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入V二更
        今日的马车挤挤挨挨的几乎占满了整条宽敞的青石板大路,这家的大人,那家的大人,路上马车并行了,都掀开帘子喜气洋洋的打一个招呼.也不介意什么政见不同,立场不同了.只在这场宴会中,都抛弃了偏见.

         皇宫的的大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马车队伍,一一排查过后才放进去.

         由于上官夫人和颜竺安耽误了太长时间,几人出来的有些晚了,所以进去的时候,场内已经是一片歌舞升平,红红火火的景象了。

         上官于(上官父)和上官清进了场里,就遇到了同僚,两人就先丢下了两人,一同前往了.

         上官翔宇身为夏侯诚的伴读,自然是跟随在夏侯诚的身边,早在几天前就随着太子走了,近几天根本就没有见人影.

         上官夫人带着颜竺安就去了女眷场中,这里到处飘着香体粉的甜腻的味道,几乎就已经是能够看得见飘散着的粉末了.

         官家小姐们凑在一起,娇娇的笑声就像是黄鹂清脆的歌声一般,时不时的传来,院子中一片哄闹声.都是未出阁的女子和年轻才俊还没有正妻的男子.颜竺安随着母亲进了场里.

         就看着母亲交好的那些夫人们纷纷挥手,叫着她过去,上官夫人一路看过来,总觉得这些姑娘都没有自己的女儿好看,心里正高兴着.看见一群熟识的人叫她过去,更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对颜竺安叮嘱道:"我就先过去了,你去找你交好的姑娘一同玩耍去吧."

         像是又想起什么似得,又扯住已经抬脚于走的颜竺安说道:"可记住了啊,要时时刻刻保持你最好的仪态,衣服啊一定要打理整齐,坐下再站起来的时候,一定要看看自己的腰臀部位有没有褶子.喝水啊,可是一定要抿一抿就成了,别弄掉了你的唇妆."

         眼看着上官夫人一说起来又要停不住了,颜竺安地忙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自己朝着自己该呆着的人群的方向走过去.

         姑娘们都在围在一个花园湖榭的里面,三五个说着悄悄话,看着对岸和这里遥遥相对的青年才俊.还好的是这湖榭足够大

         能够容纳了所有的人,还不显得拥挤.

         对面的世子才俊像是知道这些姑娘在注视着自己似的,在湖边开始搔首弄姿,对影垂怜.

         像是这春情触动了他敏感细腻的少男心,开始对着湖面作诗一首.

         声音大到每个人都听到清清楚楚,这边的姑娘像是也得到了母亲的叮嘱似得,即使是想笑得不行了,也只微微翘起嘴角来,微微的笑着.

         颜竺安旁边的田晓晓,不知看到了谁,扭过头来撇着嘴对颜竺安咬耳朵到:"你看她们一个个的造作样子,俩都快要憋得抽筋了,还非得这样笑着,你看那萧姩上次跟我吵架的时候还很不得是拿着鞋底跟我打一架的样子,现在一脸的柔柔弱弱,装给谁看啊."

         颜竺安被她的话惹得一阵轻笑,算是回复她的答案.

         田晓晓又把目光转向对岸,说道:"听说今天太子和七皇子也会来啊."一脸花痴样的说道:"太子多好看呐,天哪,简直不能有比他更好看的人了,还有七皇子,简直太温柔了,能嫁给他就好了.安安你觉得那."

         扭头看向颜竺安,问道.

         颜竺安点点她头,"你个姑娘家,也不怕被人听见笑话你.我可是不敢肖想他们."

         田晓晓的父亲是刑部尚书,或许是因为平时见得不一样,所以胆子大得很.见颜竺安点她的头,于是说道:"才没有哪,我也就是欣赏欣赏,让我选一个嫁给他们我才不要哪,哎!听说今天会有夏国的三皇子来这里啊,听说他被称为第一美男子,比我们太子还要帅。好想看看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颜竺安说道:“听他们夸得像朵花似得,都快成仙了,反正再帅也是别国的,又不会在这里呆上很久。"

         田晓晓点头称是,然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拉住她小声说道:”我听说这次的宴会还有一个目的是为太子她们选出妃子,你说是不是真的啊。"

         颜竺安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正说着湖对面有个男声激动的叫着颜竺安的名字。所人人都扭过头去看看是谁。一看,原来是太尉之子刘子轩,看颜竺安看过来了,激动的脸都红了,又看所有人都在看他,顿时就不好意思了,手握成拳,干咳了两声,转身往桥的方向走过去了。

         宴会本就是交给这些少男少女的,所以谁都不会说些什么,田晓晓戳了戳颜竺安问道:“怎么回事,这不是太尉家的刘子轩吗,他找你干嘛啊。"

         颜竺安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说:"上次我们在我的生日宴会上说过话,就一会,也没说几句,我也不知道他找我干嘛。"

         正说着,刘子轩已经穿过了湖中心的伏龙桥,走到了亭子外面,站定了看着颜竺安的方向,红着脸说道:“颜竺安,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情想要告诉你。”

         身旁的田晓晓推着她说道:“去去,快去啊,人家叫你哪。”

         颜竺安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刘子轩的身边,两人寻了一个幽静的,稍微能够阻挡些视线,但又不至于会传出闲话的地方谈着话。

         刘子轩说道:“上次真是不好意思,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走了,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颜竺安说道:“不怪你,上次太子一出现也没有心思招待你们了,到让你们走的时候都不怎么开心,我猜应该说声不好意思那。"

         刘子轩白净的脸上有一片薄红,说道:“我一直想去找你,可是母亲总是不让我出门,直拖到了现在才见到你。"

         颜竺安疑惑道:“有什么事吗?”

         刘子轩的脸色就更红了,有些扭捏的说道:“到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就是……"后面的声音淹没在他的嗓子中,

         颜竺安疑惑的看着他,恩?

         刘子轩憋了好一会,直到脸色通红,鼓起勇气,放大了声音说道:"我,我是想告诉你,我心悦你,你,你有没有对我也有那么一点点感觉。"

         像是保证是的看着颜竺安说道:“我虽然不能给你太多东西,但是我会把我所有能给你的都给你的,我只会有你一个妻子,我保证不会有除你之外的女人存在。"

         颜竺安低下头,眨眨眼,说真的她是有些动心的,不说他们两人的家室地位是相同的,就仅仅是他的这个保证就足够让所有的女子心动了。

         刘子轩见她不回话,沉默了,以为她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于是说道:“我保证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我说谎的话,我就我就,我就不得好死。"颜竺安急忙捂住了他的嘴,说道:"你别胡说,"

         刘子轩见他这个样子压抑着激动说道:“你,你这是同意了吗。"双手颤颤巍巍的抓住颜竺安正扯到半空中的手。

         颜竺安急忙说道:"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说你没有必要发那么毒的誓,我们不合适,真是对不起了。"

         刘子轩一听颜竺安将自己拒绝了,一下就僵在原地,眼神以可见的速度灰白下来,颤抖着双唇说道:“为什么,你难道和太子两情相悦了吗。"

         颜竺安使劲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他的手抓的太结实了,而且看他的脸色实在是太沮丧了,一时也不好说重话,说了一声你先松开我的手,可是他没有听见。颜竺安就只能自己慢慢的拽着。

         说道:“没有,为什么会扯上太子,我和太子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可是他不相信,依旧是一脸沮丧地看着地面。

         就在两人牵扯不清时,两人旁边的月门传来太监尖利的声音:“皇上驾到."

         颜竺安急忙去用另外一只手掰开他扣住自己的手。只是就已经迟了,皇帝身后跟着夏韦铮和夏侯诚等人已经跨进了院里来,看到的正是两人手相互交叠的,牵扯不清的样子。

         皇上和身后的众人都怔楞了,夏韦铮与夏侯诚的脸瞬间就黑得犹如锅底,眼中冒着火气。死死地盯住两人相握的手。

         刘子轩的父亲在皇帝的身后,看的是满头大汗,急忙跑到皇帝的身前告罪,说道:“禀告陛下,犬儿不才,希望陛下能够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颜竺安的父亲也和祖父也急忙的跑到了他的身前告罪。

         元帝一看他的几位大臣都是如此的紧张,急忙让他们起来,拍着刘大人的肩膀笑道:“看你们紧张的,我像是那种不明事理的老头子吗,这就是为了让他们自己寻找结婚人选的啊,现在两个年轻人想看对眼了不是更好吗。"

         说完看向身后的诸位大臣,调笑道:“看来这是想要朕来赐婚啊!啊!”

         后面那些原本也是一脸紧张的大臣,听了这话,就知道元帝并未生气,也跟着陪笑起来,一改刚刚紧绷的气氛,轻松起来。

         可是太子殿下一听这话却急忙跪了下来,说道:“父皇,万万不可。"

         人群又面面相觑了。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出,皇帝的脸色一下就消失了笑容,说道:“奥?那你倒说说为何不可。"

         夏侯诚说道:“若是父皇为这一次开了先例,那后面的人一定就前赴后继,下面的人也会学着来,那么我们这泱泱大国的风气就坏了。"

         元帝刚想说些什么,站在一旁的夏韦铮也开口帮腔道:“皇帝陛下,太子说的是有道理的,确实不能开这个先例,而且,我看这两人并不是两厢情愿的,看那姑娘的表现倒像是被强迫的哪。"

         元帝惊讶:“奥?是这个样子吗,"冲着颜竺安说道:“那个姑娘,抬起头来,告诉朕是怎么回事。"

         上官清和上官于急忙催促道:“快说啊,快向陛下说明到底是怎么回事。"颜竺安如实说来,直说两人是无意牵扯,只不过是由于情绪太激动,才有了刚刚一幕。

         皇帝一下就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夏韦铮说道:“还是年轻人明察秋毫,三皇子果然是好眼力。你一来就让你见这一幕,倒也是不好意思了。"

         夏韦铮内敛的笑笑,说道:“哪里比得上元帝陛下,不过是小儿科的手段罢了。"

         既然解开了误会,一群人就说说笑笑的继续往前走了,夏韦铮看向还跪在原地的颜竺安,磨了磨牙,恨恨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