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帝王夫君11
        生日宴会当天,就只是看着园中来往不绝的人流,和几乎将整条街都占满了的的马车,就能知道上官夫人对这场生日宴会的重视程度了。

         上官夫人带着颜竺安像是花蝴蝶一样,在院子中从头走到尾,和人寒暄着。

         即使是互相夸奖着对方的子女话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不过是换了一个人的嘴说出来,也是乐此不疲。

         颜竺安心中很是无奈,她对于这样的场合没有一点兴趣,只不过是不想打击上官夫人的热情才忍着没有表象出来。上官夫人虽然从未明说,但是她的意图太明显了些。让人很难猜不出她的意图。

         颜竺安已经是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自己的母亲几乎想要将自己的底细全盘托出的夫人了。

         这位是太尉刘大人的夫人,刘大人的官职和父亲几乎不相上下,并且家风也是有名的好,刘夫人与刘大人相识于年岁微末之际,那么多年过来无论是官职怎样身份怎样刘大夫从来没有在外面搞出什么幺蛾子。

         两人只有一个儿子叫做刘子轩,据说也是个文采斐然,才华出众的年轻人。

         而现在这位年轻人正站在自己母亲的身后,也是一脸尴尬的样子。

         两个母亲聊得欢快,几乎将旁人都忽视了,看上官夫人的那个样子,恨不得就将这一院子的宾客丢下,两人聊个痛快。

         她们这些小辈自然就更加插不上话了,

         颜竺安默默地站在一边当好自己的布景板,低着头就摆弄着自己的衣袖.忽然感觉到对面有一股视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久久的不移开。

         于是颜竺安就抬起头来望向那股视线的方向发现视线的源头竟然是和自己一样百般无聊得刘子轩。

         那刘子轩见颜竺安发现了自己的视线,并且还抬起头来头来看向自己,一下子就脸红了,视线闪闪躲躲得收了回去。可是还是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似得,没多大会忍不住在抬头看向颜竺安的反应。

         颜竺安想着大概他也和自己一样觉得这种场合无聊,并且两人的母亲正相谈正欢着,他在这又没什么认识的,于是也勾了勾嘴角,对着对方友善的微笑了一下。

         那人如此一来脸色却是更红了,扭过头去不再看颜竺安。

         颜竺安虽然有些疑惑他的反应,但总是盯着一个陌生男子看并不是什么好习惯,所以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看了。

         两位母亲虽然交谈的热火朝天,看起来全神贯注的说着话,旁人跟本就插不进去样子。但是其实注意力一直是在两人身上的,见到刘子轩如此反应,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你知我知,大家心知肚明的眼神。

         没有人能够比自己的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孩子了,刘子轩这种反应,刘母一瞬间就明白了他肯定是对颜竺安一见钟情了。

         本来这场宴会的目的,就是给自己的儿子想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结婚的女孩子。上官夫人的目的不也是如此吗,给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合适的女婿人选。

         既然两人目的一致,孩子眼看又有了感觉,况且对方又是知根知底的人家,自然是乐的让两人相处一下,发展发展的。

         借着散散气的名义四人一起去了人烟稀少,环境幽静的后花园中的湖中小榭中,两个母亲就找了个理由,溜走了。

         给两个孩子一个自己的空间来交流交留。

         被单独留下的颜竺安看着两个母亲争先恐后的逃难似得逃了出去,简直就气笑了。不知道该说她们什么好。只得无奈的扭过头去,想要给这个局促不安满脸通红的客人解释一下。

         可是想了想还是想着不说为好,毕竟两个母亲的意思并不代表她们两个的想法,万一人家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哪,自己这样解释一遍不就是多余的了吗,于是也静静的坐在一边,心里祈祷她们两个别太过分能够快点回来。

         两个人坐在这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许久过去了,颜竺安没有等到两个母亲回来,倒是等到了太子殿下。

         远远地就看见太子殿下脚步急冲冲往这边走过来,皱着眉头一脸不渝之色的看着独处的两人。

         刘子轩和颜竺安说话,等了许久都没人回应,于是抬起了头来看向颜竺安,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后就顺着颜竺安视线的方向看到了匆匆走来的太子,急忙就起了身,对着夏侯诚施了一礼。

         只是过了很久夏侯诚才心情不渝似得让他起了身来。

         夏侯诚一直盯着颜竺安,眼神阴郁。身边散发着低压气场。可是颜竺安就像是毫无感觉似的,敛下眉目,当做看不见他的不愉快。

         看见他这种莫名其妙的样子,颜竺安就想起了那天在寺庙里,他想要将自己强行拖走。心中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就更不用说去恭维他顺着他来了,不对他摆脸色,已经是她凭着自己的涵养做的最后的努力了。

         刘子轩见太子神色不好的一直盯着颜竺安看,害怕他对他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急忙开口想要缓解一下现在的气氛,说道:“太子殿下,您怎么会来这里,怎么也没有让人提请通报一下那。”

         太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们两个为什么在这里呆着。”刘子轩以为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可是他的眼光却并没有分给自己一丝一毫,只是定定的盯着颜竺安。

         于是刘子轩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到底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在跟颜竺安说话,可是颜竺安也久久的没有回话。

         于是刘子轩说道:“回禀殿下,刚刚母亲我们四人一起来这里,可是她们似乎有什么事情,都走了,临走前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她们回来”

         太子听了刘子轩的解释后,表情更加讽刺了,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先走。”

         颜竺安听这话立刻抬步就想走,却被太子一把抓护住了手臂,说道:“不是你,你给我留在这里.”

         眼神转向了刘子轩,表情略带不耐的说道:“没有听到孤说什么吗,出去。”刘子轩被太子的这一番话说的愣在了当地,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太子虽然是从来都不是那中温和宽厚的,但是一直都是礼贤下士,彬彬有礼的,但刘子轩不知道自己怎样惹怒了他,竟然使他这样说话。

         直到颜竺安的声音将他从这种怔楞中惊醒,顺着两人的动作看过去,才发现原来太子竟然一直抓着颜竺安的手臂,

         似乎是将人抓疼了。看着颜竺安锦州的眉头,和已经通红了的手,刘子轩说道:“太子殿下,这样对一个弱女子未免不合情理吧,颜姑娘的手臂已经被你抓红了”

         太子看过去,果然已经红了,于是也就放下了手,任由颜竺安愤愤的抽回自己的手臂。

         更加不耐的对着刘子轩说道:“孤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多嘴了。”

         这下即使是温和如刘子轩也生了气,不顾对方是太子,反驳道:“太子这话于理不合,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那,更何况,哼!”后面的话消失于一声轻哼声中。

         而不远处上官夫人两人已经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两人刚刚才得到消息,太子殿下竟然没有打声招呼,就过来了,弄得一群人措手不及。

         上官夫人得到消息立马就出来了,然后就被告知太子殿下向这边过来了。

         看到两人过来了,刘子轩和太子都各自闭了嘴,整理一下表情,等着两人过来。

         后面的事情就不消说,由于太子殿下突然来访,宴会中的人都一时乱了心思,颜竺安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就没什么心情参加这场宴会,这下就更加没有心情继续下去了。于是草草结束了这场生日宴会。

         是夜,颜竺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被夏侯诚接二连三的反常行为弄过的烦躁不已,心里面渐渐也有了另外一个猜测。

         夏侯诚这种反常行为的背后代表着什么哪,那不成是喜欢上了自己,还是说只是纯粹的看自己不顺眼,可是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也是说不通啊。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心里的猜测见见在一层层的剥析下,向着第一种可能靠近了。

         可是想到这种可能,自己的心中就嗤笑不已,且不说这一世两人的接触少之又少,就算是接触自己也对他没有过好的脸色,更不用说像上辈子那样掏心掏肺的对他了,可是偏偏在这种情况下,他喜欢上了自己,

         该说这人贱呐,还是说命运捉弄人哪。

         就在这时,外面的窗子似乎发出了响声。

         颜竺安以为是风将窗子吹开了,于是穿着亵衣,就想起身去将门关上,可是刚下了床,走到窗子口,就发现窗子是关着的,却没有关上完全,

         而自己睡前关上窗户时,明明就已经将他完全关上了啊,颜竺安心中狐疑的摸着窗扉,忽然感觉手上像是沾染上什么东西似的,有着粘粘的触感。

         颜竺安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搓捻着的手指,虽然灯线昏暗,看不清楚,但是明显深于手指其他地方的颜色还是能够看得见的。

         颜竺安将手指凑到鼻前来闻了一下,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颜竺安身上一僵,有种不祥的预感使他的心跳猛地加速起来,僵硬的一点点的挪过身子,想要转过头去打量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就感觉脖子一凉,随后有个温度偏低的坚硬身体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颜竺安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

         一个嘶哑的声音伴随着温热的呼吸从耳边传来:“别说话,也别想着挣扎,我就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借用你的地方躲一躲。同意的话就眨眨眼睛。”颜竺安急忙眨了几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