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白雪公主的后母10
        在温暖的篝火的烘烤下,两人身上的衣服上的水分都渐渐地被烘干了。颜竺安呼吸平稳的在亚历山大的怀中睡着,整个山谷中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和柴火偶尔响起的噼啪声,再没有一丝其他声响。

         安静的像是没有存在其他的活物,在如此安静的氛围的烘托下,两人呼吸的声音和木柴被燃烧时偶尔的那一声脆响,都在耳边被无限放大了。

         从忙碌中停下来的亚历山大这才冷静下来,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现在两人所处的周围的情况。

         头顶上的天空,蔚蓝的像是最好的染织工染出的最正统的蓝色的布料,高高的悬挂于天空之上。

         周围的风景秀丽,树木挺拔而葱茏,连路边长出的鲜花和野草,都是有着最鲜艳的颜色。山谷中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藤蔓植物较多以外,在没有其他的异常。看起来,似乎是没有缺陷,完美到不行,

         但恰恰是这种正常到完美的情形,让亚历山大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若是没有记错,这山谷明明是在深渊的深处的,即使是有这光线,不是漆黑一片,那也不可能是光线如此充足的样子。

         又怎么能够拥有这样的景色那

         山谷中一丝风都没有,却依然是凉爽干燥,连处处皆可生长的昆虫都不见踪影。亚历山大的警戒心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只是许久过去都不见有什么异常的景象出现,亚历山大猜测大概会在两人防备最弱的时候出现事情。

         正想着,这边颜竺安已经渐渐地转醒了,她一睁开眼就看见视线的正上方是是亚历山大棱角分明的下颚,和有规律的上下滑动的喉结。视线转向周围,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躺在亚历山大的怀中,于是撑起了身子。略微有些尴尬的起身。

         她这边有了动作,亚历山大就向下低下头来。两人一时不察,颜竺安的额头刚好就撞在了亚历山大的下颚上。两人同时闷哼一声,颜竺安便伸手去揉额头,亚历山大也不知自己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竟然径直的伸手想要去抚摸颜竺安的额头。

         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同时愣住了。

         亚历山大讪讪的放下手来,面上不见一丝尴尬,极其正经的解释道:“我想要给你用法术缓解一下疼痛,不过却忘了这山谷里并不能使用法术。”

         颜竺安点点头,看到两人挂在火堆上烘烤的衣物,便去上前查看,发现并未干透,就只能围着篝火坐着取暖了。

         颜竺安发现的自己原本已脱臼的胳膊现在已完好如初,便知道亚历山大已经给她治疗过了。心中暗叹圣子的名头不是盖的,即使是没有法力,依然是医中好手。

         亚历山大提醒着发呆的颜竺安注意这山谷中的异常景象。

         不过就算是两人都知道了谷中的景象极其异常又能怎样,两人现在对于出谷没有一点头绪,只能等着衣服干透以后,一起前去谷中寻找一处山洞,作为暂时居住的地方。

         幸运的是,在半山腰处,寻找到了一处山洞。这山洞极其隐秘,若不是颜竺安无意中踩到了石子,身子向着这个方向歪过去,却发现这藤蔓后是空的,即使是亚历山大也会将此处忽略。

         这一片的石壁都被那种不知名的藤蔓植物所覆盖了,那植物长得像是绿萝,可是上面却开着一串串紫藤萝似的花朵。散发出有些类似于紫丁香的气味。

         这植物看起来就像是温柔无害的新奇之物,两人心中虽然好奇,但也并不怀疑。只是可惜并无从知道这植物到底是什么功效。

         外面天色已渐渐转黑,两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另一个山洞。便撩开天然的门帘,进了洞去。

         因为洞口常年被植物覆盖,所以洞内并未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反而像是被打扫过一般荫凉而整洁,

         亚历山大从外面见了枯枝过来,照例升起火来。两人面对面坐着,各自开始思考起事情来。

         而颜竺安正在沉思中,所以并未注意到亚历山大的动作带着些不像往常一样的无措,频频的从火光中抬起视线看向自己这边。

         终于颜竺安被他这番频频的扫视,看的回过神来,有些疑惑的的看向明显有话要说的亚历山大。

         这下颜竺安才发现,似乎自从落入深渊之后,亚历山大的脸上就再没有出现挂在脸上,招牌式的微笑了,而现在眉头微皱,略有些严肃的表情,倒是罕见。

         亚历山大其实是询问她,明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很亲密,可是关键时刻颜竺安却愿意,不顾自己的生命来救自己。

         在自己所度过的这短短的二十年中。即使是和最为亲密的人,也就是那个将他从小抚养长大,担任着父母和师傅两种最重要的角色的老教皇,也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

         老教皇一直教育自己的是无论是对谁,都不能够拿自己的性命一起去一起胡闹,因为在这世上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也只有自己才能靠得住。

         从小到大自己无数次濒临死亡,除了老教皇偶尔会在不触及自己利益的情况下施以援手的,其他人不趁乱落井下石已经算好的了。

         自己和颜竺安,按理来说并没有关系,即使是没有了自己对她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关系,可是她却愿意以命相救。

         想来想去,亚历山大终究没有问出口,只是对颜竺安暗暗道了声谢。

         在白天经过如此惊险的一番死里逃生之后,即使是强健如亚历山大也有些扛不住了,想着这个洞府是如此的隐秘,若是动物的话应该也不会轻易的发现。更何况自己是如此的机警,若是有了一丝响动,自己立刻就会醒来。

         于是两人就撑不住似得围着火堆,身靠着墙沉沉的睡过去了。

         夜深了,空气中漂浮的花香越发的浓重了。

         颜竺安开始做起了梦,这梦境是如此的真是,让她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梦中那个男人的面孔,明明在记忆中没有见过,却是熟悉的像是过了一辈子一般,连他下一秒要做什么动作下意识都能反映出来。

         自己的身体里像是存在着两个自己,一个冷眼旁观着这些事情的发生,一个置身始终,参与着这些事情的发生,可是这两种情绪都清晰的同时出现在自己的心里,有种要将人逼疯的分裂感。

         看着自己和那个少年一起成长,到定情,再到婚后生活的甜蜜,明明应该是满心的甜蜜和满足,却不知为什么却是满心的苦涩和悲凉。

         再到后来看到那个男人与其他的女人被自己捉奸在床,他一脸的冷漠,和那个并未曾见过的女人的一脸挑衅。更激的自己状若癫狂。

         直到那个女人被父亲领进家门,正式的介绍给所有人,才知道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自己因承受不住夺门而出,却被横冲过来的大卡车撞得身亡。

         自己能够体会到所有的微小的情绪,甚至能够感同身处着所有的情绪。可是却不记得自己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或许是曾经经历过的哪一个世界哪

         只是这一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从潜意识里所否决了。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那么肯定,这不是自己所经历过的哪一个世界。

         直到系统有些焦急的声音响起,才将颜竺安从这种思考中惊醒,系统说道,这原来是门外的那种花所营造的幻境,那种花所制造的幻境,只要是有意识的生物,不管是意志力多强都逃脱不开。

         人就在这幻境中慢慢死亡,最后沦为那种花朵的养料

         而这个山谷之所以如此的空荡,没有一个活物的原因就在这。

         颜竺安压下从环境中醒来还久久不散的情绪,将一旁还在环境中未曾醒来的亚历山大晃醒。

         亚历山大刚被从幻境中叫醒,眼神还有些恍惚,颜竺安说道:“你清醒一下,我们都陷入环境了。”亚历山大的目光随着声音转过来,在触及到颜竺安的脸庞的那一刻,先是吃惊,然后狂喜的就将颜竺安紧紧地揽入怀中,口中不断的重复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也是喜欢我的。”

         颜竺安听见自己身上的骨头都开始可啪作响了,听着亚历山大让人不直所云的话,用力地推阻着,大声的说道:“你快醒醒,快醒醒,那只是幻境。”

         亚历山大这才慢慢反应过来,颜竺安口中话的含义。

         低低地说了声抱歉,身子向一旁挪过去,低头不再说话,可是情绪确是罕见的有着极大的波动,皱着眉头明显的很是烦心。

         颜竺安也没有心情说些什么,也做到另一边开始梳理自己的心情。

         亚历山大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颜竺安,闭上眼睛靠在身后的石壁上,开始回想起那个让自己心绪不宁的梦境。

         他梦见颜竺安成了自己的妻子,是民间所说的那种一夫一妻的妻。自己那种高兴的心情,现在还依然能够清晰的想起来。

         可是一天,塞西尔来了,他说这是他的妻子,自己不过是一个骗子,自己根本就不该拥有这些,自己惊慌的看向颜竺安,却发现她也是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两人的手紧紧地交叠着,就像平日里两人情到深处时做的那样。

         自己惊慌的告诉颜竺安说不是那样的,却被她打断,只听刻薄而恶毒的话语,从她那优美而性感的薄唇中吐露出来,她说:“你就是一个小偷,你就只配躲在教堂的角落里,像是个老鼠一样,过完你阴暗的人生,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陪拥有我哪。”

         耳边一直响着她说的,我根本就不爱你,你一直都是一个灰暗的,只配呆在阴暗角落的老鼠。

         自己不断的摇头,不肯相信她竟然会是这样看自己,正要反驳,就被摇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专注的看着自己的颜竺安,就着急的做出刚刚要做的动作,没有分清现实和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