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ABO世界5
        虽然五子棋这东西像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东西,但是其实会这个却并不算是稀奇,原身虽算不上精通,但也是不错的。这也是为什么颜竺安没有推辞原因。

         棋子拿在手中像是带着天生的温度似得,温润干净,白的像是没有一点杂质,颜竺安看着面前被步步紧逼的棋局,手中举着棋子,迟迟不肯落下,修长嫩白的手指,竟然比那棋子更加能够吸引人的视线。

         希伯来晃了一下神,视线在他的手指上多看了几秒,见他终于将棋子落下,立刻就放下一子,口气闲适的说道:“颜医生的手倒是不似平常男子,比寻常男子的手要小巧白净的多,倒是比你手中的羊脂玉的棋子还要白了。”

         颜竺安一听,刚刚已经沉入棋局博弈的思绪,铃铃铃的警铃大作起来,他又在试探自己了,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平复了下慌张的心情,觉得自己不应该自己先落了阵脚,说道:“大概是因为我天生体弱,所以没有一般男子健壮,而且本就不敢和上将相提并论。”

         颜竺安落棋本就已经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在希伯来的步步紧逼下更是显出了颓势,希伯来看着他小巧的脸蛋,没有一丝英气反倒是有些柔和的五官,轻笑道:“颜医生倒有些像omege,也不知是否beta是否都像是颜医生一般。”

         颜竺安心绪不稳,一字陷入死局,站起来说道:“上将不要开玩笑,这局已经结束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转身想要走掉,却被希伯来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希伯来的气息渐渐靠近,使得颜竺安的后背汗毛都有些立起,他深深的在颜竺安的脖颈旁吸了一口气。颜竺安像是气急了,颤抖着声音说道:“上将这是要做什么。”

         说道:“颜医生不要动气,我没有折辱颜医生的意思,只是颜医生似乎并没有对我讲实话,我明明就嗅到了香味,为何颜医生要告诉我没有用香水哪,我只听说pmege的身上会自带香味,难不成颜医生的身上也是天生的体香。”

         颜竺安的身高并不矮,甚至在女子中能算的上高,在beta中也是正常身高。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一来从没有人怀疑颜竺安的性别。

         可是在希伯来面前也只不过强强到达了他的鼻尖,颜竺安心中的恐慌更甚,只是依然要装作一副气愤道极致却碍于身份不能发作得样子,说道:“我不明白上将的意思。”

         听的这话希伯来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松开扣在颜竺安肩膀上的手,说道:“很抱歉。颜医生既然还有事,那便先去吧,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听见这话,颜竺安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身后看着他走远的希伯来,自顾自的摸着自己的鼻尖沉默不语。

         这下颜竺安是确定了希伯来上将确是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可是看他并没有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的意思。这倒让颜竺安些微的放下了心来,只要不被别人发现便好,可是却有些不明白希伯来上校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若是他真的知道自己是omege的话,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呆在军队中哪,毕竟omege若是发情来,气味是没有针对性的会让周围的许多个ahply都失去理智的。除非被这群人当中最强的那个ahply标记。

         然而没有更多的时间给颜竺安去思考揣摩希伯来的用意了,抑制剂的效用是两个月,但是由于对时间理解有所偏差,颜竺安忘记提前服用抑制剂了,而希伯来所能够闻得到的香味也是因为抑制剂渐渐失效而导致的。

         当天夜里,颜竺安怀着揣揣的心事,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许久才睡去,而凌晨一过,浓烈而又没货的香味从她的身上散发出,向着四周扩散,希伯来一下子醒了来,闻见这空气中熟悉的味道,浓烈的让人几乎失去理智,本就已经猜到了七八分的问题,这下完全就确定了。

         他确实是一个omege,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已经进入了发情期。而这艘飞行舱上边不只有自己一个omege,即使精神力强大如自己,都有一瞬间的失神,那么其他人那

         想到这里,希伯来背后不知怎么的就出了一身的冷汗,来不及换衣服,穿着身上的睡袍就这么急忙向着颜竺安的方向走过去。

         颜竺安即使并没有神智,但已然也是不怎么好受,她浑身热的像是被人架在火上不断地炙烤着,身体从内而外的散发出让人难受的温度,她口中不断地嘟囔着:“好热,好热。”终于忍不住,开始撕扯起身上的衣服来。

         而希伯来进门所看到的便是这一幕,浓郁的让人几乎失神的味道,并不像是其他的omege的味道一般让人觉得刺鼻,反而是让人忍不住一闻在闻,白中透红的脸蛋上慢慢的飘起两朵恰到好处的红霞,额头上有着因为燥热而出现的汗水,半长的黑色头发偶尔有那么一缕被碾在脸蛋上。

         衣衫半解,大片的细腻如白瓷的肌肤流露出来,胸前裹住的白布也因为这一番大动作而凌乱的有些松散开来。

         几乎能够看到那两块有弹性的犹如凝脂的肌肤,想要蹦出来。

         希伯来的脚步竟然有一丝迟疑,他将身后的门重重的摔上,然后锁上之后,走到了正在不安地在床上翻滚着的颜竺安的身边。

         虽然他是很多omege梦中的白马王子,但是事实上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比普通的人接触了更少的omege。

         说起来或许有人会不相信,可是他确实很少接触omege这种娇弱的生物。

         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对待眼前的omege,看着被她自己咬的已经充血的本是粉红色的嘴唇,突然想起白日里她的嘴唇檫过自己的鼻尖的时候,自己那心悸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就伸出手去,摸向了她的嘴唇。

         这不同于自己身体的凉丝丝的温度,让颜竺安感觉舒服极了,她依靠着本能顺着这一根手指向前摸过去,身子也向前探去,想要将整个人都贴在希伯来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