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现实世界1
        “礼成。”

         颜竺安再次清醒过来,便听见这句话从前方传来,颜竺安向前抬眼去,原来竟是由一袭黑色长袍的教父所担任的主婚人。话落,四周宾客的掌声如潮水响了起来,原来这次降落的时机,刚好是婚礼现场。虽然还不知对方是谁,但并不阻碍颜竺安的心里突然升腾起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和相爱的人得到了全世界的祝福一般。

         她微笑着转过头去看向紧紧地握着自己手的人,刚好撞入对方含笑的眉眼中,眼中温柔的情意看得人心都沁在了糖水中一般。他眼神中也闪现出和平时并不相同的光彩来,黑色琉璃似得眸子就像是布满了星辰的星空,明暗不定的闪烁着光亮。

         在对方的眼神中,颜竺安直觉性的忽略了为什么自己会知道他平时的样子,深情的和对方对望着。

         看着两人对望,周围起哄的声音越来越不容忽视,看着在其他人的起哄下羞红了脸的颜竺安,男人不再推拒,慢慢的拉近两人本就很是亲密的距离,他微微上扬的眼尾处慢慢泛起了红色,就像是古时女子的桃花妆,生生的透出和他温润硬朗的气质,完全不相干的妖异来。

         也许是被这气氛所感染,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任务,颜竺安依然不受控制的紧张了起来,她心跳如雷的看着他温柔的笑着,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从上到下每一处地方都仔仔细细端详着,动作轻柔的就像是对待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的小心翼翼。

         一边的宾客迟迟不见新郎吻下去,已经开始有了嘘声响起,新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轻笑了一声,肩膀微微塌陷,侧着头盯着颜竺安由于忐忑飘忽不定的眼神,就像是摄像机中的慢镜头一般,开始靠近。

         “祁哲”在对方吻上之前,颜竺安突然就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甚至都没有思考为什么明明还没有接收到资料,自己便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姓名。

         “恩”他低低回应的声音,就像是砸在了颜竺安的心里,颜竺安本就红的脸这下更红了,眼睛里面都出现了似有似无的水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既像是害怕他对自己做些什么,又像是在期待着他做些什么。

         祁哲终于不再等待,靠近了颜竺安的脸庞,像是叹息似的说道:“你终于回来了,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你离我而去了。”

         说完变缠缠绵绵的吻了上去,和他轻柔的动作完全不同,这个吻格外的激烈,原主之前离开过他这个想法在颜竺安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便被他的吻打乱了思绪,直到后来颜竺安耳中已经听不到了其他的声音,只有两人之间交换津液的琐碎声音,和交杂在了一起的粗重的呼吸声。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就像是一个世纪一般,颜竺安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已经开始缺氧了,他才肯停了下来。

         看着颜竺安涨的通红的脸庞,不自觉的喘着粗气,他温柔的伸过手去抚摸着她的后背,帮她顺着气,丝毫不顾及周围迭起叫嚷着再来一个的声音。

         好一阵颜竺安才呼吸顺畅了,便听见祁哲含着笑意的声音说道:“怎么就傻了,不知道呼吸了那,每次都这个样子,那么多次了,还是不会接吻时呼吸。”

         颜竺安一双还带着水色的眸子怒视他,说道:“都怪你,都怪你了。”却不知这个样子倒更像是娇嗔,祁哲看的一怔,已经恢复了平常颜色的眼尾处又开始犯起了红色,回道:“对对对,夫人说什么都对。”

         这句话似乎听人对自己说过,听起来特别的熟悉。

         资料迟迟没有传来,有传送的太突然,颜竺安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之后会怎么发展。害怕说太多话会崩了原主的人设,便不肯再多说一句话。

         不过倒是一点都没有被人怀疑,毕竟新人都是会害羞的,大家都很理解她现在的情况。

         婚宴开始,颜竺安跟随着祁哲敬了一圈的酒,见过了所有宾客之后,便由人带着回到新房中去等待了。

         酒店大厅金碧辉煌,又极其的宽敞亮堂,但是宾客依旧是将这大厅占得满满当当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喧闹声迭起,却一点都传不到颜竺安的耳朵中来,她穿着已经换上了新中式的新娘礼服,坐在这柔软的大床上,总统套房内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楚地将大半个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天已经黑了,窗户外面各色的灯光绵延不绝,就像是另一个,比银河更加璀璨的星空

         看着这婚礼的阵势,便能明白两家人的财力应该并不一般。

         脑海中资料传了过来,这个世界是一个现代的世界,今日是原主和她的青梅竹马的大喜之日,只从记忆中就能够感受得到原主有多爱他,可是等到资料都已经传送完了,关于原主的愿望也没有丝毫的提及,颜竺安很是奇怪的问道:“为什么没有关于原主想要实现的愿望”

         这一次的系统格外的沉默,金属般的声音里面,竟然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心和失落,他说道:“这个世界的原主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你也没有什么要完成的任务。这个世界是个福利,目的是为了让员工是度假的,放松一下心情的。所以你想要怎么样都是可以的,只要是随你高兴。”

         颜竺安无法忽视心地里面的那不可忽视的违和感,怀疑的问道:“不可能的,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实话,不可能是像你说的这个样子的。”可是系统却不再说话,任颜竺安叫了许久,都不再有声音传来。

         颜竺安心头涌现出一阵恐慌,进入这个世界的方式极其的不同寻常,她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原因,在这个世界系统又像是出了问题似得,除了背景,一点信息都没有给予。

         更何况这诡异的熟悉感,更是让颜竺安不寒而栗,因为她发现资料中每一个人的名字她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甚至隐约能够响起那人的长相,在婚礼上她不就脱口而出了祁哲的名字吗。

         正想着,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颜竺安紧张的抓了抓身上真丝刺绣的喜服,咬咬下嘴唇,想到:“算了,干脆走一步是一步吧。”便站起身迎上前去。

         走到玄关处,就看见有些醉醺醺的祁哲,已经打开门,一把将身后想要闹洞房的众人推了出去,猛地将他们关在了门外,关紧门之后,便站在玄关处一手支在墙上,低着头,一向挺拔的身子也略显颓态,像是手脚无力的样子。

         他感觉到有人靠近,甩了甩有些昏昏沉沉的头,抬起头来看到站在前方的颜竺安,展颜一笑,脚步有些虚浮的靠近,由于走得不稳,脚下一个酿跄,刚好将走过来想要搀扶他的颜竺安抱了个满怀。

         果然是喝了不少的酒,他身上有着浓浓的酒味,虽然并不难闻,可是只是闻着这浓烈的气味,颜竺安就有些微醺。

         颜竺安说道:“你不要抱我那么紧了,我们先到房间里去,你先去洗个澡,把你这身衣服换了吧。”忍不住笑声嘟囔道:“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可是祁哲听见她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身子也没有动,颜竺安疑心他是不是靠着自己睡着了,正想抬头看一看,就听见祁哲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仔细一听似乎还带着哭腔:“竹子。”

         “恩我在,怎么了”这是两人小的时候,祁哲给她起的外号,自两人长大,逐渐通晓事理后,便再没有叫过这个称呼,祁哲突然叫起来,颜竺安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楞了一下才回应到。

         祁哲没有回答他自己是要做什么,过了一会又叫道:“安安。”“恩我在啊,怎么了。”颜竺安轻声应道。

         这个称号是两人确定恋爱关系之后祁哲对她的称呼。

         “颜竺安”“恩我在的。”颜竺安只当他是酒后不清楚,叫着玩的,所以也没有不耐烦,只是一声一声的给着回应。

         却没想这次祁哲松开了开,错过身向着洗浴间走去,说道:“我先洗个澡。”现在的他脚步沉稳,声音清朗,哪里有一点醉酒得样子,颜竺安一时不知他到底醉没醉,刚刚又是意欲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