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与将军16
        说着就拉着颜竺安往着远离宴会的主会场的自己的侧院的书房走过去,颜竺安奇怪的看了一眼楼上,透过明亮的窗户就可以感受到里面的觥筹交错的热闹景象。

         颜竺安说道:“上面不用忙吗,这次不是主要给你庆功了吗。为什么你反倒是跑了出来”

         钟楚轩听言烦闷的皱起了眉头,脚步走得缓慢了一些,像是感觉被紧扣到最上端的领口勒的有些呼吸不畅,一只手不耐烦的将最上端的扣子解了开来,

         说道:“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喜欢搞这些无聊的事,一点小事就开个宴会,恨不得昭告天下,还得拉上别人一起凑热闹。”

         颜竺安见他一脸不耐的样子,倒是惊奇了一下,他什么时候开始不耐烦这种事了,记得上世他是最喜欢参加宴会的了,爱玩也是出了名,吃喝嫖赌更是无所不精,更何况这种有美女无数的宴会,

         现在这种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情况下转性了于是一脸怀疑的看着钟楚轩,钟楚轩感觉到她的视线,扭过头来正好就撞进了颜竺安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就忍不住伸出手在颜竺安

         梳理得整齐的头发上乱揉一气,说道:“怎么用那种眼神看我,又瞎想什么哪。”

         颜竺安往一边侧着头躲着钟楚轩作乱的手,心中所想的话就这么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宴会上那么多佳丽你为什么不喜欢哪。这不对劲啊。”

         在颜竺安说出来这句话的一瞬间,钟楚轩的手就僵硬的停留在了半空中,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嘴角的弧度慢慢的平缓了下来,说道:“你知道这场宴会是干什么的。”

         眉眼之间像是瞬间染上了寒霜,低垂着眉眼,冷笑了两声自言自语说道:“也是,是我想岔了,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哪,也就只有我傻着,竟然还害怕你会伤心,竭力瞒着你”颜竺安看他一脸心灰意冷的压抑着怒火。

         因为太用力两边的咬肌都清晰地显现出来的样子,想不通他是在生什么气,该生气的不应该是自己吗,斟酌了一下,

         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对啊,我从一开始就明白我的身份进不了你家的门,所以现在这样我是没有怨气的,”

         看着钟楚轩也不说话,只是听了她的话,似乎并没有被安抚道,反而怒气更胜了,额头上的青筋都不受控制的爆起了。

         以为他是不相信,连忙补充道:“我是真的不怨你,是真的,我谁都不怨。”说着伸出手试探性的去碰触着钟楚轩的袖口,却在碰触到的那一瞬间被钟楚轩狠狠地捏住了手腕。颜竺安吓了一跳.只见钟楚轩缓慢的抬起了脸庞,

         像是头上压着什么重达千斤得东西似得,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了,颜竺安手腕也被抓得生疼,只是见他这个样子有些觉得生怖,也不敢说话,终于缓缓的将头抬了起来,像是电影中的慢动作似的,颜竺安在对上他眼睛的那一瞬间,

         呼吸都停了一瞬,呆住了。

         他的眼神中包含着太多没有宣之于口的感情,似是痛苦极了,眼神中的痛苦愤懑无奈悲伤失望种种感情都在眼底翻腾不止,似是那双眼觉得承担住那么多那么重的感情很是吃力,眼白上布满了红血丝,

         虽然没有流出泪来,可却让人感觉整张面孔的每个毛孔都在代替他留着眼泪,饶是颜竺安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看到这种眼神也跟着心疼了一下。

         于是踌躇着问道:“你怎么了啊,”

         钟楚轩听了这句话似乎被气得快要炸裂,当即也不愿意回答颜竺安的问题了,拽着颜竺安快步走了,没错是拽着,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拉着,脚步也没有刻意慢下来,颜竺安在后面小跑着,

         也是跟的气喘吁吁,所以当钟楚轩停下来的时候,也没有留神注意到,一个刹车不及时就撞在了钟楚轩的肩膀上,鼻子被撞的一酸,眼泪都快出来了。刚抬起头来,想要控诉他,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一个天旋地转,

         后背也被摔的伤疼,勉强直起身来,眼中还含着生理泪水,泪眼朦胧的打量着四周,由于刚刚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追赶钟楚轩的脚步了,并没有分神去看他带着自己走向哪里,可是现在却发现这里自己并不熟悉,

         甚至她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家里面有这样的地方,和其他地方的古香古色,相比这里只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身下的床榻上铺着秋色金线蟒大条褥,着填漆床也不知用什么木做成,入手沉凉,

         床上挂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蚊帐,隔间的门上用五彩线络盘花帘与外间隔开,竟是不能窥见外面分毫,目之所见,极尽奢华之事,案上立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乘着宝禄山

         掷过伤了太真的木瓜。倒是为这所屋内增添了一丝人气,正是白天屋内竟然点燃着一盏汽灯,整个屋子明晃晃的亮的人眼睛疼。

         揉了揉还在发酸的鼻子,奇怪的问道:“这是哪里啊,我怎么没见过这里,你带我来这里干嘛。”说着就想要起身,就被钟楚轩整个身子压在了身下,看着他的脸在自己上方不远处,咬牙切齿的说道:“

         颜竺安,你到底有没有心。”颜竺安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愣住了,钟楚轩也没期望着颜竺安回答,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那么努力地从他们手中争□□力,就是为了能够堂堂正正的

         把你娶进门,不受任何人的左右,可是你哪。我以为你会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像我爱着你一样爱着我,你真的对我有感情吗,哪一个女人愿意心甘情愿的和别的女人分享他的丈夫,她的爱人,啊!

         你告诉我,有吗!”重重的喘息了两下,像是瞬间被抽空了力气似得,整个人都倒在了颜竺安的身上,头颅无力的垂在颜竺安的头的一侧,颜竺安再傻也知道他是在气什么了,斜着眼睛撇了撇

         身侧的钟楚轩,想要出口安抚,刚说出一个我字,就听见钟楚轩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以前从没想过会在一个女人身上陷得那么深,我觉得所有的一却都无趣,我尝试过所有会让人着迷的东西,

         可还是觉得是那么无趣,直到遇见你,就算只是呆在同一片空间不交流我都觉得高兴,我一直在想要和你有一个家,只有我们两个,没有其他人,开始是我在强迫你和我在一起,我以为你总会喜欢上的,

         可是还是我自作多情了。”颜竺安急忙脱口而出:“我喜欢啊,我喜欢你啊。”钟楚轩却像是陷入了魔怔,没有听到似得,从胸膛里发出两声笑声,呓语到:“没关系,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会让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说着就猛地撑起了身子,紧盯着颜竺安,颜竺安被这种眼神吓得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伸手钟楚轩的衣领,说道:“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我们回去好不好,你出来那么久,一定都在找你那”

         钟楚轩折耳不闻,说道:“我本来想等到大婚之夜,可是看来还是不要等到那一天了。”颜竺安不解其意,看着他脸上古怪的笑容下意识就想躲,身子匍匐着就往上爬过去,就听见衣服刺啦一声裂开的声音,

         身子一凉,惊恐的扭过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撕坏了,顿时明白了钟楚轩要做些什么,一边双手护在胸前,一边看着钟楚轩往后退过去,口中啜泣着说道不要,看着钟楚轩一点一点的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