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 abo世界9
        在王宫的内部巡逻的卫兵,也并不比外面少,只不过因为内部结构繁琐,道路太多,所以倒是比外面更加的易于躲藏了。希伯来拉着颜竺安藏身于一面大柱子的后面,看着前面又走过一列卫兵。即使是卫兵循环不断,也并没有为这阴森森的皇宫增加多少人气。

         颜竺安躲在希伯来的身后,被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阴风,吹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伸手摩擦了一下胳膊。

         在这空旷的,几乎连呼吸声都会被无限放大的地方,这小小的布料摩擦的声音,也极为明显,使得希伯来转了过头来。一眼就注意到了与她深黑色的衣服形成了鲜明对比的,她被冻的已经发红的手指。

         现在的科技技术高超,制造的衣服中都添加了一种叫做热导丝的东西,并不会影响衣服的柔软性和舒适性,但是却能够使衣服自动供暖的。所以季节的变化对于他们来说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但是由于伽马星地表的植物太少,导致地表干旱,大多地方都是被沙石覆盖,所以夜晚的温度极低,极其寒冷。

         颜竺安是天生娇弱的omege,虽然是在军营中接受过挺长时间的训练的,身体素质和精神力也比较强,但是有些性别属性里面天生存在的东西却依然是无法湮灭,比如说手脚容易冰凉,身体的储热性差。

         而且他们身上的这种布料只在一定范围内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热量,明显的,伽马星夜晚的温度早已经超过了它能够调节的范围,所以也怪不得颜竺安现在觉得有些寒冷了。

         由于在进来之前就发现王宫内巡逻超乎异常的严密,为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不打草惊蛇。早在一开始的时候一队7人就分成了三组,分别行动。

         颜竺安自然是跟随着希伯来一组。虽然尔德强烈抗议,在他看来颜竺安不仅没有什么保护能力,还会拖了希伯来的后腿。

         然而,他的抗议并没有什么卵用。

         颜竺安看着希伯来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太久了,以为是自己的声音打扰到了他,讪讪的放下手来,却没想手指还没有碰到自己的衣服,就被希伯来半路截胡,抓在了手中。

         颜竺安吃惊的看向希伯来瞪大了眼睛,跟跟巴巴地说道:“上,上将。”

         希伯来将手指竖在唇前,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解释道:“再往前走大概就是虫族女王的寝宫了,那里没有那么容易混进去,你自己抓紧我的手,不然出了事情我也了来不及救你。”说完就转了过头去,拉着颜竺安继续专心向前走去。

         他的语气和表情和平时下达命令时,没有一点差别。颜竺安听了解释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责怪自己,刚刚都是想些什么啊,怎么会觉得上将是想要占自己的便宜那,若是他想,什么样的人不都是随他挑吗,他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一定是因为他对自己手下的士兵极好,而自己虽然是个omege但刚刚好又占了这一条,所以才会享受着这种待遇的。颜竺安这样安慰着自己。

         不过说到希伯来得妻子,颜竺安想起来,似乎看资料中直到宿主死时,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未婚妻或者是女友女朋友的消息,甚至连一个传绯闻的人都没有。

         希伯来注意到颜竺安神志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对于他现在的举动也没有什么情绪,便将手掌中那凉凉的手又握的紧一些,向后瞥了一眼,发现颜竺安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希伯来才松了一口气。

         自己手上的热气毫无阻挡的传到了颜竺安的手上。使对方原本冰凉的手渐渐恢复了原有的温度。可是希伯来的手竟也渐渐地升温,手心之间一片黏腻的汗水。

         即使是希伯来的精神力极高,可是再带着一个颜竺安,又要避过重重的搜寻的情况下,也是费了一番力气才避过巡逻卫兵和不断来来往往的仆人,进入了女王的寝殿中。

         这寝殿是有上中下三层的,两人并无法区分哪一间才是女王的寝宫,只得一间一间的看过去,期间两人好几次差点被人发现。饶是希伯来头上也出了许多的冷汗。

         可是渐渐地两人都发现了不对劲,每一个房间里面的装饰都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连门上和门口装修的细节都是一样的。每个房间内都有红外线仪,颜竺安毫不怀疑两人只要踏进这个房间一步,立刻就会响起警报。这一条走廊长的就像是看不到尽头。颜竺安已经有些分不清方向了。

         这个样子下去根本就不行啊,在两人推开第五扇门发现依旧是一模一样的时候,希伯来叫停了两人无意义的不断地检查下去的行为。

         希伯来环视四周,看到拐角处用来装饰的巨大的垂到地下的厚厚的暗红色帘子,将颜竺安拉了过去,两人就藏身在这随时可能有人过来的过道里。

         颜竺安不知道希伯来藏身这里是什么用意,但是秉着对他一贯的信任,她知道的是希伯来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些无谓的事情,于是站在他旁边一动不动屏住呼吸等着希伯来的命令。

         希伯来想要试着用精神力感知一下,各个房间的动静,以此来判断女王到底是在哪里。

         精神力越是强大,感官的感知程度就越是灵敏,只不过希伯来现在试图所感知已经超过了他能够感知的范围,所以即使是感受到了,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希伯来仔细的倾听着,周围的声音随着他耳朵上精神力的加持,越来越清晰。楼梯上沉稳的脚步声,一楼厨房里面传来的咒骂声,甚至还有不小心打碎了玻璃器皿的清脆声音。直到希伯来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传来。

         既有着女人的□□声和喘息声,又混合尖细高昂的满足的轻笑声,可是那□□声却并不像是欢愉时的声音,反而像是濒临死亡时的挣扎的声音。

         希伯来听出那声音是从三楼上传来的。

         听着女仆下楼梯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希伯来才哑着嗓子说道:“三楼,我们去三楼。”两人从帘子里面出来,颜竺安才发现他的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苍白,神色竟也是罕见的带着一丝憔悴。

         颜竺安开口想要问他要不要紧,可是他率先大步走去,颜竺安便将疑惑藏在了心底,小跑着跟上了他的脚步。

         三楼并没有多余的人员,两人靠在希伯来发现异常声音的房间的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他们将耳朵紧贴在门上,才能够听见里面传来的微弱的动静来。

         里面不仅有着之前听见的挣扎和□□声,还有着像是被塞住了嘴巴,拼命想要发出声音垂死挣扎的呜呜呜的声音。

         虽然并不能想象出里面是一番怎样的场景,但是能够知道的是似乎里面的人不再少数,所以两人没有莽撞的闯进去,在上楼之前希伯来就已经用手腕上的信息腕表给其余几个人发了信息,让他们都到三楼来。

         没过一会,几个人都到齐了,这才猛地推开门,进了房间里面。

         房间里的场景让几个人都目瞪口呆的僵在了门口处。

         有着美人面的虫族女王肥硕白嫩的身子,几乎占满了了小半个房间,而几人进门的那一霎那刚刚好看到她满足的将一个在蛢命挣扎的人塞到了猛然变大的嘴中。

         那人消失在她的嘴巴中,刚开始甚至还能够看到挣扎的痕迹,不过两秒中,就慢慢消失了踪影。而恢复了正常的女王则一脸满足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她的身前丢着许多被困榜的结结实实的男人和女人,但是唯一的共同点是她们的身上都散发着浓厚的信息素的味道,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人类中稀少珍贵的omege,她填入嘴中的是人类的omege!

         但她身前那些omege早已经看不出了人样,也不知是被注射了什么东西,还是吃了什么药。她们脸上和□□出来的皮肤上不断地冒着疙瘩,就像是蟾蜍的皮肤,让人隐隐作呕。而且明明并没有东西捂住她们的嘴,可是他们依然是只能够发出有气无力的呜咽的声音,看见希伯来几人,拼命地想要向着这边挣扎过来,却并没有了什么力气。

         颜竺安倒吸了一口气,希伯来立刻捂住了她的眼睛,遮住了她看向那里的视线,可是她还是听到了身后众生理反胃的声音。

         见有人突然闯入,那女王一脸满足的神情突然就变成了警惕,她有些尖锐的声音说道:“你们是谁,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没等几人回答,就尖声叫道:“卫兵,卫兵,来人。”刚说完,在几人的注视下她庞大的身体中就分裂出了几个人来,不,是成熟的虫族工兵。而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几人这才明白了虫族没有雌性是依靠什么生产的,看见几人面上一副了然的过程,虫族女王就更加的紧张了,像是被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样,她惊慌的加大了声音叫到:“卫兵,卫兵、”

         虫族女王其实并没有攻击能力,因为她的四肢是退化的已经接近于没有的。可是她的声音却能够自保,因为高分贝会使人的脑子疼痛,延缓攻击。

         而之所以能当上女王,也是因为经过多次的改变体制,能够源源不断的生产,但是生产出来的都是工兵幼崽,而并不像是现在这样生产出来的是已经能够投入战斗的成熟工兵。

         所以那些omege的作用就很明显了,她们体内注射了那种东西之后,在进入女王的身体里,是能够进行催化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重组就好像有着源源不断的战斗力的原因。

         几人听着卫兵匆忙的大范围的上楼的声音,强忍着疼痛开始向着虫族女王发起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