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现实世界5
        颜父的发家史和能力,是在场大多数人都是清楚的,他出身低微,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虽然家中的条件不是很好,但却极其宠爱这个唯一的儿子,简直是将他当做宝,她的母亲性格强悍,看不得儿子受一点委屈,凡事都给他出头,所以导致颜父的个性虽然傲气到极点又有些怯弱。

         他受的教育有限,导致眼界和能力即使是经过了几十年的上层社会的熏陶,还是没有任何的长进,反倒是因为年纪越大脑子越柃不清了。若是领的清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每个圈子是有着每个圈子的潜规则的,有钱你在外面玩是可以,但你要将自己的屁股搽干净,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人算计不小心在外面留下了种,也行,你就当是在外面养个小猫小狗,别将她抬到人前来,给正室没脸,也是给你自己没了脸。

         这么多年来,他只看见别人都在外面养着个小情人,搞出个私生女私生子,在正室那里有了什么不开心的就跑到小情人那里享受天伦之乐。却没有看到别人将正室和情人分的清清楚楚,那些情人私生子从不敢跑到她们面前取闹。

         可是他倒是好,妻子母家人一朝失事了,立马就开始过河拆桥,尤其是将私生女带到人前来,想要将私生女认祖归宗,更是被上层人士传了一个遍,当做是茶余饭料来说。

         在这商场沉浸时间久的,哪一个不知道他是依靠自己的老婆和丈人发家的,颜母性莫,家中本是江浙那一代的大户,是民国时期第一批兴起的私人工厂,是唯一一个承受着过国内国外同时打压,没有倒下,也经历了着最为混乱多灾的一百多年,依然是稳稳地运营着,是有名的商业人家。

         颜母原名叫莫婉莹,是这家中的老幺,也是唯一一个女子,她的上面有两个哥哥,所以自小便是受尽了所有人的宠爱,只是这宠爱并没有将她长歪,反而是温柔守礼。她读大学时考到了魔都,和颜父就读于同一所大学,因为一次英雄救美就喜欢上了颜父,满心满眼的只看他这个人,也不顾他的家庭贫困,非要嫁于他。

         莫婉莹的父母亲都是在人场中打摸滚爬了多年的人精,眼光要比这个未经过世事的女儿毒辣得多,更何况颜父也是一个涉世未深不会掩藏的年轻人,他们一眼就看出了他虚荣又懦弱的本性,自然是觉得这样的人配不上自己的孩子,不想要将自己从小就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交到他的手中去。

         可是苦劝未果,莫婉莹是下定了决心一心想要嫁。莫父莫母就算是在生气,也舍不得跟这个孩子说着重话,只能无奈的答应了。

         莫婉莹的那两个哥哥,大哥叫做莫子航,二哥叫做莫子敬。由于墨家的基因好,这两个人都是帅气又有头脑,是当地许多女子心中心中的金龟婿,再看没有办法劝说妹妹之后,干脆就和父母商量,有自己和弟弟作为她的后盾,定然是让这个男人没有办法伤害妹妹,不如就让她嫁过去。想着如果他的一切都是靠着自己一家人的话,定然就不再敢做些其他得小动作了。

         结婚了几十年来,颜父也确实是和颜母琴瑟和鸣,没有敢做出什么小动作来。

         只是一个月前,莫家的产业内出了内鬼,重创了莫家,而对手趁此机会迅速崛起,即使是兄弟两人联手,也不过是徒劳,莫家经此一役,也是元气大伤了。

         而颜父的公司经过那么多年来他们的经济支持,早已经发展壮大了,再因为这一役,莫婉莹的大哥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二哥一个人忙的焦头烂额自然没有功夫再来看着颜父。所以才有了这一出。

         颜父的是结婚的第二年出轨,当时他只觉得妻子的一家人都是一副瞧不起她的样子,内心极其郁闷,但是他自己也是明白自己这一切是在他们一家的帮助下才有的,所以不敢表现出来。

         当时他的一个秘书叫小花,美艳动人又会撒娇,看他这个样子自然是百般安慰,然后安慰着安慰着就到了床上。这小花是个惯会爬床的,刚被上一任的金主的母老虎妻子赶了出来,这才到了颜父手下工作。看见颜父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颜父喝醉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发现两人躺在床上,一看就是做过了那种事情,自然是惊慌不已,可是没想到对方说自己是一心爱慕他,并没有其他的心思。不仅不要他的补偿,而且还自动的辞职,只求他想起来她的时候能够来看看她。

         被一个这样的女子如此的喜欢,大大的满足了颜父的虚荣心,也是受不了这个诱惑一直在外面偷偷地养着她,最主要的是就只是那一次她就怀上了,肚子里都怀上了,你那就更不可能不养着了。于是就在偷偷地进行的情况下,两人维持了十年的地下恋情,直到那女子因病死亡。

         这个颜流萤就是那小花生下来的孩子,颜父看莫家兄弟已经没有办法管得住自己了,因为心头对她和她母亲的愧疚之心,在颜流萤明里暗里的暗示下想着干脆就将人认回来,让她认祖归宗,自己也好名正言顺的补偿她。

         ;颜母活了大半辈子,一直都是认为自己赌上一辈子嫁的老公也是只爱自己的,却没想到家里面刚刚发生了事,老公这边就将在外风流生下的野种带回了家来,而且这个私生女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大上一岁。颜母生平第一次发那么大的火,看到老公一脸自己已经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立刻就气的病倒了。

         颜竺安随着祁哲提前退席回到家里的时候,颜母还在家中发着高烧无人照料,颜竺安被颜父的这种行径气的是牙痒痒,两个人相互陪伴了这么多年,一同养儿育女,就算是假装的也不可能没有感情啊,颜父现在这种行径不仅是伤了颜母的心更是伤了颜竺安等人的心。

         颜竺安看颜母迟迟不退烧,也不放心离开,干脆就和祁哲商量不回家了,就在这里陪母亲一段时间,可是她也是是因为今天的这种事情受了不小的打击,祁哲也放心不下她,干脆就也陪她在这里住下了。

         因为在晚会上祁哲没有给他一点面子,颜父的计划没有达成不说,还丢了人。原本就很是生气,在颜流萤的安慰下就更加的生气了,而且怒火还从祁哲的身上转移到了颜竺安的身上去。

         她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她的父亲,见到自己这种情况竟也是不知道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白养了她那么多年。

         接近凌晨的时候,颜母的烧终于退了,颜竺安看着她沉沉的睡过去,才放了心,回到房间看见正在床边批改文件的祁哲,这才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有气无力的就蜷缩在了祁哲的怀中。任由他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安慰着自己。

         颜竺安本是并没有觉得想哭的,可是随着他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颜竺安一下子就觉得委屈起来,放声大哭。

         祁哲任由她埋首在自己的胸口,哭的整个人都有些抽搐,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只是一下一下的安抚着颜竺安的后背,说道:“还有我,还有我。”可是就是这样毫无技巧性的安慰,依然是让颜竺安的心安稳了下来。许久之后才抱着祁哲的腰不再说话。

         由于哭的有些累了,颜竺安迷迷糊糊睡过去了,连祁哲走了也没有吵醒。一觉醒来已经到了晌午的时间,颜竺安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已经到了十二点,她洗漱打扮了一番,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老老实实的守着的女仆,而且看样子已经是在这守着已经是良久了。

         于是颜竺安问道:“为什么不叫醒我。”毕竟是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也不知道母亲怎么样了,那女仆说道:“是少爷不让我们叫醒您的,他说要让您自然醒。”

         颜竺安点点头,听见了母亲的房间传来的隐隐的争吵声,颜竺安一下子就警惕起来,那边被被赶出来的管家一脸无奈的向着这边走过来,颜竺安一把拉住问道:“魏叔,怎么回事。”

         魏叔被看了一眼颜竺安,又看了一眼房间,说道:“小姐,是老爷带着那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女儿去找夫人,想要将她记到她的名下。”

         颜竺安没有听完他的话便急忙冲了进去,看见颜母像是力竭的样子,本就没有痊愈的身体无力地靠在床上的靠背上,缩成一团,默默的哭着。而颜父和颜流萤确是居高临下的站在一旁,看着她无动于衷,地板上满是砸碎的玻璃器皿的碎片。

         颜竺安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快步走到了颜母的身边安慰着她,对着站在一边的父亲说道:“爸,你到底在做什么,妈昨天发了一晚上的烧,今天凌晨才刚刚缓过来,你昨天没有回来看她一眼就算了,怎的今天一大早就带人过来气他啊,你有什么事情晚一点不行吗。”

         颜父似乎也有些心虚,但颜流萤随即的话立刻让他理直气壮起来:“妹妹这是做什么,要怪就只能够怪我,怎么能够责怪父亲那,父亲只是在外打拼太过劳累,所以一时心急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想到阿姨会因为这个那么生气啊。”

         颜竺安听出来她是故意想挑起父亲对母亲的怨气,冷冷的盯着她,并未像她料想一般发急,低下头给母亲盖好被子,安抚一下听了她的话生气更甚的母亲,嗤笑一声,说道:“你还没有进族谱哪,等到你入了族谱在这么称呼也不迟,平日里不要乱认姐姐妹妹的,知道的说你是想攀关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教不好哪。”

         颜流萤听了她这话心中动气,也没有辩驳,只是扯了扯颜父的袖子,一脸委屈的表情,颜父大男子的保护欲便出来了,训斥道:“安安,你怎么说话那,平时你母亲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你姐姐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回到家来你这个做妹妹的也不让她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