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ABO世界
        塞西尔冷笑一声,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说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竟然能够在新婚之夜把我的新娘掳走,亚历山大,你还真是好胆量,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从我手中带走我的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现在在别人老窝,处于劣势的是我而不是你那。”

         亚历山大看了一眼颜竺安,扭过头来说道:“那又能怎么样,能被别人带走,那就说明本不该是你的,你非得强行占有,那这样你自然是得不到的。”

         塞西尔积压了许久的火气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两人一言不合又动起了手来,颜竺安对这边的动静恍若未闻,她现在的身份总不能去说让他们不要打了吧。

         她自己也是个受害者啊,现在沉默着不发一言才是最合理的吧,而且两个人谁都重伤不了对方,她根本就是不用担心剧情中会出现重要目标死亡的情况。

         颜竺安冷漠的看着两人越发凶狠的打起来,即使是塞西尔比亚历山大要强一些,可是也不过是在亚历山大的身上造成了一些对他来说不痛不痒了伤口,不知道两人打了多久,颜竺安只知道由于看的困倦,自己在途中还睡着了两次,再次醒来的时候,两人还在打着。

         可是其实这个时候的两人已经是越打越心惊了,他们发现,自己给对方身上造成的伤口,竟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与对方相同位置的自己的身上。

         两人的心中都是惊疑不定的,想要试探一下这种到底是真的还是两人出现的幻觉,干脆就摒弃了小范围的法力站,而是改为肉搏战。

         两个人就像是没有法力的普通人一样,一拳一脚的朝着对方身上招呼过去,似乎只有这个样子才能够发泄心中的愤怒。只是很不幸的是,两人的预感并没有什么错误,打在对方身上的伤口,确实是以相同的形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

         两个人像是泄愤似的,都竭尽所能的向着对方的脸上招呼过去,没一会,两人的脸上就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两张英俊的面庞就已经看不出原来潇洒的模样了,这下两人才认命了似得。

         停下了招呼对方的动作,各自分开两边,思考着是不是对方了什么导致了现在的后果

         可是对方那种不可思议的表情,不像是作假的,对于这种事情确实是没有什么必要作伪的。

         那这下要怎么办哪,塞西尔想着在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不能够随意让他离开,只能够让亚历山大跟随着自己走,而且还一点都不能拿他来泄愤,怀中抱着已经睡着了,满脸疲惫的颜竺安,塞西尔的心里简直是想要爆炸

         。

         亚历山大也想要搞明白事情的原委,便也默许了,跟在塞西尔身后,默默的向外走过去。

         于是城堡中的人就特别惊悚的发现,在伯爵府中,那个明明该被抓进牢房的圣子,竟然出现在了客房中,而且每天和伯爵两个人一见了面就像是斗眼公鸡一样,可是却还是天天凑在一起不知道做什么。

         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人并没有如愿找出让两人变成这样的原因,反而越来越能够明白对方心里的想法了。

         具体就表现在……

         奥呵呵

         塞西尔每次想要颜竺安补上洞房花烛夜,那一晚该做的事情的时候,亚历山大的敲门声就会准时的响起,而且还越来越准是,刚一开始的时候是两人的衣服都脱掉了,才急急忙忙来敲门,现在,塞西尔一有这一个想法,他就来敲门。

         即使是将他锁在门里面,用重重地看守来防着他,可依然是防不住,所以导致了,既使塞西尔知道这些伤会以同样的程度出现在自己身上。

         可是一见面还是忍不住暴打他一顿,反正亚历山大也是会使用法术治好他自己的。

         对于两个人来说这辈子那么久,就从来没有经过这样混乱的日子,明明两个人想看两厌,却还是不得不天天见面,然后一见面就打架,然后呆在一起的一天就小动作不断,总是找到机会就怼对方,周而复始。

         而随着越来越能看破对方的心思,一份不属于两人的记忆也逐渐的出现在对方的脑海中,这下才解开了两人心中的疑惑,只是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得知自己那么讨厌的宿敌本是同属一魂,不过是发生了意外才有两个人的出现。

         那么到底哪一个才是意外得,本不该出现的哪个多余的魂体哪。

         总之两人谁都不会承认自己是那个多余的,但是随着越来越默契,两个人对于对方的敌意也是日益减少,甚至对于对方的感觉不受控制的变成了就像是对一个自己一样的存在。

         可是再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两人并不感到开心,对于这个多出来的有着说不清的亲近之感的兄弟也没有什么期待之情,两人虽然是走着不一样的路子,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也绝对是金字塔顶端的人了,可是脑海中的记忆却明确地告诉了两人,在不久之后两人面临的同一个问题就是自己本身的消散。

         即使是融合并不代表着两人就这样消失了,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着,可是谁会愿意哪。

         两人同时对对方起了杀心,可是远古大能似乎早就意识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才会有损敌八百自伤八百的坑爹设定。

         这是第一次,两个人的生命中出现了如此左右为难的情况,无论是怎样,这盘棋终究是进入了一个解不开的死局。

         颜竺安虽然对于两人近日以来的消沉有些心虚不已,但是两人终是没有发现她就是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导致这种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而且因为两个人都急于找出解决办法,所以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空闲时间来骚扰她,这种日子简直是不要太好。

         即使是再不愿意,随着两个人的心思渐渐相同,说话做事甚至行走的方式都越来越相似,融合的日子终于还是在两个人一片萎靡的心情中到来了。

         对于外人连说就只看见,城堡的上空出现了直通云霄的金色的旋涡,还隐隐的散发着紫气,而在两人身边的颜竺安却围观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两个本是互相存在的身体就像是水中倒影似得,渐渐合为一体,亮的让人无法直视的金光闪起,再次看过去的时候,一个身着月白色袍子,黑色花纹的人从中间走出。

         这人既像亚历山大又像是塞西尔,可却和两人感觉都不同。

         身上有着亚历山大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圣洁之气,却又不像他一样会让人觉得高高在上遥不可攀,多了一丝人气,举手投足间是一派君临天下的潇洒和贵气。

         只是身上却并不见塞西尔身上那种挥之不去的那种如同,角落里用鲜血浇灌开出的玫瑰的阴郁和邪恶之气。

         颜竺安正奇怪着,就见对方向着她走过来,嘴角扯出一抹怎么看怎么像是咬牙切齿的微笑,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红光,停在离她一步之处,说道:“阿安,我觉得你应该要跟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是我们两人融合的原因。”

         既然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颜竺安已经可以从这个世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了,听见他这句话的口气身上一个激灵,有着不好的预感,戒备的往后退了两步,心中狂叫着系统,请求迅速脱离。

         果然就在脱离过后的下一秒中,呆在半空中还未进入系统空间的颜竺安就见两人的融合不顾自己的挣扎,将人扛到肩膀上就向着室内走过去。颜竺安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反应机智,脱离的快,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哪。

         心中为着这个世界的模板默哀一声,下一秒钟就已经出现在了系统空间中。

         颜竺安对于上次幻境中所遇见的场景,一直是心有疑惑,这下便可以好好的问一问。

         只是系统的反应却有些不同寻常,他惊讶了许久关于颜竺安所描述的场景,然后又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给颜竺安一个回答,像是有了人的感情似得,悠悠的叹息着说道:“你还是别多问了,这不是你现在应该知道的,到了你应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你现在问也是不会得出答案的。”

         颜竺安虽然心中还是有着疑惑,但听他这么说也知道自己再问也是问不出一个结果的,于是便将这个疑惑放在心底不再提起。

         在休息过后,颜竺安便被投放到了下一个世界中。

         这是颜竺安闻所未闻的一个世界,似乎是处在未来,科技技术极为发达,可是却又像是远古时代似得,虚无的精神力作为一个人能力衡量的标准,最让颜竺安感到奇特的是,这个世界的性别竟然分为三种,更准确的说是六种。

         有男女alpha、男女beta和男女omege之分。

         alpha就相当于原来世界的男性,做着社会上最为重要的工作,所有的重要职位全都是由alpha担任着,而少数而那些无关紧要的相当于打杂的工作则是由beta担任着,

         至于omega因为身娇体弱,精神力大多都比较弱,没有丝毫的攻击能力,又是这三种型别中唯一具有生育能力的,而且omega的数量相较于另外外两种性别来说实在是太为稀少,所以一般都是被好好地保护在家中。

         直到成婚之时。

         而颜竺安就是一个女性的omege,而且还是一个以bete的身份在外工作的ome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