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abo世界4
        以尔德的效率来说,这种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事情很快就好了,希伯来刚刚回到他的独立办公室内,尔德后脚就将颜竺安从小到大的资料拿了过来,琐碎到出生在那一秒钟,竟都记录在案,或许就连颜竺安自己知道的都不会有资料上面清楚。

         尔德将资料放在桌面上,见希伯来注意到了,便退了下去。

         资料上一切都正常,这是个在普通不过的beta,甚至连参军的理由都是那么正常。

         希伯来托住额头,一只手指有韵律的在桌子上敲击着,每当这个时候就说明他有着解不开的疑惑,而现在他对这个让他不解的人起了兴趣。

         虽然是资料上清清楚楚的显示着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有些事情只要人有心瞒住,即使是自己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查得出来,所以所谓的真相从来就只能是自己去发现,希伯来想着。

         虽然希伯来有些兴趣想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毕竟不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做这种事只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所剩不多的的好奇心,所以这件事情就在不断地摆在前面要即可处理的大事前面,不断地向后推着。

         直到一个月后,虫族因为新任女王的诞生,又发起了一场暴动。女王诞生这样的事情竟然能够瞒得过所有的人的视线,国王疑心这不仅仅是一场暴动,有可能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

         所以就派出了他最信任的希伯来率军前去,而和国王得到的消息有些偏差的希伯来,听见他说着这次有多么凶险,却只是挑了挑眉。

         据他所知这个虫族女王的诞生,只是一个幌子,只不过是虫族要从他们手中更多的权利儿编出来的一个谎言。不说虫族女王的精神力资质需要多强,就仅仅说要将所选定的女子训练成能够担得起皇位的职责,就需要两年的时间。

         上一任虫族女王上位之时,那些辅佐大臣就曾经偷偷寻找过符合条件的女子,最后不也是败兴而归吗。现在突然说起这个也不只是怎么想的。

         不过既然是发生了□□,他们也没有必要置之不理,希伯来第二天一早就登上了飞船,率领着nh89出发了。

         现在颜竺安正一脸错愕的看着面前的希伯来和站在他身后的尔德。事情的发生我们要回到飞船刚刚起飞时。

         颜竺安既然是随军的医生,那么这场战争自然也要一同前去,在一遍又一遍的跟系统确认过后,这不是宿主丧身的那一场战斗,这才安安心心的上了飞船。

         每一个军团中配备留个随性军医,军队的伙食hi不需要再配备额外的人员的,因为随军打仗军粮就是营养液,一支营养液可供一个训练中的军人一天的营养,而且绝对不会使人感到饥饿。

         考虑到军医的武力值,颜竺安一行六个人是乘坐位于中间靠后位置的飞船中的,飞船上还会要二十个军人,对他们进行保护。

         颜竺安刚刚登上了这艘飞船,想要去收拾一下自己的生活舱,就被一个少将拦住了,说道:“上将有事想要请您商议,所以请您现在迅速的收拾一下,跟我走一趟。”

         颜竺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让她去一趟,但也还是顺从的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了一边,表示自己马上就能够过去,可是那个少校却拦住了颜竺安要将东西放下的举动,说道:“上将说要我将你的东西都一起带去。”

         颜竺安这下就真的忍不住问出口了,:“上将是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还要将行李一起带去。”

         少校面无表情的回到:“这是上将的命令,我们无权过问,身为军人要做的就是执行。”既然是这个样子,颜竺安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将自己所有的东西,依照命令带了过去。

         希伯来身位上将,这次行动的将领,是不需要和其他人同住的,他的飞行舱宽阔而明亮,颜竺安在少将的示意下进去后,就被宽广明亮的宴客厅吸引了目光,看了好几下才收回了目光。

         她和扛着自己东西的少将笔直的站在一旁,等着希伯来的命令,尔德传达着他的命令说道:“上将说,辛苦普鲁士少将了,辛苦您跑一趟了,请您把东西交给维克多管家,您就可以前去休息了。”

         普鲁士少将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将东西交给早已等候在一旁的随行管家,就转身出去了。

         尔德先是对管家吩咐道:“将这些东西放在准备好的房间中,整理好。”然后转过头对颜竺安说道:“请跟我来。颜医生。“

         颜竺安即使是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他现在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东西在这里整理好,不过也明白这个疑惑也就只有希伯来亲自解答,皱着眉头跟随着尔德进了去。

         希伯来正坐在沙发上,姿态放松的看着手中有些泛黄的纸质的书籍,如玉雕砌的手指反倒是比那本价值千金的古籍更加引人注目,毕竟经过那场大浩劫,只有一小部分本就珍贵的大师的手稿被带了出来,和宠物一样,那些古籍更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若是一般人家得到了一本这样的书籍,只会贡在家里,哪里会像他这样如此悠闲地翻看那

         直到两人走近了,希伯来的眼神才从面前的纸质书籍上挪了下来,看向颜竺安,说道:“坐吧。”

         颜竺安依言版直了身子,以标准的军人的坐姿坐在了希伯来对面的沙发上,已经回到希伯来身后的尔德,恭恭敬敬的将希伯来递过来的书放到了该在的位置,然后又回到原位一丝不苟的站着。

         希伯来一只手肘撑在沙发的扶手上,双腿交叉,身体极为放松的靠在沙发靠背上,说道:“颜医生不用那么紧张,放松些就可以了,叫颜医生是想要商量一件事情的。”

         说完就停下来看向了颜竺安,等着她的回答。

         颜竺安回到:“上将请说。”

         希伯来说道:“我的专人医生因为临时有事,所以这次不能一同前去了,颜医生可愿意做我这次的专人医生”

         颜竺安这才明白为什么要整理自己的房间,明明自己的东西都已经提前放好了,现在还问自己愿不愿意,自己能说不吗虽然做希伯来上将的专人医生是一件太荣耀的事情,但那也只是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啊,自己不仅要时时紧张自己会不会失礼,还要提防着不露出马脚。

         可是若是拒绝一定会引人生疑,颜竺安停顿了一下,说道:“这是我的荣幸,我当然愿意,谢谢上将给我这个机会。”

         希伯来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见他既然已经答应了,便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说道:“想必颜医生已经累了,尔德,去吧,将颜医生带到他的房间去看看是否满意。”

         既然他已经下了逐客令,颜竺安自然也就不会没有眼色的留在这里,起身告别后,跟在尔德的身后默默地向外走去。在即将跨出门的那一瞬间,希伯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

         在身后说道:“奥,对了,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不知道颜医生身上使用的什么香水,似乎在之前没有闻到过。”

         颜竺安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转过头来说道:“上将或许是闻错了,我从来没有使用过香水的。”

         希伯来微微一笑,毫无诚意的道歉道:“抱歉,或许是我闻错了。”

         颜竺安直到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心跳还没有停歇下来,刚刚她以为希伯来发现了什么。可是如果他真的发现了,自己怎么可能还能够安安稳稳的呆在这里,omege在二十岁还未结婚就会被强制嫁人啊,而且自己一个omege在军营呆了那么久,若是被发现了,嫁人也不会有好人家要了啊。

         不会的不会的,颜竺安在心中安慰自己。

         在之后的两天里,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颜竺安甚至连希伯来的人影都没有见到,这才让颜竺安慢慢的放下了心来。

         第三天还是没有见到希伯来的人影,颜竺安从客厅回来,却发现了会客厅上摆着什么东西,走进了才发现,原来竟然是五子棋。而且还是下了一半的五子棋。

         颜竺安心中好奇,忍不住坐在了凳子上仔细看起来,身后想起的脚步声都未曾听见,直到耳边突如其来的响起希伯来的声音:“颜医生知道这是什么”

         颜竺安被吓了一跳,猛然转过头去,却没想由于突然动作嘴唇搽过了希伯来挺俏的鼻间。

         两人同时怔住,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希伯来像是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似得,开口说道:“颜医生可否愿意跟我来一盘这五子棋。”

         说完,并不等着颜竺安回答,就坐到了颜竺安对面看着她等待开局,颜竺安已经是骑虎难下,干脆便坐下来,开始下了这一盘棋。

         希伯来执黑子,颜竺安为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