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ABO世界11
        这些侍卫就像是刚被从睡梦中叫醒了,身上穿着的铠甲斜斜歪歪的戴在身上,颇有些衣衫不整的风流感觉,两人揉着睡得发肿的眼睛,正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以颜竺安的精神力,她并不能够听得见远处两人在说些什么。

         可是希伯来似乎能够听得到,他俯身将耳朵贴在了洞壁上,皱得紧紧的眉头在从墙壁上离开的那瞬间,猛然的松开了,看向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的颜竺安说道:“是在这里面。”

         可是他这句话并没有缓解颜竺安心中的疑惑,颜竺安还是忍不住追问道:“他们说了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吗。”

         两个虫兵的谈话并没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希伯来见她问出来了,也就没有隐瞒,直白的讲两个人刚刚的谈话简略的说了出来。

         原来那两个卫兵,是被一进这里就在两人眼皮子底下消失无踪影的虫族女皇给叫醒的,两人现在是正在抱怨,明明平时这里根本就不会有人来,为什么女王会突然出现,弄得大家一个措手不及,还扣了一个月的口粮。

         照两人的说法,这里地点隐秘,而且害怕有人进入这里的时候一不小心本人发现了踪迹,暴露了这最重要的地点的位置,所以即使是女王陛下也很少前来,平日里就只有将女王陛下产的卵送过来的人,会在这里来往。

         而且这个地方他们已经看了许久了,据说这个地方建成并使用了已经有几十年了,始终都没有被发现,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会有外人闯入这里。在这里的人难免会有些懈怠。

         听见两人这样的说法之后,希伯来两人决定就孤身闯进去,打的他们一个猝手不及,掌控他们所最重视的这子孙后代的生产之地。

         大概是因为对于这个基地的安全性太有自信了,看守卫兵的武力值极弱,竟然一击就死亡了,希伯来甚至在怀疑里面有这埋伏。可是事实证明他确实想多了,穿过了这个大门,确实是一排一排正在孵化中的虫族的虫卵,一个一个的在保温箱中排列的整整齐齐的。

         希伯来试验了一下,发现这并不是用来蒙蔽视线的,而是真的虫卵。可是他却并没有什么容器能够将这些虫卵带走,虽然他有一个空间戒指,可是空间戒指也只不过只有十平方米。

         而且空间戒指中根本就不能够存放活的物品,因为空间戒指中的空间是静止的,通俗点也就是根本就是真空的,若是将这些虫卵放进空间戒指中,那么就不是能够换来对长时间的免战时间的问题了,而是他们一定会不死不休和自己的国家战斗,不死不休的。

         这种会被辱骂的没有脑子的事情,希伯来自然是不可能去做的,他突然响起,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拥有一个能够装活物的空间,看了眼正在观察虫卵的颜竺安,摇摇头还是放弃了。

         他所想到的那个能够现时创造出一个活的空间的方法,重点在于两人的腕表上,在这个时代,在就已经没有身份证那种东西了,或许有人会奇怪,没有身份证那要怎么证明他们的身份那。

         那个腕表就是替代身份证的存在,是每个孩子出生时,联邦政府会专门为孩子制造的。这个腕表的名称叫做身份记录器,一个腕表会陪伴这个人到死亡,是极其坚硬的材料制作的,基本不会损坏。会自动搜撸这个人从小到大的信息,进行采集了之后通过客户端传向总的系统的那里,这样可以确保每个人的信息是真实无伪的。

         一般情况下她们称呼这个身份记录器为信息腕表,而当一个omege和一个ahply结合时,这两个腕表会自动生成一个活的空间,是为了奖励她们的结合而产生的,也只有ahply和omege结合时会有这种福利。并且这个空间的大小是根据两方的精神力大小决定的。

         不过希伯来也只是冒出了这个念头,在想到这个空间产生的方法的时候,就立刻放弃了。

         想了想,两人还是决定先找到虫族女王,将虫族女王抓到手在讨论之后的问题。

         着地方建了已有许多年了,而且又是这些虫族的老巢,所以即使这里并不华丽,面积却足够让人感受到雄伟。

         两人在这空空的没有一人,只能够听见自己的脚步声的地方,继续向前走着,再次走了许久,才又开始碰到虫族的人,那些人似乎是虫族的,专门用来照顾这些幼虫卵的,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希伯来将人打晕之后,便绕过它们继续往里面走了。

         又走了许久,里面的光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等到他们走到几乎和白昼的亮度差不多的地方的时候,发现已经走到了尽头再也没有岔路,也没有能够继续向前走的路了。前方的那个洞口也是有着一扇大门,门口并没有士兵守着。

         两人猜测或许虫族女王就在这里面。

         这一路走得有些太轻易了,颜竺安从心底里觉得不安,他紧紧地抓住希伯来的手,不敢松手,或许是抓的太紧了些,引得希伯来频频侧目。

         希伯来小心的推来了门,开门的声音,立刻惊醒了室内守卫着的卫兵,也惊到了在室内疗伤休息的虫族女王,她原本以为自己躲到这里已经摆脱了这可怕的人类。

         却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也跟随着她一起进来了,而且竟然还找到了这里来,虫族女王这下才是真的怕了,这基地由于那么多年来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她们以为及其安全,所以这里面能够调动的用来守卫这里的卫兵,数量极少,而那些数量极少的卫兵,几乎选都聚集在这里了。因为他们需要将她抬回来。

         所以干脆就一直守在这里等着他的调遣吩咐了。

         虫族女王越想越害怕,若是这两人已经到了这里,那是不是说明他们已经经过了,自己族里的幼儿培养室了,她浑身的冷汗都被吓了出来、那难道那些自己的下一代已经惨遭毒手了吗。

         若真的因为自己的失误伤害到了下一代,那么自己不仅会被以,最可怕的方法,割了伤口,全身的血流干了而死,还会因为这个而遗臭万年啊。

         不不不,她们的身上并没有虫族幼崽的血液的味道,可是眼看着这些卫兵就要全都被消灭了,即使之前他们并没有伤害那些幼崽,一会这些卫兵被消灭了之后也保不齐她们会消灭啊。

         虫族女王横下心来,咬咬牙,拿出了上一代女皇交给自己的,每一代女皇流传下来的报名的神器。向着希伯来两个人丢了过去。

         希伯来眼神的余光注意到虫族女王向着这边丢来了一个东西,心道不好,却已经躲不开了。

         那东西砸在地上立刻激起了满屋的粉色的烟雾,两人睁不开了眼睛,急忙想要屏住呼吸,防止吸入这些东西,等到烟雾渐渐消失不见得时候。虫族女王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颜竺安心中疑惑难不成这个东西就只是为了她自己再一次逃跑吗,看向希伯来他心中也有着这个疑惑。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心中都有着不好的预感,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是不只是有着一个作用。

         希伯来说道:“我已经将这里的位置共享给了他们,让他们赶快到这里来,将这些幼虫卵带走,作为谈判的条件,这个粉色的烟雾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作用,但是此地不用久留,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说着就想要往外走,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希伯来感觉浑身发热,那不可描述之地也渐渐有了感觉,甚至自己的神智都开始模糊了起来,反而是鼻间的颜竺安的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他的脑海中渐渐地就只有那一个念头。:“占有了她,占有了她”

         相同情况的还有颜竺安,那个粉色药剂,使得她用抑制剂强行抑制的信息素,猛烈的反弹了。只不过一瞬间他就已经是四肢发软不能动弹,下身也开始水吟吟的了。

         希伯来感觉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害怕无意识下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狠狠地推了一把颜竺安,嘴中说道:“你快走。”却没想到在他的手触及到颜竺安的那一瞬间,不仅没有将颜竺安推远,颜竺安反而抓住了他的手,开始凑了过来。

         颜竺安抱住他的腰身,不住的在上面摩擦,想要降低一下身上越来越灼热的温度,小脸抬起来对着希伯来撒娇道:“好热,好痒,我想要,我要。”

         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希伯来眼睛通红,脸颊两侧的咬肌凸出,可以看得出来是在硬撑着,可是颜竺安在说完那句话,见她并没有给自己一丝回应,立刻不满了,踮起了脚,吻向了希伯来抿的紧紧地嘴唇。

         这一下彻底的惹火了兀自忍耐的希伯来,他狠狠地扣住颜竺安的后脑勺,一边激吻着向室内退去,一边说道:“这是你自找的,既然招惹了我,就别再想着从我身边离开。”