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帝王夫君13
        夏韦铮因为自己有伤在身,所以活动范围并不大,只在屋内活动着。也有着以免被发现惹麻烦的想法。

         可是即使是这个样子颜竺安也并不敢在外面待太久,她虽然有胆子留下他,可是并没有做好出了事来承受后果的打算,所以只能自己时刻注意着,已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样子就更加合了夏韦铮的意,只是孤男寡女并不相熟,相处一室不仅尴尬,还有情窦初开面对异性的羞涩。所以开始时两人之间连交流都有些障碍。

         还有一年就及苪,所以上官清就断了颜竺安的课程,毕竟这一年是女子安心备嫁之年。

         可是颜竺安又怎能闲的住哪,她看着母亲忙碌着为她奔波忙碌着准备嫁妆,心中其实颇为愧疚,她自己一点都不期待自己的夫君,也并不期待自己嫁人,倒是浪费了母亲的这一番苦心。

         平日里,颜竺安就在那里画些画,写写诗。夏韦铮就在那里看看书。两人相隔甚远,互不打扰。

         颜竺安有一排几乎是一面墙大的书架。很少见女子会有那么大的书架。夏韦铮初见也是惊讶到了。

         有一天夏韦铮在书架上寻书时,在书看向正在架的最角落的那一排竟然发现了一排兵书,夏韦铮看了一眼正在邻窗的桌子上写字的颜竺安,猜想大概这是他兄长或是其他人的书放在这没有拿走吧。

         可是打开一看,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想。书中每页上面都有着密密麻麻的注解,那清秀娟丽的字体,不是颜竺安的又是谁的那。

         这下夏韦铮就更有了兴趣,站在书架前,就开始细细的看起了那些注解。看了下去那些注解,这惊奇就变为惊艳了。

         这些对于作战手法的注解,不仅透彻,而且有不少新颖的想法提出,是之前从未有人说过的,字里行间没有露出一点女子的优柔寡断,反倒显得果敢利落,又比男子多出些细腻在里面。

         忍不住拿着兵书,向着颜竺安走去。这扇窗子正对着的是一片竹林,因为竹子已经长得太茂盛,人已经无法走到屋后了,所以他并不担心。

         站在颜竺安的身后,低头看着她写字。耳后温热的呼吸使颜竺安从沉迷中醒来,侧了侧头躲过他的呼吸,夏韦铮看着他的字说道:“草书?倒是少见有女子会将草书写的那么潇洒。”颜竺安将最后一笔写完,这才转头来说道:只是一时兴趣,让三公子见笑了。“

         夏韦铮笑道:“颜姑娘别再叫我三公子了,我姓夏,名韦铮,不如直呼我姓名。"在得到颜竺安肯定的答复之后说道:"说是指教谈不上,只是或许这字这样写会更好些。"

         看他似是想给自己做示范,颜竺安本想站到一侧。还未来得及挪动脚步,夏韦铮就已经弯了腰下来。一只手臂无意识的前伸,颜竺安被困于桌子与他的胸膛之间,左右为难,挪走又害怕打扰他的专注,可是不挪走两人这个姿势并不怎么合适。

         还好并没有给颜竺安太多的踌躇时间,夏韦铮就将这几个字写完起了身来了。

         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垂下头来对颜竺安说道:“颜姑娘不需要将每个字的重心都写在字的正中间,有些字就算是倾斜着重心也没关系,反而会多了些味道在里面,最重要是整体是均衡的就够了。"

         颜竺安见他这么淡定的样子,自己如果在表现出来,倒是显得太过刻意了,于是也当做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啊。

         夏韦铮继续说道:“对了,这本书上的注解可是颜姑娘写的吗。"

         颜竺安看着他举起的那本兵书,说道:“是的,闲来无事就写上注解了,都是一些不能够登大雅之堂的言论。"

         夏韦铮笑笑,说道:“这如果是些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言论,那么就没有能够入眼的言论了。”

         两人谈论起关于作战手法,竟是一见如故,两人关于兵法有许多意见竟都是不谋而合。讨论许久,直到听见外面有动静,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而这场讨论之后,关系竟是拉近许多,

         颜竺安的院子离主院是比较远的,所以上官夫人并不会经常来这里。而且下人们都知道自己小姐素来喜静,没有什么事情通报的话,一般是不会来打扰的。平日里除了翠竹以及其他两个大丫鬟,院子中做杂活的奴仆都是很少的。

         为此,上官夫人还一度的埋怨过她这个样子,哪里有一点大家小姐的规格。现在倒是方便了不少。

         只是,闺房中藏着这么一个男人,也是让人觉得心惊胆颤到不行。

         自从夏韦铮留下来之后,颜竺安再没敢让人来收拾自己的房间,只说不想假以人手,惹得翠竹也是疑惑不已,平日里小姐都是将这件事情交给自己,突然不愿让自己做了,那是不是因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了,惹得她生气了那。

         不仅仅是翠竹这样想,颜竺安屋里的两个大丫鬟也是这么想。自从不知道哪里冒出的翠竹做了丫鬟之后,两人原本是算得上尊贵的地位,一落千丈。自然是记恨在心了,这下看她被冷落了,自然是一顿嘲讽。

         嘲讽过后,两人就商量着这是自己再重新夺得宠爱的好机会,两人就想着好好地盘算一下自己要怎么做。

         可是有什么能够比做事细致的仆人更受欢迎呐,于是两人就打算用做事来凸显自己,重新讨得主人的欢心。

         说做就做,那天颜竺安与夏韦铮在窗边的桌子上在次讨论着关于兵法的观点。

         颜竺安听得入神,所以没有注意到自己整个人都几乎要襄入夏韦铮的怀中,连日以来夏韦铮时不是的一些亲密的小动作,

         让颜竺安已经不知不觉习惯了,还以为他是无意的,下意识的就忽略掉他的这些动作。

         夏韦铮忽然就听见房间的门声响起,伴随着两个窃窃私语的声音,渐渐朝着里间走来,夏韦铮一下抓住正陷入自己思考的的颜竺安,面色严肃地朝外面点点下巴,示意颜竺安注意。颜竺安听见越来越近的声音,一下慌了。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躲了,发出太大的声音定然是会引起怀疑的,看向夏韦铮,夏韦铮将手指竖在唇前,示意她别出声,一下将人揽在怀中,飞身向着床上跃起,颜竺安的脸庞紧紧地贴着他雄健有力的胸膛。

         两人躲在被子下,在这黑暗的环境声中,所有的声音都被放大了。

         颜竺安感觉到夏韦铮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就像是烧红的煤炭一样,烫得自己的腰间都发痛,两人贴合的紧密无间的胸膛,使颜竺安红了脸,不安地动了动。

         而那边夏韦铮也并不如开始想的好受,颜竺安柔弱无骨的身子紧紧贴着自己的身子,两人就像是一体似的,这个认知无端的让他欣喜,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紧贴自己胸膛的柔软胸部,可是她还不舒服似得蹭了蹭,夏韦铮的呼吸可见的粗了起来。

         外面两人声音越来越近,已经靠近床边了。颜竺安想这么躲是不成的,于是从被子下挣扎出去,露出头来,看向两人,看到是大花和二花,皱了眉说道:“你们在做些什么,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两人本以为颜竺安不在,想着整理好了再给她邀个功,却没向颜竺安竟然在这里,并且面上明显见着怒色,急忙就跪下来解释。

         颜竺安说道;"出去,自己去领罚,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再进来。"两人急忙退出去。

         颜竺安刚松了一口气,就感觉自己的腰被搂住,迅速地向下拽去。当搂在自己腰间的那双手停下来时,刚好和夏韦铮的脸面对着面,呼吸交融,颜竺安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想要质问他干嘛。就见他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双眼,逐渐的凑近,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湿滑灵活的舌头探了进来,在自己的口中探寻。

         颜竺安倒吸一口气,猛的一下推开他,却不想他只是换了个方向,一手按住自己的肩膀,两条有力地腿纠缠着自己的双腿,位于自己的上方,将自己压得丝毫不能够动弹了,颜竺安想要说话,却被堵住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声音,亮晶透明的银丝,从两人交缠的唇齿之间留下来。

         在这一瞬间,颜竺安的口鼻之中就只充斥着夏韦铮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