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帝王夫君9
        颜竺安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昏沉下来,不见太阳的余光和云朵,颜色灰的纯净,穿上鞋子,整理好因为睡觉而显得有些皱皱巴巴的衣服,踏出房门,四处看着找寻到:“翠竹,翠竹”

         只是将屋里屋外看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

         就在这时,庙里的钟声铛铛铛铛的响了六下,才终于停了下来,原来已经到了六点钟,到了寺院开饭的时间,颜竺安想着,或许是等不及自己先过去了也未尝可知。

         于是就按照记忆中走过来的路。走了过去。

         大概是颜竺安高估了自己的识路能力,也低估了园中道路的复杂程度。院内怪石嶙峋,或似鬼怪,或如猛兽,上面缠绕着密密麻麻,枝茎粗壮的爬山虎,纵横拉立形状早已大同小异。

         脚下苔藓成斑,将羊肠小径装点成肥硕的绿色,颜竺安走了进去,就迷了方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了,在藤萝相应的假山中穿梭,觉得每一条路都是长了一个模样,心下皱了眉头,暗暗责怪自己,有些太鲁莽了

         认路识方向的能力本就不是很强,还非得自己一个人走这种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走得出去。

         正当暗暗想着,耳边好像听见两个男声,从不远处传来,想着大概是院内的僧人,也就不再想着避嫌了,急忙就放大了声音叫到:“小师傅,小师傅,等一下小师傅”

         只是也不只是颜竺安声音太小了还是怎么的,他们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即使是颜竺安已经尽力的向着发声的方向赶过去了,可是依然还是没有看见任何人,更是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颜竺安只得沮丧的继续摸索着往前走了。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颜竺安又走了没有多久,就看到了出口,心下有些激动的快步走了过去,心想着既然走出了那里,那么总能走到有人烟的地方的。这寺庙环境像是迷宫一般,让人摸不着头脑

         刚走出了一座迷宫,就进入了一大片竹林,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让人看不清来路,颜竺安顺着竹林中因为年月久远的有人走过而踏出的一条小路,往前走着,艰难的走到了这片竹林的尽头,

         已经能够看到完整的空场的院子了,透过竹子之间的缝隙,向外张望着,隐隐约约就看见有两个人在院子中相对而坐,害怕自己离得太远,会唐突了两人,就又走近了些。

         随着走近了颜竺安才看清院子中坐的两人,一人是披着□□的方丈,另一人背对着自己,身上披着红褐色的貂鼠皮披风,梳着四方髻,一根玉钗轻松地将之挽起来,看不出是谁。

         两人正在执子下棋,似乎还在低声交流着什么,颜竺安离得有点远,听不清。于是想要跨出竹林,去向方丈询问要如何走才能够找到自己同行的家人。

         却没想一个没注意脚下,一脚踩在了石头上,走的一个酿跄,发出了声音,引来了两人的视线。

         她刚好扭了过头去,看向刚刚绊住自己的石头,所以错过了院内的那个年轻男人看过来时带着杀意的眼神,带到颜竺安在转过头去时,那人已经收敛了眼中的杀意,随在方丈的身后站了起来。

         向着颜竺安的方向走过来站定了。颜竺安这才发现原来那位和方丈执子对弈的正是今天将自己从夏侯诚的手中解救出来的三公子。方丈对着颜竺安施了一礼,说道:“女施主为何而来。”颜竺安

         这才将惊讶的眼神从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的的三公子身上移了过来,说道:“打扰方丈了,我本想去寻找我的家人,却没想寺院内地市复杂,一时迷了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来,还望方丈能告诉小女子要怎么走。”

         方丈说道,:“寺庙内的路确实不容易找到,这样吧,不如我让了空带施主过去。”颜竺安还没来得及表示感谢,就听方丈身后的三公子说道:“颜姑娘,又见面了。”颜竺安招呼道:“三公子。”

         三公子点点头,对着方丈说道:“方丈,我也刚好要去那里,不如就不要麻烦了空师兄了,让颜小姐跟着我过去便好了”

         方丈还犹豫着,三公子已经转身走掉了,颜竺安告辞之后,转身也跟随在三公子的身后,方丈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心,看着两人走去的方向。

         刚刚方丈正是在劝说,希望他能够莫要沾染太多鲜血,放过别人,也是放过他自己,两人的交谈中有太多他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两人正是在辩论到最激烈处,谁都没有注意到颜竺安的靠近,

         而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浓重的杀意,颜竺安没有看到,时时刻刻在注意着他的方丈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的,现在三公子主动提出去送颜竺安,反而使得方丈更加担心了,只能默默祈祷颜竺安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能够保住一命。

         三公子将颜竺安送到了她母亲的厢房门口,便告辞了,两人并没有说上几句话,也没有发生方丈所担心的事,一片平静。

         颜竺安因为迷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进去一看,果然众人都焦急得不行,都聚在一起急得团团转哪。因为翠竹打了桶水,再回去一看就没有了颜竺安的人影,出去找了很久也没有见到,就回来

         禀报了上官夫人,上官夫人立刻就派了人过去寻找颜竺安,一群人几乎将将寺院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颜竺安的身影,正急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就见正在寻找的主人公,就这么自己推门进来了,

         了解过情况之后,上官夫人嘱咐他以后不要乱跑,便没再说什么了。

         爬上山,累得一身的臭汗,女眷几乎都受不了,也还好寺院里的僧人也了解女子的习惯,当天晚上给他们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

         看见热水,颜竺安也是高兴地不得了,那个女子不爱干净,更何况是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劳累了一天,翠竹本说留下来伺候着颜竺安,可是颜竺安想着她也劳累了一天了,也不比自己

         走的路出的汗少,就说自己想要泡会澡,把她给打发走了。

         翠竹看她的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坚持了,想着自己快速的洗一下澡,刚好过来伺候她穿衣服,就这么一小会,自己也在旁边的房间,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于是也就应允了回了房。

         却说三公子,他疑心颜竺安听到了自己和方丈的谈话,虽然白天颜竺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但他总是不放心,于是就想要来探探虚实。颜竺安身边并没有什么高手保驾,这是自己白天就发现的

         事情,更何况就算是白天她伪装的再好,到了夜深人静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真正的情绪也会露出来分析过各方面了之后,他换上了夜行服,出了门向着记忆中颜竺安的房间飞了过去。

         没有发出一丝声息,落在了颜竺安的屋顶上,轻手轻脚的掀开屋顶的一个瓦片,却刚好看到颜竺安脱完身上的最后一件,走近浴桶去。一身雪肌在散开披在身后的如瀑布似的黑发的衬托下,

         更是白的耀眼,就像是在阳光下半透明的上好羊脂玉似得。夏韦铮的心跳漏了一拍,就将手上的瓦片放了回去,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是手上动作却没有失了分寸,没有一点声息,也没有因为大动作让颜竺安发现了动静。

         也没有留下来继续观察颜竺安的反应,就这么径直回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