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帝王夫君5
        屋内的人听见有人闯进来,说道:“大胆,是谁让你们私闯进来的。”隔着几层纱,颜竺安

         只是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挺拔的背影,正在举杯饮酒.

         而另外一个婷婷的身影,已经站了起来,打算着往这边走过来,身后杂乱无比的上楼梯的声音,已经清晰的入耳,颜竺安看见翠竹的脸上已经浮现了绝望的神色,将她一推,说道:“躲床下,快。”翠竹说道:“那你哪”

         颜竺安一脸毅然决然的神色,说道:“你不用管我,只要你没有被抓住,他们不敢拿我怎样

         的。”

         又使劲一推她,说道:“快,来不及了。”

         翠竹看着她一脸焦急催促的神色,一咬牙,转身钻进了床下。

         而那个纱窗背后的女子也已经绕过了纱帐,看见颜竺安的装扮,眼神中透出惊讶,问

         道:“你是谁,为何女扮男装到这里来。”纱帐后只看得见背影的那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倾城,

         是谁。”

         被唤作倾城的女子,又仔细的打量了颜竺安一眼,说道:“公子,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您看^……”

         那个男子一听,也吃了一惊,似乎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女子女扮男装来到妓院这种

         鱼鱼目混杂的地方,也起了身,往这边走了过来,想要见识一下到底是谁。

         颜竺安再听见他的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就知道糟糕了.

         因为这不是别人,而正是她打定了主意想要避开的当朝太子,夏侯诚。

         她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背,竟然随便开了一扇门就能遇见他,但是心下也随着一下子没那么害怕了,想的是:“如果是别人的话还有可能不帮她,可是身为和太子早已绑在了一起的一家人,他如果想要自己利益不受损害,就只能帮着她了。”

         太子在看见身着男装,俏生生的抬头,眼中像是藏着两把利剑,直直的盯着自己的颜竺

         安,睁大了眼睛,诧异的眼神盯着她,看见已经能够透过窗户上贴的窗纸的模糊人影,短短一秒

         钟,就已经将事情推测出一个大概了,当即也不多问,拉过颜竺安的手往一旁走过去.

         不忘吩咐倾城说道:“藏好。”颜竺安看他竟然不是让自己藏好,反而是让倾城藏好,就有些猜不出夏侯诚的用意了,

         夏侯诚将颜竺安推倒在床上,压在自己身下,另一只手去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一脸正

         经的对颜竺安说:“冒犯了。”

         颜竺安一下就明白过来,他是想帮自己,听他说这句话,就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怪他。

         还好夏侯诚的动作快,刚做完这个动作,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听见一帮人急冲冲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颜竺安呼吸一下就屏住了,她忽然想起了她刚刚忽略的问题,太子来到这种地方,定然是不能让人知道的,那么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会标明他的身份。

         更何况这家妓院的后台是幻影阁.

         幻影阁是独立于所有的国家的一个依靠暗杀和贩卖消息存在的组织,没有人知道它的成员是谁,总部是哪里,是由谁建立的,但是他却又如此坦然的融入于人们的生活之中,这样一个组织让所有的当权者都感到了威胁,

         在它还没有那么强大的时候,就有好几个国家的国王派了势力去绞杀他们,却全部都悄无声息的折在了路上,连个水漂都没有激起。

         又有不甘心的帝王不信邪又先后派了几股势力出去,却一样都没了踪影。这下就足够让他

         们讳莫如深的了,自此就再也没敢出手,只是老老实实的任他们在自己的底盘发展,可以说幻影阁才是是无人敢惹的存在。那如果是被捉住,自己或许只要表明了身份就并无什么大碍,可是翠竹那,

         翠竹不仅救不出来,反而会因为自己的鲁莽,比上辈子更加悲惨。颜竺安咬咬牙,难受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那面老鸨怒气冲冲,恨不得将两人挫骨扬灰的声音恶狠狠道:“搜,给我搜,今天非得把人

         给找出来,你们两个去那边,搜搜柜子里,你们两个去床那边,搜搜床底下。”

         颜竺安焦急的眼中的泪都要出来了,扯了扯夏侯诚的衣服,无声的乞求到:“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了。”如颜竺安所想,夏侯诚确实是并没有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而颜竺安拽他的衣服的时候,

         他却并不是在想着如何办,他本就没打算帮颜竺安将另一个人救出来,他罕见地发了呆,讶异于身下这具身子的柔软温热,已经整个空间内都充满了的她身上的淡淡的栀子花的香气。

         夏侯诚很是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硬了,自从第一次梦遗象征着成熟以来,他第一次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对一个女子硬了,他的第一反应是用五味杂陈的眼神看向颜竺安。就看见颜竺安正是一脸乞求的看向自己求助,

         求助他想让自己去救那个人,夏侯诚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答应,在这种风口浪尖上,自己

         应该明哲保身,可是不知怎么大脑就不听从理智的指挥了,掀开了被子,露出了头去,生气的说

         道:“放肆,谁准你们进来的。”老鸨听了本是想满不在乎的说声对不住,继续搜寻的,可是当

         第一个字说出了口,目光看到杯子里漏出的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时,就吓得一个激灵,急忙叫他们

         住了手,

         一起跪下,扇了下自己的脸说道,磕头说道:“看我,该死,刚刚院里有个姑娘跑了,一

         时心急,就忘了规矩了,太子爷赎罪,奴婢立刻带人出去。”夏侯诚低低的吼道:“滚。”

         听言几人匆忙退出去,一个龟奴不解的问道:“不就是一个太子吗,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权,红

         姨你怎么还那么怕,不是有着我们幻影阁撑腰吗”老鸨红姨啐了说话的龟奴一口口水:“愚蠢,

         你忘了上面给的教导第一条就是在一般情况下,避免得罪朝内的权贵。”

         龟奴这才想起来,连连称是。另外一个龟奴问道:“那人可怎么办,还搜不搜了,”一提这

         个红姨更来气了,说道:“搜你个大头鬼啊,也不知道走了哪门子的背气了,老娘真是出师不利。”

         一帮人各自散开,一场风波消失于无形暂且不提。

         那边见老鸨等人退出去,颜竺安这才松了口气,古邦晨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立刻从颜竺安

         的身上下来。颜竺安也整理整理形象,作礼到:“谢太子出手相助,这份恩情小女子铭记在心,定有一日想报。”

         太子并未起身,说道:“我应该做的。”颜竺安起身过后立刻就往床下看去,唤到翠

         竹:“你出来吧,已经没有事了。”

         翠竹闻言才从床下爬出来,已经明白了夏侯诚身份的她,立刻向夏侯诚跪拜清安。

         太子挥挥手,说道:“免礼。”看着她的面孔极其陌生,身上还有些狼狈,不知道为何颜竺

         安要执意来这种地方救这个人,不过再是疑惑私下去调查就是了,也不将之宣诸于口,挥挥袖子,让倾城靠近说道:“你先带她去梳洗着装打扮一下。”倾城闻言就将人带了下去。

         夏侯诚这才看向颜竺安:“你倒是大胆,敢男扮女装来这种地方”颜竺安只是低着头一言不

         发。

         夏侯诚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颜竺安。逐渐的逼近,声音里带了显而易见的怒气:“你

         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今天如果不是我刚好在这里,你被他们也抓住了,把你带到

         了其他的国家做□□,谁会知道。”

         见颜竺安低着头,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颜竺安吃痛的皱了下眉头,冷冷的说道:“虽然我很感谢太子殿下出手相助,但是这件事并不是在太子殿下的管辖之内不是吗。这是民女自己的事情,民女自己会处理好,就不劳太子殿下挂心了。”

         夏侯诚被颜竺安的一番话噎的说不出话了,怒极,:“好,好,好。”

         走到一边坐下,想要喝口凉茶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却不想心情更烦躁了,将杯子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不再看站在那里的颜竺安一眼,两人便都不再说话。

         即使是生气颜竺安对自己的,足以给她一个大不敬罪名的态度,但终究还是有风度的当作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派人将两人不漏痕迹的送了回家,自己待下来进行了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