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帝王夫君6
        夏侯诚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颜竺安的家人,反而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并且对颜竺安更加冷漠了,即使两人迎面撞上,颜竺安施礼,他也是目不斜视,当做没有看到她‘

         却不想这个样子颜竺安反而觉得轻松自在了,能够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就这样和夏侯诚疏远了,那么以后就更加不会有什么交集了,自己也就不用想尽办法去远离他了。

         只是在别人看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夏侯诚的态度的异常连翠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都发现了.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太子态度异常,只是暗暗担心太子如此态度对待小姐,会不会有一天将那件事抖出来,害得小姐身败名裂。心中也不断的在内疚着。

         说起翠竹,在太子派人将人送回之后,颜竺安就将人留在了身边,上官夫人首先发现了她身边多出来的这个人,发现是个生面孔,于是就追问道她的来历.

         颜竺安本想用编造的理由来应付,却没想到翠竹却是跪了下来,回答了实话,而颜竺安也是第一次知道,翠竹的身份。

         之前,翠竹从没有提过自己的身世,也没有见她提过自己有父母兄长,或者是有想要找他们的想法,颜竺安一直以为她是独身一人的,可现在再知道她原来是有父母双亲的,而且也是出身于一个地位不低的家族的。

         她是夏国的子民,夏国并不同于他们的明国,有着权力的断层,夏国权力争夺极其的残忍,每一个皇帝都是经过在一群豹狼中厮杀,才出了来,各方面的能力都是绝对强者中的强者,

         并且并不是坐上了皇位,就会安稳了,只要是下方的皇子能力超过了在任皇帝,能够将他拉下马,那么就能够扶正,作为正统的皇帝。

         虽然这种方法会让帝国的权利中心,一直保持着最新鲜的血液,但是会因为权力争夺的战争,是国家经济发展受到影响,

         所以为了使国家的繁荣昌盛不受影响,祖先早就留下了有一队专属于历届皇帝的暗影队,用以维护皇帝的地位的平稳.

         没人知道这队暗影队是以怎样的方式传承,甚至根本就没见过他们的存在,但是只要是危急时刻出现,就一定能够扭转残局

         这看似奇葩残忍的权力交接的方式,却不可思议的让这个国家已经延续了五百年的繁荣昌盛,屹立在东边最富饶广阔的地方,无人敢去侵犯,甚至可以说那么

         多年来没有发生太过分的国家吞并的事件,全是因为他们国家的存在,使人忌惮,而翠竹就是出生在一个这样富饶昌盛的国家。

         她的名字本是叫白钰莲,父亲是军队里的副将,有一个哥哥也是军队里面的兵,母亲和父亲极其恩爱,一家四口本是幸福无比的,而在这种家庭长大的白钰莲,从小也不似一般女孩子一般娇弱,

         她喜好舞枪弄棒,最爱打抱不平,将街上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都打了一个遍,在那一片已经是出了名了的母老虎,就算是明明相貌身材都是顶尖的,却还是已经拖到了十七岁,却无人敢上门求亲,饶是他父亲是个心宽如海的汉子,

         见女儿这个样子都不免愁了起来,白钰莲也瞧不上那些叽叽歪歪,还没有自己有男子气概的男子,她喜欢的是像父亲和哥哥一样首家卫国的将士,所以也并不在意无人敢求娶,自顾自的倒是开心的不行。

         在一次偷偷男扮女装,跟着被缠的无可奈何的父亲去到军营一起训练时,却被一个父亲手下的士兵一眼样中了,两人情投意合,已经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定了日子,就等着结婚的日子来临了。

         却没想到皇族之间发生了内斗,而没有抗命能力的父亲哥哥和未婚夫都被调动参加了战争,却全都死在了内斗中,不知道为什么的是,连着这个队内有些级位的士兵家属也全部都驱逐出境,

         母亲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就已经心脏骤停去世了,白钰莲在短短两天当中就被这打击到无以复加,在被驱逐的过程中被人贩子带走时也根本就不想了反抗,如果不是触及了她的底线,她也不会如此激烈的反抗,

         翠竹说着这些事情,除了提及家人死亡的时候,其他时候都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毫无情绪波动。

         上官夫人也没再说什么,让她留在自己家安安心心的生活,把他们当家人就好了。

         可是翠竹坚决不接受,只说自己既然是她卖来的,那就是个丫头,拗不过她,就随他去了。

         颜竺安这边因为有了一个做伴的,比之前要开心的多了,与之相反的是夏侯诚。

         一个月前江安发了大水,将那里的堤坝和居民住宅都毁的差不多了,元帝有心想要试探自己这些个儿子的能力,本是想着潜派身为太子的夏侯诚去的,却没想到身为夏侯诚的生母的皇后确是横插了一脚,税负皇帝将这个差事派给了夏侯诚的弟弟九阿哥,夏侯诚就算是心机再深陈,

         被自己的母亲这样对待也差点当场发作了,眼睛是气得通红,只得称身子抱恙提前告辞,他拼着最后一丝理智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母亲偏心自己的弟弟,从小到大看过的太多,原本还有些期待的心,早就冷却了,可是还是被母亲今天的作为往心口又狠狠地插了一刀。

         她难道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她知道,她不仅知道还比谁都要清楚父皇的意图,那她现在是向自己表明,想要将自己替换下来,让九弟做太子吗,呵呵,不可能,夏侯诚冷笑。

         他就算是得到了这个好机会又怎么样,这件事看起来是个好事情,可是若是做不好那。

         夏侯诚并不打算在粮草或者是修复大坝的材料上做手脚,就算是他心里面憋着一口气想要

         搞垮九弟这次崛起的机会,但并没有打算用无数百姓的性命来给自己的计划做铺垫,他打算通过繁琐复杂,连连相扣的官员,将他所有立功的可能性扼杀掉,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却无法改变的官官相护,是他最好的武器,毕竟只要收尾做得好,任谁都查不到他的身上。

         而将这些官员一个个联系起来的方式,就是他们院中的小妾,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一步步地筹谋,将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一众女子,以各种方式送入了他们的后院,她们也是没有辜负他的栽培,

         一个个都是院子里最受宠的那一个,只是任谁都不会通过这些女子联想到他的身上,因为那些女子全都不知道背后有他的存在,他所有的命令都是通过倾城传达的,也幸亏有倾城的存在,

         他才能通过这些人,掌握着整个国家大多数官员的近况,

         他为了这一步,已经准备的那么久了,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确是用在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身上。夏侯诚心中苦笑着。

         而近几日夏侯诚才是真正的旧愁上面添了新愁,愁上加愁,颜竺安闯进来的时候,他和倾城正在商量着机密的事,他惊讶于她竟然这么大胆,男扮女装闯进了妓院,看她穿着花里胡哨的男装,

         面上净白如玉,头上竖着白玉惉,越发显得腰肢纤细,脸小如巴掌,也不知是怎么蒙混过关的,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女子,只是这个样子比女装扮相来,要引人注目得多。

         夏侯诚心头猛地一跳,看着他这个样子竟是入了神,后来将颜竺安藏于身下的时候,就起了生理反应,拥她入怀满心的欢喜,这这心情让他简直着了迷,这是他从小到大最开心的时刻大概,甚至放她起身的时候都止不住满心的遗憾,想要时间定格。

         却没想到颜竺安一开口便说出那样的话,自己明明也明白她说的是对的,自己确实是没有什么资格去询问她那些,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生了气,也不知道是生了谁的气,可是颜竺安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就更让自己气恼了,他从没想过会有一天自己会有这样情绪失控的时候,

         他每次看见颜竺安的时候,都故意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在脸上,希望颜竺安能够明白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更给了颜竺安一个远离自己的理由,她竟然远远地看见自己就开始绕道。

         所以这件事情导致夏侯诚身上的气压一天比一天低。即使是江岸那边的计划无比顺畅的进行着,未经人事的九弟被整得手忙脚乱,手下的事情一塌糊涂,都拯救不了他的坏心情。

         这样的情型持续了一个月,直到颜竺安十四岁的生辰的到来,

         上官家的传统,是在孩子生日的一个星期前,要到不远处香山上的灵隐寺去还愿的,因为当初上官夫人入门两年迟迟没有孩子,再到了灵隐寺许愿之后,立马就怀上了,两个孩子还都是这样怀上的,

         所以每年都要去庙里面还愿两次。

         一行人收拾了整齐,准备好就上了路。本是只由上官夫人颜竺安和不情不愿的上官翔宇一

         起去的,却没想到,太子听说了竟也要一起同行,于是上官夫人带着不复往常一样轻松的心情,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寺庙进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