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现实世界2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了,房间内安静的就像是之前的喧闹繁华都不曾发生过一般,颜竺安坐在床沿,心不在焉的思考着,不时的看隐隐约约能够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的浴室。双手紧张的抓起身下的床单,又放下,不断的重复着这个动作。

         连浴室的水声停了,祁哲正从浴室探出头来看着她都没有发现,祁哲看她良久,都不见她有反应,便轻声叫到:“安安,安安。”

         颜竺安听见他的声音反应过来,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来,问道:“恩怎么了,你叫我什么事啊。”

         祁哲也没有追问她在发什么呆,说道:“我刚刚进来的匆忙,忘记拿换洗的贴身衣物和浴巾了,你帮我递过来吧。”

         颜竺安也不推辞,这个房间虽然是酒店的房间,但是确是专属于两人,从来不外用的,所以对于衣物放置的地方,极其的清楚。

         而两人之所以能够有这么大的权力,常年包下这个房间,只不过是因为这个总统套房所隶属的酒店,刚好是祁家名下的产业。

         祁家是有名的商贾之家,全国十强的上市企业有七家在魔都,这七家中有六家都是国营企业,唯一的一个例外便是这祁家。并且这祁家还是国内唯一一家跻身世界百强企业的私营企业,由此便能够知道他家在这商界的地位了。

         而颜家和祁家的实力却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颜氏企业在这精英云集的魔都,也只能够算得上是整体实力中上的企业,而且这企业发展成这个样子,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颜竺安的外祖家一路的帮持。若只是依靠颜父的能力和手段是断断不能够有如此成就的。

         不过即使两家的实力悬殊,并不能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两人的关系自始至终也是没有人质疑的。

         祁母和颜母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打小就交好,可以说是情同姐妹也是不过分的,因为两人的关系连带着两家人也是和和睦睦的就像是一家人,甚至所买的别墅都是比邻而居的。

         两人怀孕的时间,只相差了五个月而已,在孩子还未出生的时候,两个母亲就开玩笑似得已经约定好,若是同性边做兄弟姐妹,若是异性便定了娃娃亲。

         话虽这样说,但是聪慧如颜母与祁母,也从来不会在两人面前拿着这个打趣。她们心里明白对于两个孩子来说,若是一直提起这种事情,一个不好反而会激起两人的逆反心理,适得其反。

         所以一直一来,看着两个孩子在一起玩耍,不论怎样都不插手两个人的关系,任由她们发展,只希望即使是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只能够做个兄妹,那也不会影响两家人的关系。

         两人是在四年前,两人都是大二的时候确立的关系的,而确立关系的地点就是两人现在作为大婚之夜的婚房的,这间隶属于祁氏名下的酒楼中的总统套房。

         说起来也是一个乌龙,大概是因为太过于相熟,所以两人对与对方并没生出来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只当对方是和家人一般存在的异性的兄弟姐妹,双方家长虽然是觉得可惜,但也没有办法,就任由着两人自己拿主意了。

         两人的大学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只不过是不同专业,所以各自有各自平时生活的圈子,倒也不是像以前那样经常碰面了。不过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变淡。

         祁哲的容貌家室和能力,都是一等一的,虽然性格并不是怎么温柔,依然顺利的摘取了校草的这个称号。平日里的追求者和围绕在身边的莺莺燕燕自然是不在少数的,可是他却没有接受任何一个女子,别人只当他是太挑剔了,也并未太过在意,只有他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以为他自己对颜竺安的感情就像是哥哥对妹妹那般,毕竟两人从幼儿园便是形影不离的,可是上了大学不再经常见面了,颜竺安的圈子中不再是只有他的时候,他才发现了自己心中的那丝不舒服。

         一开始他只当是自己不习惯,过段时间自然会习惯了,下意识的忽略每当碰到一个追求自己的女生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拿她去和颜竺安做对比。当他在心里猜测自己或许是喜欢着颜竺安,想要和她挑明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任心里面情绪再怎么翻腾,也只能够作罢。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颜竺安其实也是和他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她不清楚自己这是不是错觉,而且觉得祁哲是并不喜欢她的,所以疑惑之下便想要找一个男朋友试试能不能冲淡这种感觉。

         刚好这时候有一个长相帅气,又会逗女孩子开心,家室也不错,叫做林浩的男孩子狂热的追求她,颜竺安干脆半推半就就答应了。

         两个人交往了一个月,却连手都没有牵过,还是有一次在送颜竺安回家的时候,林浩实在是忍不住了,叫住颜竺安吻了她,也就是那一次刚好被正在楼上准备关窗的祁哲看到了,就因为被强吻,让颜竺安觉得恶心,她一个礼拜都没有再理林浩。

         思考了一个星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的颜竺安,决定在电话里和林浩说明白自己对他没有,希望两人和平分手。那边林浩听见她说分手沉默了许久,苦笑着说道:“那分手之前再一起去玩一次,就当做是分手的仪式总行吧。”

         颜竺安本来就对他心怀愧疚,听他这么说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去赴约,看着林浩与他的一群狐朋狗友们疯玩,颜竺安在酒吧的沙发上等到了十二点,实在是没有兴趣再呆下去了,便起身告辞。很是识趣的遵守着他们的规矩,提前离场自罚一杯酒。

         她是看着这瓶酒被人喝过了,没有什么异常,才敢下肚的,却没想到还是没有防住,喝了这杯酒就失去了意识。

         祁哲在颜竺安的宿舍楼下等了她许久,想要和她一起回家,因为这一天是两人约定好的一起回家的时候,可是等到了宿舍楼都已经关了灯,也没有等到颜竺安的身影,打电话她也不接,家里面也说她还没有回家。祁哲心中焦急,正不知道要怎么找到她的时候。

         这个酒店的经理就给他打了电话过来,说是颜竺安像是已经喝醉,失去了意识。被一个男子架着上了楼上的套房中去,问他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祁哲一听心里面就紧张了,吩咐着她们先找理由拖住这人,自己迅速的赶了过去,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那么慌张的时候,将车速加到了最大码。一路飚了过去,根本就没注意周围的情况是怎么样子。

         在踹开门看到那男人压在几乎已经是半裸的颜竺安的身上的时候,一下子就炸了失去了神志,若不是又经理拦着,或许就将那人打死了。默许这经理将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昏了过去的林浩带走。

         神色复杂的看着床上躺着的面色潮红,不断地□□挣扎,已经将刚刚盖在身上用来遮盖的自己的外套,弄到了地上,漏出了锁骨处明显的吻痕。

         虽然祁哲的心里气愤的快要爆炸,但是也不能够对着现在的颜竺安发火,她明显的中了药,现在明显的根本就没有神志,或许连是谁动了她都不知道,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给她解了药性,再好好算账。

         打电话吩咐了下面的人将林浩弄醒,问他这个药的解药在哪里,送到楼上来。却没想到得到的消息却是这是最新研发的,根本就没有解药。

         而这时已经被药折磨的受不了的颜竺安,正无意识的撩拨着祁哲,祁哲正是青年时候,最经不起撩拨,更何况自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林浩也说了这种□□没有解药可以解。

         咬咬牙,便也就顺着自己的心意去了。

         一个是受药性控制,一个是初尝*,自然是停不下来。第二天颜竺安醒来时发现了自己身子的不对劲,渐渐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一颗心里满是悲愤,几乎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是扭过头去,却发现自己身边躺着的不是祁哲又是谁哪。

         趁此机会两人干脆互相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开始交往来。

         这才发现两人简直是无比的合拍,就像是天生一对一般,之前全都是被什么的兄妹情以蒙了眼,才导致差一点就酿成大错,错过彼此。见两人这个样子,两方父母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两个人就这样甜甜蜜蜜的交往着,可是生活若是一直都如此顺遂,那便也不叫生活了。

         两人交往了两年后,在大四那一年,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正式订婚了。而祁父祁母赶着想要去给颜竺安卖一份合心意的礼物送她,在订婚宴之后,就匆匆忙忙的登上了飞机赶过去。却没想到见他两人的这一面竟是最后一面了,在回来的路上祁父祁母所乘坐的拿一架飞机由于故障,坠毁霹雳,祁父祁母一死所有人的目光就看向了两人唯一的孩子祁哲身上,公司里各方股东更是蠢蠢欲动,想要拦下董事长一职。

         因为他们认为这个连大学都没有读完的毛头小子一定无法承担这份重任,会将公司拖垮的。

         可是祁父祁母两人的股份比例实在是大,祁哲有着据对的话语权,所以即使都不愿意,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只想着挑出他的一个错,剥夺他的股份。

         祁父祁母的死岁祁哲的打击确实大,可是他也明白自己不能够一直沉浸在这痛苦之中,在颜竺安的鼓励和颜父颜母的激励下,他依然的诞下了这份责任。

         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应该吃这碗饭的,不过是一年,祁哲就从一开始的一窍不通到现在的迎刃有余,甚至将公司做的比之前更加好了,用实力让所有人放下了心里的轻视之情,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