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帝王夫君4
        最近夏侯诚觉得自己很是奇怪,自从那一天莫名对颜竺安有了兴趣之后,就总是忍不住的

         去打量她,去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看到她明明很是不耐却极力的想装出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就更加想要去逗弄了。

         上课时也总是忍不住频频打量她,导致走神的次数日益增多,连续几天来太傅已经忍不住提

         醒过很多次自己了,最后见自己还是那个样子,只能警告自己如果自己在是这个样子,就只能去

         禀告皇帝现在自己的状态,让父皇亲自来提醒自己了。

         上官翔宇也对他现在的样子感到奇怪,想尽了办法去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侯诚总不能

         说出实话来,于是如往常一般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没什么事。”

         只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和对方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家长呆一起的时间还要长,就算是上官

         翔宇再粗心,也能看出来夏侯诚是在敷衍自己。

         只是他深知夏侯诚秉性,他如果不愿意说,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私下里把自己急的抓耳挠腮,也是无计可施。

         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问题出现了自己妹妹的身上,虽然近来夏侯诚和颜竺安说话的方式变成了

         夏侯诚主动,但是在他看来,两个人的交流还是一样少,所以才一点奇怪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而颜竺安虽然也注意到这不同的一点了,但也并未想多,上辈子她殷勤纠缠了一世,将自

         己的所有都付出了,都没换来他一个回眸,这一世既然打定主意远离了.

         自己这么冷淡的又无趣的样子自然更不可能引起他注意,而且近日以来一个问题占据了她大部分的心思.

         上官月嘱托过自己希望不要让她像上一世一样可有可无,那么她要怎样做才能使让她显得重要些,不可或缺那。

         如果是单单作为一个才女名扬天下的话,就算是只凭借她现在的才能,就已经足够名扬天下

         了.

         可是上官月真的想要的是这个样子吗,以才华出名,琴棋书画,吟诗作对,在成年的时候能够多一些上门提亲的人

         可是这个样子和上一世的差别在哪里那,一样是我命由人不由己,只是作为一个加注了多

         样光环的的花瓶,唯一的作用还依然是传宗后代,随时都可以被别人替代,以后每天还是蹉跎在

         那小小的一片后院中,听着家长里短,想着如何才能被婆婆被丈夫喜爱的多一些,有什么重要性可言哪?

         颜竺安知道自己要做得绝对不是只是一个空有才华的才女。只是很多事情自己想做也是有心无力,只能慢慢打算,从长计议。

         而现在的当务之急,颜竺安看了一下具体的时间,回想起记忆中唯一一个愿意在她浑身溃

         烂,无人照顾之际,毫不嫌弃的一个人承担起了所有照顾自己的责任,对于自己的暴躁怒吼熟视无睹,

         甚至为了自己的下毒计划豁出了生命的傻丫头翠竹。她记的她将人救起来的时候大概是是

         一个月后,因为那是夏侯诚第一次邀请她去游湖,对当时的她来说简直是意义非凡.

         所以她记得清楚的狠,而翠竹曾经说过她是在大概一个月前被拐卖到青楼的。

         因为姿色泊好,所以还卖了不少钱,只是她太硬气,为了能够不做□□,狠心在自己的脸上划了一道,老鸨一看实在也没有办法,

         脸花了还怎么能够赚钱哪,在青楼做个粗使丫鬟都害怕会吓到客人,于是自认晦气,让人

         打了她一顿泄了泄气,就将她扔到了后边湖中,任她自生自灭去了,恰好自己当时正在游湖赏景,就让人将她救了下来,

         当时的她身上被打的血肉模糊,又被扔下河受了凉气,救下来的那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连

         城里医术最高的医生,都说只能看造化了,却没想她的生命力那么顽强,第二天就退了烧.

         知道是自己救了她,就非得要以身相报,待在自己身边做个丫头,颜竺安拗不过她,就任她

         了。

         她平时寡言少语,但是做事确实认真的狠,又一心为着自己着想,所以后来进宫的时候,上官夫人才将她作为自己的陪嫁丫鬟一起塞了进去。

         想想自己除了家人以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了吧,平时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过她,更不用

         提给她过什么照顾了,后来中毒之际想要对她好些,却已经没有那个权力了,甚至还拖累她在外面受尽了欺负,

         颜竺安想起来自己最后见到翠竹的尸首最后一面的时候,她那被捅的像个马蜂窝似得身体,就已经看不出原形。

         鼻头就一阵的发酸。心中发誓这一世一定要对她好,绝对不会让她再为了逃出妓院,而经受那些。

         只是并不能确定是哪一天,颜竺安就打算着这几天都偷偷摸摸的往那里跑着,打探情况。

         虽然现在民风比较开放,允许女子抛头露面,靠才华能力夺得好名声,但是也没可能的是公然允许女子进出妓院这些地方,颜竺安只能乔装打扮混进去。

         只是既然是关押刚买来的新人的地方,那么就肯定是看守的很严,颜竺安就仅仅是往这边

         靠近了一点,就被人拦住请了出去,还好是装作喝醉了的样子,而且看她穿了一身绫罗绸缎。

         又是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是一般家庭出身,所以才没有为难他。

         颜竺安被架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身冷汗,以为是被看出来自己是个女子了,直到被丢在地上,听他们骂骂咧咧的话,这才知道自己虚惊了一场.

         他们只是讨厌醉鬼乱跑。

         这第一天虽然是没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但好歹也知道关押人的地点了。

         第二天再来的时候也学聪明了,不再乱跑,整个人就隐藏在了刚好能够看见这边动静又不

         会被发现的竹林里,暗暗观察。

         幸运的是,又有醉鬼过来闹事,而且还是个会些拳脚的,两个保镖合力都搞不定他.

         三人一路打着远离了这里,颜竺安抓住机会,看着刚好还没有来人,急忙溜了进去。

         这是个连窗户都没有,封闭的严严实实的柴房,颜竺安根本就看不清东西,又害怕被人发

         现自己的踪迹,直接就开始小声叫起来翠竹的名字,叫了一会根本就没人回应,这才想起来翠竹现在根本就不叫翠竹,

         自己因为一时焦急,竟然忘记了。经过这一会的适应,眼睛已经能够在黑暗中视物了,颜竺

         安就看见角落里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于是就走了过去,说道:“你别出声,我是来带你走的。”

         翠竹有些虚弱的声音嘲讽道:“你是谁,又搞什么花样,我告诉你就算你搞再多的花样我也

         不可能当个□□的,你死心吧。”

         颜竺安听见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小,急忙说道:“我真的不是坏人,我是来带你走的,没时

         间说了,这几天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情,我找个机会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的,你先不要问为什么,只要试着相信我,等你出来了你自然会明白的。”

         说完就赶紧溜了出去。

         两天后,颜竺安将自己全部的家当拿上,去往了妓院装作一个纨绔子弟得样子,先是在大

         厅中看着她让自己挑选的姑娘,推搡着这些姑娘大发了一通脾气,说道:“走走走走走,什么玩意,你们这妓院还想不想干了。”

         老鸨看到这边有人闹事,立马走了过来,谄媚到:“哎吆,公子啊,怎么啦这是,发这么大脾气,是不是我们这的姑娘伺候的不顺心了,您给我说,我替您教训他们”

         颜竺安大着嗓门说道:“怎么回事,都说你们这姑娘类型多,什么样的都有,小爷我才从你们对面的潇湘馆跑到这来的,怎么你这都没有什么差别,那你说小爷花钱怎么能顺心。”

         说完还将自己的三千两银票拿出来在手上甩了甩.

         老鸨一看这么多银子,眼睛都直了,笑得脸上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说道:“哎,公子,您看您说的,您想要什么样子的姑娘,您跟我说,保准有。”

         颜竺安低下头,示意老鸨凑近,说道:“我想要个雏,有个性点的那种,”

         老鸨一听皱起了眉头,踌躇了一会,看了眼颜竺安手中的钱,这才说道:“你别说,还真有个雏,前几天刚到的,脸拍身材都是一流的,就是^……”

         “就是什么。”

         颜竺安一看她这样说,就知道有戏了,顿时来了兴趣。

         老鸨一看他兴致那么高昂,干脆也就不隐瞒,说道:“我也就不瞒您了,这个雏好是好,就

         是还没□□好,性子有些太烈了,害怕伤到您啊。”

         颜竺安兴奋地一拍大腿,说道:“嘿,这话说的,爷就不高兴了,赶紧的带爷去看看成色,

         好的话就饶了你,要是不行的话爷拆了你的店。”

         说完两人就向着那边走去。

         而楼上的一间雅间中,一个男子听着下面的这个声音,疑惑道:“这个声音怎么那么耳

         熟。”可是想想自己身边似乎没有这样的男子,于是就归咎于自己的错觉了。

         果然老鸨将颜竺安带进了那间屋子里面,颜竺安一下就表示满意,拉着人就想去前厅,却没

         想因为太过紧张,转身撞上了保镖的身上,一下撞得重心不稳,坐在了地上。

         回过神来,看见老鸨看着自己的脸震惊的眼神,一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粘的假胡子掉了一

         半,就知道坏事了,趁几人还没反应过来,拉着翠竹就跑。

         刚出了这扇门就听见老鸨大声的叫起来,:“快来人,这院子里混进了个外来的姑娘,想带我们姑娘走,快抓住她呀。”

         颜竺安带着翠竹重进了前厅,往着大门的方向跑去,却发现大门那里已经有几个拿着棍子的

         小厮包围了过来,就向楼梯上跑过去,眼看自己和翠竹就要被抓到,慌不择路的打开了二楼的

         一扇门就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