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ABO世界7
        颜竺安手脚利落的查看着希伯来的身体,想要找出他所说的身体不舒服,的原因是在哪里,即使因为身份被戳穿,心下是一片惶然再加茫然,身体也没从刚刚的恐惧中反应出来,还有些轻微的颤抖,可是她却不敢流漏出一分一毫来。

         本来自己就处于刀锋上,若是再因为专业素养被嫌弃,那就真的是没有了反转的可能了。

         只是她实在是不解为何希伯来刚刚一副极其怀疑她的来意和背景的样子,现在又突然像是全然的忘记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的模样,任由颜竺安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他这样到是什么用意。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希伯来的话,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派轻松的让一个不清楚来历的人给自己检查身体。

         或许是他想要试探自己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对自己出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目的,所以给自己一个机会看自己会不会趁机伤害他

         除了这个还能够有什么样子的解释那。

         颜竺安心中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在心头卷成了一团乱麻,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想不明白,干脆就将这个问题丢到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若是人人都能够想明白希伯来心里想什么。那岂不是人人都能够做上将了。

         希伯来看似半盍着眼睛,全然放松了身体。但是眼神其实一直在注意着颜竺安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在有神游,秀气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心下自然是明白她是为了什么而走了神,但还是不受控制的起了捉弄之心,想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在逗弄她一下。

         也没有去细想自己为何会做出这样举动。

         见她的眼睛还是虚胶着,一只手还放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忘了拿开。似乎是在查看着自己的心跳。希伯来瞥了一眼平放在自己的胸膛之上,与自己肌肤的颜色截然不同的青葱玉指。

         暗暗勾了一下嘴角,又恢复了那面无表情的模样,轻咳了一下,对着颜竺安说道:“颜医生似乎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是因为发现我的身体当真出了什么问题吗。”

         颜竺安被他的声音唤了回神,听见他这句话,急忙想要抽回放在他胸膛之上,已经极其无礼的待了太久的手掌,却没想手掌心直接从希伯来的□□之上划过。

         希伯来饱含兴味的眼眸瞬间划过一道暗光,他本是想看颜竺安惊慌失措,脸色涨红还极力掩饰的样子,却没想自己最为敏感的地方之一被柔软娇嫩的这样抚摸了过去,感受到那像是凝脂一样的肌肤摩擦了,身体立刻有了感觉。

         体内的热度渐渐向着□□那不可描述的地方汇集而去,那处渐渐抬起了头,若不是军装的裤子布料较为硬实,或许颜竺安就能够一眼发现了。

         颜竺安突然反应过来,刚刚自己摸到的是什么东西了以后,脸色一下子爆红了,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不是,上将误会了,只是我没有发现上将的身体不舒服是有什么原因引起的,所以正在思考要怎么样检测出上将的身体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身位上将,需要的不仅仅能力要强,更重要的是脸皮要足够厚。即使是下面已经有了反应,希伯依旧是面不改色,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极其自然的将手边的外套不漏痕迹的盖在了那不可说的地方,看到一点都看不出来异样,才满意了。

         抬起目光见她如此窘迫的样子,又一本正经的说起充满恶趣味的其实是胡说八道的话:“奥,没有检查出来吗,可是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却并未作假,那不如这样吧,我曾听人说起过。军队中有能力的医生都是通过远古流传下来的望闻听切执法来给病人检查,因为据说哪种方法才是真正的准确,不如颜医生在我身上用一下这种方法,刚好也示范给我看一下这让我好奇良久的方法”

         见颜竺安迟疑,又说道:“难不成颜医生的能力根本就不会这种方法”

         颜竺安本是想要坦诚自己不会的,但是他说的这句话已经将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心里一遍一遍的被卧草,刷屏了,这是什么鬼,望闻听切。

         为什么这个时代会有望闻听切,听说的他是从梦中听说的吗,怎么可能是望闻听切,从来就没有有哪一个医生现在用这个方式检查身体。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人存在。简直是实力搞笑。

         见颜竺安久久的不回话,希伯来还极其虚伪的问了一句:“怎么了,颜医生是不可以吗。”

         “可-我可以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试一试。”心里在怎么无奈,颜竺安也只能这样回答着。

         不可以吗你都已经说了这是有能力的医生才这样做。我难道还有拒绝说不可以的权利,颜竺安心中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也不知道上将是不是有失忆症,明明不是已经发现自己是一个omege了吗,为什么能够毫不避嫌的在自己的面前脱衣服,而且还允许自己用这种方法来进行检查。颜竺安在心里小小的疑惑道。

         看着希伯来身上极其漂亮,充满了力与美的的雄性肌肉,颜竺安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这要怎么望闻听切,难道要趴在他的肌肉上吗。

         似乎见过是看是看面上来检查,是吗即使颜竺安一窍不通,但是为了不让希伯来看出自己的怯弱,显示出自己的专业性,颜竺安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希伯来的瞳孔,掀了掀他的眼皮,然后摸着他的脖颈,沉思着要说出个什么理由来。

         却没想到刚刚碰到他的主动脉,视线中的东西就变了,希伯来在她碰到自己的动脉的那瞬间出自习惯性,身体自动将人反手扣在身下了。

         颜竺安一脸的茫然,反应不过来这一会又发生了什么,希伯来将人抵在躺椅上,军医制服的料子柔软,即使是并不单薄,可也完全将人的身形勾勒了出来。

         颜竺安自己闻不出来自己身上味道的改变,上一次房内的味道太浓烈,希伯来也一时没有闻得到标记过后那味道的改变,可是现在,她人就在离自己不到二十厘米处,希伯来清楚地闻到她身上传来的,自己那极具侵略性的雄性激素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升腾起一种,奇异的满足感,放开自己一只手就能够抓住了的细长却又软糯的手,依旧是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却有些微微的尴尬的说道:“抱歉,我一时忘记你是在做检查,这是有人靠近我这里时候的本能反应。”

         颜竺安即使是听明白了他的解释,可依然是觉得自己好无辜,自己不过是遵循他的命令,用望闻听切检查他的身子,就被这么摔了一下。

         忍住腰部被他的膝盖顶的疼痛,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了淤青的手腕,装作若无其事的无奈道:“我明白,将军不用解释,我想上将的身体不适或许是因为出了些小问题,具体的治疗,还是要请上将进入营养舱中去。”

         希伯来看着颜竺安手腕处青紫的一片,也没有再说话,依言进了救生舱之中,没有再为难她。

         在颜竺安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后,就向希伯来告辞,打算出了门去,即使很是想要知道,对于自己是omege假扮beta进入军营,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可是几次试图开口都没有说出来,只能不再提及,刚刚走到门口处,身后希伯来说道:“先等一下。”

         颜竺安依言扭过头来,看向希伯来说道:“怎么了,上将还有什么吩咐吗。”

         希伯来斟酌了一下,说道:“既然你说你是无可奈何之举,对军队也没有什么意图,那就等我查楚你到底是不是说的实话再做定论,再我还没有查清楚之前,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认认真真的做着你的分内之事。”

         颜竺安心中狂喜,虽然他只是说在未查清楚之前一切照旧,但是这个决定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个天大的惊喜了,毕竟上校还是愿意相信自己,并且看这意思是不会波及到家里人了。

         这次颜竺安是真的心存感激,希伯来丢过来了一个小玻璃瓶,颜竺安不知道他这是何意,在颜竺安疑惑的眼神中,希伯来解释道:“你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明显了,或许是你的抑制剂已经失去功效了,这有一瓶抑制剂,虽然只有两个星期的功效,但是或许也足够撑到回去了。”

         颜竺安拿着抑制剂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没想到希伯来竟然准备的那么充分,心中不断地给他发着好人卡。

         三天之后,军队终于到达了虫族发生暴动的星球,只是看着希伯来严峻的表情,似乎这一次的□□并不好解决,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中听到的消息来看。

         这次虫族□□的战斗力似乎格外的强悍,并不像往常一般两三天便能够镇压下去。

         每天希伯来和尔德归来时,颜竺安都能够闻到他们身上混合着的浓重的,虫族青草般的血腥味和自己族人的血腥味,那是战场上经过激烈的厮杀的证据。

         这一天,希伯来留在太空舱中,并没有像往常一般的出去,颜竺安被唤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办公桌后那扇能够清楚地看到外面的大玻璃前背手站着。

         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从这空气中都不同寻常的气氛中,颜竺安还是一下就猜了出来,他一定是皱着眉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