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白雪公主的后母16
        颜竺安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竟是亚历山大,看得出来亚历山大并没有受什么罪,身上的衣服除了有些脏,没有其他的伤痕了。头发也是整整齐齐的不见凌乱的梳在脑后。

         颜竺安松了一口气,可又紧张起来,站起身说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没有被发现吧,你没事吧。”

         可是亚历山大并不回答她的话,在不远处停住了脚步,头也不抬起来,说道:“回答我。”

         颜竺安这才发现亚历山大周身的气场有些不同寻常,平日里那如仙人一般慈悲的完全不见了,反而散发着和血族的人一般阴郁的感觉。颜竺安想要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绪,可是他的脸向下看着,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颜竺安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问题,有些怯怯的扯了下他的衣角,说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晴了。”

         亚历山大粗暴的甩开她的手,抬起头对着她吼道:“回答我的问题。”

         颜竺安被他暴虐的表情吓了一跳,看着他充满红色血丝的眼神,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小步,目瞪口呆的说道:“到底,到底怎么了。”

         亚历山大确是再也忍不住了,向前大步跨了过去,逼近了颜竺安,极其用力的抓住了颜竺安的一只手臂,拉向自己的方向,充满恶意的说道:“你不告诉我是吗,不肯告诉我是吗,可是我知道了已经,怎么办呐,你说你为什么要那么下贱,和非人类物种□□的感觉好受吗?新奇吗?是不是特别新奇?感受着他浑身冰凉凉的感觉好受吗?”

         颜竺安被他这一番话说的惊慌不已,用另外一只手想要扯开她的胳膊,于是说道:“你疯了,你放开我,你抓的我好疼。”

         亚历山大不仅不松开手,反抓得更紧,贴得更近了些,脸上嘲讽意味颇浓的说道:“放开你,为什么要放开你,你不是想要体验这种感觉吗。体验过了那种吸血怪物的,要不要也体验一下,正常人类的温度,不然你怎么会满足哪,你说那?”

         说着就将颜竺安拉着向衣帽间的方向走过去,由于怕被人发现,会给亚历山大带来麻烦,颜竺安也不敢挣扎的太大声,就这么一路被亚历山大拖到了衣柜前,看着他打开衣柜拍了拍一个并不起眼的墙壁,这衣帽间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暗道。

         颜竺安怔在原地,让她觉得比可思议的是亚历山大竟然那么熟悉这里,就这么失了一下神,人就已经被亚历山大拖进了暗道里面。

         暗道里面并不是一片漆黑,反而是因为周围的火光,显得灯火通明。

         颜竺安被这样不正常的亚历山大真的是吓到了,奋力的挣扎着却始终逃不开他像是手铐一样牢固的双手。

         直到亚历山大终于肯松开了抓着她的手,颜竺安气愤的一巴掌的了过去,清脆的一声啪,在这空旷的地道内显得特别的突兀。

         亚历山大被他打的偏了过头去,像是惊呆了,竟然还有一天会挨别人的打,好一会都没有转过头来们就像是待在了原地一样。

         颜竺安打完之后,自己也有些后怕了,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原来这是一间石室,空间无比的巨大,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水潭,从顶上断断续续的滴下水来,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身后靠着墙的位置有一大张床的形状的石头,石头的旁边是一扇拱形的小门,颜竺安渐渐的向后退去,嘴中说道:“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这个样子对我啊,我们算是扯平了。”

         说完就转身想要跑。

         却被亚历山大扑过来,将颜竺安压到了那张石床上,瞬间接触石床的疼痛,让颜竺安一下子痛呼出声来。

         只是这疼痛却抵不上亚历山大一口咬在她脖颈的疼痛,只听她说道:“为什么他可以我不可以,明明你应该是属于我的人,而不是属于他的。”

         说完就开始粗暴的撕起了颜竺安身上还未来得及换下的嫁衣,颜竺安惊叫道:“你做什么,你混蛋.”

         可是无论是颜竺安怎样咒骂挣扎终是阻挡不了亚历山大粗暴的动作。

         无疑,亚历山大看到颜竺安尚且有些红肿,还带着未清理干净的异物的时候,就更加气愤了,就像是捉住了妻子与其他人捉奸的丈夫一样,气愤的眼神中都燃烧着凶凶的怒火。

         ---------------------

         颜竺安在这丝毫不怜香惜玉的律动中,昏了过去,终于没有力气在挣扎尖叫。期间一次次的醒来,再一次的混过去,他一度以为自己或许就要死在这里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竟然有着恍如隔世的感觉,她眯起眼睛,恍惚的看向实现正上方的灯火。

         下半身已经是没有了什么感觉,上半身却是疼痛异常,颜竺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使得自己的整个身子就像是被车马压过一样。

         正这样看着,亚历山大颇为复杂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抱歉,我,我一时太激动了,所以^……"

         后面的话他自己也无趣的没有再讲下去。失去理智的理由太奇妙,他竟不知道要如何和比人说起。他会那么激动,完全是因为在环境中所梦到的,当时他就在暗暗发誓,现实生活中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绝对只会让她属于自己一个人。

         可是却发生了这种事情,一时将幻境和现实弄混了。

         他其实一点都不后悔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样就让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可是唯一后悔的是动作有些太粗鲁了,等她冷静下来,看到颜竺安白净的皮肤上全是自己留下的青青紫紫的痕迹的时候,油然的升起一种歉意,但是内心竟然隐秘的喜欢这种,她的全身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的感觉。明明是能够用法力让她身上的这些痕迹消失不见的,可是自己却并不想做,

         颜竺安像是个木偶一样,无论他说些什么,都没有一丝的反应,鸭梨山大有些气馁的说道:“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可是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又经过,高-强-的运动。”

         颜竺安依然是一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亚历山大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束手无策的紧皱着眉头,站在一旁。

         其实这个时候的颜竺安正在意识海中和系统在进行对话。

         两个人的体也已经进行了相融合,颜竺安正在询问它什么时候他们两个的灵魂会进行相融合,系统说道不用急,因为再过不了多久,两个人的灵魂就会开始相融合,只不过灵魂相融的意思并不是两个人会变成一个人,而是说这两个人心意相通,能够记起之前的事情了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不过若是两个人的灵魂进行了完美的相融合之后,颜竺安就可以选择时机,是留下还是离开了。

         根本就是毫无疑问好吗,根本就不会留下啊,鬼才要留在这种鬼地方。颜竺安内心默默地吐槽着。

         正当颜竺安陷入自己的意识中,亚历山大不知要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使颜竺安能够消些气的时候,地道中又想起了啪嗒啪嗒轻轻的脚步声,并且听声音,似乎是越靠越近了。

         亚历山大的眼神一下就警惕了起来,看了看似乎毫无知觉的颜竺安,最终还是决定不再躲藏,就在这里看着来人靠近。

         灵魂融合的成果这时就已经显示出了他的作用,亚历山大明明看不到来人是谁,可是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很是肯定的说来人就是塞西尔。

         而塞西尔也是同样的,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两人现在的位置,所以才将信将疑的跟着自己的感觉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踏进门口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正在是床上毫无波动的躺着的颜竺安以及警惕的望着自己的亚历山大。

         塞西尔咬牙切齿的说道:“果然是你。你是在找死,”

         他满心高兴的进了新房,却不见了新娘的身影,就想起了由于时间匆忙,忘记让人看牢一些在牢房里的亚历山大,让人去查看牢房里是不是还有人,如他所料,本该待在那里的人早就没有了人影。

         他带着人四处的搜查两人的身影,大婚之夜已经过去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天色已亮,可是还是不见两人踪影,就在这时,心底有一种模糊的感觉,突然就知道两人现在在哪里了,并且那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让自己忽视不了。

         塞西尔撇下众人,顺着感觉找过去,发现了橱柜中的暗道,对于那种感觉就已经相信了一半,再继续走进来,就看见了自己寻找了良久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