺安的身影的时候,帕里斯焦躁极了,想要派出更多的人去寻找她,可是可是理智制止了他,若是派出的人太多,闹出太大的动静,他要怎么向其他人解释皇后的出逃哪。

         只得一遍一遍派着那些人去仔细寻找,直到那些人都惊慌的逃了回来,说是不知为什么树林里都长满了玫瑰篱笆,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长越大,越长越多最终挤挤挨挨的长满了整个树林。

         帕里斯再也忍不住了,那些大臣拦不住他,只得跟随他亲自骑马前去查看。

         果然整片树林都被玫瑰篱笆包围了起来,而且那些玫瑰篱笆还极其异常的长得几乎高耸入天,旁边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片树林一定是被施了魔法。

         颜竺安还在树林里,帕里斯想到这里就几乎失去了理智,想要冲过去砍掉那些荆棘,冲向里面去。被身旁的大臣拦住了,暗声说道:“王子殿下,莫要冲动,现在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等着你给一个答复,国民也等着你的安抚,你要想想你身上的担子啊,可不能够因一时的冲动而坏了大事啊。”

         帕里斯即使是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可还是狠狠地挣脱开来,似乎这个样子就能够减少心中的焦躁之情。怔怔的望着树林的方向许久才暗咬银牙,转身离去了。

         白日里帕里斯忙于处理国家的政务,每到了晚上就到颜竺安的房间中去,似乎这个样子就能感受到颜竺安的存在,他不明白颜竺安真的就那么不能接受吗,宁愿风餐露宿,也不愿再面对他。

         可是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他拿着颜竺安之前经常不离手的魔镜,将它举在面前,似乎这个样子就能够一解自己的相思之苦,能够看到曾经出现在这个上面的颜竺安的脸庞,他不知是对谁说道:“为什么你要为了躲避我,逃到那里去,那整个深林都被玫瑰荆棘包围住了,他们说只要被刺扎到就会长睡不醒,那么你哪,你在里面还没有出来,你怎么样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